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一章 黑鍋(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八十一章 黑鍋(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連坤是生生被疼的暈過去的,直到換班的醫生例行查房的時候,才發現了他已經昏迷多時,生命體征快速消逝。

    當班的醫生嚇壞了,連忙組織人員進行檢查救治,但病人就是醒不過來,最后主治醫師、醫院的副院長。院長都到齊,連坤還是完全屬于深度昏迷狀態不能醒來,且檢查結果顯示四肢神經受到了嚴重的破壞,結果很可能就是醒來之后也不能動了。

    連坤是誰?

    安北連氏集團的少東家,連大鵬連總唯一的寶貝兒子,這下成了植物人,醫院也不敢怠慢,急忙通知了連家人。

    這個連坤平時囂張跋扈,愛瞎玩,家里人也都知道,習慣了他這樣,平時出去跟人家難免有磕碰,因此這次住院,他也沒告訴家人,家里人也沒有過度的在意,沒想到兩天沒見兒子,電話打過來,兒子就成了植物人,這個重磅炸彈,直接把正在參加高層會議的連大鵬嚇得直接暫停了會議,直奔醫院。

    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特護病房內擠滿了人,一個美艷婦人趴在連坤的病床前,不斷的搖晃著連坤的身體,哭聲哀傷至極。

    她是連坤的媽媽,看到兒子兩天沒見成了這個樣子,一下子人就奔潰了。

    而連氏集團的連大鵬,臉陰沉著,雖說這個兒子平時不學好,一天也不干正事,但不管怎么說這都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沒出事的時候感覺煩他,但當聽到醫生告訴自己,自己寶貝兒子可能永遠醒不過來的消息時,經歷過無數風浪的他一時間也楞了。

    而醫生最終給出的結果是,病人因為腦部受到的重創,加上四肢神經受創,導致整個大腦處于休眠狀態,雖然還沒有死亡,但清醒過來的概率,從醫學角度方面講,只存在理論上的可能。

    難過歸難過,生氣歸生氣,兒子沒辦法救了,冷靜下來的連大鵬氣怒非常。

    兒子說白了就是被人打的成這個樣子的,他連大鵬在安北算不上多牛叉的人物,但好歹有三分薄面,這打人的也太狠了,直接讓自己斷子絕孫。

    將昨晚送連坤進醫院的小年輕們找來,這些人都是連坤的朋友,找到他們很簡單。

    坐在醫院頂層的會議室內,連大鵬手中拿著煙,整個人的臉陰沉的可怕,直愣愣的看著對面坐著的幾個小年輕。

    “昨晚,小坤是去哪兒玩的,被人打了。”

    這幾個小年輕就是昨晚被唐風授意帶連坤去醫院的那幾個,一個個看到連大鵬這個樣子,心中知道這事兒鬧大了,人都差不多跟死了一樣,因此也沒有一個敢撒謊,哆哆嗦嗦的就將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講述了一遍。

    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高而壯實的連大鵬生生用手指掐滅了燃燒的煙頭,眉頭都沒皺起一下。

    “黑爺?我與你無冤無仇,你卻要弄死我兒子,這是將我連大鵬不當人看吶!”

    “想你背后的高家背景深厚,你在安北更是德高望重,勢力滔天,平日我與你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想不到你今日這般對我!”

    連大鵬遣散了幾個小年輕,一個人坐在會議室內,拿出電話,給黑爺撥了過去。

    而此時的黑爺,還在小承德山莊,接到連大鵬的電話,其實是有點意外的,但畢竟都是安北商圈的,大小是個人物,沒多想便接了。

    等連大鵬陰森森的將事情說完,黑爺的臉色也變了。

    連坤成植物人了?

    他一時間也很驚訝,但聽到連大鵬的口氣,他知道這件事不對,這聽著不像是玩笑,多半是出事了,處理不好,連大鵬雖然不至于讓他害怕,但畢竟是個人物,這人兒子沒了,一旦什么都不顧找自己麻煩,那到時候真的就成了禍患了。

    但黑爺心里不禁覺得,此事太過于蹊蹺,掛了電話之后,帶著人,趕緊往安北第二人民醫院趕去。

    ……

    而事情到了這個地步,遠遠還沒有結束,K哥坐在萬豪大酒店的真皮沙發上,手中端著一杯紅酒,慵懶的享受著午后陽光的眷顧。

    他的計劃,才真正的開始第一步……

    時間到了晚上八九點左右的樣子,先是鄭世豪在距離市區不較遠的幾個娛樂場所,包括KTV以及幾家酒吧在內,剛剛準備營業便被警察查封,理由自然是涉嫌違法,被人舉報。

    這種娛樂場所,十家之中有九家的屁股都不干凈,平常靠著鄭世豪在安北的影響,警察那邊的領導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做看不見,這都多少年了,大家都相安無事,也沒有影響治安的事情發生。

    但今天,鄭世豪有點懵了,警察那邊怎么會突然的就沖自己動手?

    自己的那些場子,怎么可能經得起查,只要是稍微一用心,那指定都是黃賭毒一應俱全,連窩都要端了的節奏!

