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3章 打!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3章 打!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站在藍楓酒吧門口,唐風內心深處的火徹底被點了起來。

    幾個小時之前還好端端營業的酒吧,此時已經被砸的稀巴爛,玻璃門直接被敲碎,走進里面,所有的桌子椅子散亂的扔了一地,酒水被砸的一瓶不留,各種顏色的酒水在地板上撒著……

    場面一片狼藉,幾乎成了一片廢墟!

    唐風拿著手機的右手都在微微的顫抖,毫無疑問的是,這個大學城的豹哥在給自己示威,連秦月和黃依依都被抓走。

    酒吧門外面圍著一群看熱鬧的人,不時指指點點,發出惋惜的聲音。

    唐風發呆的時候,不遠處一輛出租車上,白雅急匆匆的下了車,慌不擇路的跑到了唐風旁邊,面對著這一切,她仍舊無法接受,身子一軟,癱坐在了地上。

    這是她所有的積蓄開的店,是她全部的心血,現在,全完了!

    唐風俯下身將一臉慘白的白雅拉了起來,交給急忙跟來的白雅閨蜜,表情嚴肅的說了一句。

    “這件事我會管到底。”

    白雅嬌弱的身子在不受控制的打著哆嗦,她比誰都對著家酒吧有感情。

    “風哥,算了吧,我認栽了,我現在就報警,只要他們把人放了就行,其他的,我認了。”

    唐風咬著牙,轉身走開了,臨走前給白雅說了一句。

    “我會讓他后悔得罪我!”

    “這事兒沒完。”

    ……

    走到人少的地方,忍著胸中的怒火把電話打給了陳飛。

    “唐先生。”

    電話很快接通,陳飛十分恭敬的叫了一句。

    “我現在在大學城師范學院后面的娛樂街,有人砸了我的店,我要你二十分鐘趕到這里。”

    唐風的語氣十分的低沉,但電話那頭的陳飛聽得出來,唐風是真的火了。

    “好的唐先生,您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到,安北敢有人這么不給您面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掛了電話,唐風回到酒吧前,幫著安慰了白雅幾句,把她送上了去醫院的車,隨后打開手機又給秦月打了一遍,電話已經關機了。

    看著面前被砸的一片廢墟的酒吧,唐風心里對豹哥這個人的印象壞到了極點,這一次,他不會給這人地頭蛇一丁點喘息的機會!

    不到二十分鐘,一輛綠色的豐田霸道停在了酒吧門前,車牌掛的軍牌。

    車子一停,四扇車門同時打開,陳飛帶著幾個結實漢子到了。

    “唐先生,發生什么事了這么著急?”

    陳飛走到唐風身邊,問了一句。

    手指了指前面被砸掉的酒吧,唐風低沉的回了一句。

    “我的店,被這片的地頭蛇豹哥給砸了。”

    嗓音低沉沙啞,連陳飛的心跳都不由得加快了。

    “真是無法無天,豹哥,呵呵,一個小混混而已,也敢這么猖狂,唐先生,您上車,我馬上帶您去找這個人!”

    唐風慢悠悠的轉頭看了一眼,陳飛帶的人不多,就三個,但看長相和站姿,便知道這是軍隊出來的人,雖然穿著便裝,但氣質一看就知道不簡單。

    “我要讓他后悔惹上我。”

    陰冷如深淵的眼神讓陳飛都有點害怕,答應一聲點了點頭,幾人一同上了軍綠色的霸道,司機猛踩油門,疾馳而去!

    半路上的時間,陳飛打了幾個電話,已經知道了那個豹哥現在的位置。

    而此時,正在大學城不遠的一家高級會所里,豹哥滿面春風,坐在沙發上,和手下的兄弟們開懷痛飲。

    秦月和黃依依被關在一間房間里,有專門的人看管,之所以抓她們,那是豹哥的意思,目的就是為了要錢。

    他的手下傷了好幾個,用豹哥的話說,沒個一百萬,這事兒沒法解決!

    他的后臺是誰?那可是安北整個黑白兩道都吃得來的鄭世豪,大名鼎鼎的豪哥!

    在大學城這小地方,有誰他不敢惹?

    所以他這次,雖然砸了人家的店,但卻有恃無恐。

    軍綠色的霸道一個急剎車停在了高級會所門外,陳飛率先下車,帶著自己手下的三個漢子,推開會所的門走了進去,唐風邁步跟在后面。

    “您好先生,我們這里是私人會所,會員制的,您提前有預約嗎?”

    眼見四五個男子滿臉鐵青進了大廳,大堂經理慌忙上前詢問。

    “會員個屁!豹哥在哪!”

    陳飛一改往日的脾性,冷眼瞥了男經理片刻,高聲開口。

    男經理心里一驚,一下子臉色有點變了,這會所可是豹哥的產業,平常在這片消費的,誰敢這么給自己說話,因此當下就有點不悅了。

    “這位先生,如果您不是會員的話,請你出去,這里不招待生人。”

    陳飛的臉“唰”的就變了,身邊的一個年輕男子板著臉一把將這氣勢洶洶的經理推開。

    “我們找豹哥,你聽不懂話嗎?”

