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3章 追兇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3章 追兇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到這一幕,陳飛使勁咽了口唾沫,緊張的看著面前發生的這一幕。

    “霍副司令,你莫不是以為就你手下這些人,能傷了我不成?”

    緩緩轉頭,唐風語氣冷冷的說了一句,言語之中的意思很是明白,門外的這些人,還對自己構不成威脅。

    霍剛堂堂的武道宗師,在沙場之上出生入死那么多年,何曾遇到過對手,哪里想得到今天竟然一招就被擊敗,毫無任何的一絲懸念!

    巨大的心理挫敗感讓受傷的霍剛此時胸中生著悶氣,眼睛之中十分的復雜。

    “你們退下!”

    副司令一聲令下,門外持槍的警衛隊頃刻之間收槍列隊,讓開了一條路。

    “姓霍的,林音的事兒由我來負責,不過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不管結果如何,你我之間,都還沒完。”

    淡淡的一句,居然讓這位身經百戰的大軍區副司令,“戰神”一樣的人物周身都是一凜。

    他似乎在內心的潛意識里覺得,自己之前做的決定是不是真的錯了?

    邁步出門,唐風幾步下了樓,扶著霍剛的陳飛左右為難,恨不得找個地縫兒鉆進去,唐風是自己領來的,出了這檔子事。天知道以后霍剛會怎么想自己。

    看著唐風出了門,陳飛心急如焚,霍剛扭頭看了陳飛一眼,輕嘆一口氣后說道。

    “你也去吧。”

    陳飛如蒙大赫,點頭答應了一聲,跑了出去,剛剛下到一樓的時候,只見高老在兩個哨兵的引導下,正往這邊走來。

    眼見高老來了,陳飛趕緊往前跑了兩步,“高老,您可算來了!”

    陳飛是高老的貼身警衛,感情自然很深,因此說話交流也隨意很多。

    高老雖然退下來了,但是他的大兒子高光世在江南軍區可是真正的一把手,這些年要不是霍剛資歷老,威望高,始終壓高光世,恐怕他早已經升到中將軍銜了。

    而高老也是今天早上才得到的消息,急急忙忙的趕過來,就已經是這會兒了。

    “唐先生和霍剛有沒有發生沖突?”

    心中萬分焦急的高老這才趕了過來,他自己心里有自己的打算,唐風好不容易被自己拉攏到了自己高家,萬一真的和霍剛發生沖突,無論輸贏,日后都有不好的影響。

    陳飛攙扶住高老,嘆氣開口。

    “出了這么大的事,唐先生怎么可能不急?剛剛兩人就差一點打了起來,對了一掌之后霍副司令受傷了,唐先生前腳剛剛走。”

    高老的眉頭瞬間皺了起來,這個情況充分說明唐風的修為要在霍剛之上。

    “出了這事兒,唐先生肯定很急,小陳,扶我去追唐先生!”

    陳飛聞言不問緣由,攙扶著高老快步往軍營大門口走去。

    安北青峰山深處,黑衣男子肩上扛著林音,急速奔跑,盡最快的速度往安北市的反方向奔去。

    黑衣男子名叫頌帕,境外販毒集團聘請的大巫師手下的護法之一。

    他此次接到的命令就是帶林音回老撾。

    軍營大門外,唐風剛坐上車,發動車子準備出發的時候,后視鏡中出現陳飛和高老的身影。

    打開車門,唐風往前走了幾步,迎住了高老。

    “唐先生,此事得從長計議,萬萬不可著急亂了方寸吶!”

    高老活了這么多年,自然看的出唐風此時的心境,見面的第一句就是安慰的話。

    “高老,您怎么來了?”

    “唉,我也是今天早上知道的消息,霍剛呢,行事確實是急躁霸道了些,但卻也是一片好心,發生這樣的意外,也是他考慮不周造成的。”

    唐風微笑點頭,沒有說話,高老人老成精,三言兩語,看似為了緩解他和霍剛之間的誤會,實則這話一說,便讓唐風明白,這件事就是霍剛一人操辦實施的,和其他領導無關。

    “現在意外已經發生,對方定然是有備而來,現在如果老朽沒有猜錯,恐怕人都已經離開安北了,唐先生一個人去追,恐怕事倍功半啊……”

    低頭思索片刻,唐風重重的嘆了口氣,現在他擔心的就是這個,此人能消無聲息殺掉一個小隊的特種兵,又能在霍剛的警衛隊手中輕而易舉的搶走林音,便能說明絕非常人,事情已經發生過去近一個小時,沒有對方的具體位置,想要追上,談何容易?

