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9章 原諒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9章 原諒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錢浩明自然也不是傻子,呂局話說到了這里,自然心中明白了個大半,于是乎立馬臉上表情一變,笑著道。

    “哪里哪里,沒有,呂局,一場誤會而已……”

    這邊錢浩明的話剛說完,女售貨一聽不樂意了,這叫個什么情況,怎么就成是一場誤會了?對方可是實打實的扇了自己一巴掌的。

    “錢總,您可得給我做主啊,這人打了我,這事兒可不能就這么算了!”

    一聲刺耳的女聲傳來,呂局的目光隨之轉了過去,只見半邊臉腫著的女售貨淚汪汪的指著坐著的唐風,沖著一臉笑意的錢浩明說道。

    高瘦男子可沒有錢浩明那樣的眼色,呂局話說到了這里他還沒明白過來,脖子一耿,“是啊錢總,現在可是法治社會,他打了人,就得給他帶走!”

    張隊長此時看著這場面,一時間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況。

    錢浩明的臉瞬間陰沉了下來。心里把這幾個不懂眼色的手下員工八輩祖宗都給問候了個遍。

    而呂局心中對唐風那可是尊敬的不得了,整個安北警察圈子現在誰不認識唐風啊,拋開他和劉局和市委一把手的關系不說,就是那一身本領,也知道不是什么普通人,自己有幸能和這樣的人搭上線,這不是難得的機會嗎?

    “唐先生,您今天這是?逛街?”

    呂局長說著一臉笑意的自顧自坐到了唐風旁邊,滿臉關心的模樣。

    “哦,沒啥事這不出來溜溜,沒想到被人扣在這里不讓走,非要報警抓我不成,你看這不就是把呂局您給等來了嗎?”

    唐風把身子往旁邊挪了挪,林音則是直接站了起來,把呂局弄了個大紅臉,接著一聽唐風這話,笑容瞬間凝固在了臉上。

    干笑了兩聲,“唐先生這玩笑開的,就您那一身本事,誰能扣住您呢?”

    呂局自然聽出來了話中的意思,但現在這種狀況,他生生被逼成了一個騎虎難下,劉局估計也不知道實情,就派自己過來了,誰曾想到當事人居然是唐風!

    錢浩明的臉徹底的黑了。

    抬起頭掃視了一眼站著的錢浩明女售貨和高瘦男子以及張隊長,唐風拍了拍自己衣服,淡然說道。

    “咱也是遵紀守法的好市民不是?總不能處處動手啊,呂局您看人家那么多人,我能怎么辦?法治社會啊……”

    使勁咽了口唾沫,呂局腸子都悔青了,剛才劉局的電話打到局里,自己就不應該為了在劉局面前留個好印象主動攬這個案子,現在這事兒鬧的。

    “唐先生,您放心,這事兒我知道了,一定是誤會,我怎么可能抓您呢,您可是我們警察隊伍的榜樣人物。”

    說完,一臉尷尬無比的呂局站了起來,直直身子,一臉嚴肅的走到了錢浩明身前。

    “錢總,這事兒我看是個誤會吧?要不您讓當事人給唐風先生道個歉,這事兒也就沒啥了,畢竟唐先生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

    錢浩明不敢怠慢,雖不是點頭哈腰一般的答應下來,但自己這邊沒表態呢,女售貨和高瘦男子那邊直接就炸了,這叫什么事兒?

    “警察同志啊,這事兒可不能這樣處理啊,他動手打的我,怎么您警察一說,倒成我的錯了,不行,今天您非得給他帶走,這事兒沒完!”

    女售貨一番“慷慨激昂”的陳述,直接將現場的氣氛帶到了鴉雀無聲。

    呂局和錢浩明站在原地,一時間兩人胸中的邪火都在升騰。

    冷靜了幾秒,錢浩明板著臉,拳頭都握的咯吱作響,這個女人也忒他媽的不懂眼色了吧?這么明顯的事情都看不出來,別說唐風剛才打了她一巴掌,現在的自己就想上去給他狠狠的一頓耳光,腦子里簡直裝的都是漿糊!

    冷冷的瞥了一眼女售貨,錢浩明指著高瘦男子,“剛才的事情,都是一場誤會,你們兩個聽到沒有。”

    他壓低了聲音,盡量使得這件事情不要再擴大,唐風自己雖然不認識,但是看呂局長對他的態度,自己也能看出來,這個人不簡單。

    “錢總,您這是?”

    女售貨身子一滯,看到錢浩明壓抑著怒火的樣子,嚇得身子都有點輕微的哆嗦,兩眼直勾勾的盯著錢浩明。

    “唐先生,您看,剛才這都是一場誤會,我手下的員工亂說,耽誤您時間了,都是一場誤會,別放在心上。”

    賠著笑臉,錢浩明到唐風面前,一臉誠懇的說道,和剛才那個趾高氣昂的錢總想比較,謙遜的多了。

    “誤會?沒有吧錢總,我這畢竟動手打你的員工了,真的只是一場誤會嗎?”

