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0章 霍剛發飆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0章 霍剛發飆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劉局,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唐風撫了扶額,正色問道。

    劉局長估計此時是急的沒轍了,一腦門子汗,一邊擦著汗一邊膽戰心驚的回道。

    “大概不到一個小時之前的事兒,您也知道,這五個雇傭兵,就死了這一個,現在你說這……尸首都被搶走了,這簡直就沒把我們安北市的警察放在眼里!”

    劉局心里氣著呢,發生這么大的事情,一旦消息傳出去,他這個安北市警察局長,估計得引咎辭職了。

    唐風抬手,示意劉局長先不要著急,這事兒說起來跟自己這邊自然是脫不了干系,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而且對手現在既然敢隨意的和安北的警察正面作對,那就證明人家有恃無恐。

    他現在基本已經解決了之前那五個雇傭兵留下的爛攤子,既然已經清除掉了顧慮,那么唐風似乎覺得,他的下一個目標,應該會是正主兒了。

    頓了頓,唐風扭頭看了一眼焦急萬分的劉局長。

    “劉局,其實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對方的目標不是你們,他真正的目標還是我老婆林音,因此你不必太過于緊張。”

    劉局長眼神微微一滯,不置可否,心里仔細這么一想,確實好像也是這么回事,但隨即又拉下了臉。

    “唐先生,不滿您說啊,這江南軍區大部分都駐扎在我們安北這塊,來之前軍區的參謀給我打電話,說霍副司令的意思是,現在開始由軍方的人完全接手這件事,您說,我這一市局的局長,這不是打我臉呢嗎?以后要是傳出去,我以后還有什么前途……”

    劉局長兩手一攤,面露難色,人家正大軍區級別的副司令發話了,他這一個小小的市警局長算個什么小蝦米,人家又怎么會注意到他的死活呢?

    劉局長這回看來是又氣又恨的,當官的人誰不喜歡給自己臉上貼金,以博取升官的資本?

    這次攤子要是砸了,劉局的四十來歲的年紀,估計也就最多是個市局的局長了!

    唐風聞言心中暗笑一聲,“劉局的意思我明白,您這次好歹幫了我忙,我唐風不是無情無義之人,你放心,我一定盡力而為,軍方那邊的人,行事也未免太過于跋扈了一些!”

    之前陳飛來的時候給唐風說過一點,那個高老之前提過好多次的霍剛這回好像也摻和進來了,而且趾高氣昂的,讓他很是不滿。

    劉局長來就是為了聽這句話的,一聽唐風這么說,心中甚是欣慰,一拍大腿站了起來。

    “唐先生,你我都是性情中人,也都是當兵出身,您說我能咽的下這口氣嗎?什么事兒這都叫,上來就想把我架在空中,太他媽的不給面子了!”

    劉局長和唐風很多天之前就在何副市長的引薦下認識過,也算是半個老熟人,現在說起話來也是敞開了。

    “好了劉局長,你放心,這件事我唐某人一定就要插手,我自己的老婆我保護得了,我們自家的事,軍方也無權插手,你踏實回去吧。”

    劉局長滿意的點了點頭,他能做到局長這個位子,也不是傻子,唐風這么說,也已經就是答應跟他一條戰線了,他自然心里很滿意。

    “行,那唐先生你好好休息,警局那邊亂成了一鍋粥,我還得回去收拾。”

    點了點頭表示知道,劉局長起身告辭,唐風目送他離開,隨后林音進門,坐在了床邊。

    “這人是警察吧,找你又有什么事嗎?”

    林音此時都不敢拿眼神和唐風對視,低著頭雙手握在一起,有些局促的模樣。

    靠在床后邊,唐風深吸了一口氣。

    “小音,你實話告訴我,你的那篇研究論文,你覺得究竟有多重要,或者說,對販毒集團來說,又有什么特殊的價值?”

    林音被唐風的一席話問的有些懵,睜著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唐風,使勁搖搖頭。

    眼神是騙不了人的,林音的反應只能說明,她是真的不知道那篇論文究竟為什么會讓境外的販毒集團如此的瘋狂。

    “好吧,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但是我要告訴你,他們現在派來了更厲害的人抓你,你現在的處境,依然是危險萬分。”

    唐風平靜的說完,伸手輕輕在林音的臉上扶了一把,雖然俏臉瞬間羞的通紅,但卻沒有避讓。

    “我的導師之前對我說過,做學術研究的,尤其是我們這些做醫生的,一定要去做有益的事情,我即便是死,也不愿意讓他們得逞。”

    話說的很輕,聲音很小,但似乎卻蘊含著無窮的力量一般,讓唐風瞬間都有點瞠目。

    “我明白,從今晚開始,你就搬過來和我一起住,白天也不要出去,在這件事情沒有完全解決之前,我不允許你出現任何的意外,你明白嗎?”

