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0章 消失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0章 消失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眼看老將軍來了,市委的一把手王強可比誰都熱情,趕緊放下手頭的工作迎了上去。

    “高老啊,您吩咐下來我們做就是了,您這么大年紀,還親自跑來。”

    高老象征性的和王強握了握手,“唐先生是我的貴客,也是我的朋友,他這邊出了事,我怎么能不來呢。”

    說完繞過一把手王強,往唐風跟前走了過去,雖然心中萬分焦急,但唐風還是勉強笑了笑往前走了兩步。

    “高老,您費心了。”

    高老擺擺手,“小唐啊,別這么見外,畢竟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我們出點力也是應該的不是?再者說,現在是外籍的販毒集團找的人抓我們老百姓,作為一個老軍人,這事兒我也非得管一管不可!”

    沖唐風說完,高老沖王強一擺手,“小王啊,這件事發生在安北,你的責任很大啊,哪怕抓的不是小唐的家人,這事兒你都得重視,這是境外的非法集團在挑戰我們的底線啊!”

    王強一臉嚴肅認真的點頭,心里暗道,這高老果然不是一般人,這么一說,自己給他老人家這么大的面子加幫助,瞬間成了自己應該做的事了。

    “好的高老,您放心,我們一定竭盡全力!”

    指揮室這邊能夠收到市區所有道路上的監控探頭,之前嫌疑車輛一經鎖定,因此正在幾人說話間的功夫,坐在電腦前的技術人員突然發現了情況。

    “劉局,有情況!”

    一句話牽動了所有人的心,唐風一個箭步沖到了電腦旁,只看到電腦屏幕上,之前在林家別墅附近出現過的那輛白色豐田霸道赫然在通過了一個路口,不過此時道路擁擠,車速不快。

    監控探頭的像素還是很高的,因此只看了一眼,唐風心不免又提了起來。

    豐田霸道駕駛座上的人帶著面罩,副駕駛上的也同樣帶著,身上穿的是騙軍用的作訓服,旁邊似乎帶著槍。

    “這是哪兒,具體地址是在哪里!”

    唐風看到這里,心中不免又驚又喜,喜的是這些人果然沒能出的了安北市區,驚的是這些人居然真的是雇傭兵!

    劉局也是職業軍人出身,此時看到唐風情緒似乎已經有點激動,連忙上前拍了拍唐風肩膀。

    “唐先生,您先別急,現在這些人正在鬧市區,選擇在這里營救的話,很有可能會發生意外,我們再等等……”

    唐風心中雖然焦急,但也知道劉局說的是對的,自己的修為殺死這些人固然是沒有問題的,但是現在對方手里有人質,有輕型的武器,這些雇傭兵可不比一般的殺人犯,他們都是亡命之徒且受過專業訓練,跟他們交手不能出現一丁點的差池,而且自己若不能一擊必殺,很有可能會導致這些人狗急跳墻,造成無辜的傷亡。

    他目前的修為只在地玄期的化氣中期,不足以殺人于無形,也無法施展瞬移的法術,因此貿然出手,后果難料。

    畢竟,現在他是修仙者,如果是之前的修為,別說這幾個人,就是幾百個,幾千個,也就是抬抬手的功夫。

    想到這里,唐風深呼吸了一口氣,暫時穩住了心神。

    “讓附近的警員化妝跟蹤,注意不要暴露,每兩分鐘報告情況!”

    劉局下令,底下的人立刻執行。

    另一邊,陳飛已經趕到了最近的江南軍區,孤狼小隊已經集結完畢,他是燕京軍區下來的,因此人脈眾多,加上高老也已經打過招呼,特種小隊在他來之前已經接到命令,處于整裝待命的階段。

    “兄弟們,我們這片土地素來被稱為雇傭兵禁地,今天他們敢來這兒,我們該怎么做!”

    陳飛慷慨激昂的說完,孤狼小隊成員齊喊。

    “殺!殺!殺!”

    “孤狼小隊,出發!”

    他們這五個人是江南軍區做精銳的特種小隊之一,參加過實戰,戰斗力很強,陳飛身著戎裝,手持95式突擊步槍,面容冷峻!

    軍用運兵車開動,孤狼小隊5人連通陳飛一起跳上了車。

    車子開動的同時,陳飛開始說明情況。

    “安北警方那邊剛剛傳來消息,外籍雇傭兵搭乘一輛白色豐田霸道,車牌號江AX2154,初步估計有三到六名歹徒,且帶有人質,人質數量兩名,均為女性,現在車輛行駛在市區,警方那邊的意思是,讓我們隨時待命,一旦車輛離開鬧市區,我們伺機出擊,明白嗎!”

    “頭狼收到!”

    “野狼收到!”

    “雪狼收到!”

