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7章 boos登場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7章 boos登場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靠在沙發上,并沒有因為高老給他的這張銀行卡里有一千萬而感到驚訝或者激動,畢竟自己堂堂的修仙者煉制的丹藥,哪怕就是不認識的人給他兩千萬,他也不一定會賣。

    “好,既然高老您給了,我也就不推辭了,我收。”

    說完,將銀行卡收了起來。

    高老看到唐風沒有多說什么很是爽快的收下自己的饋贈,心里也同樣的高興,他自然不會像自己小孫女高安夏那樣覺得這一千萬多了,反而覺得自己這一千萬花的很值。

    “唐先生,老朽其實還有一件事情想要請您幫幫忙,不知你您是否有時間?”

    “有什么事您開口,能做的,我一定盡力。”

    高老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那證明肯定不是一個普通人,心性眼光自然都在常人之上,他之所以對唐風這般恭敬,心里自然有著自己的小算盤。

    唐風活了三百多年,自然也看的出高老如此的態度定然是有著其他的打算。

    高老一聽這話臉上的笑容更甚,將手中的小藥瓶放下。

    “唐先生,我記得您之前說過,我們高氏功法有缺陷,但是我輩庸碌,家傳了好幾代,并不知曉其中到底哪里有問題,還請唐先生說明,若是能幫助老朽改進一下,那更是感激不盡啊!”

    聽到這里,唐風終于明白了,都說人老成精,高老果然心里是有著自己的小算盤。

    “高老言重了,舉手之勞而已,把功法拿來我看看,現在就幫您看看。”

    高老聞言大喜過望,高氏功法傳了幾代人,若是今天能在自己手里改進,那是再好不過的一件事情。

    因此唐風剛剛答應下來,高老激動的就自己站了起來,在高安夏的陪同下,去了自己的書房,拿出了一本藍色封面的書譜。

    沒有多猶豫,唐風接過高氏功法譜子,然后開始從第一頁察看。

    這高氏功法在唐風的眼里簡單的如同小兒科一樣,而且很多地方記錄的也不全,估計是當年執筆的人因為某些原因漏掉了或者說根本他也不知道完整的應該是哪樣。

    翻看了幾頁之后唐風就看出來了幾處不合適,沒多想接過高安夏遞過來的筆,直接就在這高家人奉若珍寶的功法譜上寫了起來,改動了好幾處地方,增補了一些東西,使得整個功法從低階到高階順暢無比,也加入了許多唐風認為適合普通人修煉的功法。

    半個小時的時間,唐風放下筆收起功法譜,遞給了滿眼期待的高老。

    接過譜子的高老手都在顫抖,趕緊將譜子翻開,開始注意查看改動過的地方,隨著一頁一頁的看過去,高老的臉色也在緩慢的發生變化,眼中的驚異之色越發的濃重。

    “高人……高人啊……”

    高老雖然身居高位,閱歷豐富,內心淡然無比,但此時的他仍然還是激動到言語出聲,等全部看完之后,合上功法譜,深呼吸了一口氣。

    “唐先生真是高人吶,高氏功法被您修改之后簡直把老朽都給看傻了,天下之大果真是人才輩出,老朽真是佩服啊!”

    唐風聞言哈哈一笑,不置可否的同時擺了擺手。

    “高老言重了,只不過就是舉手之勞而已,如今改過之后,可以放心練功了。”

    高老點了點頭,心中的激動久久不能平復。

    眼看自己的事情也處理結束了,唐風準備離開,于是便起身告辭。

    “高老,您在家休息吧,沒事我就先走了,這兩天正在籌備開店的事情,我得過去看看。”

    高老連忙起身挽留,送唐風到了大門口,之后讓自己的專車送唐風回去。

    目送唐風下了山之后,高老在孫女高安夏的攙扶下,回到了客廳。

    “爺爺,一千萬啊,給他是不是有點多了,您之前給燕京的那些國醫圣手最多也不過幾十萬,給他怎么就這么多。”

    高安夏顯然對爺爺出手這么大方有點不樂意,畢竟一千萬這個數字不是小數目,隨隨便便的就給別人,實在有點讓她感覺詫異。

    高老重新拿起唐風剛才給他的小丹藥和功法譜,一邊看,臉上露著滿意的笑著對孫女說道。

    “安夏啊,你還是年輕,你可知道,一個武道宗師有多難得?你爸爸軍區所在的那個霍剛不就是武道宗師?然后呢?對阿三的戰爭中立了多大的功?要不是他在江南軍區,你爸至于現在還沒授將軍銜?”

    “就他一個人,壓的其他人連晉升的機會都沒有,最為恐怖的是,有他在,其他七個軍區的人更是顏面無存,更是被崇拜的稱為戰神!”

    高安夏顯然聽得有些不可思議,“爺爺,霍叔叔我也見過,真有你們說的那么厲害嗎?”

    高老面容嚴肅了下來,“武道宗師,幾乎可以說已經有刀槍不入的一絲神韻了,一般的小型武器似乎都傷不了他們,來去如風,如同人間鬼魅一般,非常人可想啊!”

    “多少名門望族想要拉攏霍剛,都被他拒之門外,人家根本就看不上眼,而擁有武道宗師在的家族,無一不成為響當當的大家族。”

    “所以說啊,一千萬能得到一個可能比宗師還要霸道的人的好感,我們是大賺了!”

    高安夏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此時她也開始覺得,爺爺這么做確實有道理,而且她心里知道,自己父親高光世之所以坐到了正大軍區的領導卻不能晉升將軍,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宗師霍剛!