    鄭世豪無力的靠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電話一個個打進來,全是手下人的,自己的場子,一個一個很有順序的被端著,警察絲毫不留情面,就連提他的名號,也都沒人理,儼然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

    隨著十幾個電話過后,鄭世豪也慌了,這么下去,自己這么多年辛苦奮斗而來的產業,似乎在這一晚上就要煙消云散了……

    他有些慌張的拿起電話,先給自己一個在區里做副局長的叔叔打了過去,平時好說話的本家叔叔,此時擺著官腔,有關這次事件的情況只字不提,只是說讓他做好心理準備,這次舉報自己的人身份不一般,讓他好自為之。

    掛了電話的鄭世豪一臉茫然,舉報自己?

    自己生意場上一向都是左右逢源,不說惹什么大人物了,和自己能力差不多的人他都不會招惹,只會笑臉相迎,要說得罪的,也頂多就是一些小蝦米。

    舉報自己的人不一般?又會是誰跟自己過意不去呢?

    隨著一個噩耗接著一個噩耗傳來,癱在椅子上的鄭世豪忍不住了,拿起電話,給市局劉局長打了過去。

    電話這頭的鄭世豪戰戰兢兢的同時,又有些憤怒。

    “劉局,咱們平日里交情不深,但好處我沒少給您吧?這次用的著趕盡殺絕嗎?”

    劉局長坐在市局辦公室內,冷哼一聲。

    “鄭世豪,你作惡多端,唐先生親自打電話到市局舉報的你,你有何話說?多行不義必自斃,你這次栽了,好自為之吧,就別在這兒威脅我了,我要是連自己的屁股都擦不干凈,你以為我能坐上現在的位置嗎?”

    “唐先生”三個字傳到鄭世豪耳朵里的時候,他身子一滯,腦子之中“嗡”的一聲。

    愿來是他!

    想來也對,自己得罪了他好幾次,他表面上不計較什么,但心里卻藏得很深,今天,他終于出手了。

    鄭世豪不禁苦笑了幾聲,“劉局,有你們的,但是讓我栽,沒那么容易……”

    說完,掛掉了電話。

    鄭世豪的眼神之中緩緩的生出一絲殺意,那個唐風平日里裝的一副心胸寬廣,想不到竟然也是一個背后捅刀子的人,對方這是麻痹了自己,然后突然出手,想把自己置于死地!

    他狠狠的將手中的電話摔在地上,口中一字一句道:“你不讓我活,我讓你也不好過!”

    ……

    安北第二人民醫院內,黑爺帶著自己的人,已經到了醫院,和連大鵬見了面。

    “黑爺,年輕人犯點錯可以打可以罵,我連大鵬沒什么說的,但是直接把我獨生子打成植物人,有點過了吧?”

    連大鵬站在特護病房門口,絲毫不畏懼這個平時見了都要躬身問好的黑爺。

    黑爺此時面色鐵青,具體的情況他還不知道。

    “連大鵬,注意你說話的語氣和方式,這是黑爺!”

    身邊的保鏢瞅著對面連大鵬絲毫不給黑爺臉面,怒氣沖沖道。

    “語氣?你把我兒子打成了那個樣子,你還要什么語氣,我告訴你,我連大鵬也不是嚇大的,這件事如果真是你們做的,我姓連的就是命都不要了,也要跟你們講講這個理!”

    兒子沒了,連大鵬還有什么怕的,指著黑爺咆哮道。

    “你……”

    黑爺攔住了準備上前教訓連大鵬的保鏢,往特護病房內看了一眼,扭頭冷靜開口。

    “連總,我來的時候帶了高二爺的專業醫師,要不先讓他進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昨晚人離開的時候,確實是沒有事的,先讓醫生看看,等結果出來,咱們再說好嗎?”

    連大鵬喘著粗氣,身邊的貼身人員攙扶著他,“好,你看吧,要是給不出一個合理的解決辦法,這事兒沒完!”

    黑爺點了點頭,身邊跟著的一位醫生隨之進入了特護病房,對連坤進行檢查。

    約莫半個小時之后,檢查結果出來,連坤確實是被人打成這樣的,腦部受了重傷,四肢神經被破壞,但受傷的時間并不是昨晚,而是在兩個小時之內。

    這個發現不僅震驚了連大鵬和黑爺,也同樣讓醫院感到了壓力,這說明人是在醫院被打成這樣的,醫院自然就有了責任。

    檢查結果出來,憤怒而急躁的連大鵬報警的同時,讓醫院的領導調取了監控錄像。

    結果自然很清楚,確實是在中午時分,兩個男子潛入了特護病房,幾分鐘后才出來,而這兩人經過辨認,并不是醫院的醫生。

    警察來了之后,調取了醫院所有當時段的監控錄像,然后在靠近醫院大門的位置,發現了可能是覺得已經安全而摘下口罩的行兇者。

    站在電腦面前,看到這個臉龐,黑爺的眉頭緊緊的皺到了一起。

    監控錄像有些模糊,只能看清半張臉,但這已經足夠了,因為這個人昨晚他見過,就是那個路見不平救人于水火的唐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