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七十二章 譚爺?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七十二章 譚爺?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露背裝女子話一出口,秦月的臉色即刻大變,身邊端著酒杯的西服男子神色也是一尷。

    “鹿學姐,別開玩笑了,這是我風哥哥。”

    秦月此時對這女子說話的態度都變了,聲音有些不滿低沉的說了一句,扭頭看了看身側的唐風,生怕因為自己朋友的這句話,傷到唐風。

    但唐風怎會為這一點小事生氣,這些人之所以這么說,其實不過就是勢利眼而已,根本犯不著因此而心生不悅。

    露背裝女子臉上頓時生出苦笑,知道自己說錯了話但打量著秦月身側的唐風,始終沒有放在心上,在她看來,這種場合還這樣打扮,自己說了那么難聽的話還不敢還嘴的男子,能有什么大本事?

    之前的西服男生情商似乎要更高一些,看到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干笑幾聲舉著酒杯開口解圍道。

    “秦月啊,你鹿學姐她眼花,她的性格就愛開玩笑,別放在心上,來,咱們喝一杯!”

    說著,將手中的高腳杯遞給了秦月,微笑說道。

    秦月猶豫了一下,扭頭又看了一眼唐風,西服男子眼珠一轉,急忙再度開口,抱歉似的說道。

    “你看,我這兩只手,就取來兩杯酒,這位哥們,不好意思了哈!”

    唐風聞言輕輕搖頭,示意沒事,還之以微笑,秦月見唐風也沒有反對,接過酒杯,三人碰杯,輕輕的抿了一口杯中紅酒。

    “行,小月啊,那咱們先過去吧,等會宴會馬上開始了。”

    秦月拉著唐風的胳膊答應了一聲,跟在兩人的身后,往樓前空地上臨時的宴會區走去,前面的露背裝女子此時看秦月和唐風的眼神似乎都有點不對了,畢竟今天這種宴會,雖說大家都是安北師范的學生,可來的人卻都不是一般的普通人,這一點山莊外面停著的各種好車就能看出其冰山一角。

    歐式小樓前的草坪上此時擺放著一些桌子,上面是一些酒水和吃的,雖說已經很精致了,但這還只是臨時供客人們休息聊天的地方,等會人到齊了,便會到歐式小樓之中去,那里的條件要比這里好太多。

    就在秦月和唐風兩人找了個地方,坐下一邊聊天一邊打趣的時候,草坪上諸多的人開始有些騷動起來,好奇心驅使下,秦月站起身往前看去,只見通往這里的路上赫然出現了剛才碰到的連坤,以及自己最討厭的那個錢浩的身影。

    一行得有好幾個人,這幾人一出現,引得眾多女孩子目光加持,這些人都還是學生,對長得帥氣家里又有錢的,自然是愛慕有加。

    唐風也沒理,坐在遠處和秦月說著話,看著眾人激動的表現,并未過多的驚訝。

    而此時,錢浩和自己堂哥錢浩明,以及好伙伴連坤,一齊大步走了過來,錢浩此時是一臉的得意之色。

    “明哥,今晚好好玩,看上那個,兄弟我給你做媒,你看你這一天天的,就知道工作了……”

    錢浩明自然見過許多絕美女子,但此時看到這些年紀輕又漂亮的學生妹子,心中也不免有些心猿意馬,微笑的點了點頭。

    “對了坤哥,我看你那個廣播站的藍靜竹對你有點意思啊,要不今晚拿下?”

    錢浩走在兩人中間,低聲對身邊的連坤說道。

    連坤聽到錢浩如此直接的言語,撇嘴一笑,淡淡道,“哎,這些不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嗎?好了浩哥,你呀,就抓緊拿下你的秦女神吧!”

    連坤的這句話直接就把錢浩內心中的那股子桀驁氣息給點燃了,他轉過頭冷笑一聲,今晚這不就是來拿秦月女神了嗎?只要計劃實施的順利,拿下她,還真不是什么難事。

    ……

    三人并排進了草坪,錢浩明年紀稍微長一些,遠遠的看到了坐在不遠處的唐風,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低頭和自己堂弟說了一句什么,扭身走了過來。

    “唐先生,您也在這兒啊?”

    聞聲抬頭,下午在萬豪廣場見過的錢浩明一臉笑容的看著唐風,回以微笑,唐風起身握手。

    “難得唐先生您賞光啊,這次宴會聽我堂弟小浩說,是他們幾個組織的,唐先生你能來,真是榮幸啊!”

    客套話唐風自然不會放在心上,哈哈一笑,“錢總這么客氣干嘛,這樣感覺就像是在趕我走啊。”

    兩人隨即相視而笑,“行,那唐先生先坐,等會宴會開始,我再敬你一杯,這會兒外面的酒都是些餐酒而已,還配不上唐先生您的身份。”

    說了幾句,錢浩明轉身離開,連坤和錢浩一來,宴會正式開始,而這次主辦宴會的人也就浮出水面了,那就是安北連氏集團的公子——連坤!