    “請高老指教。”

    唐風抬抬手,正色問道,既然高老這么說了,那肯定是有幫自己的手段,如若不然,他絕對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

    高老聞言淡淡一笑,示意先上車,而后說道。

    “我來之前已經給燕京軍區的技術部打過招呼,讓他們利用衛星監測青峰山,追尋此人的具體位置,半個小時過去了,現在也已經有消息了咱們再等等,因為涉及到軍事機密,燕京會派江南軍區的技術人員過來。”

    長舒了一口氣,唐風報以笑容表示感謝,三人坐在車上不久,果然一個背著迷彩包,手中拿者三防筆記本的眼睛男兵跑了過來。

    “報告首長,高司令派我過來協助定位逃犯位置!”

    陳飛擺擺手,拉開了車門,將技術員讓到了車上。

    唐風駕車,一腳油門踩了下去,車子猛地往前竄去!

    “報告首長,剛剛燕京那邊同步了衛星地圖,現在已經基本鎖定,此人現在距離安北市區兩百公里,已經到了青峰山山脈的邊緣,即將進入鄰省貴州。”

    高老聞言點了點頭,“唐先生,現在看來,此人身法詭異,不過一個鐘頭而已,便已經狂奔近兩百公里……”

    唐風開著車,聽到這話之后,本來往青峰山方向開的,此時一轉方向,車子往飛機場開去。

    他現在的修為自然不能和飛機的速度相比,與其自己用身法追趕,倒不如坐飛機,超過此人之后,在半路上進行攔截,事半功倍。

    “唐先生,此事危急關頭,你也不要和老朽見外,軍方的直升機我還是調的動的,咱們到了飛機場后,直接坐軍方的直升機飛貴州。”

    聞言唐風手握著方向盤重重點了點頭。

    車子很快開到了安北附近的機場,飛機的速度自然比汽車快的多,到了的時候,已經有一輛軍方的直升機在等了。

    告別高老,唐風只帶著技術員登上了飛機。

    飛機起飛,技術員和飛行員確認航向,直接朝著貴州方向飛去。

    唐風和技術員坐在一起,看這筆記本電腦屏幕上一個紅色的小點正在不斷的移動,背景是地形的平面圖,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地圖上的小紅點專挑山地地形走。

    直升機的飛行速度大致在250公里每小時左右,而軍方的這架速度更快,可以達到350公里每小時,而此人的移動速度大致在200公里左右,兩者相比之下,飛機的速度約莫是他的兩倍,按照這個來計算,一個半小時左右,唐風就可以飛到此人前方。

    想到這里,唐風心情稍稍好了一些,只要能追上,接下來的事情怎么做,最起碼自己心里有點數。

    飛機的轟鳴聲很響,但巨大的聲響并非影響唐風的思緒,他在考慮,接下來該怎么應付。

    ……

    一個半小時之后,直升機專門繞了一圈過后,在嫌犯前方五十公里左右的山區放下了唐風和技術員,而后返回。

    之所以選擇在這個地方落地,是技術員和唐風自己大致商議了一下之后才選擇的位置,他們只是大概判斷那人會從這里經過。

    蹲在樹林深處,十幾分鐘之后,筆記本電腦屏幕上小紅點距離自己的位置越來越近,唐風支走了技術員,讓他自行歸隊,而后自己往西側狂奔,那人的位置就在自己西側,沖過去便能堵住他!

    技術員是軍人,自然可以一個人走出密林,得到唐風授意,按照地圖指示往密林外出去。

    唐風和黑衣男子直線距離此時越來越近,十萬大山叢林密布,兩人奔跑之時聲音很大,唐風發現了黑衣男子的同時,黑衣男子也感覺到他的位置好像已經暴露,正有人在追他。

    腳下本就如風一般,此時感覺到異常之后,將肩上扛著的林音夾到腰間,口中噴出一團黑色氣息,雙腿接連觸地,速度更快幾分!

    唐風感覺到了黑衣男子改變了方向,加快了速度,調御氣海之中靈氣,御氣于雙腿,速度瞬間加快,只不過他這時候穿的還是仁德醫院的病號服,寬大的衣褲多少有些影響。

    又是幾分鐘過后,黑衣男子似乎察覺到無法甩開身后的追兵,心中冷笑一聲,帶著懷中的林音,跳上了不遠處一塊大石之上,靜待來人。

    唐風疾步快沖,隨后跟上,躍上大石的同時,看到了抓走林音的人的模樣。

    此人一襲黑衣,身高一米六左右,皮膚蠟黃,一看便知并非是華夏一脈的人,而是西南蕞爾小國的人種。

    臂彎之間夾著林音,只此一點,便可以看出這人并非尋常人,而林音因為過度的顛簸,已經昏死過去。

    “放下她,我會考慮讓你體面一些死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