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61章 再次遇險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重生之完美贅婿第61章 再次遇險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陳飛在霍剛這里吃了癟,心里苦悶卻也無能為力,人家是軍區的副司令,自己現在的地位跟人家相比還是有很大的差距,而現在時態的發展,已經完全超出了自己能夠控制的范圍。

    說白了就是,現在霍剛顯然已經對唐風不滿了。人家神仙打架,自己怎么能插得上手。

    拉著臉出了副司令室內,陳飛直直的趴在門外開始做俯臥撐。

    軍隊就是軍隊,上級的命令無論如何都不能違抗。

    陳飛在軍營里做著俯臥撐,而唐風這邊則是半躺在床上,看著自己對面睡著的林音,帶著一絲笑意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唐風還在睡夢之中,便隱約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睜開酸澀的眼睛一看,發現床頭站著一個小護士。

    “唐先生,你醒了?”

    唐風揉了揉眼睛,坐了起來,點了點頭,扭頭往旁邊一看,發現林音的床鋪被子都已經疊好了,看來比自己起得早,已經上班去了。

    “唐先生,剛才林醫生被幾個穿軍裝的帶走了,這事兒你知道不?”

    小護士眉清目秀,說話的聲音很甜,但是這甜甜的聲音,著實直接將迷迷糊糊的唐風給驚醒了。

    “你說什么?”

    激動之下,唐風一把抓住了小護士的兩只胳膊。雙目圓睜,把前來說信兒的小護士嚇得愣住了。

    “唐……唐先生,林醫生剛才接診的時候,被幾個穿軍裝的人帶走了,我看您經常和軍隊的人打交道,覺得沒啥大事,就沒怎么放在心上……”

    “什么時候的事兒!”

    唐風心里的火兒頓時直攻大腦,放開小護士,趕緊開始穿鞋。

    “半……半個小時之前。”

    小護士看到唐風激動的樣子,著實給嚇住了,說話都結結巴巴的。

    “媽得!”

    唐風心里罵了一句,穿上鞋子,連病號服都沒換,直接就沖出了病房,手里拿著手機打給了陳飛。

    電話響了半天才接通,陳飛語氣顯得似乎有點低落。

    “唐先生,我知道您找我什么事兒,您在哪,我現在馬上過去找你。”

    唐風心情很是不好,準備張口就罵,但是轉念一想,陳飛一直是站在自己這邊的,況且這事兒跟他沒啥關系,因此壓住了心頭的怒火。

    “霍剛讓人帶走的是不是?”

    唐風只是很平靜的問了一句,陳飛不置可否。

    “我昨晚給霍副司令轉達了你的意思,但是他不聽,唐先生,您千萬別急,畢竟人在軍方手里,不會有危險,您現在千萬不要激動。”

    陳飛心里著急,唐風的脾氣他也知道,霍剛這次這么做,明顯是沒把唐風放在眼里。

    “嗯,我知道,人沒有危險我信,但是這事兒沒完,你過來,帶我去見見什么霍副司令,我倒想看看,究竟他是何方神圣!”

    說完告訴陳飛自己就在醫院門口,唐風大馬金刀的往仁德醫院的大門口的臺階上一坐,根本不在意別人異樣的眼光。

    十幾分鐘后,陳飛開著一輛黑色豐田停在了醫院門口。

    “唐先生。”

    唐風答應了一聲,往前走了幾步打開車門坐了上去。

    陳飛一臉的疲憊感,盯著唐風看了幾眼,有些尷尬的撓撓頭。

    “唐先生,您不換衣服嗎?”

    低頭一看,自己穿的還是仁德醫院的病號服,唐風一皺眉。

    “趕緊走!”

    陳飛無奈的一點頭,發動車子。

    ……

    盤山公路上,一輛軍綠色的豐田車快速行駛著,車里有五個人,林音被放在中間的位置,兩旁都是江南軍區最為彪悍的特種兵。

    他們是霍副司令的貼身警衛,今天執行一項特殊的任務,那就是把林音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暫時“保護”起來,以免發生意外,致使那份資料的核心秘密被境外的販毒組織竊取。

    他們要去的目的地是位于山區中的一棟別墅,位置偏僻,很是隱秘,將人放在那里實施保護,最為穩妥。

    軍綠色的豐田到達山中別墅之時,陳飛的車也停在了江南軍區的大門外。

    唐風率先下車,陳飛將車放好,和唐風一前一后,進了營區。

    “唐先生,等會您千萬別激動,我們霍副司令也是為了您好不是?”

    唐風歪頭一看,“為了我好?聽你這么說,我今天還得感謝他不成?”

    陳飛被懟的無言以對,尷尬的一笑,一時間覺得現在的自己是兩面都不好做人,最為關鍵的是兩邊自己還都得罪不起!

