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4章 打臉!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4章 打臉!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這一個字從嘴邊說出來,陳飛那邊也沒啰嗦,扭頭過一揮手。

    “給我打!”

    豹哥眼見對面這就四五個人,就敢先猖狂到動手,不禁火爆脾氣上來了,也同樣是大手一揮。

    “兄弟們,給我上!”

    剎那之間,豹哥手底下三四十號在他看來是自己精銳的手下們叫囂著沖了上去。

    這幫人平時欺負人慣了,囂張跋扈成了習慣,也不認識面前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沖了上去。

    陳飛手底下的三個男子都是軍區特種大隊的精英,被陳飛臨時叫出來“執行任務”的。

    三個人對三十個。

    卻成了一場赤裸裸的屠殺!

    唐風和陳飛這次都沒動手,陳飛的部下是聽命令的,上級讓他們上他們就得上,哪怕就是犧牲,也得上!

    三十個壯漢地痞,氣勢洶洶的殺將過來,被三個特種大隊的少尉,一拳一腳之間盡數撂倒,不多時,會所前臺大廳的地板上,像擺餃子一樣,密密麻麻的躺了三十個壯漢!

    哀嚎喊疼的聲音不絕于耳,不遠處站著的豹哥,前一秒還志得意滿,完全沒有將這幾個人放在心上,誰曾想這短短的一分鐘之內,場面就糟糕成了這個樣子。

    就連他平時最看重的打手大牛,此時也被打的躺在地上起都起不來!

    這群人是受過專門訓練,雖然沒有打擊要害部位,但卻打的是讓你失去戰斗能力的地方。

    眼見前面的障礙清除了,陳飛走到唐風跟前,“唐先生,解決了,接下來您看怎么辦?”

    唐風掃視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混子們,眉頭都沒皺一下,踱步走到臉色鐵青的豹哥身前。

    “那兩個女孩呢?”

    豹哥聞言渾身都是一顫,此時再看到眼前這個人時,他感覺到了一絲恐懼。

    發自內心的恐懼!

    “在……在樓上的房間。”

    豹哥咬著牙關,慢吞吞的開口,他雖然沒啥功夫,但是能做到今天這個老大的地位,膽量還是有一些的,雖然極度的緊張害怕,但仍舊努力在臉上克制著,心中想著應對的法子。

    瞥了一眼,唐風心中擔心秦月和黃依依,先沒有搭理豹哥,扭頭跑到了樓上。

    此時樓上的服務員們看到唐風跑了上去,一個個嚇得大氣都不敢出,這些人連豹哥的手下們都這么輕而易舉的解決,實力顯而易見!

    “帶我去找那兩個女孩。”

    上了樓,樓梯口負責迎接客人的男子哆哆嗦嗦點了點頭,小步拋在牽頭,帶著唐風去了關著秦月和黃依依的房間。

    門卡一刷,房間門“滴”的一聲打開,滿臉驚慌的秦月和黃依依猛的轉過頭,一眼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唐風。

    “風哥……”

    秦月驚訝出聲,房間內看守的混子一臉不善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誰阿!”

    理都沒理,唐風往前走了兩步,一拳砸在這人的鼻子上,直接將其打翻在地,捂著流血的鼻子哀嚎不已。

    秦月本身年紀不大,也就二十左右的樣子,哪里經歷過這樣的事情,確實給嚇到了,現在看到唐風出現,一下鼻子一酸,滿肚子的委屈似乎都涌上了心頭,一下子哭著就撲了上來,抱住了唐風。

    “風哥,帶我走,我不要在這里,我好怕!”

    秦月哭的很是委屈,從小就嬌生慣養的她,哪里受到過這樣的對待。

    唐風一懵,隨即搖了搖頭,笑著摸了摸秦月的娃娃臉,安慰的說道。

    “沒事了,現在就帶你回去。”

    說完輕柔的將秦月推開,帶著她和黃依依出了房間,來到了前臺大廳。

    面對著躺了一地的混混們,秦月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有點難以置信。

    而豹哥此時的臉,也難看到了極點。

    這群人,還真是不給自己面子,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如此的羞辱自己。

    “好啊,幾位確實很能打啊,練家子吧?”

    咬著牙,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豹哥的臉是徹底的黑了下來。

    陳飛冷哼一聲,手指著黑臉的豹哥。

    “你算個什么東西,現在趕緊過來給唐先生道歉,這事兒還有說和的余地,要不然,你會后悔!”

    “哈哈哈哈!后悔?我錢豹活了二十多年,就不知道他娘的后悔兩個字怎么寫!”

    陳飛瞬間被這個小蝦米氣的長出了一口氣,這人自己之前也沒聽說過,畢竟是能量太小了,不算是個大人物。

    “好,你自找的!”

