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0章 計謀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0章 計謀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錢浩明看著眼前這個自己大伯家的兒子,一時有點意外,側身讓錢浩進了辦公室,示意秘書給倒了水。

    “小浩,你怎么來了?”

    兩人是堂兄弟,從小一起長大,關系也都還可以,再者自己現在的一切大部分都是自己大伯給的,因此對這個堂弟,他的態度一直都不錯。

    錢浩喝了口水,眼神一直在辦公室內身著職業裝,身材很不多的女秘書身上晃悠,被自己堂哥這么一說,才戀戀不舍的將眼神收了回去。

    “明哥,我昨天給你說的事兒,你這么快就忘了?”

    錢浩喝了口水,身體往身后的沙發上一靠,愜意的說道。

    錢浩明腦中回想了一下,終于想了起來,自己這個堂弟還真是除了吃喝玩樂之外,別的什么都不想,昨天自己接到他的電話,說是今天晚上讓他跟自己一起去參加一個宴會。

    “哦,記起來了,參加你們的一個聚會嘛,我記得。”

    錢浩明靠在自己的真皮辦公椅上,淡淡說道。

    “我知道你明哥一天工作忙,這么路過這里,專程再跟你說一遍,怕你忘了嗎?”

    “對了明哥,剛才在耐克專賣店的那個人,我認識。”

    錢浩喝了口茶,將口中的茶葉吐掉,臉上的神色微微變了變,說道。

    錢浩明有點意外,剛才專賣店那人?說的不就是那個唐先生嗎?難不成自己這個堂弟,跟他還有點交情?

    “小浩,你是說,你認識剛才那個唐先生?”

    他有點意外的問道。

    錢浩冷哼一聲,“那可不,不僅認識那么簡單,還打過交道呢!”

    錢浩明身子往前微微一傾,如果自己堂弟真和剛才那個唐先生認識,那據呂局剛才所說,如此霸道的人,如果自己能結識這樣的人,也不失為一件好事,畢竟這年頭做生意,關系網密了,什么事兒都好辦不是?

    “小浩,那你跟那個唐先生關系怎么樣?如果可以的話,介紹你哥和他認識認識。”

    錢浩聞言扭過頭,神色很是陰狠的看了一眼自己堂哥,鼻孔中哼出一股不屑而憤怒的氣息。

    “關系怎么樣?我和他可是天大的仇,簡直能說是奪妻之恨了!”

    錢浩明一愣,眉頭緊緊鎖在了一起,對自己堂弟所說的很是意外。

    “小浩,你這么說是什么意思?”

    “明哥,實話跟你說,前幾天,那小子惹了我,你了解我啊,這事兒我怎么可能咽的下那口氣,就給豹哥說了一聲,準備讓豹哥收拾他一頓呢,結果沒成想,這小子背后的實力鬼知道那么厲害,連鄭世豪都敬他幾分,害的最后豹哥在這兒也栽了一個大跟頭……”

    錢浩咬牙切齒的將之前發生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作為堂哥的錢浩明聽完之后,明白了,這世界還真是小,冤家路窄啊,沒想到這個唐先生,讓他們錢家三兄弟都栽過跟頭,難怪提到這個人的時候,錢浩的表情都變了。

    “你的意思是,之前他也和你發生過沖突?”

    錢浩明睜大了眼睛,擺手將身邊的女秘書支走,低聲說道。

    “呵,何止是沖突那么簡單,明哥你知道的,我這不是一直喜歡學校的那個姑娘秦月嗎?誰知道這小子最近和秦月走的很近,我一個朋友說,有天秦月回宿舍晚了沒進去,直接跟那小子出去住酒店了,明哥,這就是拿針在扎我你知道不?我弄死那小子的心都有了!”

    經自己堂弟這么一說,錢浩明的心里漸漸的也起了一絲怒意,要說今天這事,還真是挺打自己臉的,當著廣場那么多人的面,讓唐風出盡了風頭,要說自己心里一點怒氣都沒有,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說當時自己不知道這個唐風如此的霸道,居然之前就得罪了自己的兩個兄弟。

    那可是親兄弟。

    “小浩,你先別生氣,咱們有話慢慢講。”

    錢浩聞言呼了幾口長氣,接著眼珠子一轉,從沙發上坐了起來,雙手撐在辦公桌上,身子往前傾著。

    “明哥,今晚咱不是有個聚會嗎?秦月也去,我聽秦月身邊的姑娘告訴我,中午的時候秦月給那個唐風打電話了,說是讓唐風跟她一起去參加聚會,我看,今晚是個機會……”

    錢浩明不傻,經自己堂弟這么一說,多年來的兄弟默契讓他知道,這個堂弟這意思是,今晚在聚會上,找點事情,好好的殺一殺他的威風。

    “你的意思是?”