    說到住在一起的時候,林音的臉上明顯的羞澀,但認真的聽完唐風的話,沒有說話,重重的點了點頭。

    也是,自己本來和唐風就是夫妻,住在一起又會有人說什么呢?

    看著林音答應了下來,唐風心中稍稍安心了一些,看了一眼擺在床底下的一袋藥材,示意讓林音先出去,把門鎖上,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先不要進來。

    此時的林音很是聽話,沒說什么就照做了。

    目送林音離開,唐風盤坐在病床之上,開始默念真言,很快進入到了修煉狀態。

    如今的唐風處在化氣中期這一小段,往上還有化氣大成,而化氣大成之后,則就是進入到下一個階段。

    唐風自己的判斷,自己現在的修為,約莫相當于地球上武道神境宗師的水準,但世界上所有的凡人修道者是否都是修的武道,這還真不好說。

    所以也不能用武道一個標準去衡量地球上所有人的水平,雖然高老說過,宗師修為便都可以叱咤風云,在戰場上一人當十,甚至可以以一當百,但這并不代表宗師修為就可以天下無敵,即便是神境修為百年難遇,但是否真的如同高老所說的那樣無敵,還真不好說。

    之前煉制的那一枚丹藥被唐風服下,修仙者煉制的丹藥自然藥效是十分的顯著的。

    丹藥服下,周身的傷口處明顯的感覺到了一絲絲的癢,這無疑是好的兆頭,服下丹藥唐風并未停下,而是繼續吸納天地之間以及那一袋名貴中藥材之中的靈氣。

    大概三個小時左右,藥材之中的精華靈氣被唐風吸納枯竭,丹藥的藥效也被身體吸收的所剩無幾,唐風斂氣歸于氣海,深呼一口濁氣,倏然之間便只覺通體舒泰,傷口之前的疼痛之感也消失的大半,一看之下,已經有愈合的跡象。

    有了這種感覺,唐風翻身下床,穿好醫院準備的病號服,出了病房。

    林音沒事的時候還是會回到自己的接診室接待一些病人,唐風走到林音的接診室時,遠遠的便看到林音在接待病人,表情溫和,溫文爾雅,頗有一副書香門第大家閨秀的感覺。

    當林音發現唐風下床來看自己的時候,驚的臉色大變,趕緊放下手頭的工作,急忙跑到唐風跟前攙扶著,硬是叫著兩個小護士把唐風帶回了病房。

    “你是不是不想讓傷口好了?一點都不對自己的身體負責!”

    林音看著唐風躺會病床,一臉不滿的小聲責備,雖然是責備,但言語之中卻是滿滿的擔憂和憐愛。

    唐風靠在床后面的墻上,扭頭看著窗外的城市夜色,仁德醫院就在市區,一座座高樓大廈拔地而起,晚上炫彩奪目的燈光讓人有一種恍然的感覺。

    檢查完傷口,林音出去拿來了自己的鋪蓋和枕頭,放在了距離不遠處的另外一張病床上,高級病房都為看護人或者家屬配備一個單人床。

    眼看是在醫院,唐風也不好有其他過分的要求,大晚上的看著對面病床上的林音一件一件的褪去衣衫,唐風干咳了兩聲緩解自己心中的那股子邪火,最后實在感覺有些抵抗不住,偷偷摸摸的下了床……

    而此時江南軍區,夜晚的軍營內燈火通明,陳飛直挺挺的站在副司令辦公室,表情嚴肅。

    “啪!”

    辦公桌后面的中年男子狠狠地將手中正在看著的書摔在桌上,“蹭”的一聲站了起來。

    “陳飛,你再重復一遍剛才的話!”

    陳飛此時心里也是十分的難堪尷尬,猶豫了片刻,看著對面霍副司令那張不怒自威的國字臉,沉吟片刻,大聲回道。

    “報告霍副司令,唐先生說,他不需要軍方的協助保護,他自己有能力保護自己老婆的安全!”

    陳飛說完,戰戰兢兢的看著對面霍剛臉上的表情,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

    “好啊,這么大的口氣?自己有能力?他有什么能力!技術部門現在嚴重懷疑那份研究報告對于現代毒品有改革性的幫助,萬一落到境外毒販的手里,那將會造成多大的危害!”

    “這件事,必須由軍方接手,從現在開始,一切關于此次事件的人或物,都由我們控制,別說他老婆,就連他,我們也得監視!”

    陳飛一聽這話,心中就是一驚,暗道一聲不妙,似乎覺得要出什么大事。

    “報告!霍副司令,您看能不能讓我回去再和唐先生說說,畢竟……”

    霍剛眉頭瞬間皺在了一起,轉過身冷冷的打量了陳飛一眼。

    “三千個俯臥撐,做完再回去休息,滾!”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