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四章 報復開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八十四章 報復開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急診室的從里面推開,先被推出來的是高安夏。

    看到女兒出來,高光世急忙走上前,負責治療的醫生都是安北醫生中醫術最為精湛的,包括院長在內的領導都在。

    “高司令,目前您姑娘的情況還算穩定,她腦部受到了重創,中度腦震蕩,心肺受到微創,問題不大,接下來需要觀察一段時間,盡量使腦震蕩不要留下什么后遺癥。”

    高司令臉上閃過一絲忿然。

    “什么?還有可能留下后遺癥?”

    高司令雖然如今身居高位,但卻只有過一任妻子,且在女兒五歲時就與世長辭,他也沒有在續弦,因此這個女兒就是他的掌上明珠,打小捧在手心兒里長大的。

    自己以為身居高位,就不會再有人敢欺負自己女兒,沒想到,今天,有人打傷了她不說,還將女兒衣服扒光!

    女孩子最看重的就是貞潔名譽,這簡直就是活生生在打他江南軍區總司令的臉!

    回答高司令話的自然不會是一般的小醫生,是安北第一人民醫院的副院長。

    “高司令,您先別著急,現在基本脫離了生命危險,腦震蕩的后遺癥雖然可能會有,但人還沒醒,我們一定盡力,爭取讓后遺癥不要出現。”

    高光世腳下感到一虛,身邊的弟弟高二爺連忙上前扶住了自己大哥,已經退后的眾位軍人一看司令差點暈倒,一瞬間全部圍了上來。

    高光世穩穩心神,擺擺手示意自己沒有事,深吸了一口氣,讓躺著自己女兒的推車從身邊經過,這個鐵骨錚錚的漢子,這一刻看到女兒安靜的躺著,不禁心中火燎一般的疼痛。

    “醫生,不管花多少錢,用多貴的藥,也一定要把我侄女的傷往好了治。”

    高二爺扶著自己大哥,沉著臉對周圍的醫生說道。

    這些醫生此時只有點頭哈腰的份上,連忙點頭答應,接著跟著高安夏的推車往特護病房去了。

    急診室的門已經再度關上,高家老爺子還沒有出來。

    “大哥,坐著歇歇吧,你也不是年輕小伙子了。”

    高司令扶著額頭,沉重的點了兩點,和弟弟高二爺坐到了窗戶邊的長椅上。

    “此仇不報,如何給安夏死去的媽媽交代?”

    他的眼里滿是仇恨的火焰,那一軍司令所獨有的威嚴,讓他一沉臉之下,若是普通人看到,必然會心生膽怯。

    高二爺雖然經歷的事情也多了,但安夏畢竟是他親侄女,老爺子是他爸爸,這事情,讓他同樣很是憤怒。

    “大哥,你先別動怒,我已經派人去查了,這件事情別說是你,我也咽不下這口氣,一個匹夫而已,竟敢和我們高家作對,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真是覺得自己命長了。”

    高司令聞言扭頭看了一眼自己兄弟,回頭沖一邊站著的軍人們招了招手,一個貼身警衛員快跑到了身前,敬禮站直。

    “去,傳我命令下去,現在開始找那個唐風的下落,記住,派江南軍區最好的偵察兵去,找到人之后不要動手,第一時間給我消息,明白嗎?”

    貼身警衛立正敬禮,“明白!”

    “去吧!”

    一揮手,貼身警衛帶著幾個軍人小跑出了醫院,馬上聯系部隊開始搜尋。

    一級一級的命令傳下去,江南軍區幾個特種大隊的偵察兵們幾乎全部出動,不過他們是精銳部隊,精銳當中的精銳,人數也不多。

    大概半個小時之后,晚上九點多左右,唐風待在自己家,岳母那邊生著氣,吃不下,自己好不容易做好飯,端給這對母女,林音又好說歹說半天,夏素琴才算是吃了兩口,一直磨蹭到現在,唐風才算是收拾完廚房,洗完手之后,回到了客廳沙發上坐下,準備打開電視看會兒,拿起遙控器一想,感覺又不合適,就又放下,慵懶的往沙發上一坐,準備瞇一會兒,眼睛的余光往落地窗看去,驚訝的發現,外面院子圍欄下,似乎一個黑色的人影一閃而過,急速消失。

    唐風神經瞬間繃緊,國外的販毒集團前幾次的行動都失敗了,最后拿到了研究報告但無法破譯,他們需要林音,現在似乎是再次動手了。

    察覺到危險的唐風沒有動,繼續坐在沙發上,假裝瞇著眼睛,用余光靜靜的觀察外面的情況。

    不看不覺得有什么,一看之下唐風心驚肉跳,林家別墅外潛伏者不止一個人,而是有數十個,且這十來個人的隱藏手段很高明,像是受過特殊訓練的一般。

    唐風的眉頭皺在了一起,現在已經入夜,敵人在暗處自己在明處,今晚岳母和林音又是這樣的狀態,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心中略微思考了一下,他隨即站了起身,到了一樓的臥室門口,敲了敲門,林音過來打開門。

