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六章 懲戒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八十六章 懲戒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子彈跟在鄭世豪手下多年,身手在安北算不上有多霸道,但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了。

    幾個箭步便到了唐風身前,一個高踢腿,他的身高很高,這一下直接沖著唐風的下巴就去了!

    “不自量力!”

    唐風心頭也火大,輕蔑的一笑,右臂彎曲抬起,待得子彈的腿接近自己下巴之時,驟然下揮。

    “帕!”

    一聲肌肉和骨頭碰撞的聲響傳來,子彈的第一招便被輕松化解。

    雙腿落地的瞬間,他腰腹一扭再度發力,右腿急速前踏,蹬地借力之后將力量全部移送到了上半身,隨即右拳猛的向前擊出,招式簡單而生猛。

    心中有氣,唐風自然不會給他多余的機會,調御氣海之中的靈氣,運至右腿,左腳撐地,抬腳便迎了上去!

    “砰!”

    人體接觸的聲響傳出,子彈右拳不偏不倚,砸在了唐風的右腳之上,而后身體猛的往后退,與此同時右臂傳來骨裂一般的劇痛,瞬間整個人的右上半身都失去了知覺一樣,使不上一點力氣。

    “無禮之徒,該死!”

    如今的唐風算是看明白了,面對鄭世豪和他手下這幫人,任何一點的仁慈便是對自己的殘忍,要不把他徹底的打到起不來,他們是不會害怕的。

    于是一腳之后沒有停留,一個跨步追上子彈往后退的身形,模仿剛才子彈的高踢腿,左腳蹬地,右腳猛的向上踢去!

    踢的位置不是別處,正是下巴!

    子彈一招被擋還未站立穩當,耳朵只聞一陣呼嘯的破風聲傳來,驚訝抬頭的同時,大張著的嘴巴很準確的迎上了唐風的右腳!

    “咔嚓!”

    一聲脆響,子彈整個人身體被巨大的力道踢的下半身體直接離地,而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口中鮮血直流,牙齒似乎都掉了幾顆。

    一時間巨大的傷痛讓子彈也怕了,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陣劇痛似乎刺激著他神經,他嘴巴試著想動一下,但真實的那種刺痛卻騙不了人,他的下巴被踢的錯位了不說,應該是有骨頭碎了!

    摸了一把,手上全是鮮紅的血液,子彈坐了起來,驚恐抬頭的瞬間,便之間唐風微笑的看著自己。

    “你不是要打我?來呀!”

    一腳側踢,直接踢中幾乎失去戰斗力的子彈身上,“砰”的一聲響,子彈整個人被踢的坐在地上摩擦著地面移動了兩米有余!

    “噗”的一聲,嘴里吐出一口鮮血,剛才的那一腳應該是讓他受了內傷。

    “來呀!”

    唐風在氣頭上,一腳接著又上去了,這一下徹底將子彈踢的癱軟在了地上,這個曾經風光無限,在安北也算的上一號人物的子彈,此時連一條狗都不如!

    眼見自己的最后一張王牌也沒了,鄭世豪依舊站在自己車前,習慣性的扶了扶自己眼鏡,嘴巴張了張,最終沒有說出話來。

    這個結果,他是知道的,只不過,他是不甘心。

    “鄭世豪,你說,今天這事兒怎么辦。”

    唐風邁步沉穩的走到了鄭世豪面前,歪頭正色開口問道。

    艱難的咽了口唾沫,說不怕是假的,鄭世豪雖然也經歷過許多的大場面,但這一邊倒的場面,可很少遇到過。

    他陰惻惻的笑著,不緊不慢的從腰間摸出了一把手槍,對準了面前的唐風。

    “你不讓我活,我只能拼死找你要個說法,我鄭世豪出來混這么多年,知道早晚有一天要還。”

    唐風聞言低頭冷靜了兩秒,重新抬頭,不耐煩的說了一句。

    “我再重復一遍,你的場子被查被封,我不知道,這件事跟我沒有任何一點關系,劉局長那邊那么說,我也不清楚是為什么,總之我會跟他問清楚,但是,我唐風是個男人,做了就是做了,我承認,但是不跟我有關系的,別人也少往我頭上算!”

    “你知道,那小手槍對我沒有任何的威脅。”

    話說完,幾輛車前后進了別墅區,十幾秒后,十余輛警車關著警燈和警笛,悄無聲息的停在了林家別墅前的大路上。

    劉局長親自帶隊,一眾特警迅速包圍了現場,三個荷槍實彈的特警持槍瞄準了拿槍對著唐風的鄭世豪。

    眉頭大皺,唐風扭頭一看,果然是劉局長親自來了,此時正一臉笑意的往自己身邊走來。

    “唐先生,我來晚了,這個鄭世豪一給我打電話我就知道要出事,趕緊就過來了,怎么?沒人傷著你吧?”

