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八章 明白緣由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八十八章 明白緣由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聽著電話里的唐風有些不明所以的言語,陳飛站在原地又氣又怒,余光一瞥高司令,他也是氣怒非常。

    “唐先生,都到現在了,就不要裝了,有人親眼看到的,這還能有假不成?我勸你一句,現在馬上主動認錯,或許還有機會……”

    唐風閉上了眼睛,靠在沙發上,深吸了一口氣,悠悠說道。

    “小陳,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給我從頭說一遍。”

    高光世站起身走到陳飛跟前,“給他說,給他重頭說一遍,我倒想看看,他怎么給我個解釋!”

    陳飛得到命令,一五一十的將今晚在高家別墅發生的事情包括細節,仔細的說了一遍,一丁點都沒有落下。

    等到陳飛說完,唐風明白了,自己現在是被嫁禍了!

    而且對方是有意為之,故意用自己的身份去傷的人,這樣一來,高家人很自然就會把這筆賬算到自己頭上。

    而這樣做的目的也很明確,就是為了破壞他和高家人之間的關系,他之前和高司令談過合作的事情,現在這樣一來,合作還沒真正開始,仇怨倒是先結下了。

    現在想來,今晚發生的這些異常,似乎都能想通了,對方既然想要嫁禍,那自然不只會找高家人一家,之前和自己有過節的,比如鄭世豪,他場子連續被封,最后逼的他來找自己拼命,這顯然就是有人從中使詐。

    那個給劉局長打電話的人,也一定是假的。

    長出了一口氣,唐風終于明白了大半,這次,對方的人不簡單,他明白要想抓到林音,就必須先將自己除掉,如果自己一直攔在前面,他們想成功得手是很難的。

    而現在自己幾乎無緣無故被嫁禍,得罪了安北幾個最有名望的大佬,基本上就處于孤立無援的狀態,沒有人幫不說,單說高家那邊如果一直被蒙在鼓里,就會和自己作對,敵人的對手便是朋友,一夜之間,安北的這些大佬,全成了境外販毒組織的“幫手”。

    “小陳,我說你仔細聽著,可能下面我說的你們不會相信,但是該說的我會講清楚,至于你們信不信,和我沒關系。”

    “我今天晚上一直在家里,沒有出去過,那個打傷高老和安夏的人,應該是假扮我的,你知道,境外的販毒組織一直想得到林音,但是有我在他們很難得手,因此想到嫁禍我,你們所說的那些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陳飛聽完這話,楞了楞,心中本來一直就不愿意相信這件事是唐風干的,現在唐風這么一說,心里更是動搖了,但高司令一直站在自己面前,他也不好說什么。

    但高司令聽到這些話卻更加的氣憤,將手機從陳飛手中接了過去。

    “唐風,你說對了,我確實不相信你說的,老爺子現在還在急救室,等我這邊處理完,就著手查清楚這件事,我高光世好歹也是江南軍區的司令,你這么做,想過后果嗎?”

    發展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唐風也已經看開了,本就是修仙者的他,自然不會怕這些所謂的大佬。

    “高司令,我說過了,你信就信,不信就拉倒,總之這些事情我沒有做過,你不用給我戴帽子。”

    高光世臉上青一陣白一陣,手里的手機捏的“咯吱”作響,身邊的一眾軍人看的心驚肉跳,這可是軍區司令,唐風居然這么不給面子。

    “好,好,唐風,我會讓你后悔的!”

    說完,摁掉了電話,將手機扔給了陳飛,折身進了電梯,老爺子一時半會出不來,他心中一直擔心女兒的情況,準備上去看看。

    在家中的唐風沒有多想,回到二樓的臥室,林音已經睡下了。

    換了身衣服,進衛生間洗了個熱水澡,緊張的神經徹底的放松了下來,脫了鞋,上了這張已經好久沒有睡過的雙人床。

    林音閉著眼睛,他為了不打擾,連燈也沒開,窗簾縫隙中有清冷的月光照進來,隱約看得清林音熟睡的臉龐。

    輕手輕腳的上了床,一拉被子,剛剛躺下,閉上眼睛輕舒了口氣準備睡覺,耳邊傳來了林音輕柔的聲音。

    “唐風,今天的事……對不起。”

    說完,一只散發著體溫的嬌嫩玉手拂在了臉龐之上,那細膩的觸感,直觸唐風心底……

    “沒事,我皮糙肉厚,沒感覺疼。”

    知道林音是在為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道歉,唐風輕笑一聲,示意沒事。

    “媽媽剛才說的對,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而我還一直誤會你,今天那事兒,是我太激動了,真的對不起。”

