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七章 蒙圈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八十七章 蒙圈

    “重生之完美贅婿 (..)”!

    K哥靠坐在床邊,聽到這個男子的講話,扭頭將身邊的美艷女子推開,目光打量了一眼,眉頭輕皺了皺,但表情沒什么變化。

    “吳楠,你的易容手法可真是越來越精純了,連我都看不去你和那個真唐風有什么區別,這次看來我沒有找錯人。”

    K哥說著,從床。上下來,穿上拖鞋,走到了房間另一邊,坐在了沙發上,倒了兩杯紅酒,端起遞給面前站著的男子吳楠一杯。

    男子低頭看了看,還是端了過去,但只是端著,眼中似乎有些警惕,并沒有喝一口。

    “K哥,錢可不可以給我,我好趕緊離開,我走之后,對你也好,永遠不會有人找到我從而揭穿這個局,您說呢?”

    抿了一口紅酒,皮膚有些發紅的K哥仰頭一笑,重重的點了點頭。

    “是啊,你說的倒沒錯,只不過,讓所有的人都找不到你,應該有更好的辦法。”

    吳楠心中一驚,心臟跳動的速度都加快了不少,充血的眼睛警惕的看向端著紅酒若無其事的K哥。

    “你這是什么意思?”

    話剛出口,K哥臉色徒變,猛地轉頭死死的盯著這男子。

    “你臉上的傷哪里來的!你不知道一旦留下痕跡,就會被識破這個局嗎?到時候你的血跡拿去一檢驗,就知道你是假的唐風,到那時,我們不僅沒有得到我們想要的結果,還會讓安北的這些人物與唐風站在一邊,那個時候,我們想要抓走林音,難于登天!”

    “你以為,你真的行動成功了嗎?”

    K哥的突然變臉,驚的男子往后退了一步。

    “K哥,你究竟是什么意思?錢你不會是不打算給了吧?”

    吳楠雙手拳頭捏的咯吱作響,他從東南亞來之前就知道,這些販毒集團的人,歷來都是最難伺候的,而且做事根本沒有底線,只要是對他們有利的事情,不管如何,都干的出來,今天,看起來這是要翻臉了。

    “呵呵,吳楠,你把事情做成了這個樣子,還想要錢?我會讓你回家的,同樣也會給你錢,只不過,是讓你死掉,然后燒紙錢給你!”

    一語言罷,K哥二話不說瞬間扔掉手中的酒杯,一記邊腿便橫掃而去!

    K哥之所以叫做K哥,這名號可不是隨隨便便得來的,當年的他在整個東南亞,甚至歐洲黑市拳場都是殺神一般人物,真正的黑市拳場可不像尋常人看到的拳賽那樣,有規定的規則,在那個地方,拳手的對手不僅僅是人,只要大東家肯出錢,哪怕就是讓你和豺狼美洲獅非洲野狗打,你也得上!

    K哥的名氣,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打出來的,地下拳場的勝負也就意味著生死,他一人混跡三年,無一敗績,被東南亞的大毒梟買下,人稱K哥。

    他的這一記邊腿狠厲至極,吳楠雖然心中早有防備,但未曾想到K哥居然會這么快就出手,并且還是自己動手,暗道不妙,屈身發力往眼前的床。上一跳!

    被窩里的兩個美艷女子之前就脫光了衣服,吳楠瞬間跳到床。上嚇的兩人尖叫連連。

    生死存亡之際他還哪里顧得上什么憐香惜玉,愣生生在兩個美女的身上翻滾之后壓了過去,作勢便要從床的另一邊下去,然后再從窗戶邊做打算,看是否有機會逃出。

    但K哥對打斗熟悉無比,這種事情見的更是多了,一眼便看出了吳楠心中所想,不由得心中冷笑一聲,窗外是幾十米高的大樓,他從那里逃出,無疑等于尋死。

    冷笑過后往前急沖,一腳踩在床邊的棱角之上,身上驟然騰空,下落之時膝蓋彎曲,小腿和大腿折疊在了一起,沉沉的就往床。上準備下去的吳楠身上砸去!

    吳楠仰頭眼見殺招已來,心中大驚,再度翻身往反方向滾去,與此同時攔腰抱起一個床。上驚嚇懵掉的美女,翻身站起之時用盡力氣向K哥拋了過去。

    美女。裸在燈光下的嬌嫩肌膚泛著誘人的光澤,k哥眼疾手快,伸出雙臂將美女接住,順勢便將其扔在地上,而后一腳踩在床。上,腰腹發力,一記側踹,目標直指吳楠腦袋。

    此時吳楠心中萬念俱灰,自己所擅長的是易容之術,并非是格斗,身法。功夫雖然也算得上上乘,但k哥從小就被訓練殺人,自己哪里是他的對手,下床落地還未站穩,一記側踹便來了。

    躲閃已然來不及,吳楠抬起雙臂連忙擋住自己要害部位,緊接著一聲悶哼傳來,吳楠只覺得自己雙臂似乎被千斤重物砸中一般,整個人如同一片輕飄飄的樹葉一樣,向后倒飛而去,接著重重的砸在后面的墻壁之上,又落到了地上!

