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4章 動一下試試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4章 動一下試試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自打這矮胖男子進屋以后,黑爺就覺察到了一絲不對,馬老板的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儼然不怎么合適,經他這么一說,黑爺心里知道出事了。

    “馬老板,有話你直說,你是我的客人,在安北這個小地方,我黑某人還是有三分薄面的。”

    聲音不大卻擲地有聲,黑爺穩重,他說出這話,定然心中是有分寸的,就他的名頭,確確實實在安北有資格說這種外人聽起來很狂妄的大話。

    此時一旁的譚爺都插不上嘴了,背手站在座椅之后,靜靜觀望。

    矮胖男子忿忿的將手邊小桌上的茶水端起,往嘴里灌了一口,摸了把嘴。

    “黑爺,就剛才,我去前院轉了轉,看里面有一群小年輕聚會呢,就進去玩玩,看有個姑娘好看,順手摸了一把,多大點事兒啊,里面一小子上來就打,我來這兒是做生意的,你看著辦吧!”

    說完臉一甩,翹著二郎腿,一臉火氣不消的模樣。

    “話說我馬三奎在山西也有點名氣吧?到了這小小的安北,被一小年輕這么欺負,還是在您黑爺的眼皮子底下,他不給我面子也就算了,畢竟我是一外來人,可是黑爺您的臉往哪兒擱?”

    矮胖男子混的時間也久了,遇到這事兒,幾句話說的黑爺面色就是一凜,說一千道一萬,人家馬老板今天晚上也是來做生意的,在自己的山莊被打,好說也不好聽。

    黑爺聞言眉頭輕輕動了動,轉而哈哈大笑。

    “馬老板啊,何必動怒,年輕后生不懂事,我會給他教訓的,你放心,你是我的客人,今晚這事兒,我定然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

    說完一扭頭,譚爺趕忙低下頭,“你帶幾個人去看看,是誰家的公子哥敢在這兒打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教訓一頓拖過來,給馬老板出出氣。”

    譚爺恭敬的點了點頭,直身走了出去,到門口處左右看了看,兩個身強力壯的便衣男子隨之跟在了他身后,三人大跨步往前院的小樓走去。

    而小樓之中,連坤正沉浸在英雄救美之后的滿足感之中,哪里還想到有什么可怕的后果,錢浩此時也屁顛屁顛的跑了上來,一邊夸連坤的同時,一邊趁機和秦月說話。

    “坤哥好有男人味。”

    “是啊,真男人,我要是有這樣的男盆友就好了。”

    周圍的女生們紛紛對連坤投去熱切的目光,而白衣女子許昕此時也俏臉微紅,微抬眼看向連坤,眼神不禁都柔軟了幾分。

    而就在眾人都沉浸在此種氣氛當中時,房門被人直接踹開!

    之前跟隨譚爺進來過的那兩個便衣男子奪門而出,譚爺隨后跟了進來。

    眾人的目光瞬間集中到了門口的三人身上,只見那兩名男子膀大腰圓,一身的疙瘩肉,眼睛之中發出兇厲的光,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善茬。

    眼見譚爺來了,連坤錢浩明顯一愣,干笑兩聲,迎了上去。

    “譚爺,您怎么?”

    錢浩心眼多,搶先一步迎了上去,彎著腰恭敬的說道,但話未講完,臉上便火辣辣的刺痛了開來,他驚恐的扭頭一看,譚爺面色鐵青,身邊的便衣男子二話沒說沖說話的他就是一巴掌!

    這人手勁很大,一巴掌下去打的錢浩暈頭轉向,不知西東。

    “譚爺,您這是干什么?”

    面色鐵青的譚爺微微一側目,冷哼一聲,“少多嘴,說!剛才是誰打的馬老板!”

    此時的譚爺對面前這幾個公子哥可沒有好臉色了,剛才進來敬杯酒那只不過是出于禮貌,畢竟這是規矩,花的錢多了,他這個老板定然是要出來看看到,但沒有想到這才幾分鐘的樣子,這幾個人就給自己惹下這么大的麻煩,他心中怎么可能不火兒?

    錢浩被呵斥一句之后才明白過來,原來是連坤捅馬蜂窩了,那馬老板還能有誰?不就是剛才進來摸了一把許昕的矮胖男子嗎?這不是傻子都猜的出來。

    哭喪著臉,錢浩扭頭看了一眼已經開始緊張的連坤。

    這一微小的動作豈能逃得過譚爺的眼睛,這下無疑是直接告訴他,打人的就是連坤了。

    而連坤此時站在許昕面前,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緊張的不行,怯生生的盯著面前不遠處的譚爺。

    往前走了兩步,譚爺冷聲開口。

    “連家少爺,莫不是你動的手?”

    此話一出,全場盡皆安靜了下來,無數的目光落在連坤的身上,他扭頭看了一眼因為驚嚇有些慌張的許昕,胸中一團火焰一下子又燃燒了起來!

    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女人,今天豁出去了!