    ……

    豐田霸道車內,查猜此時精神萬分集中,他隱隱覺得這次的行動有些大意了。

    華夏被稱為他們這些雇傭兵的“禁地”,這次行動之前他做了很多了解,行動計劃做了兩份,以防萬一,但是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安北這座小城的午后車流量會這么大,以至于完全影響到了他們撤離的速度。

    “1號,后面好像有輛車盯上我們了!”

    精神集中的查猜猛地轉過頭,飛魚隨即指向后面一輛黑色桑塔納。

    查猜眉頭跳動了幾下,拍了拍開車的蛇皮,“下個路口先左拐再右拐,看看后面那輛車還跟不跟。”

    蛇皮點頭答應,加快了速度,快速通過路口之后猛的轉向,往另一條街道開去,幾秒鐘后,黑色桑塔納果然跟來,查猜一股殺氣生起。

    “既然我們已經被盯上,估計國道和高速是出不去了,這是華夏警方的一貫處事風格,他們應該已經關閉了所有出入市區的路口。”

    無人之中唯一的華夏人王奎沉聲說道,查猜鼻孔之中噴出兩股濁氣。

    “執行B計劃,換衣服,晚上徒步出城,安北附近有山,一旦進山,就是我們的天下!”

    說道這里,查猜臉上露出惡狼一般的冷笑,雇傭兵的“禁地”,也不過如此!

    換上便裝,摘下頭套,查猜黝黑且滿是疤痕的臉上一道長長的刀疤穿臉而過,搭配他滿身的肌肉,顯得愈發的猙獰可怖。

    “飛魚,下個路口左轉后你下車,解決掉后面的綿羊,我們會在前面等你。”

    飛魚接到命令冷聲答應,而后豐田霸道快速在前面路口轉彎,車門快速拉開又拉上,一個黑色的身影從車上跳下,裝作一個普通路人一樣往前走著。

    身后的桑塔納動力不及豐田,過了一會兒再轉過彎來跟上,車上的兩名警員全神貫注的盯著前面的嫌疑車輛,就在這時,一個瘦小的年輕男子站在路邊招手,像是再攔車。

    駕駛員看了兩眼,覺得這個男子哪里有點不對,響了一下于是靠邊停了車。

    瘦小男子像個普通人一樣,看到車子停下之后,快步走到了車窗邊。

    “嘿,警察?”

    駕駛員是警隊派出的便衣,開的也是普通的車,突然被人說破自己的身份,微微一愣神,就是這一瞬間的功夫,瘦小男子右拳直出,一拳砸在年輕警員的太陽穴上!

    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年輕警員一頭撞在方向盤上,暈了過去。

    瘦小男子臉上露出陰慘的一笑,轉身快步往前沖去,跑到百米開外的路口,閃身跳上了開門的豐田霸道,車子繼續往前開去。

    而此時黑色桑塔納車內,總部呼叫警員的聲音還在繼續……

    跟蹤的警員五分鐘沒有再說話之后,指揮部的人終于意識到,可能出事了。

    而此時,距離豐田霸道脫離視頻監控,已經過去了七分鐘,失去監控的幫助,眾人對于這伙人的位置便失去了掌握,線索就在眼皮子底下消失。

    唐風的眉頭皺了起來,對方可能已經發現了什么,因此專門去找那種年久失修的老街道鉆,進入這樣的街道,監控是沒有覆蓋到的。

    而失去了監控,對于這些人下一步想要做什么,想怎么做,唐風等人是沒有任何預知能力的。

    想到這里,唐風深呼了一口氣,陷入了沉思之中,對方顯然訓練有素,此時恐怕已經有了新的計劃,安北雖然是小城,但把幾個人撒在里面想要找出來,簡直難比登天。

    再者他們現在并不知道,這些人的樣貌,哪怕人家現在就是走在大街上,擦肩而過,他們也不一定能認出來。

    ……

    豐田霸道專門挑最爛的路走,而后進了一個比較老舊的小區。

    “王奎,蛇皮,你們兩個去,在小區找一處房子,我們就在這里落腳,伺機撤離。”

    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查猜之所以選在這樣的居民小區,一來不會讓人覺得意外,而是警察即便是來搜查,恐怕也無法顧及到每一戶人家的房子。

    王奎和蛇皮兩人穿著普通人的衣服,大搖大擺的進了小區,選了最前面一棟房間視野比較好的樓之后,上到了三樓,敲響了其中一戶人家的房門。

    “誰呀?”

    家中的女主人正在看電視,聽到開門聲,隨口問了一句就起身去開門了,平常也有街坊鄰居串門,她也就沒怎么放在心上。

    “你的快遞!”

    王奎喊了一句的同時,女主人一臉微笑的打開了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