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十一章 狂妄的楚一飛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四十一章 狂妄的楚一飛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來人不別人,正是唐風!

    面對這樣的來人,場內不禁沉寂了兩秒,而后全場哄笑起來,連鄭世豪不由得都笑了,之前那個在自己皇家一號會所耍威風的唐風去哪兒了?幾天不見就成這個樣兒了?

    王磊見狀更是打心眼里的冷笑出聲,不禁對楚一飛的實力更是信任了幾分,這才一兩天沒見,都給收拾成了這個樣子,那今天能出岔子嗎?

    就連陽城大佬,不可一世的楚一飛此時多啞然失笑,之前王磊來找他出手幫忙的時候,把這個人說的如同魔鬼一般的可怕,今天這可是自己第一次見他,沒想到,就是這幅尊榮。

    簡直和街邊的叫花子沒什么兩樣,這樣的人,也配是自己手下古帆的對手?

    更何況,一向行事周密的楚一飛,在這偌大空曠的場內安排了不下十位槍手,這些可都是自己手下的精銳,雙管齊下,今天此人焉有不死之理?

    “哈哈哈,王總啊王總,我原本以為你說的這個人有多霸道,就這般叫花子樣,把你嚇成那樣?”

    楚一飛仰著頭,戲謔一般的跟自己身邊坐著的王磊說道。

    “慚愧,慚愧,我的手下跟楚哥你的比,肯定還是不如的嘛……”

    楚一飛喜歡聽恭維,頓時哈哈大笑,滿意的點了點頭,歪著頭指著場下慢慢走向古帆的唐風。

    “王總,你放一萬個心,今天,我的手下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滅了他,到時候,王總之前答應的事情,可得一一兌現才是啊。”

    楚一飛已經十拿九穩,心中歡喜的不得了,這筆舉手就能成的買賣,還真是賺大發了!

    “楚哥放心,事成之后,你要的那塊地,肯定會低于市場價給你的,就算是虧了,錢也是我永生藥業補上,楚哥你放心吧!”

    王磊心都在痛,楚一飛說的那塊地是最近市區拆遷下來的,市場價最起碼上億,他王磊東奔西走送了多少禮,才算是該搞下來兩千萬,自己花的錢都不下兩百萬。

    楚一飛一拍大腿,“好,爽快!王總就等著看好戲吧!”

    他接著一拍手,手下兩個西裝男子帶著唐風的父親唐建國上了看臺,就坐在自己身邊。

    雖然沒有綁沒有捆,但其實就是軟禁,坐在自己身邊顯眼,也就是告訴下面的唐風,下手得有分量,不然自己老爸可是在自己手里。

    唐建國雖然被困,但腰板挺的很直,當然的那種英武之氣不消半分,面容冷峻,看著臺下場地上衣衫襤褸的兒子唐風。

    唐建國看自己兒子,唐風也同時看向了自己父親,四目相對,他眼眶中似乎迸發出火焰,眼珠通紅,面頰顫抖。

    “你要是敢動我爸一下,我殺你全家!”

    低沉雄渾的聲音如平地炸響的驚雷,瞬時間場內這些平時有頭有臉的人物,盡皆渾身一凜,連楚一飛不禁也輕皺了下眉頭。

    “呵!好大的口氣!”

    楚一飛畢竟是一方的大佬,冷笑一聲穩住情緒,不屑的開口暗罵了一句。

    “古帆,給我干掉他!”

    得到臺上老板的命令,臺下場地上的古帆微微點頭示意一下,而后突然加速,雙掌齊出,直攻唐風面門。

    臺上的眾人只看到一道虛影閃電般的往前閃去,不由得個個驚的睜大眼睛。

    陽城大佬就是陽城大佬,手下此人還真是高手!

    王磊看到此景更是放下了一萬個心,這身法如同鬼魅一般,今日唐風焉有命在?

    就在所有人都在心中驚駭楚一飛手下之人厲害,唐風今天肯定得死的時候,站在原地如同一尊佛像的唐風,輕輕的抬起了手。

    “滾!”

    一聲輕吼出口,古帆前進的身體瞬間猶如被大口徑的炮彈轟中一樣,巨大的力道撲面而至,砸的他頓時身子往后倒飛,五臟六腑都像是被震碎了一般的劇痛傳遍周身。

    在空中飛了幾秒之后,古帆重重落地,他唯一的感覺就是,這個人比昨晚更加的厲害霸道,一股死亡的恐懼再次籠罩心頭。

    唐風這一擊,滿座皆驚!

    偌大的場內此時竟然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說話,似乎就連呼吸聲都停止了。

    唐風緩緩收回手臂,直直的冷眼看向臺上眾人。

    楚一飛心中一時間竟然有點難以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幕,他再三揉了揉眼睛,自己引以為傲的化勁武者古帆,被人隔空一掌就打個半死了?

    這是人是鬼?