    眾人先后進了草坪后面的歐式小樓,進入小樓的瞬間,唐風也只覺得眼前一亮,里頭偌大的空間裝飾的金碧輝煌,吃的喝的玩的應有盡有,可能還考慮到這次來的大家都是學生,因此不僅僅有酒會,還有唱歌跳舞的地方,總之就是吃喝玩里應有盡有!

    環境不僅很適合玩樂,今晚這些來的人大多都是學生,并不是特別正式的宴會,自然穿的也都很隨意,但隨意歸隨意。卻很少有穿的很普通的,女生大部分都是長裙高跟鞋,穿的都很性感,一點不像還是學生的模樣。

    人很多,進入場內之后,大多都分成了很多小團體,大家互相敬酒,一起聊天打屁,整個氣氛還是相當的熱烈,而錢浩和他堂哥以及連坤,無疑是全場最為惹人注目的存在,這三人年紀都不大,都是二十來歲的樣子,因此會場中大部分的女子都主動過去給三人敬酒,時不時幾人便發出笑聲,看起來玩的很是開心。

    而錢浩則還是時不時的看向唐風和秦月,看著兩人一邊喝酒一邊吃著東西,玩的不亦樂乎,緊緊的攥著拳頭,感覺要把唐風生吞活剝了一般,簡直就是恨之入骨!

    “對了坤哥,你不是說,在這里消費超過三百萬,黑爺手下的大管家都會過來敬杯就以示對客人的尊重嗎?今晚怎么?”

    連坤抿了口,看著錢浩,“我朋友是這么給我說的,但是這黑爺的大管家也不是一般人吶,人家是否能來,咱們也不好說啊!”

    雖說錢浩和連坤背后的實力都不弱,就拿錢浩來說,安北錢家,名頭在這個小地方還是有點的,背后幾十家大小公司,還拿下了不少國際業務的國內代理權,這幾年上升的勢頭也很足,就說萬豪廣場,他們就拿到了安北市的代理權,全權為萬豪集團提供服務。

    據說錢氏集團的身家高達十億以上。

    而連坤這邊,他們家背景和錢家差不多,做的只不過是這幾年市場行情火爆的房地產業,身家少說也在十個億以上了。

    但是這樣的身家,在安北高家二爺親信黑爺的眼中,恐怕連個屁都算不上,他們兩個自然也都知道,因此哪怕是黑爺的大管家,他們就別說惹起惹不起,巴結都來不及。

    兩人正說著,小樓的門被人推來,與此同時兩個便衣男子進來,隨后一個唐裝老者,大步邁進了場內。

    此人年紀約在五十上下,雖年紀不輕,但行走之時龍行虎步,步步生風,絲毫沒有一丁點的老態龍鐘。

    這人一進場內,喧鬧的場地中頓時安靜了下來,眾人的眼神齊刷刷的聚集到了唐裝老者身上。

    而連坤看到這老者之時,眼珠子都蹬圓,這人是誰,那不就是黑爺的大管家,外人稱為譚爺的小承德山莊老板嗎?

    “坤哥,這人是?”

    錢浩看著這人進來之后氣勢這么足,有些疑惑的問身邊表情有些凝固的連坤。

    連坤頭都沒轉,直勾勾的看著這唐裝男子,激動之色溢于言表,簡直比看到了自己親爹還激動。

    “大管家,譚爺!”

    “啊!”

    錢浩也驚了,剛剛還說人家來不來呢,沒想到這就來了。

    而連坤已經激動的不行了,這譚爺來,自己腰板簡直都直了不少,這可是黑爺的人,一般人誰見的到?

    “小兄弟,今晚玩的怎么樣?還滿意嗎?”

    兩人楞神的時間,唐裝老者已經到了連坤面前,身邊的手下告訴他,這就是今晚付錢的金主。

    連坤激動的不行,趕忙伸出手握了握。

    “譚爺,您老還親自來了,滿意,滿意的很,這小承德果然名不虛傳啊!”

    譚爺兩個字說出口的瞬間,周圍大部分男女都是一驚,他們可都是安北小有頭臉的二代,自然知道譚爺是誰,那可是黑爺的大管家!

    許多性感美女的眼神此時看連坤的眼神都不同了,而連坤也十分的享受,眼神不時的看向不遠處端著酒杯的一個白衣女子,嘴角時不時露出得意的微笑。

    那人可是他的女神,愛而不得多年,今天自己這么有面子,更是對自己著色不少。

    “滿意就好,好好玩,有什么需要就說……”

    說完,譚爺伸手,手下遞去一杯酒,連坤和錢浩以及錢浩明慌不擇亂的舉起酒杯,譚爺輕輕的抿了一口,這三人卻是一飲而盡。

    “好了,年輕人,好好玩吧,老朽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唐裝男子折身離去,連坤三人連忙往前迎送兩步,走到一半,路過唐風和秦月身邊時,唐裝老者停住了腳步,眼神轉向了一邊無所謂自顧自吃著牛排的唐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