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31章 岳父母的爭吵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31章 岳父母的爭吵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大學城,靠近市區的一家KTV內,豹哥靠在沙發上,慵懶的抽著身邊妖艷女人遞過來的香煙,這時,包廂門被人推開,一個黑背心的壯漢急匆匆走了進來,沖點歌臺邊的公主示意了一下,音樂聲關閉了。

    豹哥玩的正開心,眼見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大牛進來,放在女人大腿上的手拿了開來。

    “大牛,慌慌張張的干什么。”

    黑背心手里拿著一部電話,也沒接豹哥的話,伸手將手機遞給了過去。

    “豹哥,豹哥你得給我做主啊!”

    手機里是自己手下胖子的聲音,自己今天下午派過去藍楓酒吧的。

    “胖子,慢點說,到底怎么回事?”

    這大學城這邊的娛樂場所哪個豹哥不了解?那藍楓酒吧就是師范學院一個學生開的,能有什么能量,怎么著這今天去,就遇到硬茬子了?

    胖子被十幾下膝蓋頂的差點過去了,這會兒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幾乎是帶著哭腔給豹哥打的電話。

    “豹哥,那藍楓酒吧也不知道是叫的誰去看場子,特別能打,我們五個,楞不是他的對手,豹哥,我昨天的飯都被打的吐出來了,你可得為我做主啊!”

    豹哥眉頭一皺,手中的香煙掉在了地上。

    “你好好養傷,我會去處理的,大學城這邊,有我豹哥在,別人還翻不起什么大浪!”

    說完豹哥掛掉了電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大牛,你準備一下,跟我去藍楓酒吧一趟,我倒要看看,這大學城還能翻了天不成!”

    ……

    唐風進了吧臺,秦月還是一臉的擔憂,手里拿著毛巾,想給唐風擦擦臉上的水。

    “好了,拿來我自己擦,你們倆去把地上收拾一下,準備開門做生意吧。”

    店里一共有兩個服務生,娃娃臉的叫秦月,性格比較活潑,唐風一來就和她相處的很好,另一個就比較內向一點,叫黃依依。不過看樣子打扮,屬于乖乖女的類型,一共和唐風也沒說過幾句話。

    秦月撅了噘嘴,答應了一聲,帶著黃依依去打掃衛生了,唐風坐在吧臺里,慢悠悠的喝著一杯自己調的,度數很高的雞尾酒,剛剛過去的一場惡斗并沒有讓他心中有任何的多余的想法,此時坐在這里,他甚至覺得很舒服,不用去想那么多的事情。

    當他真正冷靜下來的時候,心里不禁又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件事。

    心臟不禁又是絞痛一下,從自己重生會到這三百年前,一直到現在,林音對他的態度似乎有所回溫,他以為所有的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的時候,林音又突然給了他這一下暴擊,著實讓他有點措手不及。

    弄臟的地板很快被兩個能干的小姑娘收拾干凈,酒吧很快也重新開門做生意了,晚上這個時間點是黃金時間,因此不多一會兒之后,人慢慢的又多了起來。

    唐風不得不感慨和佩服白雅小姑娘的頭腦,這樣的清吧開在大學旁邊,真的是很賺錢的生意,只不過可能也是因為資金的緣故,吧里的裝修雖然看起來簡單文藝,但其實仔細看來還是有點稍微過于簡陋了一些。

    手里拿著高老硬給他的一百萬,唐風決定入股這家酒吧,目的自然不是為了賺錢,而是他喜歡這家店,喜歡這種帶有青春氣息的地方。

    秦月忙完之后,主動跑到吧臺里和唐風聊天。

    “風哥,沒看出來,你好能打啊,那幾個人膀大腰圓的,五個人竟然沒打過你一個,好厲害!”

    臉是娃娃臉,心也是娃娃心,這是唐風對秦月的第一印象。

    唐風抿了口酒,“教訓幾個地痞流氓而已,沒什么,剛才沒嚇著你吧?”

    秦月嘿嘿笑了兩聲,連忙搖頭,齊耳短發隨著搖擺,模樣可愛極了。

    “你也是師院的學生吧?怎么想到來這兒做兼職?”

    唐風隨口問道,女孩子性格好壞還是很重要的,像秦月這種長的可愛,性格也好陽光活潑的女孩,肯定是受人喜歡的。

    “白雅姐跟我是老鄉,我看她一個人創業不容易,想過來幫幫她。再說了我一周的課很少的,閑著也是閑著,出來做點事生活也充實不是?”

    “你不是出來兼職掙錢的?”

    秦月咧嘴一笑,“我爸媽一個月給我的生活費我都花不完,干嘛還要掙錢啊。”

    唐風恍然大悟,就秦月穿的這身,之前還沒怎么仔細看,現在看來,這些衣服的質感就能表明,這些價格肯定不會很低。

    兩人聊得起勁的時候,唐風的電話又響了。

    拿起來一看,居然是老爸的。

    出了酒吧,唐風按下了接聽鍵。

    “爸……”

    “小風,你現在在哪?”