    錢浩收回身子,坐在身后的椅子上,神秘的一笑。

    “明哥,你還不知道吧,這個聚會是我同校的哥們組織的,地點就選在市區不遠的小承德山莊,那地方可不一般吶……”

    錢浩說到這里停住了,胸有成竹的看著對面的堂哥。

    “小承德?”

    錢浩明心中思索了起來,這個山莊據說幕后的老板是高家二爺身邊的親信,黑爺手下的產業,可以說是安北格調最高的一個休閑去處了,就算是放在整個江南省,都可以說是數一數二的,去這個里面的,消費極其的高昂,能去哪里消遣的,非富即貴,是安北有名的“銷金窟”。

    “你的意思是?”

    錢浩明沒把話說透,低聲問了一句,目光詢問似的看著對面的堂弟錢浩。

    錢浩嘴角揚起,冷笑一聲。

    “咱們到時候給他設個局,我們兄弟實力制不住他,但是高家二爺手下的黑爺實力可比他強啊,只要讓他跳進去,呵呵,到時候,神仙也救不了他……”

    兩兄弟相互對視一眼,慢慢的臉上露出了似乎已經成功的得意笑容……

    另一邊,唐風和林音買完了衣服,出了萬豪廣場,而此時,時間也已經到了下午四點。

    “這會兒還早,要不咱們先回家一趟吧,你也有幾天沒回去了。”

    站在廣場出口,林音一邊掏出車鑰匙,一邊詢問的目光看著唐風。

    將車鑰匙從林音的手中拿過去,把手中拎著的東西放進后備箱,唐風打開駕駛座的車門坐了進去,林音心中一絲暖流飄過,很是聽話的坐到了副駕駛。

    “行,就先回家一趟吧。”

    車子行駛在市區的街道上,唐風手中握著方向盤,旁邊的林音溫柔的坐著,再也不像以前那般的排斥自己,一切看起來都好像回歸了正常,似乎這樣的生活就是唐風一直想要的。

    午后的陽光從車窗照進來,微微有些耀眼,隨后將車上放著的墨鏡帶上,唐風一扭頭,林音同時眼神往這邊看過來,看到唐風戴著自己墨鏡的樣子,噗嗤一笑。

    “你笑什么?”

    唐風看著車前方,微微一歪頭問道。

    “那是女士墨鏡,你戴著,有種莫名的喜感……”

    林音捂著嘴,忍住笑意說道。

    “沒事,反正老夫老妻的,也不在乎形象了。”

    唐風隨口一說,車子前方一轉彎,進入了繁華街區,一輛白色的馬自達加速,超過了唐風的車。

    市區的車很多,唐風自然沒有在意,自顧自和林音說著話,只不過放慢了車速,靜靜的跟在白色馬自達車后。

    “K哥,大巫師的意思是,咱們什么時候動手?”

    白色的馬自達車子中連同坐著四人,說話的人身上的穿著有些怪異,和普通人的衣服有些不同,寬大的如同道袍一般,但款式又和道袍不同,上面繡著一團團黑色的如同蟒蛇或是蛟龍一般的東西,看著整個畫風有些陰暗可怖。

    “大護法,別著急,我們這次的計劃必須完美無瑕,之前是我和老板太小看這個唐風了,那個傀儡王磊,好幾次對他的計劃全部失敗,后面我們又派出五個雇傭兵,沒想到還是折戟沉沙,最后連左護法都折在了他的手上,大護法啊,我理解你的心情,畢竟……你和左護法的關系,我知道……”

    黑袍男子臉上的肌肉僵直繃住,身體直直的靠在車座上,眼中的陰狠有些嚇人。

    “K哥,這一次,我不僅要幫你們拿到X2的研究報告,還要親手將那個唐風,挑斷手腳的筋脈,扔進了蛇窖,讓他生不如死!”

    副駕駛上叫做K哥的男子微微閉上了眼,輕輕呼去一口氣。

    “大護法,別動怒,這件事,我會讓你滿意的。”

    ……

    唐風開著車,直直的駛進了清河嘉園。

    兩人并排進了家門,林木石和唐建國坐在餐桌邊正一臉笑意的聊著天,夏素琴雖然手上的傷還沒有好,但是想到自己女婿要回家吃飯,還是親自下廚做飯。

    “小風啊,回來了?來來來,咱們爺三一起聊聊……”

    一進門,林木石直接起身,將唐風手中的東西接過去交給女兒林音,然后拉著唐風直接坐到了桌邊。

    三個男人坐在桌邊,聊了起來。

    夏素琴親自下廚,做的全是唐風小時候最喜歡吃的菜,當然,這些信息都是她找唐建國問的,要不然她也不可能知道唐風喜歡吃什么菜。

    吃飯大概又花了一個多小時,等到吃完的時候,秦月的電話打了過來,唐風等岳母收拾完碗筷,起身向林木石和自己老爸唐建國道別,林木石起身攔住他,將家里那輛奔馳的車鑰匙遞給了唐風,這才讓他離開。

    受到秦月的短信,唐風一路開著車,到了師范學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