    經理這下也火了,拉了拉自己衣服,扭頭招呼了一手,瞬間十來個黑衣壯漢圍了上來。

    像這種私人的會所,一般都會有看場子的,這群人就是。

    “我勸你們給我滾開,我們只找豹哥,你們最好少插手。”

    陳飛食指指著這群黑衣壯漢,語氣不善的說道。

    這十來個壯漢相互對視一眼,不由得冷笑連連,在豹哥的地盤上,還有人敢這么給他們說話。

    “我說你他媽的……”

    其中一個黑衣壯漢呸了一聲,罵罵咧咧的就準備動手,陳飛身邊的男子身體都沒動位置,猛的抬起一腳,直接將這人踹翻在地!

    唐風看到這幕,心里安心了,這些人看來都是陳飛部下一類的,身手不簡單,這樣一來,自己省的動手了。

    十來個壯漢看到這幕,徹底怒了。

    “他媽的,給我打!”

    黑衣壯漢們眼看自己同伴瞬間就被放倒,大喊著就沖著陳飛一行四個人殺將過去!

    也就是在這一刻,眾人才都知道了烏合之眾和正規軍的戰斗力差距有多大。

    黑衣壯漢人多,上來就是兩個三個打一個,但是就這種情況,仍舊被陳飛和三個現役兵幾秒鐘時間KO在地!

    干凈利落,沒有一絲拖泥帶水,在真正的王牌軍人面前,這些平時在大學城橫著走的惡漢,一丁點的反抗能力都沒有,跟狗屎一樣被踩在腳下摩擦!

    “去!把你們豹哥給我叫出來,在我面前,還沒有他擺譜兒的份兒!”

    經理這時候才知道怕了,招呼前臺的小姐,跌跌撞撞的就往豹哥所在的高級包廂跑去。

    此時的豹哥心情大好,眼見包廂門被前臺的經理慌慌張張的推開,眼中閃過一絲不悅。

    “豹哥,不好了,有人砸場子!”

    經理沖到豹哥跟前,聲音快哭了一般的說道。

    豹哥喝進嘴里的一口酒“噗”的一下噴了出來,“什么?”

    砸場子?這詞兒在豹哥這里,還真沒遇到過,倒是自己砸別人的很多。

    “豹哥,就在大廳呢,指名道姓找你!”

    “他媽得,也不出去打聽打聽,這里是誰的地盤,媽拉個巴子,大牛,跟我走!”

    豹哥一把將酒杯砸在玻璃桌上,手一揮,帶著手下最得意的幾個兄弟,氣勢洶洶的往樓下大廳走去。

    “豹哥,是不是藍楓酒吧那人,這是來報復了?”

    手下一個人邊下樓邊說,被豹哥一個巴掌打的暈頭轉向。

    “放你媽的狗屁!報復我?你問問他長了幾個膽子!”

    豹哥心頭的火是起來了,之前胖子說的那個藍楓酒吧的領班,剛才去也沒遇到,敢打他的手下,簡直把他豹哥沒放在眼里!

    豹哥帶著手下,兇神惡煞一般就到了前臺大廳。

    “誰他娘的敢來我的會所鬧事,不想活了是不是!”

    遠遠的看到唐風一行人站在大廳正中間,豹哥對著唐風高聲就罵了一聲。

    陳飛聽到聲音,不由得轉過頭,看了一眼。

    發現領頭走來的是一個瘦高的男子,兩個手臂上全是花色的刺青,頭發板寸,眼睛瞇成了一條縫兒。

    “你就是豹哥?”

    陳飛往前跨了兩步,指著豹哥問道。

    豹哥冷哼一聲,頭一歪,手下的人紛紛準備上前替自己老大出頭,被他擋住。

    “沒錯,老子就是你豹爺,咋滴?有啥事?”

    這時候,豹哥手下一個黃毛湊到了他耳邊,低聲說了一句。

    “豹哥,后面那個就是昨晚打傷我把人帶走的那個!”

    他說的是唐風,豹哥的眼神不善的打量了唐風一眼。

    穿著打扮十分的普通,一看也不像是什么有身份地位的存在。

    “我給你一分鐘的時間,你最好考慮一下,現在趕緊過來給唐先生道歉,我會考慮把這件事大事化小,不然的話,別怪我把你在大學城這邊清除出去!”

    豹哥一瞬間聽楞了,像是聽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臉僵了半天,哈哈大笑。

    “兄弟們,你們聽到沒?他要把我們從大學城清除出去?”

    豹哥的手下們也是跟著自己老大笑了起來,多少年了,豹哥在這一片兒是什么樣的人物?

    那是跺一腳大學城都會地震的存在!

    陳飛看了唐風一眼,征求他的意見。

    唐風抬眼看了看對面猖狂到極點的豹哥,淡淡的說了句。

    “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