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7章 三個女人一臺戲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7章 三個女人一臺戲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您便是唐先生吧?”

    黑爺往前邁了半步,面帶笑容,一時間看起來很和藹的模樣。

    唐風將被打的已經沒有人樣的連坤從地上攙扶起,然后沖一邊人群中的幾個小年輕招了招手,那幾人眼見事態已經平息了,雖然膽戰心驚的,但唐風的話他們似乎也不敢不遵從,趕緊跑過來將身負重傷的連坤架著出了門。

    眼看人送走了,唐風拍了拍衣服,禮貌的一笑,答道。

    “我是唐風,您就是在安北聲名顯赫的黑爺吧?”

    兩人面對面站著,唐風看著面前這個皮膚有些黑,年紀在五十上下的中年男子,心中也是一絲異樣的感覺傳出。

    人的眼睛是不會騙人的,這個人的眼神,蘊含的東西太多,足見城府太深。

    “哈哈,唐先生過獎了,在下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今天能在我的山莊遇到唐先生,也算是有緣,這樣,我黑某人請唐先生到上廳坐坐,也算是為今晚您在這里遇到不愉快的事情賠個禮,您看如何?”

    黑爺一口一個“您”,這個稱呼很是尊敬了,畢竟唐風表面上的年紀才只有二十幾歲而已。

    唐風聞言扭頭看了一眼身后的秦月,而后回過頭。

    “黑爺,今天就不用了,天色不早了,我想先回去了。”

    黑爺的臉色顯然有些尷尬,不過滯了一兩秒,轉而抬頭爽朗笑道,“既然唐先生還有事,我黑某人也就不強留了,咱們改日再敘!”

    點頭答應下來,唐風也沒有多待,到了身后帶著秦月和許昕,跟黑爺道別,徑直出了門。

    唐風一走,黑爺隨后跟著也走了,這時不敢動的其余眾人才都動了起來,一眨眼的功夫,偌大的宴會場地上,只剩下了一個空著的場地和一臉發呆的錢浩已經他堂哥錢浩明。

    兩兄弟相互對視了一眼,鼻子都差點氣歪了,本來今天想著讓唐風過來,好好借機會諷刺嘲諷一下他,沒想到竟成了這般模樣,不僅僅羞辱人家的目的沒有達到,反而讓自己丟盡了臉面,真是難受到了極點。

    “小浩,那個唐先生來頭不簡單,你以后沒事別在招惹他了,萬一出點意外,后果都是我們不能承受的。”

    錢浩明相比于錢浩要老成持重一些,正因為如此,剛才的他才一直沒有說話,就他所看到的,唐風這人的背景,絕對不簡單。

    “哼,不簡單又怎么樣,我總有一天會把他踩在腳底下摩擦!”

    錢浩年輕氣盛,加上秦月在她的心里那簡直就是真正的女神,一直得不到,心里更加的癢癢,現在看到她和唐風走的那么近,心里怎么可能就此放下。

    “唉,爭面子的事,以后再說吧,但我告訴你,不要隨便招惹他,不然,大伯估計也保不住你。”

    錢浩明口中的大伯自然就是錢浩的老爹,兩人說完,一起出了小別墅。

    出了小承德山莊,唐風拿出車鑰匙,讓秦月和許昕上了車,發動車子,駛出了停車位。

    “小月,我送你們回學校?”

    車子緩緩的行駛在路上,唐風隨意的扭頭問了后面的兩個姑娘一句。

    秦月沒有直接回答,轉頭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邊的學姐許昕。

    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許昕頷首想了想,有些靦腆的開口說了一句。

    “現在還不到十點,風哥,要不我們一起去吃個飯吧,剛才在里面我看你也沒怎么吃好,我請客,也算是謝謝你今天救我了。”

    沒有什么意外的感覺,唐風也覺得沒有什么,點頭答應。

    “行,那就吃飯,你們兩個選個地方吧。”

    就在三人說話的時間,車子轉過一個路口,遠光燈下,出現了一個有些熟悉的身影。

    “咦……那不是靜竹學姐嗎?”

    唐風看到路邊身影的同時,還在思索這人是誰,后邊的秦月已經輕聲說了出口。

    小承德山莊雖然距離市區不遠,但還是有個幾公里的,這路直通山里,晚上的車不多,人就更少了。

    車里的人看到藍靜竹的同時,藍靜竹也看到了他們,好似很難為情,招了一下手,便扭頭繼續往前走了。

    車子很快到了她身前,“風哥哥,你停一下吧,是靜竹學姐。”

    唐風答應一聲,踩了一腳剎車,靠邊停下了。

    秦月打開車門下了車。

    “靜竹學姐,你怎么一個人啊?他們人呢?”

    藍靜竹看到秦月,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

    “那個……剛才出來,我去上了個廁所,出來之后他們都已經走了,所以……”

    秦月沒什么心眼,一聽便明白了,這是被落下了。

    “這樣啊,那你上我們的車吧,晚上黑燈瞎火的,你一個人走不安全,上車吧!”

