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8章 難忘的夜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8章 難忘的夜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這一開門愣住的不僅僅是唐風,秦月和許昕也有點意外。

    “靜竹姐,這……這怎么只有一間房啊,我們四個人呢……”

    秦月畢竟是個小姑娘,這三個女生一個男的,讓她總覺得有點別扭。

    藍靜竹白皙的臉上泛起一絲紅暈,有些不好意思。

    “那個……今個兒不是周五嘛,住酒店的人太多了,就這一間還是我朋友專門給我留的。”

    “不過雖然只有一間房,但床挺大,應該能住下……”

    說完,有些難為情的低下了頭。

    來都來了,既然說已經沒房間了,那其他人也不好再說什么,唐風先走到里面,將車鑰匙放在桌子上,接著往沙發上一靠。

    “行了,你們三個睡一起吧,把床并到一起,我在沙發上瞇一會兒就行。”

    三個姑娘把東西放下,聽到唐風這么說,秦月一下子不干了。

    “不行,風哥哥你的傷還沒有好徹底,怎么可以睡沙發呢,我睡沙發上,風哥哥你睡另一張床。”

    “是啊風哥,你身上還有傷,就睡床吧,我和小月誰睡沙發都行。”

    兩個女孩這么一說,唐風心頭其實還是有些暖的,雖然這個藍靜竹心思看起來并不簡單,但她再怎么也就是個學生而已,只不過有點虛榮心過重的毛病,現在看唐風似乎有錢有勢,想要接近而已,算不上有什么大的人品問題。

    “那行,委屈你了,我就睡床去了。”

    說完,唐風坐起身,往前走了幾步睡倒在了床上,蓋上被子,一股倦意襲來,唐風閉上眼睛迷迷糊糊的睡去。

    三個女生平時都比較講究,雖然是在外面,但晚上睡覺之前都要洗澡,睡夢之中,唐風只覺得眼前一個身影接著一個曼妙身軀走過,但連日來的疲憊讓他睡眠質量很好,也沒想別的,翻了個身繼續睡自己的覺。

    不知道什么時候,房間里的燈關掉了,大概到了半夜時分,唐風一陣內急,掀開被子揉了揉眼睛,有些半清醒的起身下床,按照之前的記憶,幾乎是閉著眼睛一般摸到了房間里的衛生間。

    推開門,迷迷糊糊的,連燈也懶得去開,解開腰帶,正準備方便的時候,身后的衛生間門似乎輕微的響了一聲,似乎有人輕微用力推了一下,黑燈瞎火的,唐風睡的半夢半醒,也沒怎么在意。

    解決完之后提起褲子,正準備轉身的時間,身后突然一陣香風傳來,兩只纖細柔軟的手臂攬在了自己腹部,輕輕的抱住了自己。

    這一下唐風一個激靈,睡意全無,這一溫柔如玉般的觸感,太舒服了,這一雙手臂熱情似火,緊緊的纏住他的腰身。

    “小姑娘,別玩火。”

    在黑夜之中,唐風心中那團壓抑已久的渴望似乎又重新在這一刻被點燃了,他伸手握住那一雙嬌小卻柔軟的小手,細膩的觸感讓他瞬間竟然也有些恍惚,是啊,結婚這么久了,其實他和林音似乎還沒有過一次。

    他是個正常男人,加上修仙者的體質較常人不知強了多少倍,對于這種事,自然也是有想法的。

    這雙手的主人似乎并未理睬唐風的話,攬住腰身之后還不作罷,緊接著,一股極為宜人的頭發味道傳來,唐風側仰起頭,那一股極為好聞的氣息進入了自己的鼻腔,似乎刺激著大腦中的神經,讓唐風的呼吸都開始變的有些急促。

    衛生間內一片黑暗,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唐風不知道攬住自己的究竟是哪個姑娘,但這種神秘感,好像讓人在黑夜之中更加的肆無忌憚。

    那姑娘將臉貼在了唐風的肩頭,呼吸不由得加重了幾分,從口鼻之中呼出的熱氣撲打著唐風的耳垂,她在試探,更是在誘惑。

    這一切自然沒有結束,女子不知哪里來的力道,雙臂一使勁,毫無防備,或者說根本就無意去掙扎的唐風身子急速的轉了過來。

    剎那,兩瓣如花瓣一般,香甜的,溫熱的薄唇自顧自的探尋了過來,輕輕的吻在了他臉龐之上……

    唐風開始閉上了眼睛,他不愿意知道是誰,其實是誰都不重要,房間里的三個姑娘誰都不丑,秦月嬌小可愛,蘿莉型美女,許昕身材高挑,面容精致,渾身散發著一股淑女般的氣息,而藍靜竹顏值不遜色前兩人,身材高挑且姓感,性格開朗,無論是三人之中的那個,唐風都覺得不虧。

