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0章 真正的陰謀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0章 真正的陰謀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唐風站在一邊有些說不上話,在他的心里,岳父一直都是一個好男人的模樣,當這時候看到岳父為了一小三,和發妻以及女兒翻臉的時候,他竟然也有些恍惚,這一切似乎來得有些猝不及防。

    雖然都身為男人,雖然岳父曾經對他的態度一直讓他心懷感激,但當岳父為了小三和林音正面翻臉的時候,唐風也開始有些討厭這個男人。

    “素琴,既然都到這步了,我也不瞞著你了,我們之間確實已經沒有感情了,我放過你,你也放過我,清河嘉園的房子留給你,我還會分一些公司的股份給你,你跟了我這么多年,我不會虧待你……”

    林木石緊緊的將腹部鼓起的妙齡女子擋在身后,沉著臉,面對夏素琴,逐字逐句說道。

    “爸,我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

    林木石的話說完,夏素琴目光有些呆滯,半響沒有言語,一旁的林音更加理智一些,盯著自己以前極為尊敬的父親,略帶諷刺的笑道。

    唐風清楚的看到,林音的右手在微微的發抖。

    目光隨著女兒的說話聲轉了過去,林木石也貌似感受到了一絲難堪,身前畢竟是自己親生女兒。

    頓了頓,林木石輕嘆了口氣,“小音,爸爸和你媽媽已經沒有感情了,以前你一直在上學,我怕影響到你的學業,一直在演戲,這么多年了,爸爸也累了,現在你學成歸來,事業有成,也長大了,爸爸也一把年紀,我想,也是該追求一次屬于自己的幸福了。”

    一瞬間場內的氣氛倒不像是原配抓小三了,四人之間交談的聲音很小,如果不是之前的那一出,很多人還會以為這是一家人在一起討論什么。

    林木石講完,折身將電梯按開,溫柔的將妙齡女子送上電梯,說了句“我隨后就到”,目送女子離開。

    林音作勢欲攔,但側眼看了看自己母親夏素琴,最終只是嘴巴張了張,沒說出話來。

    “林木石,你鐵了心要離?”

    唐風聞言扭頭看著自己岳母,也是在這一瞬間,他也才覺得,岳母就是個女人,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當自己愛了多年的男人無情拋棄自己的時候,她似乎再厲害,也顯得無力,眼神之中寫滿了哀默。

    林木石點了點頭,沒有答話。

    “明天吧,我會帶律師一起回家,把離婚協議簽了,家產的事情,也一并說清楚。”

    夏素琴嘴角微微揚了揚,面色蒼白,像是一個貧血過度的人,剛剛做完美容的她,瞬間老了十歲。

    “這么迫不及待。”

    “到了這個地步了,再糾纏下去也沒什么意思了,早點離了,對你也好,你保養的很好,不算老……”

    “夠了!”

    夏素琴打斷了林木石的話。

    “你以為我是你?”

    林木石被噎的面色一滯,眼神之中露出不耐煩的意味。

    場面沉默了一會兒,夏素琴抬手扶了扶額,淡淡的苦笑了一聲。

    “小風,送我和小音回家。”

    唐風皺眉,打量了一眼岳母,發現自己確實沒有聽錯,而且看岳母的眼神,那一種平時的傲慢之色也少了許多。

    答應了一聲,唐風看了一眼林音,眼神被林音冷冷沖了一下,輕咳一聲,上前扶住有些走路恍惚的岳母,出了酒店大門,拉開車門讓母女兩人上了車,然后發動車子……

    一路上,夏素琴和林音都沒說話,唐風很是尷尬,剛才自己暗自給岳父報信,林音自然是生氣的,不論自己是為了誰好,這樣的做法,其實事后想起來,都有些讓人感覺不舒服。

    快到家的時候,唐風的手機收到了一條短信,他打開看了一眼。

    “小風,今天謝謝你。”

    是岳父林木石發來的,唐風一瞬間五味陳雜,也不知道回復什么,索性關了手機。

    到了家之后,夏素琴在林音的攙扶下進了家門,唐風停好車之后跟在身后,進門之時,林音扭頭憤恨的看了一眼唐風,最后還是讓他進了門。

    坐在客廳沙發上的夏素琴渾身好像沒了力氣,更沒有了精氣神,以前她四十多歲的人看起來就像三十歲,但這一次的打擊對她來說是致命的,這一瞬間,她老了不只十歲,眼角的皺紋好像在極短的時間內長了出來,身子靠在沙發上,頭發披散在一邊,這種狀態,是唐風從來沒有見過的。

    “媽,你別難過了,我看著心里面難受……”

    林音一直守在母親身邊,寸步不敢離開,唐風看到岳母自己這個精神狀態,也有些擔心,女人都是感性的,萬一做出什么傻事。

    夏素琴抬起沉重的眼皮瞥了一眼林音,滿是憐愛又似乎滿含落寞,那是一種被自己男人背叛之后落寞。

    “小風,你過來,坐這兒。”

    唐風答應了一句,迎著林音噴火的眼神,自顧自坐到了岳母身邊。

    坐下之后,夏素琴目光直愣愣的盯著落地窗邊的盆栽,看的有些出神,過了半響,悠悠轉過頭。

    “小風,媽以前對你不好,你沒有怪我吧?”