    藍靜竹聽到這話,開心的點了點頭,然后看向車內駕駛座上的唐風,眼神很是迷戀,和下午時間的她截然不同。

    秦月已經邀請人家了,唐風也不好說什么,再者也就是個姑娘,沒什么可計較的,回之以微笑。

    藍靜竹也沒說什么,順手離開副駕駛的車門,坐了進去。

    一股宜人的香水味道撲鼻而來,隨意的扭頭回看,只見這藍靜竹似乎還補了妝容,她的風格和許昕有些類似,卻比許昕要開放大膽許多,一雙修長白皙的美腿故意一般往唐風這邊側放。

    拉著三個美女,唐風發動車子,直奔市區。

    三個女人一臺戲,況且這三個之前就認識,關系也算的上可以,坐在車上這么一商量,就說了好幾家吃飯的地方。

    唐風無奈,不過好在自己也沒什么事,沒發表什么意見,由著這三個美女的性子,不過一路上藍靜竹余光時不時的瞥向專心開車的唐風,心思似乎也不在吃什么這個話題上。

    很快到了一家西餐廳,這是三個美女一致通過的結果。

    進了門,舒緩悠揚的輕音樂將人煩躁的心情一掃而光,三女一男,四人落了座,三個人正好將一個小桌子坐滿。

    藍靜竹似乎也不知是有意無意的,坐在了靠近唐風的位置。

    三個美女點餐,唐風對吃的沒什么講究的,也沒搭話,自顧自的翻著手機。

    “風哥,你最近是不是受過傷?”

    等餐的同時,藍靜竹有些突然的說了這么一句,眼睛看著唐風,表情有些不自然。

    唐風一愣,扭頭看了一眼自己身邊這個顏值很高的絕色美女,餐廳內開著空調,她似乎有意將身上衣服拉的很低,露出了迷人的香肩,那隱約可見的胸部線條,不由得更讓人想入非非。

    “謝謝,一點小傷而已。”

    唐風不置可否,回以微笑,正對面坐著的秦月自然看不出什么,更不會懂藍靜竹的心思。

    “哇,靜竹學姐,你真細心,這你都看的出來。”

    藍靜竹抿嘴一笑,腰身一收一緊之時,露出的曲線更加的清晰,唐風的余光無法躲避,雖然露出的僅僅只是冰山一角,但足以想象的到,裙衣遮擋之下的尤物,是如何的“巍峨雄偉”……

    上了餐,三人邊吃邊聊,但很多時候都是藍靜竹在說話,秦月陪著打鬧,許昕倒安靜了許多,靜靜的吃著東西,時不時的陪著笑兩聲,看唐風的眼神雖然很熱切,但臉上并沒有表現出來什么。

    這頓飯吃的很慢,約莫一個多鐘頭才吃完,四人結了賬,出了西餐廳,秦月掏出手機一看,驚呼出聲。

    “完了完了,十一點多了,宿舍該關門了!”

    秦月說完,藍靜竹也拿出了手機,一看屏幕,“哎呀,還真是哎,都十一點多了,寢室的阿姨都把門關了。”

    許昕看了看兩人,沒說話。

    已經走到車跟前的唐風拉開車門,歪頭打量了一眼。

    “要不我們去酒店吧,反正寢室是回不去了,都這會兒,小月,昕兒,你們看呢?”

    藍靜竹似乎并不為自己回不去宿舍而擔憂,反而表現的很積極,主動提議去酒店住。

    秦月撅了撅嘴,要是她一個人,那肯定是十分樂意和唐風出去住的,畢竟這事兒也不是沒有過,她本身也很喜歡和自己風哥哥在一起的感覺。

    但現在不同,還有許昕和藍靜竹在,而她的靜竹學姐今晚看起來似乎有點和平時不一樣,熱情的有點過頭了。

    因此她開始有點猶豫,看了一眼許昕,征求她的意見。

    許昕似乎有點害羞,但看著藍靜竹主動這樣說了,晚上也確實沒地兒去,于是點了點頭。

    “行,就聽靜竹的吧。”

    兩人同意了,秦月也只能同意。

    “風哥哥,那我們去找個酒店住吧。”

    秦月剛說完,藍靜竹馬上主動說道。

    “我一個朋友就是開酒店的,我聯系吧,風哥你也就不用操心了。”

    坐在副駕駛上,藍靜竹一臉開心的扭頭沖唐風溫柔說道。

    很快,藍靜竹聯系好了地方,唐風開著車,拉著三個美女,開到了市區,在密斯特酒店門口停下。

    四人下了車,一起進了酒店,到了前臺,唐風掏出銀行卡準備開房,藍靜竹直接沖收銀員說了一句。

    “你們經理是我發小,我來之前已經打過招呼了。”

    收銀的姑娘一看藍靜竹這么說,確實想起,剛才自己經理打過招呼,房間都已經開好了。

    “哦,您是藍小姐吧?房間都已經開好了,這是房卡,您拿好……”

    房間已經開好,唐風也沒說話,跟在三個姑娘的后面,上了樓。

    刷卡,進房間。

    進門的瞬間唐風楞了,居然只是一間臥室兩張大床!

    三個美女,他一個男的,這今晚注定是要發生什么的節奏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