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5章 秦月邀約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5章 秦月邀約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江南軍區,司令室。

    高光世靠坐在真皮沙發上,放下電話的他,眼中若有所思,指間的香煙都快要燃盡,他也渾然不覺。

    不知何時門被打開,兩個身穿軍裝常服的女兵進了司令室。

    “高司令,情報部門獲取的最新資料,是關于境外販毒組織的……”

    來人將兩摞很厚的紙質資料放在了坐著的高光世面前,立正說道。

    煙把兒燃盡之后,手指感受到了灼痛感,高光世下意識的扔掉煙頭,眼神一轉,看到了面前的兩人。

    “資料詳盡嗎?對了,霍副司令那邊,情況怎么樣?”

    女中尉立正,正色回答道。

    “報告司令,這是近些年關于此組織的所有資料,包括國外軍方和國際刑警機構提供的補充,全部都在這里。”

    “霍副司令那邊,聽說傷勢不輕,不過孤狼小隊和他貼身衛隊一共犧牲了十個人,對他的打擊不小,目前霍副司令正在尋求解決辦法,盡量為家屬爭取一些補償。”

    高光世聞言嚴肅了點了點頭,重新點了一支煙,吸了一口之后,擺手讓面前的部下先下去,而后重新靠在沙發上,開始翻看桌上的兩摞資料。

    此次參與綁架林音事件的組織是境外一批武裝分子構成,其一號頭目叫朗貢,東南亞人,國籍不詳。自小被雇傭軍團組織收養,六歲殺人,十歲跟隨金三角的大毒梟開始做毒品生意……

    當然,這些毒梟在高光世的眼中,只不過就是一些烏合之眾,他身為一個大軍區的司令,又怎么會懼怕這些,只不過東南亞一帶巫蠱盛行,這些東西數不清道不明,這些販毒組織可怕之處不在有自己的獨立武裝,而是都高價聘請一些旁門左道的修行中人坐鎮,這些人才是高光世心中所擔心的。

    就拿這一次的事件來說,頭一次出現的五個雇傭兵,又能掀起多大的浪花?但后面出現的黑衣男子,殺傷力和威脅就有點讓他皺眉了。

    本以為這件事自己插不進去什么手,因為以前有關這些事件,一般都會由霍剛直接負責,他在軍中威望相比自己要高,加上又據說是武道宗師,根本就沒有他說話的地方。

    可是這次不同,霍剛派出的人失手,導致被保護的人身陷囹圄,聽自己父親說,得罪了人,此人名不見經傳,但修為精深,霍剛不是對手,且兩人結下了梁子,這簡直就是老天相助他高光世!

    而此時仁德醫院內,高老和唐風之間談的很愉快。

    “那行,既然這樣,老朽就先告辭了,唐先生好好休息,有任何的消息,都會第一時間告訴你。”

    唐風起床穿鞋,將高老送到了病房門口,陳飛攙扶著高老走在前面,高安夏表現有些反常,臨走之前,回頭望了一眼唐風,眼神之中很是復雜。

    唐風不明所以,也沒有放在心上,不過他也看的出來,高老這次的目的,似乎并非那么單純。

    收回思緒,唐風換好衣服,出了病房,到了林音辦公室的時候,一家人都在,自己老爸唐建國也在。

    “爸,媽,你們怎么不回去,我又沒什么事。”

    進門之后,夏素琴一時間不知是窘迫還是怎的,站起身動了幾次嘴,愣是沒說出話來。

    “你沒事了吧?傷口還疼不疼?”

    林音往前拉住了唐風的袖子,還是有些略帶靦腆羞澀的問道。

    “沒事。”

    唐風隨口答了一句,言語之中似乎不帶任何的感情色彩,林音甚至一時間感覺有點恍惚,她開始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自己越發的看不懂了。

    明明前一秒鐘,為了救連命都可以不要,身負重傷連一聲埋怨都沒有,當危險解除之后,此時卻又高冷的如同電影中的男神一樣。

    男人心,海底針,林音開始這樣想到。

    在這幾人之中,夏素琴應該是處境最為尷尬的人了,此時看到自己這個女婿,目光開始躲躲閃閃,根本不好意思正眼看一次。

    因為她心中羞愧難當,想起自己以前對唐風的態度,和唐風對自己和女兒林音的所作所為,夏素琴身為安北教育局的小領導,似乎都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小風啊,你看今天家里人都在,也沒有外人,媽想給你說幾句話。”

    唐風聞聲轉頭,看到是夏素琴說話,沒有什么思索,先把林木石和自己老爸唐建國讓到沙發上坐下,而后又搬了個椅子讓夏素琴落坐。

    “媽,都是一家人,說話不用這么客氣,有什么想說的,直接給我說就行。”

