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9章 挑釁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9章 挑釁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這個在境外叱咤風云多年,不知道殺過多少人的雇傭兵隊長,最后卻被一擊帶走生命,甚至連一絲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看著查猜脖頸之中噴出的血液,黑衣男子臉上露出瘆人的微笑,而后閃身,驚人的速度還沒等撞在墻上落地的詹姆斯和飛魚爬起來,一雙鐵鉗一般的枯手便卡住了他們的喉嚨!

    這雙如同干枯樹枝的手,似乎蘊含著強大到無窮的力量一般,飛魚和詹姆斯奮力的反抗著,但根本無濟于事,漸漸的失去意識,眼球暴突出來,面色白的如同白紙,最后的最后,呼吸消失,命歸黃泉……

    不到一分鐘內,四個雇傭兵都已經被解決,僅僅剩下一個受重傷的王奎。

    此時的他雙腿抖如篩糠,本就身負重傷,眼見同伴被一擊殺死,他心里恐懼到了極點,他不想死,他想活著。

    黑衣男子面上帶著笑,一步一步的往前踱步,王奎手中舉著匕首,一瘸一拐的往后退。

    “大護法,饒了我吧,我給你當牛做馬都行!”

    王奎徹底慫了,在面對生死抉擇之時,尊嚴又算的上什么?

    但黑衣男子臉上笑意更濃重了幾分,看著眼前對自己恐懼到無以復加的男子,他心中那股有些變。態的欲。望被徹底的引爆。

    王奎眼見一句話說出去沒用,雙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在了黑衣男子面前!

    “大護法,饒了我吧,老板給我的錢我都給您,饒了我一條命吧!”

    黑衣男子嬉笑出聲,笑聲卻不像是一個男子,更像是一個發狂的女人。

    “哈哈哈哈,給我當牛做馬,你也配?”

    “你以為我會在乎你們那點錢嗎?可笑!”

    一句話說完,身子憑空直直往前滑去,王奎絲毫未曾反應過來,手中的匕首倏然之間竟然在了黑衣男子手中。

    “啊!”

    王奎驚嚇之時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響,抬手一摸,自己的喉管已經被劃破,溫暖的似乎有些燙手的鮮血從喉嚨溢出,他驚恐的想捂住傷口,窒息之感在慢慢的吞噬掉他。

    逐漸的,他失去最后的力氣,一頭栽倒在地板上,意識一點點消失……

    做完這一切,黑衣男子面色紅潤,像是做了什么讓他極為開心的事一般,推開房門,邁步走了出去。

    隨后身后的房子燃起大火,但當小鎮上的人們覺察到情況,打了119報警,消防員到了現場的時候,大火已經將整個房子徹底的燒毀,因為房主早已經不在的緣故,因此也沒有人特別的在意,眼見已經沒有再救援的必要,消防員也就沒有再滅火。

    但當大火燃燒的時候,周圍的人似乎都聞到一股子極為異樣的氣味,像是肉被烤焦了一般。

    ……

    仁德醫院。

    唐建國中午在林音的安排下,回去休息了,重新給唐風縫合傷口之后,林音坐在病房里,就靜靜的看著唐風,心中似乎有千言萬語,卻也不知道怎么開口。

    唐風此時心事有些重,大致想了一下之后,還是決定抓緊開始修煉。

    “你去中藥部,幫我買一些名貴的中藥材回來,我要用。”

    坐在病床上,唐風安排林音道。

    林音一愣,并不知道唐風這是什么意思,疑惑的皺眉問道。

    “你要這些東西干嘛?”

    唐風沒有正面回答。

    “你去幫我買來就行,我有用。”

    雖然心中對唐風說話的態度很是不滿,但林音還是去照做了,她這個林家千金,從小到大被誰這樣對待過?

    林音走了之后,唐風拿出手機,想了想,給秦月打了過去。

    電話中沒有給秦月說自己受傷的事情,只是讓她去自己租住的房子,把一個小瓶子拿到仁德醫院,交代完之后沒多說,就掛掉了電話。

    前些天在給高老煉制補氣丹藥的時候,一共煉制了兩粒,給了高老一粒之后唐風還給自己留下了一粒,現在自己身負重傷,吃了這個補氣丹藥,傷口的愈合速度會加快多倍。

    林音過了半個多小時,帶著一個男護工進了病房,男護工肩上扛著一大包中藥材,看分量不輕。

    “好了,你要的東西給你拿來了。”

    看著林音小臉上露出的不悅,唐風立馬轉身,賤賤的說道。

    “謝謝老婆,辛苦你了。”

    林音俏臉立刻一紅,看了一眼身后的護工,“好了你先回去忙吧。”

    等著人走了之后,臉色一變。

    “你不是都說要離婚了嗎?還叫我老婆干什么。”

    林音一臉的委屈樣,坐在床邊看著窗外。

    唐風一時語塞,正準備說話呢,門被人敲響,林音頓了頓,前去開門。

    開門的瞬間,秦月一眼就看到了病床。上坐著的唐風,本來還滿是笑容的娃娃臉徒然大變,一把將開門的林音推開,小跑到了唐風身前。

    “風哥哥,你怎么了?”

