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6章 愛管閑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6章 愛管閑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馬三奎坐在自己座位上,對于黑爺突如其來的這一反常回應,很是意外,滿是肥肉的臉一擰。

    “黑爺,您這是什么意思?”

    這種情況讓黑爺一時間感覺也有些棘手,這里是自己的地盤,關鍵馬老板畢竟是自己的貴客。

    眼見馬老板生氣,譚爺思緒轉了一下,低頭在黑爺耳邊耳語道。

    “黑爺,這件事情似乎有轉機,唐風替那個姑娘出頭,但打馬老板的人,似乎和他并不是什么朋友。”

    黑爺有些意外,按理來說,這一起來參加聚會玩的人,應當都是朋友才對,之前自己還以為是唐風擋著,不讓自己的抓打人的那小子,現在看來,似乎是自己想的偏了?

    “馬老板稍等……”

    黑爺帶著笑容安慰了發怒的馬老板一句,扭頭看向譚爺。

    “你是說,唐先生和那幾個混小子不是一起的?”

    譚爺不置可否,點了點頭,表示確實是這樣。

    黑爺明白了,心中的憂慮一時間也消散了不少,與此同時站了起身。

    “馬老板,你跟我一起走,黑某人今晚給你找回臉面!”

    話說完,隨即邁步,身邊的貼身保鏢隨之跟上,蠻橫的馬三奎聽到這里,不滿的哼了一聲,跟在了后面,幾個人浩浩蕩蕩的往前面的小樓走去。

    此時錢浩和連坤心里那個氣啊,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還惹了一聲的騷,這下倒好,自己喜歡的女人沒追到手,臉丟大發了!

    而唐風則無比輕松的轉身擠進了人群,和秦月許昕坐在一起,安慰兩個女孩子的同時,吃著自己喜歡的東西,三人邊吃邊聊,兩個姑娘心情也逐漸的從剛才的驚慌中緩和了下來。

    就在此時,房門再次被人推開,眾人目光看過去,只見一身黑衣的黑爺走在最前頭,之前挨了打的矮胖男子跟著,幾個人走了進來,看面色,似乎都帶著怒意。

    “糙你奶奶的,剛才打我的那小子人那兒去了!”

    馬三奎可不是什么有素質的人,仗著自己的勢力,橫行霸道習慣了,才不會和人講理,一進來就扯著嗓子吼叫著。

    錢浩此時雖然也怕,但最怕的還是連坤,畢竟人是他打的,聽到聲音是在尋他,嚇得在人群中身子都有些瑟瑟發抖,驚慌失措的看著進來的數人。

    矮胖男子馬三奎四下掃視了一圈,一眼看到了躲在人群之中戰戰兢兢的連坤,手指頭一指,高聲說道。

    “黑爺,就是那王八羔子!”

    隨著馬三奎的手看過去,黑爺也看到了渾身發抖的公子哥連坤,于是乎輕輕一擺手,手下的貼身保鏢低頭答了一句,精瘦的身子快速往前移動,驚的看熱鬧的眾人趕緊往兩邊分開,手中拿著酒瓶的連坤一時間驚了,手上的力氣似乎瞬間消失了一般,玻璃酒瓶落在了地上,酒水灑了他一身都未做理會。

    這黑爺的貼身保鏢身材精瘦,一米九左右的身高,頭發推成了三毫米,上身一緊身運動黑色短袖,下身一條迷彩長褲加一雙戰地靴,如同一個職特種兵一般,行走之時,步步穩而勢沉。

    三兩步之間,這人已經到了連坤面前,修長的胳膊伸出,滿是肌肉的臂膀像鈴小雞一般,直接將癱坐在了地上了連坤提了起來,而后轉身,直接一只胳膊拎著癱軟如泥的連坤,到了門前的空地上,一把扔在了黑爺面前。

    “黑爺,人帶來了。”

    黑爺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后連坤被這保鏢直接一把扔在了地上,摔的悶哼一聲,趴在地上揉著膝蓋處,這時的他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神氣。

    “連家的公子是嗎?”

