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章 寶馬女孩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章 寶馬女孩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身體瞬間僵住,眼睛直直的看著面前似乎在落淚的陳飛,這個一米八幾的漢子,此時神色哀傷,低著頭,也不看唐風。

    “你說什么?那五個少尉,全部犧牲了?”

    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唐風只覺得身體有些發涼,雖然昨天那幾個孤狼小隊的少尉沒給自己幫多少忙,但是最起碼起到了一些作用,而且他們最后是在押送那幾個雇傭兵的,在路上出的事。

    五個年輕戰士,身后是五個家庭,他們的犧牲,也就意味著五個家庭的悲劇,他有些不愿意相信這個事實。

    “嗯,全部都是一擊致命,那個人太恐怖了,他們連槍都沒有來得及開,全部被殺……”

    陳飛的聲音有些哽咽,孤狼小隊是他帶出來的,五個人為華夏立過無數的戰功,沒有想到的最后的結果會是這樣,以至于到現在,家屬都還沒收到自己孩子已經犧牲的消息。

    唐風一下子靠在床后面的墻上,正在縫合傷口的林音也止住了動作,這個消息,對她來說也是震驚萬分。

    “你先出去吧。”

    唐風擺了擺手,示意讓林音先出去。

    “你的傷口很嚴重,必須……”

    “出去!”

    唐風閉著眼睛,提高了聲調,林音難為情的低了低頭,剪斷了縫合線,叫著身后的兩個護士,先出了病房。

    陳飛眼見房間里沒人了,情緒也不再遮掩,一個出生入死,經歷過真正戰爭的漢子,此時淚眼婆娑,輕聲的抽泣著。

    人是他帶去的,雖說每個戰士在入伍之時就做了犧牲的準備,但是當這個現實真正來臨的時候,他似乎也難以承受。

    “知道是誰干的嗎?”

    唐風靠在墻上,閉著眼睛輕聲問道,其實他心里隱約知道,也能夠猜到,這事兒定然是背后境外的販毒組織做出來的。

    “現在還不清楚,軍方正在收集資料,初步懷疑是境外的販毒組織的人,不過那人身手非同一般,軍方懷疑可能是修行中人。”

    唐風猛地睜開了眼睛,難不成現在地球上還有修仙者?

    不過接著又轉念一想,真正的修仙者怎么會替一個販毒集團賣命呢?最大可能就是這人是修煉了某種旁門左道,或者說,和高老之前說的那個江南軍區的霍剛有點像,他是宗師,都可以做到以一當百,那么對方能輕而易舉的殺掉五個特種兵,那也就不足為奇了。

    心一下子提了起來,唐風隱約覺得這次的事變的越來越復雜了,看來林音手中的那個X2的研究論文對境外的販毒集團作用非常之大,要不然對方也不用鬧出這么大的動靜。

    事情鬧的越大,實則對他們越不利,因此現在唯一的解釋就是那份文件對他們極其的重要,最不濟可能也相當于林音手中的那份研究論文,對他們是革。命性的幫助!

    “現在還沒有確切的消息是嗎?”

    唐風接著問了一句,陳飛摸了一把臉,點了點頭。

    “好,我知道了,有什么最新的消息,及時通知我。”

    陳飛繼續點了點頭,從床邊站了起來,有些擔憂的說道。

    “唐先生,軍方已經拿走了那份文件,正在進行研究評估,估計結果會很快出來。”

    唐風歪頭一瞥,陳飛頓了頓接著說道。

    “軍方技術人員很懷疑,那份文件中的東西對販毒集團是極其重要的,現在對方派來了相當厲害的人,江南軍區的霍剛副司令的意思是,由軍方的人接手。

    //這件事,這樣也能保護嫂子的安全。”

    眼神驟然變冷,冷哼一聲,“我的老婆我自己保護的了,霍剛是嗎?讓他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唐風只是聽說過那個霍剛,之前對此人的印象也還,未曾想到此人這么的不知趣,本事不知道有多強,口氣倒不小!

    陳飛有些尷尬,“那行,唐先生你休息吧,我就先走了,你的意思我會轉達給霍副司令,有什么消息我再通知你。”

    唐風點了點頭,輕嘆了口氣,目送陳飛離開。

    一塊石頭壓上了心頭,林音的那份文件,還真的給她帶來了不小的麻煩,而且最為關鍵的是,這篇論文是她寫的,其中很多創新性的東西只有她自己清楚明白,她是留英的醫學博士,比她厲害的化學專家估計全球也沒幾個,因此販毒集團想要真正的將那份論文據為己有,必須得控制林音,而這也就以為著,對方很有可能再次動手對林音下手。

    虎口脫險,現在又是危機重重,林音也真是點背到了極點!