    “怎么到處都是紗布?你受傷了?”

    只是幾秒鐘的功夫,還笑盈盈的大眼睛中就擔心的淚花閃動,一下子把唐風弄了個措手不及!

    “額……那個小月,我沒事,你別哭……”

    而林音的臉色同樣的逐漸變了顏色,臉上帶著微笑看著唐風。

    “唐風,我……”

    從小就沒怎么罵過人的林音一時居然不知道用什么難聽的話來表達自己此時的內心,不滿的冷哼一聲,摔門而出。

    娃娃臉秦月一看這陣勢,小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一會兒摸摸唐風的臉,一會兒摸摸唐風胳膊,還心疼的不得了。

    “風哥哥,像這個樣的女人咱不跟她置氣,世上女人多了去了,沒了她,你能找到更好的……”

    唐風看到這個小姑娘可愛的模樣,又氣又笑,卻又感覺心中溫暖如春。

    “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這是怎么回事呢?”

    過了幾分鐘,秦月才想起來,于是接著問道。

    “沒事沒事,就不小心摔的。”

    秦月心思簡單,也沒再多問,就是等會摸摸唐風各個傷口,小臉通紅,心疼的不行。

    天色徹底黑下去的時分,唐風才算是把這個磨人的小妖精給趕走。

    林音遠遠的看到秦月走了以后,才提著飯盒進了房間,放下之后板著臉。

    “吃吧,我們回家和王嬸兒一起做的。”

    唐風謝了一聲,揭開飯盒,里面的東西很香。

    林音猶豫了很久,但還是按捺不住心里的郁悶,開口說道。

    “唐風,你和那幾個女人到底是什么關系!”

    唐風夾著一塊肉的手徒然停在空中,停滯了幾秒有余。

    “都和我睡過了,怎么了?”

    將肉放進嘴里,唐風戲謔的回道。

    林音秀眉一緊,“呼”的一聲站了起來,一把將粉盒搶了過去。

    “不給你吃了!”

    看著自己這個已經結婚好久卻從未這么近距離接觸過的老婆,唐風一愣神,右胳膊往前一勾,將林音摟在了自己懷里。

    “你到底是不是我女人?你想餓死我是不是!”

    林音瞬間臉漲紅了,這么被一個男人摟著,從小到大還真沒有過,以前和那個王磊談戀愛,兩年了也就拉個手。

    因此她羞澀之下,一下子掙脫開了唐風的胳膊。

    “哎呦!”

    唐風立馬裝出一副生無可戀般的痛苦模樣,林音一下子慌了,趕緊把飯盒放下,跪到病床。上,四處查看唐風的傷口。

    看著林音白皙的臉龐近在咫尺,唐風不由得心跳都有點加速。

    “哪兒疼啊,是不是傷口又撕裂了?”

    林音嚇壞了,找了半天也沒發現傷口裂開的地方,緊張的臉直勾勾的看著唐風。

    唐風干咳一聲,身子往前一靠,右手順勢摟住了林音纖細的腰肢,盈盈可握的觸感如電流一般穿過唐風的身體,不由得讓他呼吸加速。

    林音此時身體瞬間感覺僵住了一般,直愣愣的跪在唐風面前,身體已經不受指揮了一樣,胸口起伏逐漸加快。

    唐風鼓起勇氣,準備進一步“一探究竟”,林音已經閉上了眼睛,準備迎接時,病房門被人一把推開!

    “唐先生,出事了,出事……

    市局劉局長滿臉焦急推開門,卻看到病床。上,一個白大褂的女子半跪在唐先生面前,正準備做點親密的事情。

    他話說到一半,愣在了當場!

    林音率先反應了過來,趕緊跳下了床,整理一下自己衣服,站到了一邊。

    而唐風此時的心中一萬頭羊駝奔騰而過,看著市局劉局長一臉焦急的模樣,也不好發作,干咳了兩聲。

    “你先出去吧,我和劉局長說點事。”

    林音點了點頭,出去后帶上了門。

    劉局長此時尷尬成了一個大紅臉,左看右看難為情的不行。

    “唐先生,那個……我不是故意的……”

    唐風擺擺手,“劉局長,發生什么事了,說正事要緊。”

    劉局摸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坐在了床邊的椅子上,重重的嘆了口氣。

    “唐先生,市局的停尸房被劫了,之前那個雇傭兵的尸首被搶走了……”

    唐風心中一驚,之前最先暴露的那個雇傭兵被自己同伴一槍爆頭,沒想到對方的人連尸首都不給留下,這簡直就是在挑釁,根本沒把華夏的警察和軍人放在眼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