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章 全城戒嚴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9章 全城戒嚴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點了點頭,“好,辛苦你了,有消息到時候通知我。”

    “好的唐先生,我這就去辦。”

    陳飛答應了一聲,掛掉了電話,掀開被子,還在被窩里的女朋友眼神幽怨的看了一眼他。

    陳飛面色嚴肅,輕嘆了一口氣,低頭親了一口女友的額頭,撫了扶烏黑的長發。

    “有緊急任務,外籍雇傭兵入境了,抓了我朋友的老婆,我得帶人去,任務結束后我再陪你。”

    女友雖然心中有些失落,但作為一個軍人的女人,她也明白陳飛的難處,點頭答應了一聲,陳飛穿好衣服,小跑出了房間,一邊下樓一邊打電話。

    而這時在林家別墅外的唐風,并沒有驅車去追,這時候正是中午2點左右,上班和上學的人非常多,路上的車輛也很多,現在貿然出去追,就算是有固定的目標,也很難在人山車海之中發現這些人的蹤跡,更不用說現在自己對對方一無所知。

    之前做過軍人的經驗和修仙者的心性在此時發揮了極大的作用,讓他得以在極其緊急的情況下,保持鎮靜,做出最合適的判斷。

    靠在副駕駛上,唐風深呼吸了一口氣,開始考慮營救林音的方案。

    對方是開車來抓的人,而且是團伙作案,行動異常迅速,而且心狠手辣,什么事都能做出來,剛才客廳桌上的一大灘血跡,足以證明這一點。

    對方帶走了林音,那么很有可能他們想要得到林音研究報告的同時,還需要林音的幫助,因為林音的那片論文學術水平非常高,販毒集團的化學專家很可能無法破解,因此需要林音的幫助,因此來人不僅僅拿走了U盤,還將人帶走。

    既然他們需要林音的幫助,就必須保證林音的生命安全,那么這樣一來,她暫時生命還是安全的。

    對法是開車抓走的人,那么他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應該是離開安北!

    唐風想到這里,開始逐一的排除歹徒想要離開安北的方法。

    最快的方法自然是飛機,但是他們帶著人質,且機場的安保力度非常大,他們經驗如此老道,肯定知道這一點,保險起見,應該是不會選擇飛機逃離。

    第二個快的方式就是火車,但火車站的安保力度也很大,且車廂內很封閉,萬一出現意外,一點退路都沒有,他們受過專業訓練,應該同樣知道這點,所以同樣不會選擇。

    安北是內陸城市,沒有水路,那么剩下的選擇就只有兩個。

    一是開車離開安北,二是選擇徒步。

    綜合了所有的因素,唐風覺得他們最有可能選擇的還是汽車!

    想到了這里,唐風有了大致的計劃,于是拿出了手機,把電話打給了高老。

    他想讓安北所有的陸路進出口全部封鎖加強巡查,想要做到這一點,必須是有權利的人才能做到,高老顯然能夠做到這點。

    電話響了幾聲之后,高老接通了,十分和藹的笑問道。

    “小唐啊,到家了?”

    唐風沒有說閑話的心思,直截了當的開口。

    “高老,我家里出了事,老婆被境外的販毒集團給抓走了,我想請您給安北市的幾個領導打個招呼,幫我做點事。”

    高老聽到這話,臉色也陰沉了下來,他是軍人出身,貴為將軍,且老一輩人注重國家榮譽感,一聽到境外的販毒集團這么猖狂,心里也很是不滿。

    “小唐啊,你也不要太著急,我現在馬上給安北的幾個晚輩打聲招呼,你有什么要求,到時候直接給他們提,有我這把老骨頭在這里,他們會給全力協助你的。”

    聽到這里唐風心頭微微一暖,高老是真的把自己當朋友,要不然也不可能這么幫自己。

    唐風道謝掛掉電話,兩分鐘后,市委辦公室內,安北地區的一把手就接到了高老的電話。

    要知道高老可是安北家喻戶曉的大人物,老將軍一生戎馬,部下大多數都在當今的軍政兩界身居高位,因此雖然是安北地區的第一把手,但面對這樣的老者,他不敢不恭敬。

    高老電話里把事情簡單的一說明,市委一把手王書。記一拍桌子就站了起來,“高老您放心,我馬上安排,這種事情出現在我們安北,要是有人因此發生危險,我們這些父母官也難辭其咎!”