    微微嘆了口氣,唐風冷靜了下來,現在靠別人是不行的,只有他自己能保護的了林音,因此現在最為關鍵的事情,就是讓傷勢盡快恢復,然后提升修為。

    雖然此次事件,5個雇傭兵就讓他身負重傷,但唐風對自己的實力并不擔心,若是沒有人質在他們手里,自己殺他們不能說易如反掌,但是最起碼不可能受這么重的傷,因此面對此次的神秘人,他不是多害怕,倒是那個江南軍區的霍剛,讓他很是不爽。

    正在閉眼思索的時間,唐建國推門進來了,他是今天剛剛不久林音通知他的,聽聞兒子受傷,心急如焚,午飯都沒吃就趕了過來。

    “爸,您怎么來了?”

    門直接打開,唐風有些意外的說了一句,剛剛忘記給林音說不讓告訴他爸自己受傷的消息了,父親年紀大了,心臟又不好,一激動發生什么意外怎么辦?

    “臭小子,出了這么大的事情,我是你爸,就不能來看看你?”

    唐建國黑著臉,進門就氣沖沖的給了唐風一句,但眼中的擔憂之色是裝不出來的,幾步走到床邊,看著兒子身上的傷口還在流血,一臉的責備。

    “怎么搞得,小音給我說,你不好好配合治療?”

    唐風將之前的事收心,若無其事的一擺手,“女人就是事多,這點傷又不是多嚴重!”

    唐建國一板臉,“這傷還不嚴重?我就你這么一個兒子,孫子都沒抱上呢,說的這叫什么話!”

    說完起身出去叫了林音,這才進來。

    林音繼續縫合傷口,唐風執意不打麻醉,疼的呲牙咧嘴,把唐建國心疼的夠嗆。

    傷口縫合還沒結束,房門又被人打開,這次,是兩個穿警服的男子,身后帶著一個身高一米七有余的高個兒女孩,皮膚白皙,修長的美腿露被淡色的絲襪包裹著,一雙黑色的高跟鞋,整個人的氣質卓眾,微卷的長發披在兩肩。

    “請問這里住的是唐先生吧?”

    昨天的那事兒已經上了新聞,這些做警察的怎么可能不知道這個以一當五,成功營救人質的唐風?

    唐風扭頭看了一眼,林音先站了起來,有些冷聲的說了句。

    “你們有什么事嗎?”

    領頭的警官有些尷尬,畢竟這個唐先生連他們的頂頭上司都忌憚幾分,他們這些人就更不要說了。

    “那個,唐先生在昨天的追捕過程中,臨時搶了一輛車,最后不是那輛車和罪犯的車發生事故了嗎?然后損毀很嚴重,報廢了,車主找到了我們,這不今天過來問問情況……”

    領頭的警官這么一說,唐風有印象了,這也才明白了后面那個高個兒女孩那么眼熟,原來是昨天那個開寶馬的!

    自己把人家的寶馬X5給撞的零件亂飛,現在人家找來倒也正常。

    “原來是這樣,那幾位請坐,小音,去給人家倒水。”

    林音一臉的幽怨,但此時唐風發話,她只能照做。

    三人在床邊落了座,兩個警察拿出了本子,準備協商一下相關的事宜,車主女孩也坐在床邊,修長勻稱的美腿就在唐風眼前,她的姿色更是和林音有的一比。

    警員沒說話呢,女孩先開口了。

    “唐先生,您就是新聞上說的那個,一個人赤手空拳,中了幾槍還將五個雇傭兵制伏的那個人?”

    林音在飲水機旁倒水,越看這個女孩越不順眼,女人自然是懂女人的,她怎么看這個女孩子都不只是來要賠償那么簡單。

    哪有要賠償的人眼冒桃花,一臉羞澀的?

    唐風點了點頭,又搖搖頭,“我上新聞了嗎?呵呵,可能都是記者寫的有點過了,我哪有那么厲害。”

    女孩子急忙點頭,微卷的長發隨之擺動,緊身的上衣將胸部曲線勾勒的完美無比,似乎點頭之間某個凸起部位在隨著晃動!

    “不不不,大家都在說,不只是新聞上講,唐先生,你真的好厲害啊,簡直就是我心中的那個大英雄!”

    女孩子說話之時小臉緋紅,簡直把身邊的兩個警察聽暈了,這是來要賠償的嗎?

    唐建國似乎也看出了什么端倪,干咳了兩聲,從林音手中接過水,放在了三人面前,瞪眼看了唐風兩秒。

    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唐風接著說道。

    “是這樣,姑娘,你的車呢,我看是寶馬X5,新車的價格好像是在100左右吧,你那個是高配,我給你120萬,加精神損失費,你看怎么樣?”

    誰知唐風剛剛說完,小姑娘連連擺手,“不是不是,我今天來不是要你賠我車的,沒了我再買一輛就行,再說了也有保險,你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我怎么能要你給我賠呢?”

    女孩這話一出口,另個警察直接懵了,不遠處的林音臉黒了下來,出了病房,跑到了自己辦公室,把自己的工資卡拿了出來,又跑到了病房,將卡拍在了小臉緋紅,像見到了自己心目中白馬王子的女孩面前。

    “這卡里有一百五十萬,你拿去買車,剩下的到時候還給我,你可以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