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五章 動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八十五章 動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著有人在往大門上澆汽油,眼看事態就要往嚴重的方向發展,唐風坐不住了,現在屋里岳母夏素琴和林音都在,他再次回到一樓的臥室,交代林音把門窗鎖好,等會發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門,然后出了別墅,往大門口走去。

    門口鄭世豪百十號兄弟看到別墅房門打開,唐風一個人從里面走了出來,頃刻之間全都不說話了,整個場面安靜了有幾秒鐘的樣子,唐風已經走到了大門前。

    眼睛死死的盯向拿著汽油桶的幾個小年輕,沒有說話,目光看向了人群中的鄭世豪。

    “鄭世豪,你這是什么意思?”

    百十號混混一瞬間看向了自己的大哥,鄭世豪扶了扶眼鏡,滔天一般的仇恨讓他失去了理智,他紅著眼睛。

    “唐風,唐先生,我鄭世豪在安北混了這么多年,不說有多大的名氣,一點威望還是有的,我承認之前得罪過你,可是咱們就事論事,不用暗地里下手把我往死里整吧?”

    唐風自然不知道這件事的原委究竟是什么,頓了頓,眉頭皺的更緊了些。不明所以。

    “你這話什么意思?”

    鄭世豪冷哼出聲,沉沉的吸了兩口氣。

    “唐風,都是大老爺們兒,你做了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不知道?在這里裝什么蒜!”

    老大發火了,手底下的混子們瞬間跟著吼了起來,身邊的子彈往前跨了一步。

    “姓唐的,少在這兒給我裝不知道,你丫的偷偷舉報豪哥的場子,和市局的人穿一條褲子封了豪哥多少場子!別以為你有兩下子就在安北橫著走,兄弟們今天就是拼光了,也要讓你給個說法!”

    “對!兄弟們今天非得砍死你丫不可!”

    “不讓我們活,你也別想好過!”

    唐風臉上陰慘慘的,深吸了口氣,笑道。

    “鄭世豪,我們一碼歸一碼,你,我不怕,別說你這一百來號人,就是再翻個倍,一起上,我也不怕,我唐風一生行事算不上光明磊落,但我要跟你說清楚,你們說的這件事情,跟我沒關系,我也不知道你們說的是什么,你的人要再敢沒事找事,我保證你會后悔。”

    如冰霜一般的目光掃視一圈,唐風緩緩開口,言語之中的霸氣,一時間鎮的周圍眾人不敢說話了。

    但鄭世豪好歹是個一方大佬,膽量還是有的。

    “呵呵,演的可真好,你不做演員真是可惜了,好,既然這樣,咱們出來混的,也讓你死個明白!”

    說完,掏出手機,翻開了通訊錄,給劉局長撥了過去。

    十秒鐘左右的樣子,電話那頭接通了。

    “劉局,我再問您一遍,今天這事兒,究竟是誰的主意?”

    說完,按下了擴音鍵,手機里傳來了劉局長不耐煩的聲音。

    “鄭世豪,我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是唐風唐先生舉報的你,唐先生你總該認識吧?而且你本身屁股就不干凈,認栽吧。”

    鄭世豪眼中噴火一般冷笑著掛了電話,手指著唐風。

    “聽到了嗎?劉局長,聽說跟你關系不錯啊,合起伙來整我是吧?”

    唐風懵了,劉局長為什么會這么說?自己明明就沒有給他打過電話,他要收拾鄭世豪,也用不著借自己做擋箭牌啊,這么做著實有點讓他氣憤。

    正想拿出手機給劉局長打過去問問究竟他是什么意思,鄭世豪這邊已經按捺不住,有幾個混子率先動了起來手,掄著手中的武器已經沖了上來。

    那架勢,真是像有什么血海深仇一般!

    唐風收回手機,心里的火兒也瞬間生了出來,自己無緣無故的,被人到家門口這么挑釁,真以為自己這么好惹?

    站立在原地不動,兩個混子掄著手里的鐵制武器,劈頭蓋臉往唐風的腦袋上就招呼過來!

    唐風余光一瞥,左右手輕揮兩下,靈氣破體而出,這精純至極的靈氣蘊含著可怖的能量,這混子就是一般人,身體素質比一般的練武者都差的十萬八千里,哪里經受的住這般力道,直接悶哼一聲倒飛而出,身體落地的時候又砸倒了一片往前沖來的混子。

    這場面一旦混亂起來,所有的人一起躁動了起來,百十號人提著自己手中的家伙,吼叫著沖進大門去,一瞬間的功夫,唐風一人便被圍的里三層外三層。

    今天的這些人都是鄭世豪分散在各個場子里的領頭人物,跟著他多年,打架那可是都沒少打,混子里的頭頭級別,經驗很豐富,沒有一個一個上的,眼見唐風孤立無援,叫喊著一起往中間圍去,手里的家伙一齊用了力氣往唐風身上招呼。

    心中邪火頓生,唐風右腳蹬地踏地借力,身子驟起,離地兩三米有余,躲過眾人的這一擊之后,身體在重力的作用之下往下墜去。

    眾人看到了機會一般,仰著頭準備在唐風落地的一瞬間發動攻擊,直接將唐風置于死地。

    但唐風何曾不知道這些烏合之眾心中所想,身體在墜落之時,變換了一個幾乎不可能的角度,借助靈氣助力,雙腿齊出,減弱了下墜之勢,反倒向一側猛的踹去!