    掛掉電話,在市委一把手王書。記的指示下,一個臨時會議立馬召開,半個小時之內,一個突發事件的應急小組馬上已經成立,組長就是一把手王。

    不多時,安北市局,劉局長一臉嚴肅的布置下去,二十分鐘之內嚴密封鎖所有進出市區的道路,設卡盤查,不放走任何一輛可疑車輛和可疑人員,劉局長自己坐鎮市局,坐在指揮室中,看著大屏幕上全市左右天眼攝像頭傳回來的畫面,靜靜的等待市委那邊一把手的到來。

    多少年沒經歷過這種陣仗的劉局長心里都在打鼓,上面也沒告訴他究竟是誰被綁架,怎么就掀起了這么大的動靜?

    此時此刻,安北所有的警備力量全部被調動起來,連正在休假的警員都被緊急召回,參加這次史無前例的行動!

    十分鐘之內,安北所有的進出市區通道盡數設卡,每個卡位旁邊都有荷槍實彈的特警隊員嚴陣以待,這種場面,連許多在安北生活了很多年的老人都沒見過。

    唐風坐在高老的專車上,接到了高老的電話。

    “小唐啊,現在緊急事件的處理小組已經成立了,市委的一把手擔任組長,你現在有需要的話直接就去市局,那里是指揮部,我現在也馬上趕過去。”

    事件到了這個地步,唐風知道,已經相當的難以處理。

    “好,謝謝您了高老,我現在馬上過去!”

    答應了一聲,唐風掛掉電話,讓駕駛座上的年輕軍人直接往市局開。

    與此同時,高家別墅內。

    “爺爺,什么事情這么著急啊?”

    高安夏一時間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看到自己爺爺著急換衣服說要出門,趕緊跑來詢問。

    “剛才唐先生打電話,他的老婆被境外的販毒集團派雇傭兵抓走了,現在生死未卜,正著急呢,安北發生這樣的事,我這把老骨頭也坐不住了。”

    高安夏從小就對軍事感興趣,聽到“雇傭兵”這三個字,眼睛頓時冒出了光。

    “爺爺,真的有雇傭兵啊,很厲害嗎?我也要去看看。”

    高老聞言眼神嚴厲的瞥了高安夏一眼。

    “雇傭兵是最沒有人性的東西,他們沒有國籍,殺人如麻,行事不計后果,你以為是玩呢!在家好好呆著!”

    被訓斥了一句的高安夏噘著嘴委屈的“哦”了一聲,看著爺爺出了門,頓時想到了什么,追了幾步上去。

    “爺爺,你的車和司機都不在,讓我開車送你吧。”

    高老頓時想起來這件事,微笑的輕怕了一下孫女的腦袋,憐愛的說了一句。

    “真是個鬼機靈!”

    ……

    豐田霸道行駛在車輛擁擠的馬路上,查猜看著車外擁擠的車海,不由得擔憂起來,他們已經從林家別墅出來一個小時了,但遇上車流高峰期,到現在還堵在市區里,沒能出去。

    “查猜,你選的這個時間不多啊,我們已經出來這么久了,還沒出市區,萬一出現……”

    王奎靠在車座上,額頭已經見汗,有些不滿的說道。

    查猜坐在副駕駛上,“林家的資料我看過,政界沒有什么雄厚的關系,加上她們被抓的事情應該還沒人知道,我們可以安全離開。”

    唐風到了市局,進了指揮室,天眼畫面的大屏幕下面,站著一胖一瘦,正在說著什么,他看了一眼走了過去。

    “哎?這不是上次何副市長請來的那位神醫唐先生嗎?難不成是你……”

    市委一把手聽到有人進來先扭頭看了一眼,然后一指唐風,有些驚訝的問道。

    唐風走過去握了握手,和這位矮胖的一把手寒暄了幾句。

    “劉局,辛苦你了。”

    上次吃飯的時候市局的劉局也在,還讓唐風給他朋友治病,唐風過后不小心都給忘了。

    大家都見過面,因此很快進入了狀態。

    唐風的想法暫時和警隊的看法一致,先調取清河嘉園附近2點以前左右進出的可疑車輛,如果能發現一部可疑車輛,那么便可以開始大面積的確定目標,進而進行抓捕活動。

    唐風十分贊同,立馬提供了林音被抓走的大致時間,而后警局的技術人員很快進行了篩查,發現在中午1點50左右,一輛白色豐田霸道在距離林家別墅不遠的路口駛出,除此之外,并無其他車輛的影像記錄。

    既然在那個時間段只有這一輛車,那毫無疑問只有這輛車是抓走林音那幫人開的。

    嫌疑車輛一經鎖定,技術人員立馬獲取了該車輛的牌照號碼,接著立馬通知了各個設卡攔截處的警員。

    這一切剛剛完成,指揮室門被人推開,高老在一名警局領導的引導下,和高安夏一起走了進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