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9章 藍楓酒吧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29章 藍楓酒吧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紅色現代飛快的行駛在夜晚市區的馬路上,白衣女孩很堅強,受傷的右手流出的鮮血已經把腹部的大半衣服染紅,但她沒有發出哭聲,而是低頭強忍著。

    車窗外夜晚的風吹進來,讓唐風的大腦更加清醒了一些。

    “你要覺得疼,就哭出來,會好受一點。”

    所謂十指連心,這指頭上都是骨頭,一板磚砸的力道雖然不大,但是這一下肯定是傷著骨頭了,她始終沒有哭出聲,唐風都感覺有點不容易。

    白衣姑娘轉過頭輕輕的看了唐風一眼,無力的說了句。

    “我沒事,還忍得住,今晚,謝謝你……”

    不知道是驚嚇還是失血過多的緣故,她的嘴唇都有點泛白,看到這景象,唐風不由得猛踩油門,盡最快的速度往醫院趕。

    十分鐘后,紅色現代停在了市醫院門口,唐風下車不由分說背著姑娘就往急診室趕。

    夜里值班的醫生不忙,進了門之后就立馬給白衣姑娘進行檢查,唐風在外面守著,繳費填單子,半個小時之后,女孩被醫生扶著送到了病房。

    索性萬幸,那一板磚沒有傷的太重,骨頭都還好,沒有骨折的跡象,只不過這一下仍舊傷到了關節部位,如果想要恢復到最好,還是需要多住幾天進行觀察。

    唐風出去交了住院費,進了病房,此時已經是夜里一兩點了,白衣姑娘躺在病床上,還睜著眼睛,看唐風進來,不好意思的看了他一眼。

    “謝謝你,我還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唐風把單子裝進病床邊上的抽屜里,坐到對面床鋪上,微笑著回到。

    “不用客氣,我叫唐風。”

    姑娘艱難的苦笑一聲,“我叫白雅,是師范學院的學生,今晚真的特別謝謝你,但是你從豹哥手底下的人手里救了我,還打傷了那三個人,豹哥的脾氣,是不會放過你的。”

    白衣姑娘滿臉的擔憂神色,顯然內心之中很懼怕口中的那個“豹哥”。

    “沒事,什么豹哥虎哥的,我不怕,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敢當街做出這種事,難道他們不怕警察嗎?”

    剛才那三個小混混,一看就是地痞流氓,不過戰斗力確實是有點低了。

    姑娘輕輕的嘆了口氣,“豹哥是大學城這邊的老大,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名聲,在這里,沒有人敢挑戰他的權威。”

    說完,她低下了頭,雖然今晚是躲過了,但是白雅的心里憂心忡忡,豹哥的勢力很大,以后自己恐怕就不會有這么好的運氣了。

    唐風站了起身,哈哈一笑,“那是我沒有來,我現在就得罪他了,我倒想看看,他到底有多厲害!”

    白衣姑娘雖然一瞬間被唐風的氣勢雖震撼,但是這種感覺是短暫的。

    似乎覺得自己一直這樣說氣氛很壓抑,索性她也不再去想這些,換了個話題繼續。

    “你剛才沒喝多吧,我看你要了那么多酒?”

    唐風擺了擺手,示意并沒有。

    “人難過的時候很容易喝醉,喝醉之后就很容易出事兒,我看你喝酒的樣子,之前也不經常喝酒吧?”

    唐風似乎覺得這個女孩子和平常的女孩子有點不一樣,好像懂得東西很多,因此待她說完之后,有點驚訝的看了一眼她。

    白雅似乎看出來了唐風心中的疑惑,無力的笑了笑。

    “我是開酒吧的,所以看這些比較準一點。”

    “開酒吧的?你不是還是上學嗎?”

    唐風有點驚訝,這個瘦弱的小姑娘,還真不簡單,現在的大學生除了吃喝玩樂,竟然還有這么厲害的。

    “嗯,我今年大三,家里條件不是很好,所以我用前三年假期賺的錢開了一家酒吧,不是你之前去的那種,是清吧,給學生開的那種。”

    唐風似乎明白了點什么,之前那三個小混混抓她的時候嘴里就在說關于什么開店的事兒,估計就和她開這家酒吧有關。

    “你今晚的事兒,也和你開的那家酒吧有關系吧?”

    唐風打破砂鍋問到底。

    白雅頓了頓,臉上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身體艱難的往旁邊挪了挪。

    “嗯,大學城這邊開的店,都是需要豹哥點頭的,每個月還要收營業額的百分之五,我的店和其它的酒吧不一樣,顧客大都是學生,因此消費本來不高,也沒有其它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一個月營業額去掉成本,賺不了多少,給他百分之五,我基本就賠本了……”

    恍然大悟,“所以豹哥的手下今晚抓你,是豹哥找你,準備收拾你?”