    這三次沖撞使得他意識模糊,一時間分不清東南西北,還未站起,口中便感覺一絲腥味傳來。

    他暗道不妙,沒做出任何的格擋,k'哥便覺得腹部再重一擊。

    胸中的臟器瞬間移位一般,惡心加陣痛讓他一剎那間感覺到了死亡距離自己是那樣的近,腿軟的根本無法站起,艱難之下緩慢的抬起頭,只見k哥一臉輕蔑的笑著看著自己。

    吳楠憤怒異常,自己本來是為他做事的,沒想到,最終落到了這樣一個下場,真是當初不該來。

    “k哥,我為你做了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為什么這么對我?”

    吳楠捂著肚子,聲音如同從深淵之中發出的一般,沙啞而沉重。

    皮膚黑中透著紅的k哥筆直的站在吳楠面前,嘴角揚起,扭動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發出“嘎巴”的響聲。

    “不錯,但是你沒有完美完成任務,所以,你回不了東南亞,當然,你可以放心,你現在還不能死,還有價值,等我抓到那個目標女人的時候,我會給你個痛快的。”

    說完,打開房間門,沖外面房間里的手下打了個招呼,接著有人進來,將身負重傷的吳楠架了出去。

    房間里重新回歸了平靜,k哥重新回到床邊,將一臉驚慌坐在地上的美女一把攔腰抱起,無比豪放霸道的在她的胸脯之上吸了一口。

    “真是個尤。物啊!”

    而后一把將其扔到床。上,撲了上去……

    ……

    林家別墅內,唐風費了大氣力將林音安慰的回去睡覺之后,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靜靜的坐著。

    已經是深夜,他卻沒有一絲的睡意,剛才岳母說話了,讓他明天聯系林木石,到家來商量離婚的事情,這件事交給他去通知,讓他的心里總是感覺很難受。

    加上今晚無緣無故發生的這些事情,讓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這種被蒙在鼓里的事情,以前還確實沒有遇到過。

    坐著想了很久,還是沒想出來個所以然,最后深吸了口氣,唐風將電話打給了陳飛。

    而此時,陳飛就站在醫院急救室門外,直挺挺的站著,他是高老的貼身警衛,今晚卻因為賠女朋友,跟高老請假了,結果沒成想,出去幾個小時,電話就來了,高老出了事,現在的他,戰戰兢兢,天知道高司令追究起來責任,自己會被怎么處置。

    軍中有軍中的規矩,自己的首長被人攻擊,這對于軍人來說,簡直就是莫大的恥辱。

    安靜的醫院大廳里,陳飛的手機鈴聲很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包括高司令和高二爺。

    高司令目光冷冷的落在陳飛的身上,盯的陳飛恨不得找個地洞鉆下去。

    有些顫抖的從兜里掏出手機,陳飛瞥了一眼,心臟沒直接跳出來!

    屏幕上赫然顯示,來電人是唐風!

    使勁咽了口唾沫,陳飛抬頭,看著高司令說道。

    “高司令,是……是唐先生……”

    高光世的臉上閃過一絲驚異,身旁的高二爺一擺手,“接,看他怎么說。”

    但陳飛畢竟不是普通人,他是軍人,高光世不發話,他不敢接,待到高光世點頭之后,他才按下了接通。

    “喂?”

    以前唐風和他的關系還是可以的,陳飛雖然心里一直不愿意相信唐風會做出打傷高老,傷害安夏的事情,但現在事實就擺在這里,因此再次和他說話的時候,似乎這個唐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唐風了一樣。

    “陳飛,我今晚遇到了很多事,我自己理不清,你幫我打聽一下,究竟是什么情況。”

    陳飛按下了擴音鍵,唐風略帶低沉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了出來,這話傳到了眾人的耳朵里,高光世的臉上明顯泛起了怒意。

    陳飛深吸了口氣,有些冷淡的問了一句。

    “唐先生,這些你別我問我,我只問你一句,你為什么要打傷高老,還要侵犯安夏,高老對你不錯啊,你為什么能下得去手!”

    “高老現在都在急救室里沒出來,安夏小姐現在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還是有腦震蕩的后遺癥,你說,你告訴我,你為什么要這么做,就是為了拿回你給高老的那本高氏功法?”

    “唐先生,我真是看錯你了!”

    唐風手中拿著手機,當下是更暈了,陳飛說的這話什么意思?

    “小陳,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高老被人打傷了?這跟我又有什么關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