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章 陷入絕境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章 陷入絕境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查猜一句話出口,唐風一拳便砸在了他的鼻子上。

    “咔嚓!”

    一聲可以聽得很清楚的脆響傳來,查猜身子都是一顫,緊接著成股的鮮血從斷裂了鼻骨的鼻孔之中流了下來,押著他的兩個孤狼小隊的少尉表情有些難看,但又不敢說什么,只能眼睜睜看著。

    “我老婆現在在哪。”

    唐風收回拳頭,繼續問道。

    “有種你殺了我,我什么都不會說的!”

    查猜雖然已經被俘,但最很硬,這讓唐風一時間火大的不行。

    “我不會殺你,但我會讓你生不如死,你不相信的話,完全可以試試。”

    唐風說完,慢悠悠的從查猜的腰間摸出了一把匕首,舉在查猜面前。

    “我再問你一遍,人在哪兒。”

    “不知道!”查猜放肆的大笑,但是僅僅只是下一秒,他的臉僵住了,嘴唇開始發抖,不可思議的往下低頭一看。

    剛才的匕首,自己那把瑞士產的軍刀插在自己的肚子上,只有刀把露在外面,整個刀身沒進了自己的身體。

    那種撕心裂肺一般的劇痛驟然傳出,查猜的被架著,動彈不得,身體不受控制的發顫!

    陳飛看著這一幕,又看了看唐風的表情,嘴巴動了兩下,還是把話咽進了肚子里。

    但是這哪里是結束,唐風面無表情的將手放到刀柄上,慢慢的擰動,只看到查猜的臉慢慢的變了顏色。

    “人在哪里?”

    唐風再度開口,只看到查猜的眼中充滿了煎熬,嘴動了兩下,還是沒有說話,而他身邊的飛魚此時已經嚇軟了,幸好是被人架著,不然肯定是得癱倒。

    “刺啦”一聲,唐風將刀抽出,血把匕首染的通紅。

    “我再問你最后一遍,你要是還不說,我就把你底下那玩意兒割了喂狗!”

    “他們是軍人,我可不是,你應該相信我有這個能力。”

    唐風淡淡的說出這一句,查猜身體不斷的顫抖著,他是真的怕了,眼前的這個人,就像是一個魔鬼一樣,他絲毫不懷疑如果自己還不開口,他真的會把自己變成“太監”。

    這是一種比被殺要屈辱一萬倍的傷害,此時此刻,這個手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亡魂的雇傭兵此刻內心之中的恐懼是從來都沒有過的。

    查猜喘著粗氣,兩條粗壯腿前所未有的抖著。

    “說,人在哪兒!”

    查猜周身一個冷顫,結結巴巴的說道。

    “前面五百米左轉,第一個小區五棟……”

    冷笑一聲,唐風收起匕首,他只看到,身邊站著的孤狼小隊特種兵們,都用著一種異樣的眼神看著自己。

    未做理睬,唐風轉身拿著匕首往前走去,“把他們帶著。”

    身后的陳飛跟著,后面的特種兵帶著兩個受傷的雇傭兵,押著往前走。

    幾百米的路程,幾分鐘便到了。

    眼前的小區很破舊,似乎住戶也不多,眾人來到這里的時候,陳飛已經通知過警方,大批的警察已經到了這里,將不大的居民樓包圍了起來,沒有留一丁點的縫隙。

    高老在市委一把手王強和市局劉局的陪同下,也到達了現場,他們看到渾身是血,手中拿著刀,眼神冰冷如霜。

    “唐先生,你這是??”

    高老滿臉的擔憂神色,他是軍人,一眼看到了身后那幾個特種兵手中拿著的巴雷特,又看了看唐風肩頭的槍傷,面色大變。

    他是明白人,但依舊被嚇住了,巴雷特可是連半米厚的鋼板都能打穿的存在,唐風居然用肉體抗住了這一槍,實力之恐怖,讓他咋舌。

    “小傷,不礙事。”

    唐風隨口回答了一句,走到查猜跟前說道。

    “告訴你的同伴,把人放了,我放你們一條生路。”

    而這時,三樓房間內的王奎和詹姆斯,猶如熱鍋上的螞蟻,老大查猜已經栽了,現在外面是圍的水泄不通的警察和軍人,他們現在就算是有翅膀,也插翅難逃!

    到了現在,他們才真正的明白,為什么華夏這個地方,被稱作“雇傭兵禁地”!

    查猜已經癱了,被兩個稍微架著,走到了居民樓下面,高聲喊了一句。

    “王奎,詹姆斯,千萬不要放人質,不然我們都得死!”

