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三章 黑鍋(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八十三章 黑鍋(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高安夏只覺得自己身子被一股強到讓她根本無法抗衡的力道襲來,如紙片一般向后倒去,重重的摔在了床。上,緊接著,高安夏眼睛圓睜,驚恐的看到“唐風”撲在了自己身上!

    腦袋砸在柔軟的床。上,但力量太過于巨大,以至于“嗡”的一聲,意識有些模糊。身體的反應速度放慢了許多,手腳剛剛反應過來,便被撲上來的“唐風”手腳并用壓住,一瞬間便不得動彈。

    瘆人的壓迫感傳來,高安夏心中大駭,即便是再傻也知道這人想要干什么,不覺下意識的用力想要護住自己的身體重要部位,但無奈雙手雙腳都被按住,動彈不得。

    “唐風”用一只左手直接將她的兩只胳膊抓住,巨大的臂力使得她根本無法爭取到一絲抽身的機會,眼睜睜的看著“唐風”身體往下壓來,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唐風,你到底想干什么!”

    “放開我,你這個人面獸心的家伙!”

    好在嘴巴還能動,高安夏不禁大吼了一聲,聲嘶力竭,但無奈此時房中只有他們兩人,且隔音效果很好,外面站崗的軍人根本無法聽到。

    這一吼喊出,壓在身上的“唐風”頓了一下,面色有些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略帶復仇一般笑容的“唐風”呵呵一笑。

    但始終沒有說出一句話。

    高安夏此時心中慌亂,似乎覺得這個“唐風”與平時她見到的唐風有些不一樣,但此時如此危急的情況之下,思考是沒有用的。

    “你打傷了我爺爺,你知道后果嗎!”

    高安夏爆喝一聲,想要通過這種方式讓眼前這個男人收手,分清利害,哪知這人理都不理,直接身子往前一俯,直愣愣的將她摁在了床。上,另一只右手一把捏住了隆起的胸口!

    戰栗一般的感覺傳來,高安夏只感覺渾身電流通過般的一滯,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句!

    “唐風,你別后悔!”

    “唐風”冷笑一聲,心里暗道,我當然不會后悔,因為我本來就不是唐風。

    隨即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的笑意傳出,然后身子猛的一發力,準備將高安夏徹底的制伏,然后再進行下一步的侵犯。

    但女生視自己的貞潔如同生命,高安夏眼見這人丑惡的臉往自己臉上貼來,萬念俱灰的她腦袋使勁往上一伸,張開嘴巴,一口咬在了“唐風”的臉上!

    “嗯!”

    男子吃痛,發出一絲悶哼,高安夏此時氣怒異常,咬住之后便不松口,鋒利的牙齒咬進“唐風”臉上的肉里,一股子血腥味在她嘴里散開……

    “唐風”陣痛難當,揮動右臂,一巴掌打在高安夏的左臉上。

    “啪!”

    清脆的一聲耳光聲傳出,高安夏只覺得自己整個腦袋都被打的暈乎了起來,嘴巴一松,腦袋砸在了床。上,“嗡嗡”的耳鳴聲傳來,她一時間只覺得天旋地轉,意識有點模糊。

    假唐風眼見高安夏被自己一巴掌打的半昏迷過去,伸出手摸了一把剛剛被咬過的臉,鮮血淋漓,牙齒深深的咬進了肉里,傷口很明顯!

    怒意從心頭生起,假唐風本想進行侵犯,嫁禍的同時還能得到這樣一個美麗女子的身體,一舉兩得,但未曾想到一個不留神被咬了一口,臉上有了痕跡,日后很有可能被認出來,心中不由得慌張了一些。

    翻身下床,他左右看了一圈,用床邊的紙巾擦干了血跡,然后短時間內想了想,重新撲回床。上,用力的撕扯半昏迷之下高安夏身上的衣物!

    正在此時,樓下傳來一陣破門之聲,假唐風手中拿著被撕成條狀和床。上已經幾乎被扒。光的高安夏,明白那一掌沒能要了樓下老頭子的命,這會兒大概是打電話叫人來了。

    未加思索,假唐風恨恨的看了一眼床。上略微有意識,,還在扭捏掙扎的絕色美女,眼中閃過一絲未能得手的恨意,而后也不再猶豫,一個箭步沖到窗戶前,推開窗戶,直接跳了出去!

    ……

    十幾秒的時間之后,外面執勤的軍警沖入房中,荷槍實彈,眼見高家大小姐被扒的差不多精光的被扔在床。上,一個個心中大驚,額頭上冷汗直流!

    這可是大小姐,高家大爺的千金,他們崗哨上讓人進入高家這般羞辱,高司令知道之后,天知道是什么后果!