    白雅神色低落,微微低下了頭,“是啊,我就是個女孩子,怎么斗的過他們。”

    唐風點了點頭,這些社會的垃圾還真是惡心,一個小姑娘出來創業掙錢已經很不容易了,這些地痞流氓還這么欺負人,真是有點過分了。

    “那這樣的話,你準備怎么辦?”

    白雅苦笑一聲,“還能怎么辦,走一步算一步吧。”

    唐風點了點頭,“很晚了,受傷了早點休息吧,這些事情明天再說。”

    說完,唐風脫下自己的外套,遞給了白雅。

    “你短袖都被血浸透了,脫了把外套穿上再睡。”

    白雅眼神有點感激的看了唐風一眼,點了點頭,唐風走到門口把燈關了,躺在旁邊的病床上和衣而睡。

    ……

    清晨的眼光從醫院病房的窗戶照進來,溫暖和煦。

    醫院永遠都不缺少病人,一大早唐風就被護士叫醒。

    病床床位有限,早上又住進來幾個人,他占了人家床位。

    唐風從病床起來,發現白雅已經醒了,睜著大眼睛看著他。

    此時他才清楚的看清了這個姑娘的長相。

    瓜子臉,皮膚未經妝容的修飾散發著屬于年輕人的那種光澤,眼睛雖然熬了夜,但仍舊是閃閃發亮,嘴唇很薄,五官談不上精致漂亮,但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我出去買點洗漱用品,你想吃什么?我回來的時候帶點。”

    白雅低頭想了想,“隨便都行,麻煩你了。”

    唐風聞言答應了一聲,出了病房。

    走在清晨的大街上,街道上已經是車水馬龍,唐風醫院周邊的小商店買了兩個盆和暖瓶,又在早餐攤吃了幾個包里,回去的時候給白雅帶了幾個,買了一碗粥,折身回到了病房。

    東西放好,白雅吃飯的時候,唐風的手機響了,看了一眼,發現是岳父林木石的。

    “爸。”

    出了病房,唐風接了電話。

    林木石的語氣和以往一樣,對唐風說話的時候永遠都是像對兒子一樣溫和。

    “小風啊,我聽說,昨晚和小音鬧矛盾了?”

    看來是岳父已經知道了昨晚發生的事情,唐風原本還準備搪塞一下過去,聽到這里也打消了這個念頭。

    “爸,您知道的,小音一直不怎么看的上我,我覺得分開,也是對她好。”

    “小風,年輕夫妻鬧矛盾不可怕,但是你們才結婚幾天,就說離婚的事兒,不合適啊!”

    林木石的語氣有些不悅,唐風也有點尷尬。

    “你趕緊回來,咱們一家人坐在一起說說,沒有什么結是解不開的。”

    “爸,我今天還有事,就不回去了。”

    唐風說完,按掉了電話,林木石對他好,但是他是和林音結婚,岳父對他再好,也不能改變什么。

    掛了電話唐風回到了病房,白雅已經吃完了。

    “你不用上班嗎?”

    白雅看了一眼唐風,問道。

    “無業游民一個。”

    白雅點了點頭,有些難為神色引起了唐風的注意。

    “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白雅搖了搖頭,“酒吧那邊我不在,開不了張,我想早點回去。”

    “不行,你現在手還沒好,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好好養你的傷。”

    將裝粥的塑料袋扔進垃圾桶,唐風想了想,又做出了一個決定。

    “這兩天你就在醫院好好養你傷,我去你店里看著,你別多想,我可不是單純的幫忙,如果生意還行的話,我會考慮入股。”

    白雅一愣,她對唐風的決定有點意外,但是聽完趕忙擺了擺手,“不行不行,豹哥不會放過我的,你去這是送死!”

    病房里其他病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了這邊,白雅臉上一窘,壓低了聲音。

    “不行,我不能讓你承擔這個風險,你救了我我已經很感激了。”

    唐風抬手打斷了白雅,“好了,我說了這不是幫忙,我是會考慮入股的,就當是考察了。”

    唐風決定的事情自然不會更改,最后白雅無奈,只能答應。

    中午十二點,唐風開著白雅那輛紅色的現代出現了大學城藍楓酒吧門口。

    下車之后,門口已經站著兩個女孩,看樣子打扮都是學生,看到唐風過來,連忙上前。

    “你是風哥?”

    短頭發娃娃臉的女孩首先問道。

    “嗯,先開門準備吧。”

    說完之后唐風進了這家酒吧,果然里面的裝修畢竟簡約,很符合大學生文藝氣息,里面也沒有大酒吧那種絢麗的燈光大舞池,整個風格有點像咖啡館。

    開門之后一整天,唐風都守在店里,生意似乎還不錯,顧客大都是學生。

    到了下午六七點的樣子,人最多的時候,一群膀大腰圓的“客人”進了藍楓酒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