    他這話一出,眾人都是一驚,唐風倒沒有表現出多少驚訝,查猜是個聰明人,他知道只要人質在他們手里,就還有一線生機。

    王奎站在窗戶前,從窗簾的縫隙之中看了出去,只見自己的老大被扔在地上,像一條狗一樣。

    劉局長看到這里,也反應了過來,招呼手底下的警員去喊話,讓居民樓中的其他局民現在趕緊鎖好門,不要出門,然后滿頭大汗的跑到唐風身前。

    “唐先生,您看要不我們現在讓談判專家出面,這樣也能盡量保全人質的安全。”

    唐風扭頭看了劉局長一眼,輕聲說了一句。

    “不用劉局長費心了,我自己來。”

    劉局雖然心中不滿到了極點,但是高老在這兒,而且看到唐風現在這個樣子,他也不敢多說什么,尷尬的點了點頭,退下去了。

    王奎此時心亂如麻,他是華夏人,自然知道這里警方和軍方的處置方式,那根本就不是電視上演的那樣,人質的命最大,他們最可能做的就是會千方百計的殺死自己,以保證大部分的人安全,而不是為了一兩個人質,會冒險讓他們走。

    此時林音也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他似乎隱隱約約聽到了自己那個“廢物”老公唐風的聲音,只不過一天時間,再次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林音眼中的淚水如決堤一般涌出。

    “樓上的,聽著,只要你們把人放了,我放了你們的同伴,給你們一部車,能不能逃出去,看你們自己的本事!”

    唐風這話一說出來,周圍的幾個領導也急了,雇傭兵入境,這個事不是一般的事,軍方不僅僅派了陳飛來,后面接著還派出了軍銜更高的軍官帶著人前來,而這個時候,這些人已經到了。

    “陳飛,這人是誰!誰允許他這么擅作主張的!”

    軍方后面派來的人是中校團長,畢竟涉及到國安,他們必須出面。

    陳飛此時尷尬到了極點,這人軍銜比自己都高,算起來是自己的領導,在江南軍區更是霍剛一派的人,自己得罪不起,而另一邊,唐風是高老的人,兩邊是誰都得罪不了。

    “高老……”

    陳飛說不了話,只能挪了幾步,到了高老身邊,指了指盛氣凌人的白強。

    這位軍中的團長一看到轉身的是高老,微微一驚,連忙跑過來敬禮。

    “高將軍好!”

    高老擺擺手,“今天這事兒,就由著唐先生處置吧,等會他怎么安排,你們就怎么辦。”

    不僅是白強臉色一尬,連市委一把手王強和市局劉局長也都是神色一滯,這么大的事情,萬一出現差錯,他們的前程沒了不說,搞不好還得進去蹲幾年。

    這個責任,誰擔得起?

    而樓上的房間內,林音這回是聽清了,真的是自己老公唐風的聲音,他激動的從沙發上一下坐了起來。

    但剛剛站起來,就被心煩意亂的王奎一槍托砸的坐了下去!

    “老實點,不然老子現在就殺了你!”

    林音此時也沒有那么怕了,眼神憤怒的看了這個長相有點兇厲的雇傭兵一眼。

    “你殺了我,你們一個也活不了。”

    身邊的詹姆斯被激怒了,一把拔出腰間的匕首就要刺,生生被王奎攔住。

    “你殺了她,我們真的一個別想活著出去!”

    兩個失去老大的雇傭兵,此時方寸大亂,他們都是為了錢才接這活兒的,誰真的愿意把命送在這里?

    只要能活著出境,他們愿意放棄一切。

    詹姆斯手中的匕首一松,落在了地上,現在這個危急關頭。他們兩個是真的慌了。

    “你說,怎么辦?”

    詹姆斯用拗口的中文結巴的問了一句,藍色的眼睛中流露出了對生的渴望,他們這些人,一旦被抓住,活下去的希望基本等于0。

    王奎絕望的看了一眼沙發上的三個女人質,深呼吸了幾口氣,松開詹姆斯的手,一把抓起沙發上的林音,生生拖到了窗戶前,扯開了拉住的窗簾。

    外面百十號人瞬間看到了被綁架的林音,唐風自然一眼就看到了被挾持著的老婆林音。

    此時,四目相對,林音再次淚如雨下,她看著這個曾經被自己隨意羞辱的男人,從來沒有放在眼里的,更沒有心疼過的“老公”渾身是血的站在院子里,她的心都碎了!

    “我們要一架直升機,加滿油停在院子里,然后互換人質,我給你們十分鐘時間,不然的話,三個人質,一個不留!”

    快速說完,王奎再度拉上窗簾,不給底下人多看一眼屋內情況的機會。

    王奎的這個要求一提出來,現場幾乎所有的領導瞬間感覺額頭出汗了,直升機啊,一旦給了這些人,后果就沒辦法控制了,萬一出現意外,誰來承擔責任?

    唐風深呼吸了一口氣,他心里清楚,這個條件聽起來沒什么,但是軍方不會答應,這一次,恐怕高老也難以幫到自己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