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3章 匪徒現身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3章 匪徒現身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柯爾特手槍完美的穩定性使得蛇皮得以在奔跑之時仍舊可以準確的進行射擊。

    唐風看到前面的雇傭兵奔跑之時舉槍射擊,身子連忙往左一偏的同時向前撲倒,一枚通紅的子彈從唐風的面前堪堪飛過。

    一時間邪火升騰,唐風隨手自路邊撿起一枚拳頭一半大小的水泥塊,起身的同時往前扔去!

    這一枚附著了靈氣的水泥塊此時像是從槍膛里發射出去的子彈一般,眨眼之間便到了蛇皮身前,他向前跑著,哪里想得到一枚石子正向他飛去,兩腿快速交替前跨的時候,突然右腿膝蓋彎出傳來一陣劇痛,隨即失去力量,身體一瞬間失去平衡,整個人猛的向前趴倒!

    坑洼不平的路面有著許多的碎石子,這一下突如其來的摔倒,蛇皮沒有任何的準備,趴倒的同時雙手下意識的往前支撐!

    “啊!”

    一聲慘叫傳來,坑洼不平的路面一下子把蛇皮的兩只手擦掉了大半的皮!

    但亡命時刻,他也顧不上疼了,想爬起來再跑,但右腿膝蓋彎處像中了槍一般的疼痛,絲毫使不上力氣。

    一種死亡的威脅快速涌上他的心頭!

    而唐風則是幾秒鐘的時間便沖到了他的身邊,憤怒的唐風伸手一把將滿手滿面摔的都是血的蛇皮提起,一腳踢在拿槍的右手上,槍手瞬間分離,而后膝蓋上頂,猛的對著他肚子就是一下!

    這一擊唐風用了全力,這一膝頂讓蛇皮的臉瞬間嘔成了菜綠色,眼珠暴突,神情痛苦。

    一膝蓋過后,接著就是一腳,生生將其踹倒在地上,然后一把抓住脖子,唐風狠狠的問道。

    “說,我老婆被你們藏在哪兒!”

    蛇皮嘴里臉上全是血,腹部的疼痛致使整個人都在抽搐,但眼睛依舊惡狠狠的看著唐風。

    眼看自己問了一句,眼前這人并沒開口,唐風火氣瞬間上來了,冷哼一聲朝著蛇皮的肚子又是兩拳!

    唐風的力量自然不是普通人,兩拳過后,蛇皮整個人痛苦的蜷縮著,嘴里發出含混不清的慘叫,但唐風哪里會就此收手,接著從蛇皮腰間拔出軍用匕首,舉在空中。

    “你說不說!”

    蛇皮嘴里哼哼著,唐風沒再等待,手起刀落,一刀扎中蛇皮的大腿!

    與此同時,陳飛在趕來協助的孤狼小隊成員的攙扶著,也奔跑著想唐風跟前趕去,嘴里大喊著,“不要!”

    他們是職業軍人,不能對待戰俘用酷刑,但唐風不是,因此他理都沒理,接著一刀又下去了!

    兩刀過后,雇傭兵出身的蛇皮也抗不住了,大腿是人神經分布最為密集的地方,痛感最為強烈,他就是為了錢,因此心理防線其實并沒有多強。

    “我說!別殺我我說!”

    陳飛這時也和自己的部下們趕到了,看著地上已經被唐風收拾的滿身是血,慘不忍睹的雇傭兵,孤狼小隊的隊員無一例外,瞬間舉槍!

    不過,他們對準的是唐風!

    陳飛瞬間臉色大變,一把扇了身邊的隊長一把。

    “誰讓你舉槍的!你知道唐先生是什么身份嗎!”

    這些人不認識唐風,看到嫌疑人被打成這樣兒,心里自然不爽,畢竟部隊是不允許虐待戰俘的。

    唐風慢悠悠的轉過頭一看,嘴角揚起一抹冷笑,“收起你們的槍。”

    淡淡的一句,卻讓這些身經百戰的特戰隊員周身一個哆嗦,加之陳飛瞬間的暴怒,嚇得這些隊員連忙低頭收槍。

    “說,我老婆被你同伴藏在哪兒!”

    就在此時,不知哪里傳來一聲雄厚男聲。

    “蛇皮!”

    地上半坐著的蛇皮耳朵瞬間豎起,眼中發出亮光,這是生的希望,查猜帶人救他來了!

    抬起頭往聲音發出的方向看過去,眾人只看到百米開外的一處民房房頂上,站著兩名身形壯碩的男子,手里都拿著槍。

    “查猜,救我!”

    孤狼小隊瞬間舉槍的同時擋在唐風和陳飛前面,但就在這時,一聲沉悶到極點的槍聲傳來,蛇皮泛起笑容的臉瞬間僵住,一顆子彈正中他的額頭……

    威力巨大的狙擊步槍子彈直接穿過腦袋,瞬間帶走了蛇皮的生命!

    這一舉動讓唐風都徹底愣住了,他以為這兩個人是來救他們同伴的,但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毫不猶豫就殺掉了自己的戰友。

    唐風反應極快,他知道這是對方在殺人滅口,知道救不了就只能殺掉,因此現在線索沒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抓到這兩個!