    唐風心里一陣不悅竄上心頭,聽這語氣,肯定又是知道了自己和林音吵架的事情。

    “爸,我現在在外面,怎么了?”

    唐建國坐在自己家里,心里很難受。

    “你岳父中午就打電話給我了,我一直忍著不想給你打,可是我思前想后啊,還是得給你說說,小音是我看著長大的,雖然我們家條件沒人家好,但是我們兩家這層關系你也知道,現在既然你們已經領證結婚了,就想著把日子好好過,女人嘛,都是哄出來慣出來的,你只要對她好,總有一天她的心會熱的。”

    “你說你爸我,多想好好疼你媽媽,可是呢?你媽媽走得早,沒給我這個機會,要不然啊,你爸我肯定是會把她寵成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提到自己媽媽的時候,唐風眼睛不由得又濕潤了,他媽媽是在生他的時候難產去世的,醫生問她要保大人還是保小孩,媽媽絲毫不猶豫就選擇了保他,換句話來說,媽媽給了他兩次生命。

    “爸,我知道了,您好好養你的身體,我等會就回家看看。”

    唐建國聽到這里才稍微放下了心,兒子的脾氣他知道,能忍耐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

    掛斷電話回到吧臺,唐風將杯中剩余的大半杯一飲而盡,招手叫來了秦月。

    “小月,店里你先看著,我得回家一趟,估計過會兒回來,你有事給我打電話。”

    秦月溫柔可愛的眨了眨眼睛,笑著點了點頭,唐風把手機號留給她,出了酒吧,還是開著白雅那輛紅色現代,一路往林家開。

    雖然岳父對他很好,但他這一有事就給自己老爸打電話,著實讓唐風有點不滿,父親的身體還沒好徹底,不能動氣。

    到了林家的時候,客廳里果然岳父岳母都在,兩人看到唐風回來,態度也和之前差不多,只不過夏素琴看他的目光,更為不滿了一些。

    “爸媽,我回來了。”

    林木石起身,將不怎么高興的唐風拉到了沙發上坐下,笑著問到。

    “下午飯吃過沒有?沒有的話讓你媽給你做點去。”

    夏素琴聽到這話,滿臉不滿的扭頭看了自己丈夫一眼,忍住沒有發作,但眼神依舊看的出來,想讓她給這個女婿做飯,絕對不可能!

    “吃過了,就不麻煩媽了。”

    林木石點了點頭,低頭看了眼時間。

    “現在都七點多了,音兒下班怎么還沒回來?”

    夏素琴看到丈夫在問她,撫了撫懷中泰迪的毛,輕描淡寫的回了一句。

    “年輕人嘛,下了班跟朋友吃吃飯,玩一玩也正常,何況現在才七點多而已。”

    唐風心里不爽到了極點,夏素琴一直不同意他和林音的婚事,現在可算是找到機會打擊了,目的自然就是讓唐風和林音離婚。

    “胡鬧!女孩子家家的,大晚上不回家在外面有什么玩的,你以為我不知道她干什么?素琴,我告訴過你,那個王磊不是什么好人,你怎么就不給小音做工作,讓她不要和他來往呢!”

    林木石突然發火,讓身邊的唐風都嚇了一跳,同時也開始覺得,岳父一直借口出差,可能也是有原因的。

    “哎!你沒事沖我發什么邪火?人家小磊怎么了就惹你這么責難了?永生集團的老總,身家幾個億,還那么年輕,人又長得一表人才,哪里比那些街上的無業游民差了?也就是你,非得把女兒往火坑里推!”

    夏素琴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頂著林木石的話就懟了上來,當然,這一番話最為不爽的是唐風。

    “我告訴你,以后少在女兒面前說那個王磊的好話!她現在已經結婚了,是有家的人了!”

    夏素琴冷哼一聲,“你以為現在是幾十年前啊,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時代變了,錯誤的婚姻就應該被終止,我就是為了我女兒以后好!”

    林木石氣喘吁吁,還準備繼續理論,但被唐風從沙發上拉了起來。

    自己的事,他不想因為這個,影響岳父岳母之間的關系。

    “爸,您別生氣了,我現在就出去看看,把小音接回來。”

    林木石雙眼噴火,過了幾秒才平息下來。

    “好,小風啊,林音就是這脾氣,但是人心眼不壞,從小給慣壞的,你只要用心,她不是那種鐵石心腸的人。”

    唐風點了點頭,出了林家門。

    發動車子,唐風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還是沒打出去電話。

    不知道林音在哪,唐風只能先覺得去醫院看看,找不到的時候再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