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2章 高下立判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2章 高下立判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霍剛此時的心情有些復雜,出了這么大的差池,他堂堂一個副司令,以后的臉往哪兒放?

    沉著臉,霍剛有些不耐煩的沖門外問了一句。

    “誰!”

    陳飛撓撓頭,“報告,霍副司令,是我!”

    心正在煩躁頭上的霍剛沒有心思見這個高老身邊的親信。

    “滾!”

    幾十年的軍旅生涯導致霍剛的脾氣很暴,也很直接。

    陳飛嘴巴一張,氣的吹胡子瞪眼,但就是不敢頂撞,唐風轉頭看了一眼,沒說話。

    “砰!”

    一腳踢在副司令室的鐵制防盜門上,堅固的防盜門應聲而開,將思緒萬千的霍剛都驚了一跳!

    陳飛的臉頓時就是一黑,完了完了,這可是在軍營,霍剛的脾氣誰不知道,今天看來這是要壞事啊……

    “唐先生,別……別著急,咱……”

    唐風一把將陳飛推在一邊,示意這事兒跟他沒啥關系,抬腳邁步,跨進了副司令室。

    霍剛身邊有機要秘書和警衛員站著,在門被踢開的一瞬間,身上帶著實彈的警衛員迅速舉槍,瞄準了門口的唐風!

    “你是誰,這里是副司令室,請你馬上出去!”

    江南軍區副司令的警衛員,那自然不是一般人,反應速度和臨場處置突發事件的能力都并非是一般人,眼見唐風一臉不善的往里走,高聲示警,與此同時將霍剛護在身后。

    唐風歪著頭,看著對面人到中年,約莫五十歲上下但卻身姿挺拔,一臉傲慢陰沉之色的霍剛,臉色慢慢的沉了下來。

    “霍副司令是吧?你這事兒做的有點不地道吧?”

    往前走了兩步,唐風大馬金刀的往辦公桌前的椅子上一坐。

    霍剛看到這個一身病號服的不速之客,雖然不認識,但還是能猜得出出來,這人應該就是陳飛口中說的那個唐先生,也就是林音的老公。

    心中的煩躁感覺瞬間增添幾分,真是趕得巧了,前腳人剛剛遇險,后腳唐風這會兒就來了。

    隨手將自己身邊的警衛員推開,擺手示意讓他把槍收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軍裝,冷眼看著對面的唐風。

    “唐風,是吧?”

    副司令室的氣氛瞬間冷了下來,門外的陳飛感覺自己的身子都快僵住了,霍副司令的臉黑成這樣,天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

    “我老婆在哪?”

    唐風沒正面回答霍剛的問話,而是直接問到。

    霍剛眼中閃過一絲旁人難以察覺到的異樣,撇嘴一笑,伸手端起手邊的茶杯,緩緩的抿了一口。

    “你可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擅闖軍營重地,踹我我的門,誰給你的膽子!”

    霍剛可不是病貓,哪里受得了唐風如此無禮的態度,只不過剛才思緒有些亂,沒追究而已。

    唐風聞言翹起二郎腿,看著對面的霍剛重重的將茶杯砸在辦公桌上。

    “我不管你是什么官兒,你有多大的名氣,這些跟我半毛錢關系沒有,我再問你一遍,我老婆現在在哪!”

    沒有絲毫的懼怕之意,唐風針鋒相對。

    “放肆!”

    霍剛右手重重的拍在桌上,驚的門外站著的陳飛心都是一跳!

    唐風心中一直壓抑著的情緒一瞬間被點燃了,“蹭”的一聲從椅子上站了起身,伸出右手指著對面一臉怒容的霍剛。

    “敬酒不吃吃罰酒!”

    唐風右手運氣,同樣一把重重的拍在桌上,堅固的軍用辦公桌瞬間從中間裂開,桌上的東西的瞬間撒的滿地都是。

    霍剛的貼身警衛瞬間腰間拔槍,唐風此時正在氣頭上,抬起左腿在其拉保險的瞬間,一腳直直踹在臉上,一米八以上的大個子直接被踹的身體離地,哪里還有開槍的機會,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掙扎了幾下,最后還是沒起來。

    霍剛此時胸中怒火中燒,爆喝一聲,猛的站起。

    “敢在我軍中鬧事,真是天大的膽子,陳飛,去,警衛團給我拉過來!”

    陳飛瞬間臉都綠了,趕忙沖了進來,站到了唐風面前,哭喪著臉。

    “霍副司令,您別生氣,唐先生就是一時著急,這才……”

    “這兒沒你事,陳飛,你不聽我的命令是不是!”

    簡單的一句話,瞬間讓陳飛陷入兩難之地,看著雙雙處于發火狀態的兩人,不知所措。

    “姓霍的,看來你今天非不給我這個面子是吧?”

    “林音在你這里要是少了半根毫毛,我扒了你的皮!”

