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章 真相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章 真相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先生,咱們有話好好說,我們兩個可是無冤無仇的啊……”

    楚一飛眼見這個殺神一般的人物轉過臉去看他,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身體不住的發著抖。

    “你為了殺我不惜抓我爸作為人質,你告訴我這叫無冤無仇?”

    唐風冷笑一聲,往起跨了一步,眼神直勾勾的看著眼前這個陽城大佬。

    楚一飛頓時語塞,渾身開始往外冒汗,這人能夠瞬間將自己的手下打殘,那想殺掉自己,不是跟鬧著玩一樣簡單?

    “唐先生,您開口,給我一次改過的機會,這次我錯了,咱們有話好好說,行嗎?”

    看到楚一飛現在成了這樣一個慫樣兒,王磊心里那個氣和悔啊,之前還真信了楚一飛的話,什么十拿九穩,肯定干掉唐風,現在看來都是吹的,事情鬧到這個地步,真是難以收場。

    “小風,冷靜處事,不要意氣用事,你還年輕,以后路還長。”

    唐建國適時的說了一句話,他雖然不知道唐風為什么突然之間變得如此厲害,但他本身就是軍人退役,見過世面,因此雖然驚訝,倒也沒有過多的擔心和疑問。

    他之所以這樣說,是真怕兒子唐風一時沖動,將這兩個人殺了。

    兒子還年輕,遇事容易發怒,自己做父親的,得提醒他別犯大錯。

    唐風微微扭頭,輕點了一下,示意自己有分寸。

    “楚一飛是吧?”

    “是是是,在下正是陽城楚一飛,還望唐先生多指教!”

    楚一飛聽到唐風問他那是點頭如搗蒜,賠著笑著回答道。

    “是誰讓你這么做的?”

    唐風自然知道是誰,但是他偏要問出來。

    楚一飛眼珠子一轉,幾乎是思考都沒思考一下,一轉身扭頭,手指著身邊的王磊。

    “是他,王磊!唐先生,楚某人也就是個做生意的,要不是因為一塊地的緣故,我也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跟你作對是不是?都是他!”

    “都是他讓我幫忙的!”

    王磊氣急敗壞的看向楚一飛,眼中憤怒的似乎要噴火,這個表面上重情重義的楚一飛,想不到在遇到真正危險的時候,沒有任何的猶豫就把自己給賣了。

    但此時,他王磊還能說什么?

    唐風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的預計,現在要說他不害怕,那是假的。

    唐風瞥了一眼不遠處的王磊,這個時候,也就沒有任何隱藏的必要存在了。

    “王總,為了目的不擇手段,你可真狠啊……”

    聽到這話,王磊身子一滯,呆呆的看著朝他走過去的唐風,腳下不禁往后輕退了一步。

    “你,你想怎么樣?”

    王磊假裝鎮靜,但內心其實早已經慌亂不已。

    “我告訴你,現在可是法治社會,殺人是要犯法的!”

    唐風聽到這話哈哈大笑,“王磊,你也知道這話,你居然也知道殺人害人是犯法的?”

    王磊眼珠子一翻,一時間語塞了。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生意的?永生藥業北地里靠的什么產業發的家我不知道?王磊,你的良心呢?”

    “你見過那些被你們制造的毒品害的家破人亡,流離失所,你害的無數個家庭支離破碎,妻離子散……”

    “最后,你為了錢,還想欺騙林音,讓他把X2的研究報告給你是嗎?”

    王磊呆若木雞,他之前猜到唐風知道了自己的某些假話,但是他沒猜到,唐風居然知道這么多。

    到了這個時候,他才覺得,自己就是個傻子,一直以為可以輕輕松松的將唐風處理掉,但是如今看來,簡直就是開玩笑。

    “唐先生,你……你看在林音的面子上,饒過我這一回,我回去就跟林音把話說清楚,你放過我這一回,好不好?”

    心理防線在這一刻終于崩潰了,堂堂的安北永生藥業集團總裁,安北最年輕的企業家,此時站在唐風的面前,連一條狗都不如!

    “你說你該不該死?”

    唐風沒有接他的話,微微的往前仰了仰,用低沉的嗓音說道。

    王磊驚恐到了極點,他毫不懷疑眼前的唐風一揮手就可以將自己的命帶走,他怕死,他真的怕死。

    別看他以前活的那么的風光無限,但正因為他享受過,得到過,所以他比普通人更怕死,怕失去眼前的一切。

    “該死,我該死!”

    連忙順著唐風的話一說,他立馬又意識到不對,驚恐的雙眼看著唐風,頭搖的像撥浪鼓一般。

    “不不不,唐先生你饒過我一回,我肯定給林音把前后的事情都說清楚,以后滾出安北,再也不回來!”