    唐建國喝了口桌上林音泡的茶,又轉眼看了自己兒子一眼,沒有說話。

    夏素琴從未感覺有如此的緊張和不安,哪怕就是自己的直屬上級要自己匯報工作,或者是自己工作犯錯誤的時候,也從未有過現在的這種窘迫感覺。

    林音也很少見自己媽媽這個樣子,走到了跟前,站在了她身后,雙手輕輕的放在了媽媽的肩上。

    “他唐叔,有些話吧,我這幾天想了很久,一直沒來得及說,今天你也在,我就不憋著了。”

    “哎,小風雖然不是你親兒子,但好歹一個女婿半個兒,現在他也是你自己的孩子,有什么話,你直接說就行。”

    夏素琴的臉“蹭”的一下就通紅了起來,唐建國這話要是放在以前,她倒不會覺得有什么,但是現在說出來,夏素琴覺得簡直就是在打自己臉。

    誰他媽媽會對自己兒子那樣?

    “行,小風啊,媽以前對你有些看法,對你態度也不好,這些,你不會生媽的氣吧?”

    夏素琴大紅著臉,有些難為情的抬頭看著唐風說道。

    雖然唐風從未將夏素琴對自己的惡劣態度放在心上過,但是現在看到她對自己態度的180度大轉變,心里其實還是有點欣慰的。

    “媽,你是我的長輩,我怎么會生您的氣呢。”

    唐風淡然一笑,輕聲說道。

    “小風啊,別生氣,男人嘛,你也是干大事的料,以后也別和你媽置氣。”

    林木石看到以前堅決反對兩人婚事的夏素琴現在對唐風的態度大轉變,心里也很欣慰,最起碼證明,自己的眼光是沒有錯的。

    “那天你和小音吵架,離家沒回來,其實小音把很多事情都和我說了,你當初甘愿入贅,其實根本不是為了那五十萬,反過來,還是木石把錢硬塞給你們的,當時我不知道原委,還一直誤會你是為了錢才來的,所以心里一直看不起你,小風啊,媽真不是人……”

    說著,夏素琴眼睛一酸,低著頭輕聲抽泣了起來,一旁的林音趕緊上前,安慰夏素琴。

    林木石年輕的時候和唐建國就是好哥們,當年林木石剛開始創業的時候,欠了人家的高利貸,房子什么都賣了也過不了難關,最后還是唐建國出手,拿出了自己退伍的錢,替林木石度過了難關,也得以讓林家生意從此逐漸的走上正軌,以至于才有了今天的一些小成就。

    當然,這些當時的夏素琴是不知道的,要不是自己女兒從唐風哪里得到真實的消息,恐怕自己到現在還不知道。

    林木石和唐建國聽完這話,臉色幾乎同時都是一變。

    唐建國拉著臉,看著唐風冷聲問道。

    “小風,這話是誰讓你說出去的,現在翅膀長硬了,你爸的話你都不聽了是吧?”

    唐風心里一凜,這事兒之所以夏素琴和林音不知道,估計也是林木石和自己老爸唐建國之間做過一些約定,畢竟兩人都是男人,有些事情,不希望別人知道。

    “建國啊,說出來也好,那個時候我多難吶,要不是你的那二十萬,別說什么公司了,我們一家三口現在能不能活著都是個問題,那個時候小音和小風都才是兩三歲,說來也快二十年了……”

    林木石輕嘆了口氣,低頭說道。

    唐建國的臉色很是難看,“木石,我們之間的關系,又怎么是用錢能衡量的呢,那件事,你就不要再提了……”

    “素琴,這些年,你真是變了。”

    林木石突然話鋒一轉,對自己老婆說道。

    夏素琴黯然神傷的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東西,但嘴巴動了動,終究沒說出什么,但是一旁的唐風隱約覺得,這兩人之間,似乎有什么別人不知道的事情。

    話說到一半的時間,唐風兜里的電話響了起來,拿起來一看,顯示的是秦月的。

    “喂,小月,怎么了?”

    唐風按下接通建,走到了接診室的陽臺邊上,問道。

    “風哥哥,你這兩天傷好點了沒有?”

    唐風一歪頭,“好多了,你不用擔心。”

    電話那頭停頓了有四五秒鐘的樣子,秦月聲調明顯有些低的問了一句。

    “風哥哥,你今晚有時間嗎?我想讓你陪我去參加個宴會,是我一好朋友開的。”

    唐風是有些不明所以的,疑惑的問道。

    “什么意思?”

    宴會顧名思義就是玩的,酒會之類的活動,這種事情,秦月為什么會讓他陪著去?

    “那個錢浩也去,你知道我最煩他了,我怕今晚……”

    聽到這里唐風明白了,原來原因在這里。

    “那行,你下午給我打電話告訴我地點就行,我過去陪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