    “把窗簾拉上。”

    進門之后,唐風第一句話說道。

    林音有些疑惑,情緒很差的沒理唐風,坐回了床邊,守在自己母親身邊,情緒看起來還是很低落。

    唐風也沒說什么,畢竟這樣一個情況,也不生氣。自己過去到窗邊拉上了窗簾。

    從臥室出來,唐風坐在沙發上,靜靜的坐著,他已經做好了今晚和這些毒販們斗上一斗的準備。

    畢竟,自己和這些人,早晚都要有這么一戰。

    ……

    林家別墅外,偵查兵們潛藏在各個角落,伺機觀察著屋內的情況。

    “報告禿鷹,目標唐風現在在家中,一切正常,沒有發現其他跡象。”

    這數十人將林家別墅直接圍成了一個圈,在他們的眼中,連一只蒼蠅都飛不出去,因此小隊的指揮員向軍區指揮部報告偵查情況。

    這個消息很快傳到了醫院里高光世耳中。

    “做了這么多事情,得罪了這么多人,他倒像是個沒事人一樣,他是真的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高光世一字一句,沉聲恨恨說道。

    好歹自己也是江南軍區的司令,想想堂堂的華夏才不到十個軍區而已,他就是其中之一,手下掌控者幾十萬的軍隊,未曾想到,今天居然會被這么一個小人物這般羞辱,簡直讓他心中的怒火燃燒到了極點。

    “大哥。你這邊代表的是軍方,你的一言一行都有人盯著呢,你也快五十了,有些事情你不能出手,免得被有些人抓住把柄,這件事,還是讓我的人處理吧。”

    高光世楞了楞,是啊,自己身為大軍區的最高首長,上下級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如狼似虎一般惦記著這個位子,萬一自己一步棋走錯,軍旅生涯想要再往上,就難于登天了。

    點了點頭,高光世說道,“光輝,這個唐風不是一般人,你應該也知道,霍剛都被他一掌打的重傷,一般的身手,恐怕……”

    高二爺在別人的眼中那是安北神仙一般的存在,但現在在自己做司令的大哥面前,卻和小時候一樣,永遠都是他的鬼點子多。

    聽到大哥的擔憂,高二爺嘴角劃出一絲得意的笑,陰惻惻的說道,“大哥,我這些年在安北,在江南也算小有名氣,手底下能打的人沒幾百也有幾十,他們中又有好幾個武道宗師,快突破神境級別的甚至都有,在你跟前,我也不賣關子,就那個言過其實的霍剛,我都不放在眼中,就他的修為能力,接不住我手下任何一個武道宗師幾招,而那個唐風,贏了幾個外籍的雇傭兵就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就覺得自己可以在安北橫著走了,呵呵,他想的太多了。”

    一根香煙點燃,高光世點燃了一根煙,悠悠的吸了一口。

    自己小看自己這個弟弟了。

    “既然,這樣,那這件事就由你……”

    話沒有說完,手機響了,高光世拿起來一看,是軍區那邊負責人打進來的。

    “高司令,唐風那邊有動靜。”

    “蹭”的一聲,高光世站了起來,“怎么?他要跑不成?”

    “不是,高司令,就在一分鐘之前,有好幾輛車停在了林家別墅門前,我們的人大致觀察了一下,這些人一共大概得有百十號,下車之后手里都拿著家伙,看樣子好像不是給唐風幫忙的,倒像是要找唐風打架的一樣。”

    電話中的人說完,高光世也有點懵,這是什么情況?

    他扭頭看了一眼自己弟弟。

    “看來這小子得罪的人不少,應該是有按捺不住的,已經開始報復了,哥,咱們等等看。”

    ……

    而此時,林家別墅外。鄭世豪臉青黑青黑的,難看到了極點,唐風一夜之間害的他幾乎傾家蕩產,多年的心血付之東流,他忍不了,手底下的兄弟們更忍不了。

    即便知道自己可能不是對手,但好在人多,還是要來唐風理論理論。

    大門外,黑壓壓的一片人,偵察兵們已經撤了,只留下兩個盯著現場。

    眼看手底下百十號兄弟們都到齊了,鄭世豪扶了扶金絲邊眼鏡,身邊的保鏢子彈上前一步。

    “豪哥,發句話,兄弟們沖上去,砍死他丫的!”

    鄭世豪一抬手,環視了一圈這些跟著自己多年的兄弟,此時手中都拿著刀和鋼管。

    “兄弟們,有人要讓我鄭世豪死,斷我的活路,我一個人不算什么,可是產業沒了,你們怎么辦?做老大的我,今天就是死在這兒,也得進去和他理論理論!”

    身后黑壓壓的一群人高呼起來,“砍死他!砍死他!”

    “他不讓我們活,弄死他!”

    “對!兄弟們活不成了,他也別想好過!”

    說著,人群中已經騷動起來,有人拎著汽油桶往大門上澆汽油。

    而唐風站在落地窗前,神色凝重,一時心中很疑惑,究竟是什么回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