    黑爺往前跨了一步,居高臨下看著地上的小年輕,似笑非笑,面上的神色飄忽不定。

    連坤這個時候是真怕了,黑爺啊,那是什么人?高家二爺的親信吶,安北有幾個人敢惹他,今天自己這算是瞎了狗眼了,惹上這般人物,真是出門沒看黃歷,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張慌的站起身,連坤都不敢直視面前的黑爺,戰戰兢兢的彎著腰。

    “黑爺,譚爺,馬老板,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晚輩不懂事,給各位賠禮道歉……”

    說完之后連著鞠躬,頭都快低到地上了,以此來乞求人家的原諒。

    唐風手里端著杯干紅,一臉輕松的站在人群后面,看著面前發生的一切。

    人都說富不過三代,這些安北商圈大佬們的后代,還真是沒幾個有出息的,一天除了吃喝玩樂之外,什么正事沒有,要是換做普通人,黑爺他們這般糟蹋人,他早就看不下去了,但是這人為了得到自己喜歡的女人,什么齷齪事情都干的出來,自己別說救了,心里還挺樂呵。

    黑爺看著眼前連坤態度如此,嘴角閃過一抹難以捉摸的笑,轉身扭頭,正色開口。

    “馬老板,人在這兒了,該怎么處置,你看著辦,只不過,命你得給人家留著,好歹這連家和我也有過一面之緣。”

    話畢,往身側退了一步,抬手讓自己的貼身保鏢也閃開。

    這意思很明顯,就是該怎么辦,你馬三奎自己動手,你盡管出氣就行了。

    霸氣,何等的霸氣!

    錢浩此時看著連坤的處境,使勁咽了口唾沫,如墜冰窟一般的恐懼,想要上前替連坤說幾句好話,但忍了忍,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這趟渾水,自己還是別去摻和了。

    馬三奎此時心情大好,沖一旁的黑爺抱了抱拳,擼起袖子,咧著寬厚的嘴唇冷笑著往連坤身邊走去,邊走邊說道。

    “后生,剛才挺橫啊,這會兒怎么不橫了?嗯?怎么不橫了?”

    這般說著,上前掄圓了短粗的胳膊,揚起朝著連坤驚慌的臉就是一巴掌!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聲聲傳來,連坤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脹了起來,兩邊臉瞬間就不一樣了。

    “糙你媽得,我糙你媽的!”

    一耳光過后,馬三奎提起腳,朝著連坤的小腹就是一腳!

    “嗯……”

    力道雖然不大,但踢的位置很特殊,一腳過后,連坤捂著肚子就蹲下了,整個人的臉都憋成了青色,眉頭緊緊的鎖在了一起。

    “媽拉個巴子的,敢打老子,你打啊!”

    邊打邊罵,馬三奎興奮的不行,這時候連坤即便是再難受也不敢發出一絲聲音,這就是實力的碾壓!

    連打帶踹,幾下之后,年輕氣盛的連坤已經沒有了人樣,哪里還有之前富家少爺的樣子,近如喪家之犬,想躲卻也不敢躲,狼狽到了極點。

    唐風心中平靜如水,并未起波瀾,而就在這時,他耳邊一陣香風吹來,許昕難為情的靠到了他身邊。

    “風哥,你好人做到底,能不能再幫我一次……”

    聲音很輕,聽得出這姑娘對于再次麻煩他,心中也有些愧疚,但還是說出了口。

    唐風抿了口酒,抱著胳膊一轉身,只見許昕微紅著臉,滿眼溫情的看著他。

    “什么忙,你說。”

    許昕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雙唇緊咬,考慮了幾秒,輕聲開口。

    “那個連坤雖然說當時為我出頭是有所圖謀,人也是心術不正,但也是為了救我,才得罪的人家……”

