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二章 黑鍋(中)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八十二章 黑鍋(中)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著電腦屏幕上截出來的這小段視頻,黑爺瞳孔漸漸縮小,臉上的表情凝固了一般。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很講義氣的年輕人,受高老尊敬的人,居然會因為這樣一點過節便置人于死地,有些吃驚,更有些震驚。

    所謂事出有因,唐風這樣做的目的在黑夜的心里自然是很明白清楚的,這個連坤是個富家子弟,平日行事難免不在乎后果,而像唐風這樣不注重外表,且表面上沒什么背景的人,自然很大可能受過連坤的羞辱。

    就拿昨晚來說,錢浩和連坤一起打擊唐風,但當時并未出手,顯得頗有長者風范,最后眼見連坤被馬三奎羞辱,還動手解圍,一切看起來都顯得他很有氣度。

    但誰想到,一天的功夫,此人便幾乎殺掉了得罪自己的連坤,還把這一盆臟水潑在了自己身上!

    “黑爺,這不就是昨晚裝叉救了連家少爺的那小子嗎?您說句話,我現在就帶人過去把他抓來,當面讓他說清楚這件事,敢給黑爺您難堪,弄死他丫的!”

    身邊的保鏢跟隨黑爺多年,忠心耿耿,雖然不是聰明人,但這個時候也看明白了,這是唐風打擊得罪自己的人,最后還把臟水往黑爺身上潑。

    這可是奇恥大辱!

    黑爺微微搖頭,轉身走到了連大鵬身旁。

    “連總,現在事情基本清除了,雖然這件事跟我黑某人沒什么大的關系了,但是此人如此的陰險狡詐,卑鄙下流。我黑某人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連大鵬的眼睛紅了,再次看到黑爺不禁有些尷尬。

    “黑爺,剛才多有得罪……”

    “我們之間用不著這樣,連總,你先不要著急報仇,這件事需要從長計議,急不得。”

    連大鵬說完之后心火升騰,兒子就是被這個人害的,他怎么可能不生氣,恨不得現在就出去,親手殺掉那個兇手!

    “黑爺,有話您直說,我現在心里火燎一樣,這個王八蛋斷我連家香火,我跟他不共戴天!”

    連大鵬情緒有些崩潰,直接在監控室就吼了出來,黑爺是見過大陣仗的人,上前攔住了想要出去的連大鵬,拍了拍他肩膀。

    “連總,不瞞你說,這人名叫唐風,身份不一般,據說身手了得,一般人根本不是對手,前段時間震驚安北的雇傭兵入境事件,你聽說了嗎?”

    連大鵬一愣,粗喘了幾口氣,算是穩住了心神,不滿的扭頭看了一眼黑爺,點了點頭。

    “五個外籍雇傭兵,荷槍實彈,被他一人徒手制服,聽現場的人說,步槍都打不死他,只能傷筋動骨,你說,你現在去找他,有什么結果?”

    連大鵬也不是軟人,能把公司做到今天這種規模,手里還是有兩把刷子的,年輕的時候也沒少動過手,因此當聽到說步槍都弄不死這人的時候,他顯然懵了。

    看著連大鵬身子僵住,黑爺明白自己的勸說起作用了,隨后將連大鵬拉到一邊。

    “所以說,這次事情,我們得從長計議,高二爺那邊,一直對此人也是恨得壓根兒癢癢,只不過據說他和高家老爺子私交很好,便一直沒有人找他麻煩,但這次他這么對我們,那他就是自尋死路……”

    黑爺之所以這么說,那自然也是出于對自己的考慮,高家二爺之前一直對唐風頗有微詞,原因是什么黑爺只是聽二爺提過一次,說之前他在高老的壽辰上送過一幅畫,但最后被這個唐風說是什么“兇畫”,導致本就和老爺子關系不好的二爺更是不受待見,被動極了。

    現在這機會來了,黑爺自然想聯手更多的人,除掉這個唐風!

    連大鵬豎著耳朵聽完黑爺的一番話,如夢方醒一般點了點頭,眼神之中的殺氣也愈發的濃重……

    ……

    此時的唐風,還坐在林家別墅里,翻開冰箱找菜和肉,家里的兩女人都不做飯,他沒辦法,岳母生著氣,也不好意思出去買,只能是自己做了。

    而K哥的計劃,按部就班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夜幕降臨,似乎為他計劃的實施做掩護……

    山腰,高老別墅大門外,一輛黑色的奔馳停在了門口,站崗的武警哨兵上前查看,但見車上下來一個熟悉的人。

    “唐先生好!”

    之前震驚安北的雇傭兵綁架人質事件,這人一人徒手制服五人,在軍中傳的神乎其神,這當兵的自然知道,且他常來這里,是高老的貴客,自然不敢慢待。

    男子抬眼看了看著面帶微笑的哨兵,微微點了點頭,邁步往里走去。

    “唐先生,需要我先通知高老嗎?”