    眼看王磊處境成了這般模樣,一邊的楚一飛心中有虧,往前走了兩步,賠著笑臉。

    “唐先生,要不您就饒王總一回,以后在安北,在陽城,您一句話我們隨叫隨到!”

    “滾!”

    唐風扭頭一個字,立馬將這個陽城大佬嚇得不敢出聲。

    “好了小風,適可而止吧,咱們唐家人做事,歷來都是能忍則忍,今天這事兒,就這樣吧,讓他回去給小音把事兒說清楚,別讓她和你岳母再誤會你就行。”

    王磊聞言心中大喜,看唐建國的眼神比看自己親爹還要親切。

    “是是是,唐叔說的是,我現在回去就把事情給林音說清楚,肯定不會讓林音再誤會你!”

    唐風了解父親的性格,他一般從來不會主動插手自己的事情,現在插手了,實際上收手也是一個折中的辦法。

    他也知道,王磊本來就是一個傀儡,一個小角色而已,他背后真正的大boss,到現在還都沒有出現,殺了他,也沒有任何的作用。

    而楚一飛就更是如此了,就是一個陽城的一方大佬而已,之前跟陳飛聊天的時候了解過一點,據他說,整個江南省的地下組織,都和高二爺有關,高二爺就是高老的小兒子高光輝。

    此人能量巨大,唐風現在還不想因此得罪。

    “爸,我聽您的。”

    打敗一個人最好的辦法不是打傷他殺了他,而是誅心!

    如今的王磊,在唐風的眼里,已經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垃圾,沖垃圾動手,完全沒有必要。

    “謝謝唐先生,我這就回去,回去給林音把話說清楚,然后永遠滾出安北……”

    唐風擺了擺手,王磊如喪家之犬一般倉皇跑路,而一旁的楚一飛,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唐風也沒管他,走到父親身邊,蹲下身子。

    “爸,我背您回家。”

    “我還沒老到讓你背的獨步,自己走!”

    唐建國一拍唐風的肩膀,率先走下了臺。

    中午的陽光照在父親的身上,拖出一條長長的陰影,唐風臉上露出了久違的輕松笑容,他記得,小的時候父親就經常帶他來這里踢球,一瞬間,光陰好像折返了一般。

    ……

    王磊出了體育場,坐在自己的車上,半天之后仍是心有余悸,現在他才真正了解了唐風的實力,那簡直就不是人一樣的存在!

    什么X2,什么數不清的錢財,有個屁用,現在最重要的就算保住自己這條命,沒了命再多的錢有什么用。

    他深吸了一口氣,給林音把電話打了過去,得知她還在醫院上班,玉于是開車直奔仁德醫院。

    這個活兒他不干了,不需要唐風的監督他也得給林音說清楚,因為他相信,如果這次再食言,自己的命恐怕真的會沒了。

    ……

    楚一飛看到唐家父子出了體育場,這才長出了一口氣,打了一個電話給酒店的手下,之后幾輛救護車進來,拉走了受傷的手下,他回到酒店之后,心中也是久久不能平復。

    沒有想到,小小的安北,居然有這樣一條龍臥著。

    也是經過這一次,他萌生了拉攏唐風的意思,畢竟,自己之前無比信賴的化勁武者古帆,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那日后要是再遇上高手,自己這條命不是說沒了就沒了?

    ……

    坐在自己辦公室里,林音靜靜的聽完了王磊所有的話,她有些發懵,但卻出乎意料的鎮靜。

    其實她現在想起來,王磊從自己結婚前后回來,給她的感覺就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現在回想一下,在民政局領證的那天,唐風似乎給她說過一句。

    跟這個人待在一起,早晚會害了她。

    當時的她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還反過來罵唐風居心叵測沒出息,就會貶低別人。

    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可笑到了極點!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腦海中全都是唐風的影子。

    那次在地下拳館,王磊之所以想弄死唐風,就是為了讓自己孤立無援,乖乖的被騙出X2的研究報告……

    從他出現到現在,所有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得到那份報告,而唐風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為了她!

    林音明白了,自己包里還放著那天晚上唐風生氣扔給他的五十萬的銀行卡,現在想起來,他想要錢的話,簡單的易如反掌,而自己和母親夏素琴還尖酸的以為,他是為了錢財入贅的林家。

    林音沒有請假就出了醫院,她要去找唐風,找那個時時刻刻都在為自己好的男人,同時她也萬幸,自己沒有和王磊發生什么,其實現在想起來,那個男人,好像還有點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