    說完,沖身邊的部下一示意,一個身高米八有余的精瘦漢子邁步上前。

    “你,過來。”

    精瘦男子手指勾了勾不遠處的豹哥,面色冷峻沒有一絲表情。

    “風哥,這些都是你帶的人嗎?”

    秦月看著地上躺著的混混,還是有些害怕,依偎在唐風懷里,怯生生的問道。

    眼見是特殊情況,唐風雖然感覺有點不合適,但是實在有點不好意思拒絕這個小姑娘,于是只能是由著她的性子來。

    “嗯,他們剛才不是欺負你了,現在我讓他原封不動的還回來。”

    秦月咧嘴笑著,女人天生的被保護欲現在被滿足了,他躲在唐風的懷里,感覺十分的有安全感。

    而對面的豹哥,此時心里怒火中燒。

    “有種你們等著,我現在就給豪哥打電話,等會有你們好受的!”

    他心里自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是眼前這個精瘦漢子的對手,這完全就不在一個水平線上,因此,他覺得今天這場面自己是控制不住了,只能是把豪哥搬出來鎮場子了。

    精瘦漢子就要上前動手,被陳飛喝住。

    “讓他先打電話,等打完電話,給我狠狠的揍他!”

    “鄭世豪算個什么東西,自己的手下不好好管教,那我替他管!”

    陳飛心里暗罵了一句,鄭世豪這個人還真是不讓人省心,自己也是看在高家二爺的份上給他一點面子,要不然,鳥都不鳥他,一個混子而已,現在一天人五人六的,連手下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豹哥心中惡狠狠的想著,指著對面大言不慚的陳飛。

    “好大的口氣,我倒想看看,等會豪哥到了,你還能這么猖狂!”

    豹哥一邊威脅著,另一邊鄭世豪已經接通了電話。

    “豪哥,我被人打了!”

    “現在被人圍著,要廢了我,你趕緊過來吧。”

    豹哥腆著臉,對著電話里的鄭世豪訴著苦。

    鄭世豪此時正在自己的辦公室里,聽到錢豹打來的電話這么說,有點不悅。

    “你現在在哪?”

    “大學城這邊我自己的會所里。”

    鄭世豪一聽這話瞬間怒了。

    “他媽的,在你地盤你被人打了?錢豹,我說你是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鄭世豪都被逗笑了,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豹哥,這些人太狂了,說就是你來了,也照樣給收拾了,我三十多個兄弟啊,全被打的不成人樣啊……”

    鄭世豪一聽這話,心里火兒也起來了,話說上次在自己的皇家一號,那個唐風讓自己丟盡了臉面,這才過了幾天,竟然又有人跑到自己在大學城的地盤上找事兒?

    自己這權威還有嗎?

    猛的一拍桌子,他站了起來,一把掛掉電話,沖辦公室門外喊了一句。

    “子彈,跟我走!”

    ……

    “電話打完了嗎?”

    陳飛笑著對著眼前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豹哥,戲謔的問道。

    豹哥此時得到了豪哥的肯定答復,底氣足的很,手指著陳飛。

    “下子,你有種現在就弄死我,要不然等會豪哥來了,他媽的廢了你丫的!”

    陳飛一時間被氣得笑了出來,“好好好,我現在不打你了,我們就等著你的豪哥來!”

    “我也是想看看,鄭世豪敢不敢廢了我。”

    說完,走到了唐風身前。

    “唐先生,要不我們先等等?”

    唐風點了點頭,拉著秦月和黃依依坐到了門口處的沙發上,靜待鄭世豪的到來。

    “呵,你們打傷了我的兄弟,等會有你們哭的!”

    錢豹此時氣勢一瞬間又壯了起來,開始指著對面三個精瘦漢子開罵。

    ……

    不多時之后,一輛黑色的奧迪停在了會所門口。

    車門打開,鄭世豪一臉的冷峻,帶著自己最得意的打手子彈氣勢洶洶的進了會所!

    豹哥遠遠的看到鄭世豪進來了,趕緊哭喪著臉上前。

    “豪哥,就是這幾個,打傷了我的兄弟……”

    錢豹話說到一半,只看到鄭世豪進到大廳之后,好像看到了什么認識的人一樣,眼睛一變,快步走到了沙發上坐著的唐風和陳飛面前。

    點頭哈腰,一臉吃了蒼蠅一樣的苦笑問道。

    “唐先生,陳哥,這是怎么回事?”

    他陪著笑,心里已經明白了個大概。

    “鄭世豪啊鄭世豪,你還真是厲害,這個是你的小弟吧?”

    唐風抬頭看了一眼,沒說話,身邊的陳飛接口說道。

    此時鄭世豪的心里簡直把錢豹的十八代祖宗都問候了一遍。你他媽的抵罪誰不好,偏偏得罪這樣的人!

    “啊……啊,是我的人,不知道錢豹怎么得罪兩位了?”

    陳飛手一勾站在遠處看呆了的錢豹。

    “來來來,你過來自己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