    她的聲音在耳邊傳來,隱約都能感覺的到那溫熱的氣息,溫熱的手掌拂著臉龐,一時間讓他睡意全無。

    轉了一下身子,唐風側身躺著,正好和林音正面相對,那張精致到如畫一般的瓜子臉,在有些清冷的月光下,顯得比以往更具有吸引力,冷厲的氣息,讓人依舊難以產生一絲絲的抵觸感。

    這一翻身,林音一時間有些緊張,兩人真正的這么近距離相處,其實還是頭一次。

    如此近的看著這個男人,林音心里既激動卻又緊張,那一張如刀砍斧鑿過的國字臉,沒有一眼看到便讓人心中激蕩的驚艷,但卻似乎更耐看,越看越有味,像一壇有年代的老酒,越品越香。

    兩人的心跳似乎都加快了不少,林音有些不知所措,按理來說,結婚了這么久若是尋常人的夫妻,已經是什么事情都做過了才對,可是他們不一樣,她和唐風的年紀差不多,二十五了,卻還沒有變成一個真正的女人。

    難道,今晚要發生些什么嗎?

    她還沒有做好準備,但是轉念一想,都是夫妻,做了又有什么不對?

    心中這樣想著,一直強而有力的胳膊搭在了她的腰肢上,唐風只覺得,林音的身材觸電一般的顫抖一下,呼吸也好像加重了不少。

    “你有些緊張?”

    唐風有些略帶玩味的小聲問道。

    “不會,我為什么要緊張,你老實一點,媽還在樓下。”

    林音小聲回答,只不過語氣之中有難以遮掩的慌亂,說完之后還不忘將唐風的手從自己身上拿開。

    自己的女人躺在身邊,唐風卻粗魯不起來,依稀記得前天晚上,許昕在夜里跟自己到衛生間,那一夜的勇猛放縱,他就像是一頭發了狂的野獸一般,許昕苗條修長的雙腿最后都在顫抖,那才是男人,那才是他這么久以來,真正覺得舒爽的時刻。

    但是林音躺在這里,唐風就是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他深愛這個女人,低到塵埃里一般。

    撫了撫那有些發熱的臉蛋,唐風攬身入懷,胸前感覺到一陣壓迫感。

    “安心睡吧,我知道你今天也累了,我老實一點。”

    知道今天林音因為岳父林木石的事情心累,最后想了想,還是決定不在今晚得到她,目前遇到的事情很多,等全部處理完,真正放松下來的時候再要,也不遲。

    林音依偎在這個讓自己安全感暴增的男人懷里,心中不禁有些酸楚,不管到了什么時候,他都在為自己著想。

    安靜的依偎在唐風懷里,林音無比安穩的睡去……

    ……

    而醫院內,高光世的看著剛剛蘇醒過來的高安夏,心如刀割,這個剛剛二十一歲的小姑娘,平日里的性格活潑陽光,每次見到自己就像是一個話癆,現在靜靜的躺在床上,一句話都不說,眼睛呆呆的望著天花板,沉默的讓人心碎。

    “安夏,醫生檢查過了,你就是頭部受了傷,其他地方沒有什么大問題,身子也是干凈的,你不要難過,爸爸一定會抓住那個唐風,讓他得到該有的懲罰。”

    這個叱咤風云的軍區司令,此時說話軟綿的異常,輕輕的握住女兒有些發涼的手臂,心中酸澀無比。

    高安夏臉色蒼白,眼神空洞的瞥了自己爸爸一眼,眼角濕潤了。

    “爸爸,我沒事,就是有些累,你不用擔心。”

    高二爺不知什么時候進了病房,看著病床上的侄女,微微低了低頭,這個親侄女,也有日子沒見了,沒想到再次見到,會是這般情景。

    “二叔,你也來了。”

    她一直很喜歡高光輝,在高安夏的心里,二叔不古板,從小也疼自己,帶自己出去玩的次數比爸爸還要多,因此內心中對二叔很是喜歡。

    這個安北頭號大佬高二爺,此時也不免有些感傷,勉強笑了一聲,坐到了床邊。

    “安夏,你安心休息,那人也沒把你怎么樣,不要有心理負擔,二叔和你爸爸一定會給你個交代。”

    高安夏聞言點了點頭,高光輝起身,拍了拍大哥肩膀,先出了病房,高光世安慰了女兒幾句,隨后跟了出去。

    站在深夜醫院的過道上,高光輝面對自己大哥,沉聲開口。

    “我那邊已經安排好了人,明天早上我去招呼一下,直接將那姓唐的給辦了,安夏這邊不能離開人,小姑娘家家的,衣服被扒了,心里肯定不好受,你多費點心。”

    高光世重重點了點頭,嘆了口氣,同意了弟弟的意思,畢竟這件事,自己還真的不好正式出面。

    ……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在安北的街道上時,高光輝的黑色奧迪停在了安北一家高檔茶館樓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