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8章 白衣姑娘遇險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8章 白衣姑娘遇險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抬眼看了這學生打扮的小姑娘一眼,內說話,低頭繼續喝。

    白短袖的姑娘看到自己問了一句唐風沒理,稍微有些尷尬,低頭看了看,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以前不經常來酒吧?”

    喝酒的唐風微微一愣,“有事嗎?”

    姑娘淺淺一笑,沒接他的話。

    “經常來酒吧的人是不會一次性要這么多酒,更不會喝這么多啤酒。”

    “我這樣喝有什么問題嗎?”

    唐風不知道這姑娘為什么主動過來問自己,因此和她說話的興趣不高,加上心情很差,更是沒有半點其它心思。

    “小雅,人家想喝那么多就讓人家喝唄,你就是心軟,管他干嘛!”

    鄰座還坐著三個女孩,看年紀不大,都是學生的模樣,只不過穿著都很少,露的很多,比眼前這個白短袖的姑娘顯得更加成熟妖艷。

    面前姑娘聽到同伴在說她,臉色微微一尬,沖唐風吐了吐舌頭,起身離開了。

    “世上愛而不得的人多了,別這么難過傷害自己身體。”

    起身離座之前,姑娘笑著拋下了這句話。

    唐風端起酒瓶的手不禁停在半空中,頓了幾秒,苦笑一聲,放下了。

    他開始慢慢的冷靜下來,思考今晚這突如其來發生的變故。

    他堂堂北華仙尊大弟子,何至于為了一個凡人女子這般難過?

    冷靜下來的唐風雙手撫了一把臉,起身到衛生間洗了把臉,出來的時候鄰座的四個女孩已經不見了。

    坐在自己座位上,唐風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同時也看到了一條短信。

    “唐風,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樣。”

    短信是林音發來的,看了一眼,回了一句。

    “你一直覺得我配不上你,等過段時間我爸的身體完全恢復了,我答應和你離婚。”

    回了短信,唐風瞬間覺得渾身輕松了許多,帶著一絲念想回到這三百年前,今天,曾經的一絲念想快要耗盡了,這樣也好,自己日后安心修煉,成為像師尊那樣傲視宇宙的大仙尊,不更加的逍遙快活?

    到吧臺付過錢,唐風出了酒吧,站在深夜的大街上,他一瞬間覺得有些落寞。

    ……

    而此時已經到家的林音躺在自己房間的大床上,心情久久難以平靜。

    她沒想到,曾經那個讓干什么就干什么,從來不會說半個不字的唐風,今天居然跟他主動說了離婚!

    她靜靜的躺在床鋪上,也是在這一瞬間,她才開始突然感覺自己的這個老公好像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差勁。

    一米八的個頭,皮膚小麥色,國字臉,雖不會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但還是屬于很耐看的那種,最重要的是,他很男人!

    瞬間想到什么,她下了床走到衣柜前,拉開了唐風在這個房間僅有的物品——一個黑色的旅行箱。

    她打開箱子,發現里面除了幾件換衣的衣物之外,再無其它。

    一股心酸的感覺涌上心頭,林音吸了吸鼻子,重新回到了床鋪上,這時候,手機響了。

    是王磊。

    “音兒,今晚我喝多了,對不起。”

    溫暖而動聽的男聲,在這樣一個夜里,使林音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暖。

    “沒關系。”

    “他一定誤會你了吧?你別擔心,我明天找他給你解釋清楚……”

    王磊的聲音之中似乎帶著一股濃濃的歉意和內疚,瞬間讓林音恨不起來。

    是啊,這個男人才配得上自己不是嗎?

    “但……我是真的愛你,你知道音兒,我一直都忘不了你。”

    林音的腦袋“嗡”的一聲,觸電般的感覺迅速傳遍整個身體。

    “他已經答應和我離婚了。”

    “這是真的?”

    電話中王磊的聲音開始有點顫抖,似乎對這個消息十分的震驚。

    “嗯。”

    “那我明天下班接你?”

    ……

    萬豪大酒店,套房的大軟床,王磊光著上半身,身邊之前那個妖嬈女郎乖巧的趴在他肚子上,賣力的使出渾身解數,想要讓這個男人滿意。

    王磊掛了電話,狠狠的將手機砸在身邊,眼中露出的得意和喜悅,使得他精神大振!

    “寶貝兒,今晚開心,好好喂你幾次!”

    ……

    卻說另一邊,唐風出了酒吧,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他暫時還沒有睡意,也沒有目的地,只是想這樣走著。

    市區周邊有座大學城,安北僅有的三所大學,安北師范,安北理工大和安北醫專都在一條街上,唐風隨意的走走,竟然走到了大學城。

    此時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校門已經關了,門口稀稀落落的還有幾個人,昏暗的路燈照著,一股青春氣息撲面而來。

    繼續往前走了一會兒,過了校門之外,是一片樹林,晚風吹來,發出陣陣“沙沙”聲。

    “放開我,我不跟你們走!”