    有陳飛的關系在,因此兩人很快到了營區的辦公大樓,這是一棟現代化的建筑,風格很是軍事化。

    陳飛還想說什么,但唐風沒打算讓他摻和進他和霍剛的事情,因此也沒有再聽,直接邁步上了樓梯。

    大樓的入口處有哨兵在,荷槍實彈,眼見唐風上前,伸手擋住去路。

    “找誰?”

    唐風沒穿軍裝不說,還穿著病號服,這樣的打扮,自然讓看門的哨兵有些警惕。

    “霍剛。”

    唐風左右看了一眼,淡淡的說了一句。

    兩個哨兵估計年紀都不大,一聽是找自己副司令,一下子也有點不知所措。

    陳飛看到這里,趕緊跑上前,讓兩個哨兵讓開,然后一把抓住唐風。

    “唐先生,這里是軍營,外面幾萬人的大部隊,咱別再這發火,您就當給我個面子,讓兄弟我別難做人,好不好?”

    陳飛本意就是想化解這次的事件,霍剛執意讓軍方接手保護林音,唐風不相信軍方的實力,實則兩方都是為了林音的安全著想,本意是沒錯的,只不過霍剛確實是太過于霸道,完全按照以前的方式來處理事情,如果是個普通人,那這事兒萬全就不會出現,可惜唐風本身實力可不在他之下,遇到這事兒豈能是善罷甘休?

    唐風心自然也不是鐵打的,人家陳飛幫了自己那么多忙,這事兒雖然是霍剛的不對讓自己不爽,但是畢竟陳飛夾在中間實在是不好做人。

    于是乎點了點頭,“好吧,你放心,我會你的霍副司令好好說的,只要他把人放了,我也不計較什么,畢竟也是為了林音的安全著想。我也沒啥好說的。”

    陳飛聽到唐風這話,心里才算是徹底的安穩下來,帶著唐風,上了三樓的副司令室。

    ……

    山區別墅內,五個特種兵荷槍實彈,帶著林音進了別墅大門。

    這是一座修建的很是豪華的歐式別墅,設施一看便知全是高檔材料。

    前面的男兵率先走到別墅門口,從自己腰間取出鑰匙,擰動了幾下打開了門。

    而開門之后,這個男兵先是一愣,而后迅速舉槍,與此同時高聲對著屋內客廳上坐著的黑衣男子喊道。

    “你是什么人!”

    別墅內客廳的沙發上,此時居然坐著一個黑衣男子,手中拿著一杯熱騰騰的咖啡,對面的電視聲音開的很大,乍一看,似乎就像這棟別墅是他家一樣。

    但幾個特種兵知道,這里不應該有人!

    前面的男兵突然舉槍,后面的四人急忙將林音圍在中間,槍口齊刷刷的對準客廳內的黑衣男子。

    屋內的黑衣男子如同沒有看到屋外的幾人一般,繼續目不轉睛的看著電視,細細的抿了一口杯中的美式咖啡,臉上的表情似乎萬分享受。

    “我再重復一遍,你究竟是誰!”

    男兵久經沙場,心中隱約覺得這人可能很危險,但還是繼續問了一句,畢竟這里不是戰場,不能隨便開槍。

    黑衣男子聞言臉上的表情微微一遍,眼神緩緩的往旁邊一掃。

    沒有人看清他手臂動與否,但手中的咖啡杯直直的如同一顆子彈一般飛去,砸在了位置最靠前的男兵臉上,生生將其打翻在地,抽搐著站不起身!

    一時間,其余四人幾乎同時開槍,受過專業訓練的特種兵槍法何其的精準,但一陣點射過后,他們驚訝的發現,黑衣男子毫發無損,那身法閃轉騰挪簡直如同鬼魅一般。

    一種不祥的預感直沖四人心頭,最為靠后負責通訊的男兵緩緩的掏出了腰間的電子設備,打開耳機。

    “總部,我們遇到……”

    黑衣男子沒有等他說完,身形急轉之下,在躲避子彈的同時,趁四人換彈夾的間隙,一掌拍在靠前的兩個男子胸口,直接將其擊飛,而后變掌為拳,幾乎是在毫不費力的情況之下,將其余的兩名特種兵一拳擊飛!

    四人沒有再站起來的機會。

    而林音,似乎預感到了危險再次降臨,瞬間冷靜的不像話,直直的站在黑衣男子面前,面無表情的打量了一眼此人。

    “我老公會來救我,你抓我沒用的。”

    黑衣男子放肆一笑,右臂往林音腰間一抓,急沖而出……

    而另一邊,江南軍區副司令室,霍剛一臉嚴肅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剛剛通訊員接到了電話,自己派出去的人話都沒有講完,好像已經失去了說話的能力,這顯然不是一個好消息,衛星電話不可能沒有信號,毫無疑問的事實就是,自己早上剛剛派人去把林音帶出來想保護起來,這才一個多小時,就出事了!

    而也就是這時候,副司令室的門響了。

    唐風站在門外,他此時還不知道,林音已經被黑衣男子抓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