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35章 報復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35章 報復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錢豹看著鄭世豪對唐風和陳飛一臉的恭敬,心里一股子不詳的預感涌上,有些懵的往前踱了兩步。

    “過來!”

    鄭世豪看著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小弟,心里宰了他的心都有了,冷聲呵斥了一句,嚇得錢豹趕緊快步走了過來。

    “豪……豪哥,您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他這句話還沒有說完,滿臉怒氣的鄭世豪走上前,掄起胳膊就給了一巴掌!

    “老子讓你說你怎么得罪唐先生和陳哥了!”

    錢豹被這一巴掌扇的東西不分,瞬間清醒了不少,這陳飛和豪哥是真的好像認識,而且看這個架勢,連豪哥都得讓著這兩人幾分。

    完了!

    錢豹心里那個悔啊,但是現在這騎虎難下的狀況,他一時間也沒有應對的法子。

    “豪哥,我……我把唐先生的酒吧給……給砸了……”

    鄭世豪腦子“嗡”的響了一聲,簡直把這個狗東西殺了的心都有了。

    “唐先生,他把您的店給砸了?”

    鄭世豪忍著心中的怒火,賠著笑著低聲問唐風道。

    “嗯。不僅砸了我的店,把我兩個小妹妹都給抓了。”

    唐風實話實說,沒有一點隱瞞,他今天就沒打算給這個錢豹留活路。

    鄭世豪臉色瞬間都變了,唐風據說和高老的交情很深,要不然這個陳飛也不可能對他這么恭敬,現在自己手下把人家店砸了,這不是捅了天大的簍子嗎?

    冷冷的轉過臉,鄭世豪一擺手,身邊的子彈一步上前,一腳踢在錢豹的膝蓋上,直接將站著的錢豹踢倒,跪在了地上。

    “唐先生,陳哥,您倆說怎么辦我就怎么辦,自己的手下做出這種事,我鄭世豪絕不姑息!”

    唐風聞言淡淡的笑了笑,身旁依偎著他的秦月雖然看到這種場面有點害怕,但心里其實也很過癮。

    這個大壞蛋可是沒少禍害白雅姐開的這家店,甚至說在大學城這邊做生意的,他禍害的都不在少數。

    陳飛看到了鄭世豪的態度,而后轉頭,征求唐風的意思。

    “唐先生,您看這事兒怎么辦?”

    雖然說鄭世豪是高家二爺,也就是高老小兒子的人,但錢豹這種貨色,清理掉了就清理掉了,說到底也不至于得罪二爺這層關系,因此也并不用太擔心。

    唐風聞言緩緩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了滿臉寫滿驚恐和懊悔的錢豹身前。

    “唐先生,我……錯了,我真的錯了,這事兒是我不對,我向您道歉!”

    錢豹此時被豪哥的手下子彈架著,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就和放在案板上的魚肉一般,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如果對不起有用的話,還要警察法律做什么呢?你說是不是?”

    錢豹渾身一冷,一股子冷意從腳底傳到了腦袋。

    “是!是!唐先生您說的對,那您就放過我這一次,我以后肯定好好表現,我再也不敢這樣做了……”

    錢豹此時還哪里有之前的猖狂,點頭哈腰的沖著唐風求饒,恨不得直接磕頭了!

    “對啊,所以我不接受你的道歉,我要你付出代價。”

    鄭世豪瞳孔驟然一緊鎖,臉上難堪到了極點,俗話說的好,打狗還得看主人不是,難不成今天這唐風,是不打算給自己這個面子了?

    “唐先生,饒命啊!”

    錢豹一聽這話,腿都軟了,連忙扭頭哭喪著臉。

    “豪哥,你救救我啊,我可是你的人!”

    鄭世豪沒有說話,他不是不想出面,而是出面了也沒用,唐風的為人處世手段上次就見識了,睚眥必報,心狠手辣,何況自己和他不熟,說了也沒有用。

    “唐先生,您想怎么處置就怎么處置,我沒意見!”

    唐風瞥眼,微笑著回應了一下,邁步上前,從子彈的手中一把抓過哆嗦的錢豹。

    “我今天就讓你知道,有的人,你惹不起!”

    說完,一把擰住錢豹的右臂,反方向猛的一用力!

    “咔嚓!”

    一聲清脆的骨頭斷裂聲傳來,緊接著便是錢豹殺豬一般的嚎叫。

    唐風直接扭斷了錢豹的右臂!

    鄭世豪臉上的肉不由得顫抖幾下,但是始終沒有說出半個字,只不過,心中對唐風的恨意,又多加了幾分而已。

    看著胳膊被擰斷的錢豹,唐風心里算是舒服了一點,“記住了嗎?這就是你的下場,如果以后我再在大學城這邊看到你,那你斷的可不就是一只胳膊這么簡單的事情了。”

    說完,扭頭回到了沙發上,摸了摸嚇得面無人色的秦月,沒有再說話。

    鄭世豪咽了口唾沫,強忍著心中的憤怒,“唐先生,您放心,這小子砸了你的店,我會讓他給您賠償的,三天之內,保證將氣恢復的和之前一個樣,您放心!”

