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章 身負重傷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5章 身負重傷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看了一眼被扔在地上的兩個雇傭兵,沒有說話,走過去一人給了一腳,將查猜和飛魚踹暈,然后轉身。

    “劉局,陳飛,讓你們的人撤吧,剩下的事情,交給我。”

    劉局長此時面露難色,他是安北安保最重要的領導,出了這么大的事情,萬一今天出現意外,他的烏紗帽可就沒了,到時候輿論的壓力,他沒有辦法承受。

    而陳飛此時就更加尷尬了,軍方派來了白強,他的權力是比自己要大的,自己這個時候根本就沒有辦法再控制軍方這邊的人了。

    “唐先生,現在這個情況,你看要不還是我們的人解決吧,您一個人的力量,不然……”

    劉局往前走了一步,一臉為難的沖唐風說說道。

    唐風瞥了一眼劉局,沒有說話,他也明白了,今天這事兒,已經大了,簡單的一兩個人,根本就沒有辦法和權力來控制場面。

    嘆了口氣,唐風還是走到了高老身前,微微頓了頓。

    “高老,唐風最后再麻煩你一次,不要讓這些人插手,我來處理。”

    平靜的說完,唐風轉身往居民樓的入口處走去,背影顯得有些落寞,高安夏往她爺爺的身邊湊了湊,“爺爺,唐先生能救出來那幾個人嗎?”

    高老盯著唐風遠去的背影,微微一搖頭,“希望可以吧。”

    一個身負重傷的唐風,如何赤手空拳的制服兩個外籍雇傭兵呢?

    三樓房間的窗簾是拉住的,王奎和詹姆斯焦急的等待著,下面人拿他們沒辦法,他們自己也無法找出一個合適的機會逃出,而最壞的結果,就是魚死網破,人質和他們一起死。

    眼看著唐風自己一個人進了居民樓,人群里的陳飛明白了,他這是要自己一個人去救自己老婆。

    “樓上的人聽著,直升機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你們千萬不要傷害人質,什么事情都可以談判!”

    拿出擴音喇叭,陳飛沖著樓上的王奎和詹姆斯喊道,他這樣做,自然是為了給唐風打掩護,以防樓上的人發現什么。

    但是這時候,已經沒有人看好唐風的行動,畢竟他一個人,身受重傷,面對剩余的兩個挾持人質的雇傭兵,怎么可能應付的了?

    而此時唐風感覺非常的不好,那一記巴雷特讓他元氣大傷,打量的失血讓他感覺到了一絲頭暈,左肩的傷勢因為沒來得及進行處理更加的嚴重,身為修仙者的他,竟然也感覺到了一絲身心俱疲。

    緩緩的上到三樓,按照之前的觀察找到了剩余雇傭兵藏身的房間,唐風沒有立刻發難,而是一屁股坐在門外的抬階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這一次出手,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救出林音和夏素琴,但事到如今,他除了自己之外,又還能去相信誰呢?

    門外的那些特種兵?

    他們是華夏的最后一道防線,唐風做過軍人,他心里知道,軍方的處理手段并不是電視上演的那樣,為了人質可以答應一切。

    軍方不會那樣做,他們會考慮大局,考慮大部分人的安全,因此,有的時候犧牲掉一兩個人的生命去換取數以萬計人的安全,在他們的眼中是值得的。

    因此,唐風此時只有孤注一擲。

    深呼吸一口氣站了起身,唐風拖著劇痛的左臂到了房門前。

    右臂運氣發力,而后猛的擊出,蘊含靈氣的拳頭生生將房門砸開!

    劇烈的聲響瞬間讓王奎和詹姆斯心中一驚,他們并非常人,反應速度要快的多,聽到異響的同時下意識的舉槍便射!

    唐風進門的瞬間來不及觀察屋內的情況,一個前滾翻試圖躲過兩人的槍擊,但身上的傷勢減緩了他的力量和速度,往前翻滾的同時王奎手中的柯爾特手槍已經扣動了扳機,一顆通紅的子彈直直的射入了唐風露出的后背!

    唐風只覺得后背傳來一陣涼意,而后迅速起身往前撲去,看到兩名雇傭兵的同時一腳飛起,直直的踹在王奎的脖子上!

    “砰!”

    王奎悶哼一聲,直直往后倒飛,砸在墻上之后方才落地。

    但傷勢嚴重的唐風此時速度再快也無法在一瞬間制服兩名受過嚴酷專業訓練的外籍雇傭兵,踹向王奎的瞬間,詹姆斯的槍也已經舉了起來,瞄準了唐風的后腦!

    但身形瞬間的起落讓原本瞄準的位置發生了偏移,一顆步槍子彈旋轉著,不偏不倚射入唐風的右側大腿!

    又是一記重創,唐風幾粒冷汗從額頭滲出,但他不敢慢下來,一旦慢下來,死的就是他!

