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章 重磅消息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章 重磅消息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當午后的陽光灑在仁德醫院高級病房的病床上,讓人有些慵懶,唐風睜開略微有點酸澀的眼睛,隨之而來的便是全身各個部位傳來的陣痛。

    由于后背也受了傷,因此唐風是側身躺著的,可能是這個姿勢睡的有點久,他醒來之后感覺到了一絲不舒服,想抬身坐起來。

    這一微小的動靜卻把趴在床尾的林音給驚醒了。

    “你別動,小心傷口!”

    唐風聞言往下一看,止住了動作。

    偌大的高級病房內只住著唐風一個人,此時房間內,沒有別人,林音穿著白大褂,臉色有些微黃,急忙起身去攙扶唐風。

    在林音的幫助下,唐風靠坐在床頭。

    “你渾身有五六處傷口,都很嚴重,不要亂動,萬一傷口裂開,很疼的。”

    如今再看到這個前世給盡他白眼的女人,唐風倏然之間有些恍惚,他自己也很難說清楚現在內心之中究竟對她是一種怎樣的情感。

    說還和以前一樣深愛她吧,似乎也不是,自己沒有她的時間,過的依舊可以很開心。

    但是說不喜歡了吧,聽到她被雇傭兵抓走的時候,那一種發自內心的緊張和焦急是怎么都無法控制的,以至于自己受了那么重的傷,卻依然心里只想著怎么樣在最短的時間內救出她,甚至在那么一瞬間,寧愿犧牲掉自己的一切去保護她的安全。

    男女之間的感情,說不清也道不明。

    “沒事,我身體好,不至于傷筋動骨,沒那么可怕。”

    唐風微笑著,回應了林音一句。

    林音點了點頭,看到唐風的眼神在看向她時,居然顯得有一絲慌亂。

    是啊,她什么時候正眼看過這個男人一眼呢,以前的她,打心眼里看不起這個人,就認為他是吃軟飯的,沒什么出息,但經歷過這次事情之后,她再次回想起以前的點點滴滴,自己都有點想罵自己的想法。

    兩人互相看著不知道說什么的時候,病房門打開,夏素琴手中提著一個飯盒走了進來。

    “媽,您手都沒好,怎么一個人出來了?”

    夏素琴的左右被那個蛇皮一刀扎透了,現在正掉在脖子上,右手提著一個精致的保溫盒,滿是微笑的走到了唐風床邊。

    “媽。”

    唐風禮貌性的叫了一聲,扭頭不再看她。

    “哎!”

    夏素琴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但卻史無前例的很是溫柔的應了一聲,然后把手中的飯盒放到了床邊的柜子上。

    “小風啊,這里面是我讓王嬸兒專門燉的烏雞湯和排骨,你身上有傷,多吃點補補。”

    人的心都是肉長的,夏素琴也不是一個分不清好壞的人,經歷過昨天的事兒之后,她對眼前這個女婿的看法,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豁出命一般的就是為了救林音和自己,這樣的好女婿,哪里能找的到?

    也是怪自己以前太勢力了,總以為這個年輕人配不上自己女兒,但現在才發現,哪里是自己想的那樣,人家認識的領導高人不知道有多少,就拿昨天來講,市委的一把手都得聽他的不是?

    “媽,他受了傷,不能吃那么油膩的東西……”

    林音有些不滿的跌怪了自己母親一句,夏素琴頓時臉上一尬,她不是醫生,也不懂這些,苦笑一聲,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

    “沒事,媽拿來的,肯定做的好,我吃。”

    唐風看到夏素琴臉上很尷尬,氣氛有點僵,笑了一下,打開柜子上的保溫盒,拿出了里面的飯盒。

    夏素琴滿是感激的看了唐風一眼,心里更是暖了幾分,這么好的女婿,自己以前真是老眼昏花了,沒事就喜歡找茬。

    飯盒中的雞湯和排骨味道很香,加上唐風也確實有一天多滴米未進了,實在是餓了,一口氣吃了大半,最后還是被林音制止,說受傷之后一次性不能吃太多,這才放下飯盒。

    夏素琴看著女兒和女婿在一起關系似乎緩和了不少,頓了頓,有些難為情的開口說道。

    “小風啊,媽以前對你那樣,你不記恨媽我吧?”

    唐風有些意外,但還是微笑了一下,搖搖頭,“媽,都是一家人,我記恨您做什么。”

    夏素琴聞言心里一大塊石頭算是落了地,很是開心的點了點頭。

    “不記恨就好,不記恨就好,那這樣,你們小兩口先說話,我就先出去了。”

    言罷,夏素琴起身離開,唐風看了林音一眼,“你送媽出去。”

    林音對唐風的知書達理很是滿意,起身將夏素琴送到了門口,正準備轉身回來的時候,一個高大身材的男人站在了門口。

    林音不認識陳飛,看著這個身著軍裝的男子,心里瞬間有些緊張。

    “你是?”