    姑娘如此的主動,唐風自然不可能沒有表示,在那兩瓣如花瓣樣的薄唇貼上之時,他猛地發力,一把將姑娘摟在懷里,放肆的去“侵犯”、去探索……

    接下來,唐風再也沒有什么顧忌,只有肩頭那微微傳來的刺痛似乎還在提醒他,這是真實的現實世界,并不是做夢。

    修仙者的體魄較常人厲害不知多少倍,密閉的衛生間內是沒有床的,唐風直接將她抱起,放在洗漱臺上。

    一番緊張的準備,唐風“翻身上馬”,揮鞭策馬……

    休息了幾天的他,體內似乎蘊含著無窮的磅礴力量,那每一個的激烈交鋒,他都能感覺到姑娘的身子都在微微的發顫。

    但此時是午夜,外面還有兩人在睡覺,她極度的想要發出聲音,卻不能發出,對面這個讓自己癡迷的男人猶如一位力大無窮威猛無一的將軍,每一次的撞擊似乎都如同山崩地裂一般,她閉著眼睛,牙關緊要,最后實在忍受不住,索性一口咬在了唐風的右肩膀,死死的咬住,才算是減弱了喉嚨深處發出的絲絲像“哀嚎”一般的聲響。

    ……

    戰斗持續的時間很長,長到讓姑娘都有些著迷和吃驚,她不是未經人事的小女孩,但這樣勇猛的男子,卻還是第一次見到。

    她既興奮又激動,緊緊的抱著男人,戰斗從午夜開始,一次剛剛結束,第二次又接著開始,姑娘享受這種感覺,誰讓自己是女人,女人就是喜歡被男人這般征服,也只有這樣的男人,才能讓她著迷。

    天色開始變亮時,唐風收住了攻勢,他清晰的聽到,女子粗重且帶著顫音的呼吸聲。

    穿戴的差不多,唐風攔腰抱起女子,狠狠的在她脖頸處親吻一口,這一口是用了力道的,他在一瞬間,也有些想知道,女孩究竟是三人中的哪一個。

    打開門,姑娘先走了出去,屋內窗簾拉著,一片的昏暗,等到姑娘躺在床。上了,外面沒有聲響了,唐風這才走了出去,躺在了自己床。上,繼續補覺。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接近中午時分了,唐風起床,發現三個小姑娘已經洗漱完了。

    “風哥哥,你醒了啊,我已經叫過早餐了,你先去洗漱吧,等會準備下去吃飯。”

    這是一家較為高檔的酒店,底下二樓是有用餐的地方的,唐風答應了一聲,進了衛生間。

    這幾秒鐘的時間,唐風回過頭大致看了一眼三人的脖頸處,但很遺憾許昕和秦月穿的衣服有些蓋住了,而藍靜竹則側著身,他也沒看到有痕跡的存在。

    沒多想,洗完之后,唐風出來,跟著三個女孩到了二樓開始吃早飯。

    中途還沒吃完,林音的電話打了過來。

    “喂,小音。”

    唐風一邊吃著飯,一邊接著電話。

    “唐風,你在哪兒,我下午要跟媽媽去趟美容院,做疤痕的修復,你要是有空的話,開車送我和媽媽去吧。”

    飯放進嘴里,唐風想了想,下午自己似乎是沒有事情的,便答應了下來。

    “好,我馬上回去。”

    吃完飯,唐風開車將三個姑娘送回了安北師范學院,而就在三人下車之時,許昕一低頭,脖頸露出了一個紅色的小痕跡,唐風心猛的提了起來。

    他有點意外,沒想到那個女孩子居然是許昕,發現這個痕跡之后,再看許昕今天走路似乎都有點不對勁,兩條修長的雙腿似乎沒勁兒了一般。

    看到這里唐風已經知道了,但也沒說什么,臨走之前和許昕藍靜竹互換了手機號,開車往家趕去。

    而此時安北萬豪大酒店內,K哥坐在一間套房內的沙發上,眼前的茶幾上擺著一摞一摞的資料,他臉上平靜如水。

    “K哥,幾天了,我們究竟什么時候動手,你說你有辦法更容易的解決這件事,那你倒是動手啊!”

    一身奇裝異服,面色暗黑的大護法從自己臥室之中走了出來,已經兩三天了,他的耐心快耗盡了,殺弟之仇快將他折磨死,此仇不報,他的心是無法平靜的。

    “大護法,今天,就在今天,計劃已經開始了,你安安心心等著看一場好戲吧……”

    ……

    唐風回到家,夏素琴親自下廚做了午飯,吃過之后,休息了一會兒,他開車,載著母女兩人,往市區一家美容院駛去。

    夏素琴活的很精致,手上受了傷,怕留下疤痕,傷口還未徹底的愈合便開始預防疤痕的出現。

    但是他們不知道,一場陰謀正在等待著他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