    唐風點了點頭,表示知道,隨后拉著秦月帶著黃依依從沙發上站起來。

    “小陳,事情解決了,你也走點回去吧,高老那邊需要人,對了,記得回去告訴高老一聲,藥我會抓緊時間,讓他先等兩天,好了之后我會送過去。”

    陳飛也趕忙起身答應了一聲,和鄭世豪前后跟著將唐風送出了會所大廳,坐上了出租車。

    隨后陳飛也帶著自己的三個部下離開了。

    鄭世豪站在會所大廳的地板上,心中的怒火已經燃燒到了極點。

    “我靠你媽的!”

    一把將酒瓶摔在地板上,瞬間碎成無數的玻璃渣。

    “子彈,把人送去醫院!今天這仇,我鄭世豪不報就不是男人!”

    之前上次在自己的皇家一號會所里,這個唐風就猖狂到不給自己一點面子,這才過了沒幾天,有給自己來了這一套,鄭世豪心里簡直想把唐風千刀萬剮!

    不過想到了他已經和王磊談好的計劃,他的嘴角又揚起了一抹邪惡的笑……

    “我看你,還能跳幾天,一個上門女婿,還真不知道天高地厚,跟我作對。”

    卻說另一邊,王磊和林音此時出了西餐廳,兩個人的臉都洋溢著開心的笑容。

    “小音,你別著急,我知道伯父肯定不同意你和唐風離婚,但是這些沒關系的,我可以等你,反正這么多年我都等過來不是?你千萬別和伯父鬧矛盾。”

    王磊坐在駕駛座上,扭過臉假裝十分在意的溫柔對林音說著。

    林音此時的心里暖暖的,看啊,這才是自己理想中老公的樣子,知書達理,謙謙君子,說話做事得體,最為重要的是,會關心人。

    這輛紅色的寶馬還是王磊專門為林音買的,只不過她一直不同意收,王磊也知道她的性子,沒強求,但是每次出來兩人單獨見面的時候,他都會開著這輛車。

    當紅色寶馬到了清河嘉園別墅區林家別墅前時,唐風帶著兩個姑娘也到了大學城被砸掉的藍楓酒吧門口。

    下車看了一眼,唐風準備先把秦月和黃依依送回宿舍,之后自己再回家。

    此時已經是夜里十一點了,黃依依和秦月告別了唐風,轉身進了學校大門,唐風這才轉身回到了酒吧門口,坐上了白雅的那輛現代。

    深呼吸了一口氣,今天這事兒算是處理完了,但是冷靜下來之后,又一大波事兒涌上了心頭。

    自己已經幾天沒有修煉了,修為還停留在原地,高老的丹藥也還沒有開始準備,這件事不能忘了。

    最為重要的是,現在王磊已經知道了林音重要的資料都放在家里這個信息,想必肯定接下來會想盡一系列的辦法去拿,昨天晚上自己又被下了套,導致現在和林音的關系基本已經破裂,估計林音現在寧愿相信王磊也不愿意相信自己了。

    事情愈發的難以處理,雖然不是無計可施,但相比之下會麻煩很多。

    下車買了包煙,準備回車上的時候,唐風遠遠的看見學校大門口有一個小身影往自己這邊跑來。

    點上一支煙,呆呆的看了兩眼,這個身影居然是剛才進了學校的秦月。

    “風哥哥!你果然還沒走啊,嘿嘿。”

    秦月看到發著呆的唐風,笑得十分開心,臉上的酒窩特別的明顯,簡直就是個蘿莉。

    “你不是回宿舍了嗎,怎么?”

    唐風吸了口煙,不明所以的問了一句。

    秦月撓撓頭,噘著嘴想了想,仰著頭給唐風說。

    “我回去的時候宿舍大門關了,阿姨說我回去晚了,不給我開門。”

    “那黃依依怎么回去了?”

    秦月一嘟嘴,“我們不是一個宿舍區,她那邊阿姨好說話。”

    唐風吐了一口煙,“這么說你是無家可歸了?”

    秦月一翻白眼,笑瞇瞇的看著抽煙的唐風。

    “風哥哥不會不管我吧?那我可就真的只能睡大街了……”

    說完,秦月噘著嘴,左手捏著右手,低頭看著自己的小白鞋。

    “那這大晚上的,要不我去酒店給你開間房你睡吧,總不能讓你一個人真的睡大街不是?”

    秦月聞言喪著的臉笑了起來,拉著唐風就往車上走。

    “我就知道風哥哥對我最好了,走吧,今天我可得宰你一回不可,我要住蘭亭驛站最好的房間!”

    唐風一搖頭,笑著捏了捏小姑娘的娃娃臉,發動了車子,直奔市區的蘭亭驛站酒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