    堂堂的江南軍區副司令,上過真正的戰場,殺過多少敵人,別說在安北,就是在整個江南省,乃至華夏燕京,他霍剛的名頭那都是響當當的,多少名門望族想拉攏他,他霍剛看都不多看一眼,今天不知道哪里來的一個小年輕,就敢指著他的鼻子如此羞辱他!

    奇恥大辱!

    霍剛不怒反笑,“哈哈哈,一個安北小市民家的上門女婿,也敢對我如此講話!”

    “看來不給點顏色瞧瞧,你是真的不知天高地厚!”

    一語言罷,霍剛徒然出手,一掌擊出,帶著“呼呼”掌風,似乎將空氣都撕開了一個口子一般,霸道至極,可見一斑!

    霍剛身為武道宗師,因此別看五十來歲出頭,但這一掌較年輕之時的威力不減反增,內力更為純粹剛猛,絲毫不屬于當年年輕之時在對阿三戰場上時,以一當百的“戰神!”

    眼瞅著凜冽的一掌擊來,唐風冷笑一聲,右掌同時正面迎上!

    雙掌接觸的一瞬間,空氣發出一聲沉悶的炸裂響聲。

    “砰!”

    響聲傳來的一瞬間,面帶怒容的霍剛臉色大變,整個人身體瞬間失去平衡,往后急退數步,與此同時口鼻傳來濕熱之感。

    “霍副司令!”

    陳飛心中暗道一聲不妙,之前還在擔心兩人可能會發生激烈的交鋒,哪里想到只是一招別高下立判,但此時敗北的顯然是霍剛,一個大軍區的副司令被人打傷,這事兒如果深究下來,后果不堪設想!

    陳飛大喊一聲過后,急忙沖了過去,和霍剛的機要秘書一起扶住受傷后退的他。

    眼見其口鼻出血,神色黯然,陳飛心瞬間提了起來,連忙扭頭看著對面的唐風。

    “姓霍的,我老婆現在在哪!”

    眼見自己的首長受了這么嚴重的傷,扶著他的機要秘書心中著急害怕,慌不擇亂的開口說了一句。

    “派出去的人剛才傳回消息,可能是遇襲了……”

    唐風聽到這個消息渾身都是一僵,之前縫合好的傷口此時似乎都傳來陣陣隱痛,顫顫巍巍的舉起右手指著滿嘴是血的霍剛。

    “他說的是真的?”

    霍剛扭頭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機要秘書,想開口訓斥但還是忍住了,忍著幾處內臟傳來的陣痛,冷笑一聲。

    “真的又如何,我說過軍方來接手這件事情,那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由我們軍方來處理,人丟了,我們會替你找回來,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容不得你在這里指手畫腳!”

    其實此時一向傲慢的霍剛心中已經明白了大半,此人的修為遠在自己之上,自己武道宗師幾十年在華夏也沒遇到過幾個對手,未曾想到,今天居然被自己根本不曾放在眼里的人給一掌擊敗了。

    莫大的恥辱感傳遍他的全身。

    而唐風此時,臉部的肌肉似乎都在發顫,他拼了自己性命將林音從雇傭兵手中救回來,沒幾天的功夫又落入了敵手,這簡直讓他無法接受。

    “好啊,人給我弄丟了還理直氣壯的是吧?我……”

    唐風怒不可遏,再度準備發難之時,陳飛趕緊一下子閃身擋在了受傷喘氣的霍剛身前。

    “唐先生,嫂子遇到危險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怎么救回來嫂子,你千萬別動手了!”

    萬一今天霍剛真有個意外發生,門外幾萬名的陸軍官兵,到時候事態誰能控制的了?

    也就在這時,門外傳來“踢踢踏踏”整齊的腳步聲,唐風好奇之下扭頭一看,發現數不清荷槍實彈的,臉畫迷彩的大兵端著步槍站在門外,槍口齊刷刷的對著屋內的唐風。

    “姓霍的,以前聽說你是什么戰神,今天一見,真是讓我開眼了。你莫不是以為,就你手下這些烏合之眾,就能拿我怎么樣?”

    “我現在把話放在這兒,林音要是出現一絲絲的意外,我唐風什么都不顧,先扒了你的皮不可!

    門外響亮的槍栓聲齊刷刷響起,似乎隨時都有開槍的可能。

    當然,唐風也知道,遇到首長被人打傷或者什么,這些人自然是有開槍的理由的,但是他根本不放在心上,雇傭兵能傷他那是因為有林音做人質,現在的這些人,根本不足為慮。

    “人在哪被劫的!”

    陳飛說的是沒錯的,現在就是林音的安全最重要,至于他和霍剛之間的恩怨,現在還不是著急處理的時候。

    機要秘書戰戰兢兢的瞥了一眼霍剛,然后沒看到霍剛不允許的眼神,小聲的說了一句。

    “在市區北面青峰山的山中別墅……”

    唐風聞言狠狠的瞥了一眼口鼻出血的霍剛,轉身往出走去。

    門外黑壓壓的一片槍口瞬間對準唐風的額頭!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