    眾混子哪里想得到唐風會有這么一手,其中最前面的兩人被唐風雙腿齊出踹的往后摔去,勢大力沉的力道踹翻兩人之后又砸倒了他們身后的一列混子!

    瞬間圍成一圈眾人被破開了一個口子,唐風借此落地,身體未曾停留,探出右臂擋住一根鋼管的橫揮,而后抬腳便踹!

    “砰!”

    偷襲的那人胸口中了一擊,臉瞬間漲成了豬肝色,趴在地上起不來了。

    眼見眾人飛蛾撲火一般往上沖,唐風心中納悶的同時感覺到了不爽,本來自己就不想真正的動手傷這些人,可是自己不想,他們倒想變著法的弄死自己,跟自己斷了他們生路一般,熱血上頭,唐風冷哼一聲,調御氣海之中半成靈氣,自手臂探出,一股淡白色的氣息凝成一條白色的氣柱!

    這在黑夜中并不顯然的氣柱如有靈性一般,出去的一瞬間撞上數十個混子,直接將其擊飛,恐怖的力道,霸道的手段,瞬間讓這群亡命一般的人心生膽寒!

    殺雞儆猴!

    眼見這一招震懾退了不少混子,唐風并未停手,探手直接將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混子手中家伙奪過,腳下步伐左右疾走,變換的如同鬼魅一般,身形變換之時抬手便打!

    這些人受了剛才的震懾,一個個心中生了膽怯之意,這膽怯之意一旦生起,便會無限的滋長。

    這話說的好,百十個兄弟走的時候都說不怕死,大不了就是出來混今天還回去,但是說歸說,都是拖家帶口的,誰愿意死的是自己?

    心里一害怕,手上的動作越發的慢了起來,唐風見勢身形變換再度加快,自己的身法在這些烏合之眾的眼中本來就很快,此時加上靈氣的加持,速度更是奇快無比。

    手中的家伙一下一個,專挑要害部位擊打,雖然力道不大,但是這鐵制的家伙在腦袋上“咣”一下的感受,滋味可是不好受的。

    眨眼之間的功夫,百十號的人腦袋上一人一個大包,抱著頭蹲在地上,哀嚎著叫喊著!

    鄭世豪再度習慣性的扶了扶自己的金絲眼鏡,心中已經不覺涼了大半截,早就知道今天這次來可能勝算不大,但沒想到,這么快就慘敗。

    心中一橫,鄭世豪沖手下僅剩的幾個手下一使眼色,這幾個剛才提著汽油桶的混子,本就是年輕人,血氣方剛的,平時打架打慣了,今天看到這種情況,在老大的一個眼神之下,也不往大門上澆了,直接提著就往唐風身上潑了過去!

    眼見這幾個不要命一般的混子提著汽油桶就過來了,唐風心中殺意頓生,爆喝一聲!

    “你們找死!”

    右臂探出,距離混子身體還有幾米時,一掌擊出。霸道的靈氣嘶吼著,劃破空氣,那三個提著油桶的混子根本沒有看到任何的東西,抱在胸前的油桶是塑料的,一瞬間被打破,滿桶的汽油還沒灑在唐風身上,一下子全灑在了自己身上!

    三個混子一下子全成了“油湯雞”,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直接楞了。

    唐風在氣頭上,哪里會停手,眼見三人被這一下子淋的懵了,兩步上前,一把抓住其中一個人的領口,而后左手伸進他的口袋,一瞬間摸出了一個鐵制的打火機。

    “你是不是嫌自己命長了!啊!”

    這個之前還血氣方剛天不怕地不怕的混子,一瞬間被嚇的腿都軟了,生怕唐風手中的打火機往下一按,那自己可就瞬間可就熟了!

    這混子被淋的一頭本就嚇的不輕,這下更是嚇得兩腿直哆嗦。

    “大哥,別……別激動!”

    唐風聞言沖他小肚子就是一腳,將其踹的坐在了地上,鬼哭狼嚎的就往后挪,如見了鬼一般的害怕。

    其余兩人看到這里,哪里還敢有其他的想法,轉身撒丫子就跑!

    鄭世豪看到這里,咽了口唾沫,現在對于他來說,一腳是騎虎難下了。

    身邊一直在的子彈扭頭看了一眼自己老大。

    “豪哥,子彈今天就是搭上這條命,也得給豪哥掙個面子回來!”

    說完,拉開步子,叫喊著沖了上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