    此時說話的夏素琴,早已經沒有當初的那種盛氣凌人,和藹的讓人有些不適應。

    “媽,不會的,這點度量我還是有的,畢竟您是我的長輩。”

    夏素琴聞言點了點頭,隨即輕笑了一聲,笑容有些苦澀。

    “我以前想把你死死的摁住,是媽心里怕啊,我這姑娘我比誰了解啊,她從小啊就只會學習,沒有什么經歷,我呢,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是生怕她受一點點的委屈,媽說實話,你是個什么樣的孩子我心里一直都知道,但是媽就是怕小音在你跟前吃一點虧,所以啊對你就一直很嚴苛,說起來,還是自私過頭了。”

    “媽,你別這樣說,我真沒怪你……”

    夏素琴苦笑一聲打斷了唐風。

    “人心都是肉長的,你怎么可能沒有一丁點的怨言呢?只不過,你愛小音,所以一直忍著不發作而已罷了,媽是過來人,又怎么會看不出來你的心思。”

    倏忽之間有些驚訝,唐風有些瞠目。

    林音也一樣,驚訝的看著自己母親。

    “小音啊,媽媽現在什么都沒有了,就只有你了。”

    活“了大半輩子了,你爸爸的事兒我也早就知道一些,但事已至此,又能如何呢?他的心不在你這兒,再談其它的,也沒有意義了,現在啊,我就盼望著你和小風,能恩恩愛愛的在一起一輩子,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林音的神經不覺已經有些緊張了,緊緊的抓住夏素琴的手,眼淚從眼眶之中浸出。

    “媽,咱們還會有更好的生活,你千萬不要想不好的事情……”

    夏素琴愛憐的撫了扶林音的頭發,“小音,今天的事兒,媽媽冷靜下來了,小風的那樣做,實則也是為了媽媽好,你就不要在心里怪他了,以前咱們母女沒少針對他,這些你都知道,他心里有沒有你,你心里也清楚,有些時候啊,該放下身段的時候,就要放下去,女人嘛,終歸該有個女人樣兒。”

    這一番話,言辭懇切,能聽得出來,是真心實意的在說。

    林音眼神似乎在這一刻柔綿了下來,打量了唐風一眼,但沒有說什么。

    “媽,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一直快快樂樂的。”

    夏素琴點了點頭,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直了直身子,往了一樓自己的臥室一眼。

    “我回臥室休息了……”

    林音自始至終不敢離開半步,扶著她進了臥室,索性直接坐在床邊,安靜的陪著自己母親。

    偌大的客廳內剩了唐風一個人,空間之中安靜的沒有一絲噪音,唐風靠在沙發上,這時候才算是真正的靜下了心。

    而這個時候,K哥的人已經開始行動,一張被織的密密麻麻結結實實的大網,慢慢的撒向唐風……

    安北第二人民醫院特護病房。

    連坤是昨天晚上連夜被送到這里的,連家在安北算不上首屈一指,但也算是個小家族了,名氣還是有點的,因此進了醫院之后,一直得到的都是最好的救治。

    中午時分,正是醫院護士醫生驕傲交班的時間點兒,過道走廊上,來來往往的病人也同樣很多,一時間整個住院部看起來有些喧鬧。

    兩個身穿白大褂,但行跡有些可疑的男子,混在人群之中,進了連坤所在的特護病房。

    他們手中什么都沒拿,進去之后將病房門反鎖,“醒醒,檢查。”

    話音一落,迷糊的連坤從睡夢中驚醒,看著面前帶著口中的醫生,并沒多想,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掀開了被子。

    就在這一瞬間的功夫,一只強有力的手按在了他的頭頂,力道大到讓他一時間根本沒有反抗的余力,那種要把顱骨捏碎的劇痛,瞬間讓他意識模糊……

    約莫半分鐘的時間,連坤昏死過去,兩個“醫生”整理了一下衣冠,出了特護病房。

    “K哥,一切順利……”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