    但此時萬分緊急,高安夏躺在床。上生死未卜,幾名軍警之中年長機靈一點的,沖過去一把將床。上拽起,裹在高安夏的身上,然后背起人就往樓下趕。

    樓下的幾輛車已經準備好,高老已經先行被送往醫院,高安夏接著被背上車,往醫院拉去!

    緊急情況出現,這些軍警的反應速度是奇快的,且事關重大,當班的領導已經連忙通知了隊里的上級,隊里的領導聽聞此事汗毛倒豎,戰戰兢兢的將電話給江南軍區總司令,高光世打了過去……

    “什么?你再說一遍!”

    軍警大隊的隊長直直的站在自己辦公室里手拿著電話,額頭的汗如雨一般滴下,顫顫巍巍的回道。

    “高司令您先別著急,人已經送往醫院了,應該沒事……”

    “在哪個醫院!”

    “安北第一人民醫院……”

    軍警大隊長剛說完,電話“砰”的一聲被掛掉,嚇的一米八幾的壯漢一個激靈!

    二十分鐘后,第一人民醫院急診室外,高光世司令面色如霜,筆直的站在急診室外候著,身邊一眾的軍人,也都直挺挺的站著,上級不坐,他們也不敢坐。

    站了許久,急診室的門一直沒有打開,高司令的臉色越發的難看,扭頭看了一眼負責高老警衛工作的軍警大隊長,手指勾了勾。

    “王隊長,你的警衛工作還真到位!今天這事兒,怎么你都得給我個解釋吧?”

    王隊長無辜到了極點,但軍威在此,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上級這么說了,他不得不硬著頭皮上。

    往前一步,“報告高司令,執勤的哨兵說,是之前一直和高老關系很好的唐風唐先生,因此哨兵沒有多想,就直接把人放進去了,誰知道……”

    高光世眼睛瞬間圓睜,爆喝一聲,“你說是誰傷的人?”

    王隊長顫顫巍巍,高司令身居高位,身形高大,將門之后,言談舉止的威嚴極其的具有壓迫感,他清了清嗓子。

    “報告高司令,是唐風傷的老將軍和大小姐!”

    高司令一揮手,王隊長退下。

    “唐風,唐風,怎么會是他?”

    高光世口中喃喃說道,所謂事出有因,唐風一直和自己父親高老的關系都很好,為什么今天會做出這種事?

    就在他沉思之時,醫院門口一陣腳步聲傳來,他抬眼往外一看,大門口聽著幾輛黑色豐田,心中知道,是自己的弟弟來了。

    不過幾秒功夫,一行數十人的隊伍進入了視線,一個身形瘦俏,背有些微駝的中年男子腳步匆匆走在最前,一身黑衣,頗有一股香港社團老大的氣息。

    雖然兩人是親兄弟,但長大之后見面的機會并不多,這次距離上次見面,也已經是去年春節時的家宴了。

    “哥,老爺子和安夏怎么樣了?”

    黑衣男子到了跟前,滿臉的焦急之色,開口看著高司令問道。

    “所有的專家都在這兒了,半個小時了,還沒信兒。”

    高光世微嘆了口氣,沉沉說道。

    看了看自己大哥身后的一眾軍人,高光輝給自己大哥使了個眼神,兩人自小一起長大,雖然現在走的路完全不一樣,但兩人之間的默契還是有的。

    高光世擺擺手讓身旁的警衛們離開,兩兄弟走到了急診室過道的盡頭,站在窗邊,高二爺先開口。

    “大哥,這件事,我聽說是那個唐風做的?”

    高光世轉過頭,盯著自己弟弟的眼睛,這個叱咤江南省的高二爺,自己的親弟弟,似乎也老了,心中不禁有些五味陳雜。

    “沒錯,是他做的,這個人,我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高二爺緩緩點了點頭,眼看向窗外。

    “他在示威。”

    高光世一愣,心中有些不解,但隨即一想,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人心是這個世界上最難猜透的東西,唐風身手了得,本事通天,堂堂的江南軍區“戰神”霍剛都不是他對手,他似乎該有一絲傲氣,現在仔細想來,按照他的本事,又何必屈居了安北這些人之下呢?

    “據我所知,他不僅僅得罪了大哥,連我,也險些被他做局套進去,差一點啊,安北就要掀起腥風血雨了……”

    高二爺將下午黑爺那邊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講述了出來,很明顯,連坤是唐風害的,嫁禍給了黑爺,幸好被自己的人及時發現,要不然黑鍋架到自己頭上,連家人非得和自己玩命不可!

    “他也太囂張跋扈一些了吧?打傷老爺子,傷了我女兒,我高光世一生何曾受過這般羞辱,這次要不親手滅了他,我這個司令也算是白干了!”

    兩兄弟這邊說著,急診室門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