    轉身的同時右手拿起客廳電視墻邊的一個煙灰缸,卯足了力氣,直直的砸了出去。

    肌肉的緊繃讓大腿和左肩的傷口瞬間崩大,動脈的血液瞬間噴涌而出,撒的客廳的地板上通紅一片。

    林音此時就坐在沙發上,她自然將眼前發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她還是醫生,看到唐風渾身的傷口,一瞬間的心酸讓她幾乎窒息。

    飛過去的煙灰缸砸在詹姆斯的臉上,將其瞬間砸倒,而轉頭的瞬間,王奎艱難的從地上坐了起來,劇烈的撞擊讓他感覺到內臟都受了重傷,當他知道自己逃不出去的時候,拿起了槍,對準了沙發上被綁著的林音!

    “哈哈,一塊上路吧,哈哈!”

    王奎似乎狀如瘋癲,瀕死之人早已經沒有了理智。

    而沙發上的林音極力的想挪動身子,但雙腳被捆在沙發上,根本無法挪動半步。

    夏素琴和女主人此時也已經被連續的兩聲槍響給驚醒,恍惚之中夏素琴看到靠在墻角滿嘴是血的王奎慢悠悠的舉起了槍,面色瞬間煞白,失聲喊道。

    “音兒!音兒!”

    唐風看到這里心跳加速,距離太遠,他想瞬間擊殺王奎已經沒有可能,眼見如此他閉上眼睛,右腳快速蹬地,身體驟然騰空,王奎開槍的同時,唐風的身體也擋在了林音的面前!

    “砰!”

    一聲槍響,林音已經閉上了眼睛,但響聲過后她發現自己毫發無損,急忙睜開眼睛,只見唐風的手捂著肚子上被子彈打中后出現的傷口,艱難的迅速爬了起來,沖有些愣神的王奎太陽穴就是一拳!

    每一次的發力,唐風身體上的傷口就會被扯開一次,隨之鮮紅的血液噴濺而出。

    一拳過后王奎腦袋耷拉了下來,唐風撿起他手中的槍,扭頭抬手,沖著往起來爬的詹姆斯就是一槍!

    這一擊過后,房間內瞬間安靜了下來,唐風用盡了自己所有的靈氣和力氣,意識漸漸的模糊起來,耳朵也逐漸的失去了聽到聲音的能力,最后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意識……

    隨后孤狼小隊快速進入,瞬間將兩名雇傭兵制服,而后魚貫而入的警察醫生將被挾持的林音夏素琴以及房子的女主人松綁,但此時的林音早已經虛弱的不成樣子,但她毅然拒絕了醫生讓她去醫院的建議,而是沖到了倒在墻角,已經昏迷了過去的唐風身邊。

    “給我紗布!止血鉗,快!”

    眼淚模糊了她的雙眼,眼前的這個男人渾身沒有一處地方是完好無損的。

    左肩的骨頭都露了出來,白森森的骨頭中間嵌入了一枚直徑不小的子彈,看著就讓人觸目驚心,肚子上剛剛被手槍打中的部位有著一個五公分左右的傷口,腹部肌肉比較柔軟,子彈造成的創傷面積太大。

    右側大腿也中了槍,正中動脈,且由于劇烈的動作,使得傷口撕裂的很大,血已經流了不知多少。

    高老陳飛高安夏隨后進入,看到墻角已經暈過去的唐風,這個身經百戰的老將軍唏噓不已,這個人,真的勇敢到讓人感覺可怕!

    而之前一直對唐風頗有微詞的,一直以為他在充大的高安夏,此時眼睛一酸,轉過頭去,她一瞬間有點恍惚,一個女人,誰不渴望有這樣一個男人對自己呢?

    林音拼了命的想捂住唐風身上的傷口讓她不再流血,但無奈傷勢太重,她呼吸急促,眼看無法止住,作為一個醫學博士,第一次感覺到了絕望和痛苦。

    趕來的醫生急忙拉起她,兩個孤狼小隊的少尉將唐風放在擔架上,以最快的速度將他送到了樓下的救護車上。

    林音被高安夏攙扶著,也急忙跟在后面上了救護車。

    “唐風,你堅持住,我們馬上就到醫院了。”

    她撫摸著唐風的煞白的臉,抽泣著說道,身邊的高安夏看到這一幕,鼻頭酸酸的。

    救護車以最快的速度在市區行駛著,林音一刻不離的拉著唐風的手。

    眼前黑了不知道多久,唐風慢慢的聽到耳邊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努力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白色的車頂。

    而林音看到唐風睜開了眼睛,激動的整個人都站了起來,她滿眼淚花,顫顫巍巍的拉著唐風的右手。

    “唐風,你醒了?你終于醒了……”

    唐風微微的一笑,周身傳來的疼痛讓他難受到了極點,但看到林音很是擔心的樣子,還是努力的說出了一個字。

    “嗯。”

    ……

    當唐風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