章節目錄 第27章 憤怒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7章 憤怒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高老一時間有點不明所以,一幅畫,它能有什么蹊蹺呢?

    “老朽不明白,還請唐先生直說。”

    唐風頓了頓,轉身看著三人。

    “我藝術方面沒什么造詣,但這幅畫,蹊蹺之處就在這虎頭上的那個王字!”

    三人都是一愣,不約而同的又仔細看了看那畫上的老虎頭,看了半天,確確實實,什么“蹊蹺”都沒發現。

    唐風知道除了自己之外,他們三人可能真的看不到,于是也沒再兜著。

    “高老,不瞞你說,這幅畫是一副兇畫,不能掛在客廳,甚至說不能見人。”

    高老面色瞬間有些難看,畫是“兇畫”?兇在哪里?

    “一幅畫而已,真的有那么可怕?”

    高安夏皺著眉頭對著畫看了半天,確實是什么都看不出來啊。

    “你眼睛直直的看那虎頭上的王字,一直盯著不要動。”

    高安夏不信,按照唐風說的做了,眼睛直勾勾的盯著那虎頭看。

    一分鐘……

    兩分鐘……

    高安夏臉色慢慢的發生了變化,當然,她自己的感覺最為真切。

    “我……我怎么感覺有點冷?”

    高安夏靜靜的看了幾分鐘,只感覺到一股子涼意襲來,從頭到腳像有一陣冷風在刮一般,寒意十足!

    “是不是感覺到了異樣?”

    高安夏臉都有點白了,難不成,這真的是一副“兇畫”不成?

    “爺爺,我覺得看一會兒之后,有點冷。”

    高老年紀大見識自然也多,他當然比高安夏看出的早,此時表情凝重,老一輩人對于鬼神之說向來是比較相信的,之前也聽說過“畫中鬼”的故事,難不成,自己那不爭氣的小兒子,給自己擺了一道不成?

    “我看出來了,小陳,把畫拿下來,拿出去燒了。”

    唐風看的出高老臉色的變化,這幅畫是小兒子送給他的,其中的究竟是怎么樣的一回事,估計就比較曲折了。

    “嗯,燒了吧,一了白了。”

    高老雖然心中很是悲傷,但還是沒在臉上表現出來,笑著拍了拍唐風的肩膀。

    “唐先生確實厲害,老朽佩服。”

    唐風擺了擺手,邁步出了別墅,高老讓陳飛開自己的專車送唐風。

    “唐先生啊,過幾天有機會一定常來這邊坐坐,老朽一人和孫女,也缺個說話的人。”

    唐風答應了下來,陳飛發動車子,離開了高家別墅。

    唐風沒讓陳飛直接送自己回林家,而是把自己送到了自己家。

    早上岳父給他的奧迪還在自己家樓下,晚上回去的時候得開回去。

    下了車送走陳飛之后,唐風上了樓。

    父親一個人在家,唐風還準備好好和父親說一會兒話,但是唐建國執意讓兒子早點回去,免得再有什么意外。

    唐風知道父親這是怕岳母夏素琴再找他麻煩。

    離開父親,唐風下樓,駕車直奔林家別墅。

    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打開門進了屋,沙發上岳母坐著看電視,懷里抱著泰迪,眼見唐風進來,瞥眼看了看。

    “媽,我回來了。”

    唐風禮貌性的打了一個招呼,岳父沒在家,估計又出差去了。

    “嗯。”

    夏素琴隨口答應了一聲,唐風也沒再說話,上了樓,進了林音和他的房間。

    有點意外的是,房間里的燈關著,開門之后,里面床鋪上也沒人。

    林音這么晚沒在家!

    唐風想了想,林音生活習慣一直很好,基本沒有什么夜生活,晚上基本不出去,今晚怎么沒在家?

    躺在大床之上想了想,唐風還是有點擔心,打開門走了出去,站在二樓。

    “媽,小音人呢?”

    岳母頭都沒抬,手里撫摸著懷中的狗,不耐煩的回了句。

    “你這個做丈夫的還知道問啊,她下午出去了,說是有朋友約她,在萬豪大酒店。”

    唐風一聽這話有點更不放心了,答應了一聲,回房間穿上衣服,拿了車鑰匙,出門發動車子,直奔萬豪大酒店。

    ……

    萬豪大酒店在安北算高檔酒店,距離市區不遠,因此十幾分鐘的樣子,車子停在了酒店大門口。

    唐凡把車停好,剛剛走到酒店的門口抬階上,迎面跌跌撞撞往下走來一個女子,長發披散著蓋住了大半張臉,走路不穩,看樣子喝醉了。

    雖然長發蓋住了大半張臉,但唐風還是看出來了這個女人就是自己老婆林音。

    趕忙往上沖了幾步,一把扶住了搖晃的林音。

    一股子濃重的酒味傳來,“怎么喝這么多!”

    他心里有點不舒服,在他的記憶中,林音之前是滴酒不沾的。

    “你管我,你誰啊!”