    此時萬分緊急,唐風也不再遮掩什么,靈氣破體,右腳蹬地,整個人騰空而起,眨眼之間已經追出去幾十米。

    陳飛大喝一聲,“追!”

    孤狼小隊瞬間朝著雇傭兵逃離的方向沖去。

    另一邊,查猜和帶著飛魚,奪命狂奔,剛才直升機的動靜很大,他們自然聽到了,蛇皮出去那么久都沒有回來,查猜擔心出意外,出來查看,沒想到他已經被抓住了。

    沒有任何的猶豫,查猜舉槍,親手拿走了他的生命。

    而跟著查猜的飛魚內心此時也有些怕了,本以為只是一次簡單的抓人,沒想到連軍方的人都出動了,老板那邊給他們的情報可沒有告訴他們,林音家有這么深厚的背景。

    奔跑之時查猜向后扭頭,一看之下亡魂大冒,只見身后一個男子在一棟棟居民樓之間飛掠,速度遠非常人可以匹敵。

    心中驚駭之時,唐風身形急速奔跑,不消片刻,從五樓跳下,攔住了查猜和飛魚的去路。

    前路被堵,查猜和飛魚未曾多想,轉身反方向準備跑。

    “別跑了,前面有軍方的特種兵。”

    淡淡的一句話從唐風的嘴里說出,查猜卻驟然停住了腳步,他是受過特殊訓練的,聽得到遠處“塔塔”的腳步聲。

    止步轉身,查猜雙目發出寒歷的目光,雙手緩緩的舉起巴雷特,這幾十斤重的重型狙擊步槍,生生被他輕而易舉的舉了起來。

    身邊的飛魚也沒閑著,腰間的手槍拔出,對準了唐風。

    身后的孤狼小隊速度遠不及唐風,此時,唐風只有一個人。

    “我老婆被你們藏哪兒了?”

    淡淡的一句,沒有任何的畏懼,實則唐風心中也不敢斷定自己的護體靈氣是否能夠擋住這重型狙擊步槍的子彈,但此時的他,已經不再考慮這些,越是到了這關鍵的時刻,他越發現,林音真的是他深愛的女人。

    查猜冷笑一聲,手中有槍他誰他不慫,抬槍的同時扣動扳機!

    唐風順勢蹬地,身形急轉往前撲倒,“咚”的一聲悶響過后,瞬時間唐風身體向后倒飛,重型狙擊步槍的子彈威力極大,生生將唐風的護體靈氣撕開一道大口子,而后子彈擊中唐風的左肩!

    雖然護體的靈氣屏障泄去了子彈大部分的力道,但殘余的能量依舊穿破了他的皮肉,射入了骨頭之中。

    唐風倒飛兩米,忍著劇痛瞬間身體彈起,巴雷特是重狙,每打一槍需要重新上膛,唐風沒有再給他上膛的機會,十米距離轉瞬即到,飛魚著急補槍,但手槍威力太小,唐風身體構造早已經不是常人,子彈嵌入右肩皮肉,卻未能傷筋動骨!

    查猜眼見唐風中槍之后沒死,臉色已然大變,眼中驚駭之色濃重,心理素質極好的他此時手腳竟然也慌亂了。

    槍打不死的人,那還是人嗎?

    慌亂之時的片刻之間,唐風雙腳便踢在了查猜和飛魚的脖頸之上!

    這強大的極點的力道讓查猜和飛魚的身體瞬間倒飛而出,重重的落在不遠處的地面上。

    唐風不敢怠慢,踏地而行急沖幾步,上前忍著左臂傳來的劇痛,右拳舉起,對著查猜的鼻子就是一記重拳!

    與此同時一只手奪過步槍,一把扔向遠處,抬腳給了飛魚一下子。

    兩人瞬間癱倒在地上,查猜身經百戰,還有一絲的戰斗力,抬起一腳沖這唐風的肚子踹去!

    唐風此時熱血上頭,早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自己女人被抓走,這是對他的莫大挑戰,剛才那一槍他沒有盡全力去奪也是因為窩火。

    眼見此人還敢掙扎,唐風右拳急沖而出,直直的打在查猜踢來的右腳之上!

    “咔嚓!”

    一聲清脆的斷骨之聲傳來,查猜面色劇變,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右腿。

    毫無疑問,他的腿斷了!

    這幾十秒的功夫,孤狼小隊趕來,幾人將兩個雇傭兵團團圍住,面對著黑洞洞的槍口,查猜和飛魚身子一軟,癱倒了。

    他們就是死也想不到,抓了一個普通人家的林音,居然會招惹上這么厲害的人,這一次,算是栽了。

    幾個人將查猜和飛魚拎起來,查猜的右腿斷了,但卻算得上一條漢子,沒有像普通人一樣發出慘叫。

    “說,我老婆在哪。”

    唐風喘著粗氣,左肩頭流出的血水已經染紅了大半個身子。

    醫務兵上來要給他處理傷口,被他輕輕推開,而孤狼小隊的人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他,那可是巴雷特,中了一槍居然啥事沒有!

    查猜冷笑一聲,劇烈的疼痛讓他嘴角都有點抽搐,笑得簡直比哭還難看。

    “不知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