    咽了口唾沫,楚一飛頓了頓心神,強裝鎮定,一揮手,之前就埋伏在長邊四周的槍手一擁而上,將緩緩向臺上走來的唐風團團圍住。

    與此同時楚一飛站了起來,獰笑著看向場下衣衫襤褸的唐風。

    “小子,早就聽說你能打,還真是名不虛傳啊,可是我楚一飛今天告訴你,打敗了我的手下,可我還真不信你能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你要是現在給我跪下磕頭認錯,承諾離開安北永不在回來,我楚一飛也不是絕情之人,會考慮放你一條生路,要不然今天你的身上就得多幾個血窟窿不可!”

    唐建國此時心中五味陳雜,他是個明白人,也認識聽說過身邊不遠處的王磊,據說他一直喜歡林家的林音,自己兒子現在成了林家女婿,肯定是他從中作梗,要把自己兒子置于死地!

    他可是永生藥業的老總,身家地位都在他們這些平頭老百姓之上,想到這些唐建國不禁輕嘆出聲,他和自己兒子唐風都是軍人出身,對生死,比旁人要看的開一些。

    面對此時依舊趾高氣昂不知天高地厚的楚一飛,唐風淡然一笑。

    “你就是王磊請來的幫手吧?你這種垃圾,也敢幫人出頭,恐怕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以為,這幾只槍能攔得住我?”

    楚一飛怒極反笑,“好,好,說我是垃圾是吧?給我開槍,殺了這狂妄的家伙!”

    眾人其實都不想看到在安北的體育場內發生血腥事件,但此時的楚一飛正在氣頭上,連王磊和鄭世豪都不敢出聲,其他人哪兒敢?

    手下數十人得到老大的命令,同時掏槍,準備直接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干掉唐風。

    但是就在眾人半瞇著眼睛,怕看到血肉模糊的一幕出現時,唐風動了。

    這一動,便是接二連三的慘叫聲傳出!

    這些精銳的槍手居然連腰間藏著的槍都沒能拔出來,就只見唐風的影子從自己身邊劃過,之后手臂盡皆傳來骨裂一般的劇痛!

    眨眼之見的功夫,唐風閃過數十人的身前,手掌靈氣破體為刀,只在空中輕輕一劃,這些人的右手便一一垂落,手腕折了。

    做完這一切,唐風再度邁步,緩緩的往臺上走去。

    此時的王磊算是看明白了,楚一飛的手下根本就奈何不了唐風!

    自己這次花了這么大的價錢,栽的比之前還要慘!

    楚一飛此時才是真的慌了,古帆被一掌打的爬都爬不起來,十人的槍陣是他最后的底牌,如今又是瞬間被全部放倒,失去了戰斗力,自己的功夫連古帆三成都不如,怎么面對打紅了眼的唐風?

    眼看著唐風上了臺階,距離自己越來越近,他心都在顫抖。

    “除了王磊和楚一飛,其余人,給我滾!”

    場內其他被王磊和楚一飛請來看好戲的人,此時戰戰兢兢的等著就是這句話,聽到唐風發話,一個比一個跑的快,這種人物,誰能得罪的起?

    之前還想著和王磊合作干掉唐風的鄭世豪,此時一拍屁股跑的比誰都快,這次他是真的服了,幸好自己沒有明面上得罪這位,今天趕緊回去最好的公司把唐風的酒吧給裝修好。

    眨眼之間,場內的人盡數散盡,只留下了王磊楚一飛還有自己老爸唐建國。

    楚一飛見勢不妙,一把掏出自己防身用的小手槍,搭在了唐建國的頭上。

    “你別過來啊,你爸現在在我手里,你再過來一步,我就開槍了!”

    王磊也看出來了,楚一飛是真的怕了,這是在做最后的無用爭斗。

    唐建國不愧是軍人出身,槍指著頭卻紋絲不動,面不改色,一臉愛憐的看著面前的兒子。

    唐風并沒有因此停下腳步,繼續大步往上邁著。

    “你現在有一個活下來的機會,我只說一遍,把你手里那破玩意從我爸頭上拿開。”

    唐風的聲音很輕,但是其中蘊含的能量,卻足夠讓之前還不可一世的楚一飛渾身發涼。

    “你只有三秒鐘的考慮時間,我數到三你要是還不放下槍,我保證,你的右手會比底下的他們還慘!”

    楚一飛拿著槍的右手都在發抖,臉上煞白一片。

    “三。”

    他伸手擦了一把臉上流出來的汗。

    “二!”

    楚一飛腿肚子發軟了。

    “一!”

    沒等唐風這個“一”字說完,楚一飛把槍一把扔掉,臉上皮笑肉不笑的擠出笑容,看著走上來的唐風。

    “唐先生,咱們有話好好話,別動怒。”

    唐風沒有理睬,先是走到自己父親身邊,有些愧疚的看了看,發現老爸一切還都好,這才轉過身打量楚一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