    林音說話都有點飄,臉紅撲撲的,抬眼看了看唐風,大聲喊道。

    “好了好了,醉了就回家,來,我背你。”

    說完也不顧林音愿不愿意,就把她放到了自己背上,背著往大門口的車邊走去。

    快走到車跟前的時候,林音的手機響了幾聲,接著“扒拉”一聲,一個重物落在了地上,好像還帶著光亮。

    唐風停住了腳步,看了一眼,原來是林音的手包拉鏈沒拉住,手機掉了出來。

    停住腳步,彎彎身子,唐風撿起了手機,屏幕摔了一下還亮著,他拿起來的時候順帶看了一眼。

    屏幕上顯示著一條短信,發件人赫然是王磊。

    “蘭亭驛站B508,愛你。”

    唐風心不禁瞬間痙攣著刺痛無比,低頭順著看向手機跌落的地方。

    一個五公分大小的正方形塑料小包裝,上印著字母durex。

    唐風腦袋“嗡”的一聲,一股黑血瞬間涌上了大腦,身體倏然之間有些站立不穩!

    他雙手猛的一松,背上的林音軟綿綿的身體瞬間就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也許是這猛然的一下把林音磕疼了,她揉著碰到的膝蓋。

    “你有病啊!”

    唐風面色冷的像是打過霜一般,緩慢的轉過身,直勾勾的盯著地上一臉不滿的林音看了足足兩分鐘。

    “你發神經是不是,手里拿我手機干嘛,還給我!”

    唐風也不猶豫,將手中的手機連帶那個安全套,甩手扔給了地上的林音。

    手機屏幕還亮著,林音接過去看了一眼,臉色頓時有點不好,接著再路燈的照射下,看到了唐風扔在她懷里的那個安全套。

    林音瞬間明白了怎么回事,剎那之間臉紅到了耳朵根兒。

    “唐風,不是你想的那樣!”

    林音瞬間酒醒了,呆呆的看向站著的唐風,她明顯的感覺到,今天這事兒是真的鬧大了,唐風的眼睛紅了。

    “呵!林音啊林音,你平時在我面前裝的多清高,海歸博士,博學多才,沒想到啊,你可裝的夠深!”

    林音瞬間居然感覺自己竟然有點慌了,內心之中不斷的想給唐風解釋什么,但礙于情面,又說不出口。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這……這些我都不知道……”

    唐風瞬間覺得眼前這個女人虛偽到了極點,冷笑一聲。

    “是啊,林音,你是我老婆,你現在要去和別的男人開房,這在你的眼里叫沒什么是吧?我大晚上賤兮兮的跑來接你,多余的對吧,好。”

    林音眼中滿是淚水,她第一次覺得,自己之前隨隨便便就能罵能數落的男人,今天變了。

    “可是林音,你能不能要點臉?至于出去跟人家開房偷愛自己備著工具嗎?”

    “我要是今晚沒來,我老婆就主動給別的男人奉獻自己了唄,哈哈,好啊!”

    唐風表情難看到了極點,怒極反笑,說完扭頭便走,上了車之后,又發覺不對,拔了車鑰匙,遠遠的扔給了林音,順帶把那張五十萬的銀行卡扔給了林音。

    “我唐風此生不再欠你們林家任何東西,林音,你記住了!”

    看著遠遠離去的唐風,林音眼眶濕潤了,她也似乎明白了,甚至在這一刻她才真正的感覺到,唐風是真的愛自己。

    但這事兒好像真的鬧大了。

    而此時,萬豪大酒店十八樓房間的落地窗前,王磊嘴角掛著一絲冷笑,手中端著紅酒杯,細細的抿了一口,身后一個半身光著的妖嬈女子上前輕輕的從身后抱住了他的腰。

    他緩緩從兜里拿出手機,貼到了耳朵邊上。

    “豪哥啊,一切順利,接著進行下一步吧。”

    ……

    唐風走在大街上,半天之后還是覺得有些難以忍受心中那股子直達心底的痛。

    三百年了,他之所以回來,不就是為了心中那一個遺憾嗎?

    萬萬沒想到的是,林音居然這樣對他,內心之中的失望布滿全身,讓他這個堂堂的修仙者居然都有些暈眩!

    帶著疲憊無比的身心,唐風在大街上,游蕩了一會兒,進了一家酒吧。

    林家他不想再回去了,岳母的態度也不用顧忌了,他現在,只想放松心情。

    酒吧里震耳欲聾的DJ音樂很吵,但唐風腦子很空,并不覺得。

    到了靠窗的一個空座前,剛坐下,服務生上來,唐風要了一扎啤酒。

    服務生有點驚訝,但還是照做了。

    酒上來之后,唐風挨個打開瓶蓋,直接拿著瓶子就喝。

    冰涼的酒水到了體內,去除了大部分的怒火,他覺得舒服了很多。

    一個人喝的盡興的時候,鄰座一個身穿牛仔長褲和白短袖,年紀大概十幾歲的清純小姑娘走到了唐風身邊。

    “干嘛喝那么多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