    他們想玩,唐風自然就陪著你們玩,現在你們想結束了,哪有那么好的事兒?

    錢浩明的臉色很難看,畢竟這自己也是萬豪廣場的總經理,雖然不是真正的一把手,但這幾年大權都在自己手中握著,好歹在安北也算小有名氣,哪里受過什么委屈?

    但是他伯父告訴他,在社會上摸爬滾打,該受的氣,就得自己受了,要不然的話,非得出大事不可。

    “當然,唐先生,呂局,這就是一場誤會,我的員工出的問題,影響唐先生購物消費了,都是我們廣場的錯,再沒有別的了……”

    錢浩明腆著臉,畢竟能做到萬達廣場總經理的人,雖然說是個二代公子哥,但實力還是有一點的。

    女售貨的臉此時通紅無比,現在這時候她自然看出來了,人家原來是有背景的人,只不過是出來逛街穿的隨意,自己居然給人家認成屌絲了,這下看來是真闖了大禍了!

    “錢總啊,既然是你說的這樣子,那就讓你的員工過來給唐先生賠個禮,道個歉,唐先生也是個知書達理的人,不會跟你這些小員工計較什么的,您說是吧唐先生?”

    唐風抬眼瞥了一下說話的呂局,轉而笑道,“呂局既然都這么說了,我還能說什么呢,就按照呂局說的辦吧。”

    人家畢竟是一個區分局的副局長,話說到了這個份上,唐風好歹也得給人家一點面子,于是乎順水推舟的說道。

    實際上他也根本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只不過就是一個沒什么素質而言的女售貨狗眼看人低而已,這種事情每時每刻都在發生,況且自己還真不屑跟她計較什么高低。

    眼看唐風同意了,錢浩明和呂局心里都是一陣放松,沒多說什么,錢浩明快步走到了女售貨和高瘦男子面前。

    “去!還不快給唐先生道歉!”

    女售貨眼中滿是驚慌,高瘦男子此時也有些慌亂,這還是頭一次見自己的頂頭上司這么兇,哪里還敢怠慢,哆哆嗦嗦的兩人走到唐風面前。

    “先生,女士,對不起……”

    看著女售貨腫著的半邊臉,林音一時間有些沒忍住,捂著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女售貨和高瘦男子的臉黑的跟鍋底一樣,但是無奈,這件事怎么說都是自己挑起的,說破天自己也不是無辜的,誰知道又偏偏惹的不是什么普通人,搞成這樣子,只能是自己道歉,不然還能怎么樣呢?

    眼看兩人道歉了,唐風隨意的擺了擺手,本身就沒怎么放在心上,至于對方是否是真心道歉,他連去思考一下的想法都沒有。

    讓兩人走開,唐風先起身,而后伸出手,林音微微低了低眼神,略微有些不好意思,但最后還是伸出手握住了。

    兩人起身,錢浩明和呂局連忙上前,直到現在,錢浩明心里還不知道唐風的具體身份,但是做生意的人,冤家宜解不宜結不是?反正看這樣子也是有身份的。

    “唐先生,您這是要走?”

    錢浩明連忙笑著向前,滿臉笑容的看著唐風。

    “嗯,這不買東西呢,還沒買到不是?”

    “唐先生,您看這樣行不行,今天這事呢,是我管理上疏漏了,讓您不開心,今天您在萬豪的一些花銷,我全免掉,您看怎么樣?”錢浩明一臉誠意的道。

    擺手一笑,“不用了錢總,就不給您添麻煩了,買衣服的錢我還是有的。”

    說完唐風沖一邊的呂局道了別,牽著林音進了不遠處的李寧專賣店,買衣服去了。

    而錢浩明和呂局則站在原地好久,“呂局,到我辦公室坐坐?剛剛托人從信陽捎過來的毛尖,咱們邊喝邊聊,正好有點事情想請教您呢。”

    呂局一看這來也來了,去就去唄,歇會也好,隨后將自己帶來的兩個特警支走,和錢浩明上了頂樓。

    兩人進了辦公室,落了座,秘書將茶泡好,錢浩明這才開口。

    “呂局,這個唐先生,究竟是什么來歷,我怎么看您對他也是畢恭畢敬的呢?”

    呂局抿了口上等的信陽毛尖,眉頭都擠在了一起,無比享受的模樣,接過錢浩明遞過去的中華香煙,慢吞吞的開了口,將前因后果說了個明明白白。

    知道了唐風底細的錢浩明深深的吸了口氣,暗道幸好今天沒得罪慘,要不然后果還真不好說。

    寒暄幾句之后錢浩明送走了呂局,準備關門的時候,自己堂弟錢浩站在了門前,笑呵呵的看著自己。

    錢浩是他的堂弟,也不知道當年他爸給他怎么起的名字,兩人名字就差一個字。

    “明哥,剛才那人,我可認識他!”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