    卻說另一邊,林家別墅內。

    這兩天林音的心緒有點低落,特意給院長請了假,待在家里哪兒也沒去,一天連衣服都不換,穿著睡衣上下樓。

    女兒這個樣子可是把夏素琴給著急壞了,女兒從小就要強,什么時候這樣不修邊幅過。

    中午做好飯,夏素琴上了樓站在女兒的房前,敲了敲門。

    “音兒,吃飯了,趕緊穿好下樓。”

    房間里的林音反鎖著門,躺在床上發呆,聽到母親的聲音,有氣無力的答應了一聲,直接下了床,頭發都沒梳就開了門。

    開門一看女兒這邋遢頹廢的樣子,夏素琴又氣又愛。

    “哎呦我的小祖宗,你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林音搖搖頭,沒說話繞開母親下了樓。

    夏素琴無奈的嘟囔了一句,跟在身后也下了樓。

    “音兒,你看看,我今天特意下廚給你做了你最喜歡吃的菜,快嘗嘗!”

    夏素琴平時可是不下廚的,要不是看到女兒這兩天這個樣子,飯都是王嬸兒做。

    林音臉色有些蒼白,雖然皮膚緊致嫩滑,但此時看起來略帶一絲暗沉。

    她看了一眼桌上的各種自己以前愛吃的菜,眼神不經意又瞥向以前唐風在家的時候坐的位置。

    眼睛看著空空的座位,她的心無疑又絞痛了一下,那個男人,是不是再也不會坐在這里吃飯了?

    想到這里,林音沒有拿起筷子去嘗桌上母親為她專門做的飯菜,而是拿出了手機。

    解鎖之后,手機界面上顯示是聯系人的頁面,而聯系人姓名那一欄,赫然是唐風。

    她不知道多少次想打出這個電話,但每一次按下去都會被她很快掛掉。

    她太高傲了,也習慣了這種高傲,一直仰視的人,怎么會去低下頭看腳底的地面呢?

    “音兒,吃飯啊,看什么手機,怎么了你這是?是不是那個唐風又纏你了?要是的話你給媽說,我找他爸去!”

    夏素琴火兒也上來了,看著女兒這兩天心情不好,她心里也不好過,一看到女兒那蒼白的臉色,夏素琴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自己那個不爭氣的女婿,沒學歷沒工作的,一天就知道欺負自己寶貝女兒!

    這兩天女兒這個狀態,百分之九十九又是那個上門女婿給害的!

    想到這里夏素琴氣就不打一處來,吃飯的心情一下子就沒了,“蹭”的從椅子上站起來,筷子一扔。

    “音兒,你別難過,媽這就去找那唐家人說說理,這叫什么事兒!惹的我閨女一天神魂顛倒茶飯不思的,他這一天不回家在外面鬼混,我找他爸說這理去!”

    罵罵咧咧的說著,夏素琴走到沙發前拿起包就準備出門。

    “媽,不是他,跟他沒關系,你別去!”

    林音熬紅的眼睛一下子驚異了,趕緊起身去攔夏素琴。

    “不是他還能有誰?都是你爸老頑固害的,門不當戶不對的,非要把我寶貝女兒往火坑里推,我今天必須去找他爸把話說清楚!過不下去就得離!”

    林音嚇壞了,以前她和媽媽對唐風的態度就很不好,現在自己知道了真相,心里愧疚的跟什么一樣,自己母親現在要過去再接著鬧,唐風豈不是一丁點回來的可能性都沒了?

    “媽,真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坐下,我好好吃飯還不行嗎!”

    夏素琴走到了門口,林音在后面拉著,母女二人站在門口,一個異常的響聲響起。

    門鎖轉動了一下,發出了“咣當”一聲,林音和夏素琴同時收了聲,還以為是林木石可能出差提前回來了。

    門鎖開了以后,防盜門“砰”的一聲被人一腳踢開,之后幾個蒙面的高大男子魚貫而入,手持武器,前面的二人速度奇快,上前一人一個捂住林音和夏素琴的嘴,直接撲到!

    突如其來的變故將兩人嚇懵了,林音瞬間想到了王磊說的,他幕后有真正的老板這事兒。

    一絲絕望油然而生,背后真正的正主兒這次沖自己動手了。

    手里還拿著手機,她想到了自己剛才界面還停留在聯系人唐風的界面上,手指一按,撥了出去。

    她也不知道剛才被撲倒的一瞬間界面有沒有還在那里,但此時的她也沒有其他的辦法,更為讓她瞬間心酸的是,每一次遇到危險的時候,她第一個想到的人無一例外都是那個被自己稱為“廢物”的男人。

    ……

    此時,高老的專車上,唐風瞇著眼打著瞌睡,手機的震動將他吵醒。

    拿出一看,來電的人居然是林音!

    一時間唐風想要直接掛掉,心里糾結了幾秒,最后想了想,還是按下了接聽鍵。

    “怎么了?”

    唐風有些冷淡的問了一句。

    電話那頭沒有人說話,只是傳來“沙沙”的雜音。

    有點疑惑,唐風使勁將手機聽筒貼近耳朵,再度問了一句。

    “怎么不說話?不說我掛了!”

    還是沒人說話,就在唐風生氣以為是林音故意打通不說的時候,聽筒里傳出一句拗口的普通話。

    “1號,獵物給外界撥打了電話……”

    隨著這唯一的一句話傳出,電話掛斷,而聽到這話的唐風,全身的汗毛瞬間倒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