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4章 擊殺頌帕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4章 擊殺頌帕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黑衣男子看著對面山石上站著的人一身病號服,不禁嘴角揚起一抹輕蔑的笑,扭頭彎腰將臂彎之中夾著的林音放在腳邊。

    “就憑你,也配?”

    頌帕看來人并不像是什么高手,因此心中的擔憂頓時減少,據他所知,華夏當今已經沒有幾個高手,連武道宗師都少的可憐,更別提更高一級的武者。

    抬手拍了拍身上的樹枝爛葉,唐風深吸了一口氣平復氣海。

    “你的意思就是不肯束手就擒了?”

    懶得再多說什么,唐風一句話直接問道。

    頌帕喉嚨之中發出一聲沙啞到極點的聲響,與此同時雙腿奮力蹬地,身形徒然拔高兩丈有余!

    身體離地之時周身散出一圈黑霧,整個將他的身體淹沒在當中。

    “旁門左道,不知天高地厚!”

    世間氣息駁雜,千萬種有余,壞的氣息不一定是黑色,但黑色的氣息卻一定是壞的,雖然不知道這個人修煉的是什么法門,但總歸不會是什么好功法。

    話說完,唐風冷笑著看著身體在空中的黑衣頌帕。

    頌帕跟隨師父大巫師多年,修為不低,此時蓄力過后,猛地發難,身形驟然之間往下俯沖,如狩獵的獵鷹一般威猛迅疾!

    唐風電光石火之間定睛細看,眼見黑衣男子此時周身黑氣繚繞,手臂指甲似乎都變長寸許,冷哼出聲,右腿蹬地,無奈出門穿的拖鞋,一蹬地發力,左腳拖鞋掉了……

    “我靠!”

    唐風撓頭一笑,轉瞬之間臉色突變,右手變掌為拳,徑直與黑衣男子的右掌相對!

    世間高手過招,一招便知勝負。

    黑衣男子右臂傳出腐骨蝕心般的劇痛,一瞬間感覺身體猛地往后倒飛,一股巨大的力量讓他沒有絲毫反抗的余地。

    但唐風雖然內力較黑衣男子要強出不少,無奈的是身上的傷還未完全的愈合,這一擊過后,肩頭的舊傷重新被撕開,鮮紅的血液順著臂膀流了下來,身上的病號服被血水浸透之后,貼在了身上。

    黑衣男子只覺得背后一陣涼意襲來,來不及回頭查看,身體重重的往下墜去,而后實實的砸在了地上。

    忍著身體傳來的陣痛,唐風落地之后踏地再起,黑衣男子抬起頭一瞥之下,亡魂大冒,捂著胸口艱難坐起,此時他才意識到,此人的修為遠在自己之上!

    危急時刻,頌帕端坐而起,口中喃喃自語起來,隨之而來的便是周身再度飄起黑霧,整個人的臉似乎緩慢的扭曲,唐風轉瞬即到,右掌探出,靈氣破體而出,凌冽霸道的靈氣柱迅疾如風,頃刻之間便到了黑衣男子面前!

    黑衣男子察覺到了一絲異樣,一瞬間睜眼,而后雙眼之中噴出怨毒之色,口中念念有詞,而后猛地雙臂前伸,周身聚集的黑色氣息瞬間像是感受到了召喚一般,往前嘶吼著噴去!

    靈氣柱與黑色氣柱接觸的瞬間,發出爆炸一般的空氣撕裂聲,而后眨眼間的功夫黑色氣柱散為無形,也幾乎是在同時,黑衣男子口中頓覺一股腥甜,隨后眉頭緊鎖,一口污血狂噴而出!

    唐風堪堪落地,幾處傷口雖然在補氣丹藥的作用下愈合速度極快,但此時激烈運動之下全部崩開,渾身鮮血淋漓。

    疼痛能讓人憤怒,此時唐風胸中邪火直冒,這人殺了華夏不少的軍人,雖然軍人為國犧牲是一件很是光榮的事情,但死在這人的手上,他必須得付出相同的代價。

    那就是死。

    站在黑衣男子面前,看著已然重傷的此人,唐風歪頭打量了幾眼。

    扭頭半蹲在林音身側,唐風試了試鼻息,接著右掌搭在林音胸口部位,導出一絲靈氣,灌入了其身體。

    林音眉頭動了動,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迷茫痛苦的眼神中露著一絲淡淡的絕望,但當看清面前的人是唐風之后,鼻頭一酸,眼角流出一滴清淚,但無奈全身上下疼痛不已,沒有一點力氣。

    眼見林音沒啥事,唐風直起身體,徑直走到了黑衣男子面前。

    死亡的恐懼終于在這一刻占據了頌帕的內心,他身為大巫師手下的左護法,何曾遇到過這般威脅,但無奈兩次爭斗皆以內臟受損收場。

    這時的他,已經沒有了再戰之力,甚至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

    “你想怎么死。”

    唐風淡然開口,語氣平靜如初,真正手握他人生死之時,三百年前那個大修士唐風又回來了。

    頌帕黝黑蠟黃的臉皮發顫了幾下,嘴角流出的鮮血猩紅可怖。

    “你殺了我,不會有好下場!”