    這男子停住了腳步,扭頭瞥了哨兵一眼,面容冷峻,哨兵熱臉貼了冷屁股,干笑兩聲敬禮后回到了原處,沒再說話。

    看到“唐先生”進了院子,距離自己遠了之后,他才喃喃自語道,“這個唐先生怎么看起來有些古怪,平時他也不這樣啊?”

    但疑惑歸疑惑,人家這種身份的人也不是自己惹的起的,輕嘆了口氣,繼續站崗去了。

    而此時,別墅內的高老坐在沙發上,細細的品著茶,身邊是孫女高安夏陪著他,爺孫兩人看著電視劇,就在這時,門被人敲響了。

    高老平時愛清凈,晚上一般不見人,加上這別墅在山腰,平常晚上就更沒人來了,因此這時門鈴響起,爺孫兩人都有些意外。

    “安夏,你去看看是誰,要是一般客人,就說我已經休息了,不見客。”

    高安夏穿著一聲絲綢睡衣,長發未經任何的打理披在肩頭,更顯得清純自然。

    她懂事的答應一聲,起身走到了門前,從貓眼里往外一看,發現門口站著的是“唐風”。

    小心臟“砰砰”的跳了起來,高安夏順了口氣,才扭頭對爺爺說道。

    “爺爺,是唐風。”

    說話之時,還故意壓抑著激動的情緒,生怕爺爺發現什么。

    高老聞聽是唐風來了,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邊往門邊走邊說道。

    “快開門,把唐先生請進來。”

    高安夏答應了一聲,抬手將門打開,只見唐風站立在門口,直直的看著開門的高安夏。

    “這么晚,你還來干什么?”

    高安夏骨子里的脾氣就這樣,哪怕是喜歡,也不會服軟,繼承了軍人家庭的傳統。

    高老自然聽不慣自己孫女這般無禮,不過唐風也是熟人,他也沒放在心上,伸手將孫女拉開,輕聲責怪一句。

    “唐先生,來來來,請進,安夏就這脾氣,你也知道……”

    說著,把板著臉的唐風讓進了屋里。

    二人落座,高安夏沏茶倒水,高老眼見唐風大晚上的來,也有些意外,坐下之后便直接問道。

    “唐先生,這么晚了,你過來,莫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誰知高老一句話剛剛說完,正笑著扭頭看向唐風,一擊重掌便直直的向他擊去,老將軍七十有余,哪里反應的過來,臉色突變的同時胸口已然中了一掌!

    這掌里非同一般,直接將老將軍打的往后倒飛到了沙發尾部,口中鮮血噴出!

    剛剛沏好茶往來走的高安夏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突然發生的變故,手一松,盤子和上面盛著的茶被砸在了地上,碎成無數渣子。

    轉瞬之間爺爺被唐風一掌打的口吐鮮血,嚇得她反應了幾秒才明白發生了什么,正準備開口驚叫的時間,只見唐風一個箭步上前,一把捂住了高安夏張大的嘴,而后猛的往后一扯,她的身子急速往后倒去。

    高安夏雖然從小跟隨爺爺練武,有兩下子,但此時事發突然,她沒反應過來,更為重要的是,這“唐風”修為精深,她根本就不是對手。

    高老身負重傷,眼神迷離,只是隱隱約約看到,自己孫女高安夏被唐風拖著,往二樓的臥室去了,但這時的他胸口之中刺痛難當,多年的沙場經歷告訴他,這是受內傷了,渾身四肢疲軟無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孫女被扯著上了二樓,進了臥室。

    高安夏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懼,她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平時一直很有禮貌的唐風會突然這么對自己,但被拖著往臥室走,她感覺到了不對勁,他似乎圖謀不軌!

    “放開我!你想干嘛!”

    勒著脖子的手稍微一松,高安夏氣怒非常的喝道,但“唐風”絲毫不給她一點機會,進了臥室之后,一腳將門踹的關上,而后一把將勒著的高安夏扔向了床!

    好在高安夏也是練家子,被拋出去的瞬間身形微轉,泄去力道,一個后滾之后站在床上,直面著“唐風”。

    “唐風,你真是個白眼狼,我爺爺對你那么好,你真下的去手!”

    高安夏又氣又急,脖子處被勒出了一條淡青色的淤青,站在床上,雙臂做出放守姿態,但身子卻在下意識的發抖。

    她怕。

    畢竟對面這個人,在她的印象里,殺死自己,就跟碾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但對面的人似乎根本毫不在意,僵硬的臉上生出一絲冷笑,身子如鬼魅一般撲了上來,速度奇快無比,直接將高安夏按到在了床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