    簡單的兩句話,唐風明白了這姑娘的心思,不得不說她還是有情有義的,盡管連坤救她是有目的的,而且最后又出賣了她,但此時她仍舊還是心軟了。

    “我知道了,你在這兒和小月在一起,我去去就來。”

    娃娃臉秦月此時心里是有些不滿的,但唐風都已經答應了,她也沒有說什么,站在人群后面,看著唐風走到場內。

    此時的連坤已經被打的口吐鮮血,周圍的姑娘們都已經不忍直視了,但走又不敢走,只能親眼目睹這殘忍的場面。

    馬三奎打的起勁了,氣喘吁吁的,正準備掄起胳膊再次捶打的時候,一聲刺耳的男人聲音傳出。

    “差不多行了吧,得饒人處且饒人啊。”

    馬三奎牙關緊咬,眼珠子都紅了,聽到這刺耳的聲音,還以為是黑爺說的,抬眼一看發現黑爺神色凜然看著自己左側,扭頭一看,一個并不認識的男子信步走來。

    “各位,得饒人處且饒人啊,差不多行了吧?”

    場內幾十雙眼睛直直的看向唐風,黑爺的臉色也變了,而一邊的馬三奎,則是一臉的蠻橫。

    連坤此時被打的暈頭轉向,眼見有人替自己出頭,還以為是錢浩呢,抬頭一看,腫著的眼睛迷糊的看到,竟然是那個唐風!

    除了意外,一種極難用言語表達的情緒涌上心頭。

    “呵呵!得饒人處且饒人?老子的事管你娘的屁事!”

    “滾一邊去,惹急了老子,連你一起打!”

    說完,馬三奎腮幫子鼓圓,提著拳頭就往連坤的臉砸去!

    “砰!”

    連坤被打的口中血沫橫飛,“撲通”一聲趴在了地板上,馬三奎不依不饒,兩步跨上去,騎在連坤身上,左右手齊上,一巴掌接著一巴掌的扇!

    有的小姑娘已經捂住了眼睛,恨不得臉耳朵都塞住。

    唐風并未生氣,淡淡一笑,抬頭看了素不相識,皮膚黝黑的黑爺一眼,邁開步子到了馬三奎身側。

    “砰!”

    一腳!

    這一腳直直的踢在馬三奎的肋骨處,使的勁兒不大,但卻直接將馬三奎直直踢飛,重重的落在了兩三米開外的黑爺腳下!

    場面頓時死寂。

    馬三奎肋骨都像斷了一般的疼,劇烈的疼痛讓他窒息,發不出一絲的慘叫,捂著肋骨處左右打滾。

    譚爺眼見唐風竟敢如此的不給黑爺面子,一下子急了,作勢就要出去喊人,但黑爺的一個眼神阻止了他,無奈,他也只能是恨恨作罷,雙眼瞪著對面唐風。

    而黑爺見過大場面,此時心中波濤洶涌,氣怒難當,但臉上卻是一副云淡風輕。

    手下將馬三奎扶起,這矮胖的馬三奎此時滿臉漲紅,站立都成了問題,但眼珠子卻已經是通紅如血,憤恨的看著打自己的唐風。

    “黑爺,今天在你這兒,可真給我馬某人面子啊!呵呵!”

    意思很明顯,他在讓黑爺掂量,替自己出頭,畢竟這是在安北。

    黑爺聞聲低頭看了一眼馬三奎,胸中長舒一口氣,而后冷聲對自己手下保鏢說了句。

    “送馬老板回去休息!”

    馬三奎聽楞了,不可思議的看著黑爺。“黑爺,你這是什么意思?”

    “送馬老板回去休息,沒聽到嗎!”

    手下保鏢打了個冷戰,硬是扶著不滿叫罵的馬三奎出去了。

    眼看人被拉出去,黑爺穩穩心神,抬眼看向唐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