    唐風聞言輕笑出聲,“你這是在威脅我?”

    在他的眼里,威脅他,真的是一件自尋死路的事情。

    頌帕內心恐懼之極,嘴角擠出一絲自認為輕蔑的笑容,但笑容一出,臉色徒變!

    唐風微笑動手,一腳踹在頌帕的胸口,力道雖然不大,但卻滿含內力,一擊之下,頌帕心肺瞬間爆裂,口鼻出血……

    解決掉這個不知死活的黑衣男子,唐風轉身回到林音身側,蹲下身將林音抱起,此時的林音意識清醒,但渾身如同散架了一般,沒有絲毫的力氣,只能眼睜睜的望著渾身是血的唐風將自己抱起。

    唐風運氣發力,快速自林間奔跑,按照之前地圖上的標記,一直往南狂奔,化氣修為不能凌空飛掠,只能是運氣于雙腿,以增加移動速度,卻無法做到長時間停留在空中。

    半個小時之后,唐風帶著林音出了十萬大山,到了不知名的一座山中小縣城。

    當軍方派出的直升機接到唐風和林音的時候,天色已經大黑,回到安北市區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

    ……

    而唐風回到仁德醫院,把林音安頓好,自己洗完澡,醫生為他處理傷口的時候,遠在幾百公里之外的十萬大山中,幾名黑衣男子蹲坐在一塊大石之上。

    清冷的月光之下,為首的老年男子面色鐵青,干枯的右手搭在徒弟冰涼的臉上,眼中怨毒之色愈發的濃重。

    “大巫師,節哀……”

    身邊的眾人齊齊半跪,低聲安慰老年男子道。

    老年男子緩緩起身,略微有些佝僂的身子直立著,清冷的月光灑下來,他的臉皺的如同老樹皮,沒有一絲的光澤。

    “吩咐下去,和頌帕死有關的所有漢人,都必須死。”

    嗓音低沉,如地獄之中傳出一般,周圍的眾人聞聲盡皆跪倒在地,恭敬答到。

    “謹遵大巫師命!”

    ……

    當唐風第二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病房之中站著一堆人。

    林音、夏素琴、自己老爸唐建國、林木石、高老、高安夏、陳飛……

    “爸媽,高老,你們怎么都來了?”

    坐起身,發現自己被血水染紅的衣服已經被換掉了,裂開的傷口也已經被重新處理過。

    看著唐風醒來,每個人的反應都不一樣,唐建國懸著的心一下子放了下來,而夏素琴則是轉過身,偷偷的抹著眼淚。

    “小風啊,我這幾天也沒在家,一回來就聽說了小音和你的事兒,這兩天,你受苦了……”

    林木石一聲經歷風雨無數,但此時看到渾身是傷的女婿,仍舊動容無比。

    和家人交談了不久,唐風本身感覺身體也沒有什么大礙,因此說了一會兒之后就支走了,病房內一時間只剩下了高老陳飛和高安夏。

    高老這次給他的幫助是很大的。

    “高老,這次的事,謝謝您了。”

    高老聞言擺手笑道,“唐先生這么客氣就見外了,老朽只不過是出了一點小力而已。”

    讓三人坐下,唐風靠在床上,想了想,接著說道。

    “高老,境外的勢力這次失敗之后肯定不會就這么收手,我覺得他們還會回來,我希望和高司令合作,徹底斷掉這個境外的販毒組織。”

    高老眼中閃過一絲驚喜神色,轉而輕輕喘了口氣,看著唐風說道。

    “唐先生真的有這個打算嗎?”

    實則高老心里可是有自己的小算盤,高光世,也就是江南軍區司令,一把手,他的大兒子這么多年了,只能停留在少將的位置上不能前進,全是因為這里有霍剛這個八大軍區共同稱為“戰神”的存在,當今這幾十年又沒戰爭,況且緝毒一些小規模的行動全部由經驗最為豐富的霍剛一手指揮,高光世這個一把手更多的時候像是被架空一般,尷尬之極。

    而高老如今退了下來,想要出力但是實在是找不到一個恰當的理由,現在這個販毒集團逐漸的浮出水面,高光世那邊似乎也看到了一絲曙光。

    借助唐風的力量,若是最后拿下這個大型的販毒組織,這種跨國的販毒組織覆滅,只要宣傳得當,最后的效果可以說會讓人感到滿意。

    “不打掉他們,林音和我都不得安寧,端了他們,也算是為民除害了吧……”

    唐風想了想,微笑說道。

    高老聞言扭頭示意,陳飛點了點頭,出了病房,撥通了一個電話。

    “喂?高司令,這邊已經談妥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