    陳飛自然知道林音的模樣,驚嘆于林音漂亮的同時,微笑開口。

    “嫂子好,我找唐先生。”

    唐風聞言看向門口,見是陳飛來了,提高聲音說道。

    “請小陳進來吧。”

    林音這才知道可能兩人是認識的,開門讓陳飛進來,隨后關門跟在陳飛身后,準備給他倒水。

    “唐先生,你身體感覺怎么樣?”

    說話同時,扭頭看了林音幾眼,唐風會意,轉頭正色說道。

    “小音,你昨晚也沒好好休息,先去好好歇歇吧,我和小陳說點事。”

    林音把手中的熱水放在陳飛身邊,微笑了一下,很是聽話的開門走了出去,現在在唐風的面前,她似乎覺得自己就是個真正的女人,不敢說個不字。

    見房間里沒人了,陳飛喝了口杯中的熱水,重新問道。

    “唐先生,身體怎么樣。”

    唐風擺手一笑,“小傷,不礙事。”

    確實雖然受了傷,但是并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樣嚴重,自己有靈氣的加持,骨頭傷勢愈合的速度很快。

    “唐先生,有個消息我想給你說,但是又怕……”

    陳飛欲言又止,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為難,一進門唐風就感覺陳飛的表情有些凝重,沒來得及問,此時他這么一說,看來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什么事,你直說。”

    眼看唐風的表情很是輕松,陳飛心中有點難受,頓了幾秒,沉重的抬起頭。

    “四個活著的雇傭兵,在押送回去的路上,被救走了……”

    唐風腦子“嗡”的一聲,瞬間直直的坐了起來。

    “什么!人跑了??”

    猛的一坐起來,背上和肩頭的縫合不久的傷口,生生被重新撕開,鮮血瞬間染紅了唐風半邊身體。

    “陳飛,你們是怎么搞得,特種兵啊,讓幾個失去戰斗力的雇傭兵跑了,你們的飯都吃到腦子里去了?”

    唐風瞬間怒不可遏,右手指著陳飛咆哮道,那幾個人挾持他的女人,簡直就是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現在居然在軍方的手中跑了,這如何能不讓唐風發怒?

    陳飛眼見唐風一聽這話傷口瞬間崩開,驚的趕緊起身,“唐先生你先別發火,我去叫醫生!”

    沖到門口,大聲喊了幾聲,剛剛出去林音聽到是唐風病房里有人在喊,剛剛準備休息的顧不得其它的,帶著兩個護士拿著器械急忙跑了過來。

    “怎么了?”

    一進門看到唐風直直的坐在病床上,裂開的傷口流出的血將半邊身子染紅,心里疼的不得了,顧不上去怪唐風,趕緊讓護士拿必要的物品,立刻給唐風收拾傷口。

    縫合的傷口重新撕裂,再次縫合的難度要比之前大很多,看著唐風滿臉的怒容,她一邊處理傷口,一邊難掩擔心的說了一句。

    “傷口還沒好,發那么火干什么。”

    連她自己都有點難以置信,自己竟然會對這個男人如此溫柔,甚至連大聲說話都舍不得。

    唐風沒有理睬林音,抬手擋住要打麻藥的林音,“直接縫,不要麻醉。”

    林音一愣,滿是心疼的看了唐風一眼,順從了。

    “唐先生,您先別生氣,聽我說。”

    唐風正在氣頭上,身子一顫,指著陳飛又是一句。

    “我聽你解釋是嗎?你們是特種兵,連幾個沒有槍的雇傭兵都看不住,這需要解釋嗎?隨便陸軍找幾個新兵蛋子,也不至于這樣!”

    唐風跟那幾個雇傭兵有天大的仇,現在人跑了,他實在無法冷靜下來。

    “還燕京軍區特戰大隊教官,你就這點本事!”

    一激動,林音剛剛縫好的幾針又崩開了,旁邊的護士都有點緊張,但林音不急不躁,溫柔的拍了拍唐風,示意他不要再亂動,接著重新開始。

    也似乎感受到了自己情緒有點太過激了,唐風深吸了幾口氣,對著林音抱歉的說了一句。

    “不好意思,害你又得重新弄。”

    林音抬頭滿是溫柔的看了唐風一眼,微微一搖頭,輕聲說道。

    “沒事,就是怕你疼。”

    陳飛站在病床前的地板上,良久沒有說話,臉上的表情十分的難堪,最后看唐風情緒緩和下來,這才往前走了幾步,坐到了床邊的椅子上。

    “劫走那幾個雇傭兵的人,太恐怖了。”

    唐風聞言看向陳飛,微微一皺眉,陳飛面無表情,但眼中卻似乎有淚花閃動。

    “孤狼小隊誓死抵抗,最后五個人,全部被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