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0章 化氣初期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0章 化氣初期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古帆臉上閃過一絲難堪的神色,身子僵了僵,冷哼一句,在唐風的注視下,坐上了自己那輛軍綠色悍馬,揚長而去。

    等到悍馬車遠了,唐風無力的瞬間跌坐在路邊,一種疲憊感傳來,接著便是滔天一般的怒火直沖心肺。

    “王磊,我會讓你后悔這般害我……”

    之前對王磊的恨意其實并沒有現在這么嚴重,他重生歸來,這樣的凡人在他的眼里只不過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但是現在他越來越覺得,蒼蠅雖然小,但是真的惡心人!

    這種人就不能好好對他,必須得一巴掌拍死不可!

    想到這里,唐凡深呼吸了一口氣,越是在緊急的時候,更得保持自己內心的冷靜,不然方寸大亂,只能適得其反。

    拿出電話給秦月打了過去,隨口找了個借口,今晚不去找她吃飯,然后又給自己老爸打了一個,果然已經關機了。

    放下手機,唐風大致思考了一下,覺得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想想明天怎么救回自己老爸。

    剛才那個人說自己是化勁修為,之前高老說過,現在地球上的修行者大都屬于武道,所謂的武道其實就包括了各種各樣的門派。打法,基本包羅了世間所有的練武之人。

    而這個古帆,修為居然是“化勁”,高老同樣說過,放眼整個華夏,宗師級別的武者極為少數,而宗師之下就是“化勁”,這個人這么年輕就是化勁武者,其實在普通人之間,已經算很難得了。

    而反觀自己的修為,如今只是地玄期的煉氣中期,煉氣后期都不到,而這個修為也限制了他的能力。

    煉氣修為再上一層就是“化氣”,若是到了化氣修為,那么自己將會多出許多異能。

    最為重要的是,化氣修為便可以使用凡人口中所說的“法術”,只不過只能使用簡單的馭雷,御水等一些簡單的法術。

    而所謂的“馭雷”就是可以利用自身的靈氣,調御雷電作為自己的武器去打擊敵人。

    想到這里的時候,唐風站起了身,他要去找尋必要的藥材,以幫助自己在一個晚上的時間從煉氣中期到達化氣初期。

    這是一件極為艱難和危險的事情,但是事到如今,唐風為了能解決到這些麻煩,已經不惜犧牲一些東西,畢竟,自己父親的安危比誰都重要。

    此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唐風看了一眼已經被撞的變形嚴重的現代,搖頭笑了笑,這車還是白雅的,改天自己買一輛新的好車給她就行。

    想要得到藥材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去藥材店,有了目標之后,唐風快速奔跑起來,一口氣跑到師范學院門口,坐上一輛出租車之后,就直接告訴師傅,去安北最大的藥材批發市場。

    “我說這晚上了,藥材市場那么遠,可得加錢哈!”

    司機師傅是個四十多歲的老男人,見唐風急匆匆的上了車,知道肯定是有急事的,因此坐地起價。

    唐風二話沒說兩張百元大鈔拍在男人面前,司機答應了一聲,一腳油門直奔藥材市場。

    ……

    二十分鐘后車子停在了藥材市場門口,唐風下車之后直奔有年份的藥材攤位,話不多,看到有年份的藥材就裝,裝滿差不多有一麻袋之后提著就找老板。

    “八十萬,我看您要的多,給您個折扣,七十九萬吧!”

    經營攤位是個肥胖婦女,一樣一樣的稱完之后,報了個價。

    “多少錢?”

    唐風目瞪口呆,有點不可思議。

    “七十九萬啊,給你個折扣,少你一萬,怎么?還嫌少了?”

    “什么東西就這么貴?”

    肥胖婦女不耐煩的一擺手,“你也不看看自己買的都是什么,人參、蟲草。靈芝,這些是便宜東西嘛?”

    經婦女這么一提醒,唐風也才注意到,自己挑選的這些藥材可都是中藥里面最為名貴的,幾十萬,好像也差不多。

    好在自己還有錢,唐風直接刷了卡,拎著一大包藥材走到了街上。

    一個褲子都破爛了的男子背著一個麻袋,行走在市區的街道上,唐風的這一副打扮,引來了不少人的側目。

    看到那么多人打量他,唐風低頭看了看自己,這樣的一副打扮,還真和天橋上討錢的大哥們有點像!