    往前走著,身前五六十米的地方傳來一個姑娘聲音,聲嘶力竭,尖銳的聲音在黑夜之中讓人聽的感覺更加突兀。

    遠遠的似乎聽著這聲音聽著有點熟悉,唐風抬眼往前眺望,發現遠處路燈下,停著兩輛車,兩個男子似乎試圖將一個姑娘往路邊的一輛漢蘭達里拉!

    看到這場面唐風下意識的停住了腳步,在皇家一號會所的時候,自己就是因為隨意的起了善心,才讓那個紅娘得逞,擺了自己一道,現在看到這場面,他不由得下意識在想,是不是又有人給自己下套?

    就在他思考的幾秒鐘內,遠處姑娘的上衣似乎都被扯爛了,但她仍舊拼死反抗。

    “去你麻的臭三八,豹哥要你那是看得起你,你以為你開了家店就牛上天了?”

    “小婊砸,要不是豹哥準許,你那店也開的起來?媽得不知好歹!”

    白衣姑娘奮力的反抗,但無奈自己力氣實在太小,當三個男子真正開始用勁兒的時候,她顯然沒有一點反抗的能力。

    眼見對方動真格的了,白衣姑娘右胳膊一把抓住身邊的路燈桿子,死命的反抗!

    “他媽的,小妮子還挺倔!”

    “三哥,咋辦?”

    三人其中領頭的是個黃毛,嘴里叼著煙,指揮著前面兩個動手的小弟。

    黃毛眼看著姑娘脾氣挺大,二話沒說,嘴里吐出一口煙,四下找了找,從地上拿起一塊板磚。

    “我讓你他媽的抓東西!”

    黃毛舉起轉頭,對著白衣姑娘抓住路燈桿的手就砸了下去!

    “住手!”

    唐風看到這里心里有數了,都這程度了,估摸著也不是演出來的,爆喝一聲,邁開雙腿快速往前沖去!

    黃毛的手在半空中停頓了一下,眼看不遠處有人沖了過來,嘴巴和鼻子里同時噴出兩股煙,罵了一聲。

    “他媽的,真晦氣,給我弄上去!”

    說完二話沒說,停在半空中的板磚還是沖著白衣姑娘的右手砸了下去。

    雖然看的出力道不是特別大,但白衣姑娘慘叫一聲,一下子松開了手,與此同時另外兩人扯著姑娘的衣服就往路邊的漢蘭達上拉!

    幾秒的功夫,幾十米轉瞬就到,唐風什么沒說飛起就是一腳,直直踢在黃毛肩頭,直接將這個瘦的跟猴似的人渣踢飛。

    另外拉人的兩男子一看領頭的被踹飛了,居然沒上前支援,而是加快了動作,兩人合力,一把將姑娘拖進了車內!

    唐風暗道不妙,急忙往前兩步,車內座位上的兩個男子也不管自己同伴,伸手就關車門。

    眼見大事不好,唐風右臂快速往前伸出,在車門就要關上的瞬間,將胳膊伸進了車內,與此同時,靈氣快速調動,肌肉瞬間發力。

    “砰!”

    一聲悶響,車門沒關上,肌肉巨大的彈性讓車門快速向反方向滑動。

    眼疾手快,他另一只一把按住車門,右手也緊接著拉住車門,雙手用力,阻止兩人將門關上。

    車內的兩人見此,四只手全上,奮力的想關住車門,但唐風稍微一用勁,他們這些烏合之眾哪里是對手?

    爆喝一聲,唐風猛的向外發力,堅固無比的漢蘭達車門被他生生拽掉,連帶著抓住車門的兩名男子帶出,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電光石火之間,三人盡數被放倒,做完這一切,唐風往車內看去,白衣姑娘秀發垂落,蓋住了大半張臉,左手緊緊的捏住右手腕!

    剛才的那一板磚,讓姑娘的右手此時鮮血淋漓,顯然傷的不輕。

    唐風看到這兒也沒耽擱時間,一只腳跨進車里,“你沒事吧?我送你去醫院。”

    姑娘此時才抬起頭,兩行清淚從臉頰上流下,面露痛苦之狀。

    唐風心里一驚,怪不得聽著這姑娘的聲音有點熟悉,原來她就是剛才在酒吧勸自己不要多喝的那個白短袖姑娘!

    雖然驚訝,唐風也沒楞,眼見她傷勢比較嚴重,索性也顧不上其它,兩手往姑娘腰里一攬,抱起了她。

    “前面那是我的車……”

    十指連心,劇烈的疼痛讓白衣姑娘不禁身體有點發顫,被撕爛的衣物露出不少肌膚,唐風的手攬在腰部,一種滑膩之感傳來。

    但是危急關頭他也顧不上許多,聞聽姑娘這樣說,轉過身跑到一輛紅色現代前,將她放在副駕駛上,發動車子飛快往市醫院奔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