    “譚爺,是我動的手,那矮騾子也太不是……”

    連坤義憤填膺氣勢洶洶,但話說到一半,腹部只覺得一陣陣痛傳來,整個人的身子不受控制的蜷縮在了一起。

    “混賬東西!你可知道馬老板是什么人,那是黑爺的貴客!”

    “你敢動手打我們黑爺的客人,我看你們連家是想絕后了!”

    身旁的男子動完手,譚爺緊接著的訓斥道,聲音振聾發聵,驚的許多女生往后退了兩步,這種不怒自威的氣勢,著實嚇人。

    連坤此時雙腿發軟,黑爺的客人,那黑爺是什么樣的存在,自己又怎么可能得罪的起呢?

    一瞬間巨大的悔意涌上心頭,他忍著腹部的劇痛,站直了身子。

    “譚爺,凡事咱得講道理,那矮騾子摸了許昕,不就是該挨打……”

    剛剛站起來的連坤身子直接被譚爺身邊的打手踹的離地了,而后重重的落在地上,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

    “我告訴你,就是你老子站在這里,也不敢給我說這話,你算個什么東西!”

    兩下過后,連坤軟了,心中那個悔啊,不就個女人嘛?自己連坤什么時候缺過女人?今天晚上也是豬油蒙了心了,干出這樣的傻事兒來,萬一真要得罪了幕后的黑爺,那別說是他,就是整個連家在安北都別想好過!

    心中瞬間懊悔涌上,他用盡力氣爬起來,哭喪著臉,硬是忍住沒哭出來。

    “譚爺,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撲通!”一聲,跪在了發怒的譚爺面前,連聲求饒。

    “我錯了譚爺,馬老板不是喜歡她嗎?讓他帶走,我沒意見……”

    這個時候,什么女神,什么大美女,通通變得不重要了,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小命,要是命沒了,談其它的什么都沒有用!

    連坤這話說出口,周圍的人臉色全變了,之前還是大丈夫男子漢,真男人,讓姑娘們心生愛慕的他,瞬間成了眾矢之的!

    懦弱!賤!沒骨氣!!

    譚爺冷笑一聲,這才是他想要的結果。

    “去,帶他去見馬老板和黑爺!”

    而后抬眼看向雙眼噴火似的的白衣女子許昕,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

    “你,也走。”

    許昕眼中瞬間顯出慌亂,憤恨的看了一眼地上的連坤,而連坤也正好看向了她,但此時的連坤哪里還敢說不字,現在的許昕在他眼中就是一塊燙手的山芋,可是萬萬不能拿的東西。

    許昕心中萬念俱灰,也看透了地上這個如狗一般的連家少爺,全都是假的,本以為他是真的為了自己什么都可以做出來,沒想到都是驗出來的,人家稍微一狠起來,他就慫了。

    “我憑什么跟你走!”

    許昕怒目而視,絲毫不給譚爺面子,比地上爬的連坤硬氣不知多少倍。

    譚爺可是老。江湖了,瞥了一眼沒說話,看了看身邊的男子。

    兩名男子會意,伸手便抓,許昕畢竟是女孩子,人家動真格的,一下子心里慌了,大聲了叫了出來。

    不待兩名男子近身,秦月的小身板瞬間擋在了許昕身前,伸開雙臂,將比自己還高一個頭的許昕擋在身后。

    “你們不許動我學姐!”

    兩男子一愣,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顯然他們也有點不相信,居然還有人敢出頭?

    莫非是不想活了?

    譚爺臉色瞬間徒變,雙眼如鉤,死死的盯在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身上。

    撥開兩人,譚爺黑著臉,冷冷的看向因為激動小胸脯快速起伏著的秦月。

    “我只說一遍,你現在讓開,我既往不咎,要不然,老朽的辣手也不管你是男是女。”

    譚爺的嗓音有些溫和,若不是他臉板著,旁人還以為是在教訓自己的小孫女。

    秦月擋在許昕身前,錢浩瞬間看呆了,這是什么操作?

    這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連坤喜歡許昕,他錢浩喜歡秦月,這都是公開的秘密了,那連坤遇事慫了,以后鐵定是和許昕沒戲唱了。

    誰知道秦月非要做這個出頭鳥,現在自己該怎么辦?

    干笑了兩聲,錢浩腆著臉靠到了譚爺身前。

    “譚爺,您老看在我爸老錢的面子上,放我女朋友一馬,她還小,不懂事……”

    說著,錢浩就伸手去拉秦月,誰知秦月小臉一拉,不屑的甩開了他的手,厭惡的給了一句。

    “誰是你的女盆友了,軟蛋一個,滾開!”

    而譚爺這邊則更是愈發不滿,輕蔑的一哼。

    “什么阿貓阿狗都讓我給面子,你也不回去問問你爹,敢跟我這么說話嗎!”

    錢浩瞬間被這句話嚇得不敢動了,楞了兩秒,陪著笑,“那個……譚爺說的是,您請便,您請……”

    譚爺聞聲未在講話,一擺手,身后兩男子動手,伸手就拽向秦月和她身后的許昕。

    正在這時,一直在一旁看著的唐風撥開人群,高聲喊了一句。

    “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