    苦笑了一聲,唐風拐了幾個彎兒之后,趁人不注意進了一個沒人的小胡同,之后在樓與樓之間跳躍移動,終于在晚上九點之前,遠離了市區。

    選來選去,唐風沒有找到一處極為適合自己修煉的地方,最后無奈,選擇了一處廢棄機械廠的大樓頂部。

    站在頂層的樓臺上,晚風吹來,將他的頭發吹亂,今晚的月光很明媚,月明星不稀,清冷的月光照下來,拉長了唐風的身影……

    盤腿而坐,把藥材取出,也不用分具體的藥材種類,直接按照一種特殊的陣法擺放整齊,唐風盤坐在地上,靜下心神,開始吐納。

    凡人修煉之時所需要對藥材進行一系列的加工,以便于提取出其中的精華之氣,但是放在唐風這里就完全不需要這樣麻煩,特殊的陣法加上自己的修為,足可以將這些藥材之中的靈氣吸收干凈。

    要不然地球靈氣枯竭,自己也不用這么麻煩,找輔助的東西。

    盤腿打坐幾分鐘后,唐風的身體周圍出現了一個乳白色的屏障,滿滿當當的將他包裹在內。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前一麻袋的藥材在月光的照射下,只依稀看到一絲絲淡白色的氣息緩緩流出,都流向了唐風的鼻孔之中。

    隨著外界氣息的灌入,唐風氣海神府之中的靈氣也越發的精純厚重,這樣的感覺讓閉目沉心的唐風心中大喜,這些凡間的名貴藥材著實要比單純的吸納外界靈氣要快的多,除了貴一點之外,效果卻是真的好。

    大喜過后,唐風不敢怠慢,繼續盡力吸納這些藥材之中的精華之氣,直到月亮西斜之時,他突然感覺到了身體之中傳來的一絲異樣。

    滿滿當當的靈氣開始在體內四處不受控制的游走,上躥下跳。

    一陣陣的憋悶疼痛之感傳來,唐風額頭見汗,知道現在這時候是要晉升下一小階的修為,化氣修為近在咫尺!

    心中暗喜卻笑不出來,因為修為每每前進一步,身體都要被徹底的改造一次,這種極其難以忍受的痛苦,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豆大的汗珠如雨點一般落下,當東邊的天空之中一絲陽光劃破天際照射在唐風身上之時,他如同受到了召喚,雙眼猛地睜開!

    嘴巴之中發出一聲憋悶良久的長嘯!

    隨著這一聲長嘯,一股白色的氣柱噴射而出,周身如同籠罩了一層薄霧。

    “化氣初期,成了!”

    唐風仰天大笑,想不到在這地球上,他修煉的速度也是如此之快,如今他到了化氣初期,想要除掉那些人中的垃圾,便得心應手太多!

    一個跳躍直接從五樓樓頂跳下,若是常人,恐怕早已經是被摔的零件都找不齊了,但化氣初期的唐風,穩穩落地!

    雖然此時的他頭發蓬亂,衣不遮體,宛如一個叫花子,但試問此時的安北,此時的江南省,此時的華夏,又有幾人是他的對手?

    ……

    安北市體育場,一座可以容納一萬人觀賽的小型體育場館,在早上的時間已經被全場封鎖,不準任何人進入。

    而此時安北最豪華的帝王酒店內,王磊此時滿面春風的和楚一飛交談著。

    “楚哥,今天我可是邀請了安北不少的上層人物,您的手下,不會出岔子吧?”

    楚一飛步伐突然一滯,扭過頭輕蔑的看了一眼王磊,轉而笑道。

    “王總,這你就放心吧,我的手下比起你的,還是要厲害一些的,你說呢?”

    王磊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干笑了兩聲,點頭說是,他可是真的擔心這次半途出現什么幺蛾子,那樣一來他和唐風的仇是越結越深,日后只會更難處理。

    不過隨即轉念一想,現在唐風的老爸在他們手上,就算唐風有天大的本事,想必到時候也會受到影響,難免投鼠忌器,這樣一來,恐怕這次是能解決他了。

    這樣一想,王磊的臉上頓時喜笑顏開,X2的研究報告,似乎就在不遠處向他招手……

    早上九點一刻,安北市體育場內,貴賓專用的座位上,已經落座了不少,大致有數百人的規模,這些人大多都是安北市以及周邊城市有頭有臉的人物,鄭世豪昨晚也接到了邀請,今天早上一大早就來了,他可比誰都希望那個唐風被人弄死!

    九點半的時候,楚一飛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進了體育場,場內的一眾人物立刻起立,歡迎這位陽城大佬。

    一番無用的寒暄過后,眾人齊齊落座,楚一飛一揮手,手下最得意的打手古帆下了臺,靜靜站在場地中間,等待自己今天的對手唐風出現。

    他雖然知道自己可能并不是唐風的對手,但是他有牽制唐風的人質,因此依舊是有恃無恐。

    楚一飛滿臉得意之色,雖然有的人背后說他卑鄙,但是這影響不了他,只要結果是有利的,至于用什么手段,對他來說并不重要。

    十點鈴聲響過的時候,一個穿的如乞丐般的瘦俏身影出現在了入口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