    唐風在劉局長的眼里,那可是大人物了,像這種人,他可是很樂意交往的,以后有的是地方用的上。

    “哈哈,哈哈!”

    劉局說完,一邊的鄭世豪手中端著槍,仰天大笑。

    “唐風,你不是說這件事跟你沒關系嗎?裝啊,接著裝啊!你也配稱為男人?也稱得上光明磊落?你就是笑傲江湖里的岳不群!”

    唐風沒說話,劉局倒先發火了!

    “鄭世豪,你在安北這些年做了多少惡?被封場子是你該!我勸你現在把槍放下乖乖跟我回警局,要不然,當場擊斃你!”

    高層人士之間的關系錯綜復雜,之前的劉局和鄭世豪是井水不犯河水,劉局代表的公家,鄭世豪雖然是個混子出身,但其身后人際關系復雜,據說能和高家二爺扯上關系,有著這種關系,他自然不敢動手鏟除這個集團。

    作為市局一把手,他心中早就想把這人除掉,只不過沒有機會,現在唐風插手進來,這件事就到了該做的時候了,到時候有唐風在,高家那邊自然不會遷怒于自己,一舉兩得!

    鄭世豪扭頭蔑視一般的看了發火的劉局一眼,“劉局,你還真是一條好狗啊。”

    劉局長臉瞬間變了,尷尬的轉過頭,看了看唐風。

    “唐先生,你說,這人怎么處理?”

    心中火大的不行,但劉局人精一般,還是主動問唐風的意思,畢竟只要按照唐風的意思辦,以后有人找,也找的是他不是自己。

    “劉局,我想問你,今天查封鄭世豪場子的事兒,你為什么要把我拉進來?”

    劉局聽到這話的瞬間有些懵,楞了兩秒,“唐先生,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是你給我打電話讓我收拾這小子的啊?怎么您現在……不承認了?”

    兩人現在你瞅我,我瞅你,兩人心里都不舒服,卻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鄭世豪手里端著槍在一旁哈哈大笑,“好啊,精彩,真精彩,唐先生,您可真是厲害……”

    話說到一半,一個身影如閃電一般到了他身前,隨后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之下,鄭世豪的腹部被唐風一腳踹中,而后整個人身體飛了起來,重重的砸在了身后的車身之上,最后坐到了地上。

    腹部翻江倒海一般的惡心和劇痛傳來,難受的鄭世豪癱坐在地上,靠著身后的車身,手中的槍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這不是演電視劇,你以為你放肆輕蔑的笑我幾句,我就會饒了你?你錯了,再敢在我的面前裝十三,我要你下半輩子在床上過,生不如死!”

    唐風這么說,他自然是有這樣的能力,鄭世豪手捂著肚子,身子蜷縮在一起,眼珠子通紅的看著唐風。

    “劉局,我再跟你說一遍,這件事跟我沒關系,我也沒給你打電話,至于你們之間有什么恩怨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很晚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說完,轉身便走。

    “哎,唐先生,你這是什么意思?”

    劉局又氣又懵,這怎么下午給他打電話讓他幫忙收拾這個鄭世豪,晚上來就不認賬了,這可不行啊,要不然鄭世豪把這賬算到自己頭上,以后不得添很多麻煩?

    往前走的唐風停住了腳步,但沒看劉局,也沒理會,指著坐在地上的鄭世豪。

    “等會讓你的人把我大門給我擦干凈,要不然的話,別怪我真的不給你面子!”

    說完頭也不回的打開房門走了進去,沒想到的是,林音站在門口,臉色有些沉的看著唐風。

    ……

    而此時院子外的劉局,徹底的怒了。

    但現在事已至此,鄭世豪已經得罪了,退無可退,只能硬著頭皮徹底將他摁死才行。

    “呸!”

    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劉局轉過身,眼神死死的盯著鄭世豪。

    “私藏槍支,聚眾斗毆擾亂治安,帶走!”

    大手一揮,手下的特警一齊涌上,將幾個頭目抓到了警車上,帶回警局。

    幾分鐘后,整個林家別墅外,重新回歸了平靜。

    但坐在屋內沙發上的唐風,內心疑云驟生。

    之前潛藏在這周圍的人究竟是誰派來的?

    鄭世豪的場子又為什么會被封?劉局長為什么非說是自己給他打的電話?

    這幾件事看起來似乎之間并沒有什么聯系,但實際上,唐風永遠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所謂的偶然。

    夜漸漸的深了,萬豪大酒店內,半躺在床上,身邊圍著兩個美女的K哥,半瞇著眼,床邊站著一個人,昏暗的燈光打在他的臉上,乍一看,居然和唐風長的一模一樣。

    “K哥,你交代的事情,全都辦完了,幾個安北的大佬,現在都已經對唐風恨之入骨,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那個錢什么時候打到我的卡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