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十九章 洪師傅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八十九章 洪師傅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清茗軒,安北檔次最高的茶館,在這經濟高速發展,生活節奏越來越快的城市之中,茶樓已經不多,而清茗軒生意卻依舊很好。

    黑色奧迪車門打開,高二爺整了整衣服,在兩名貼身人員的跟隨下,邁步進了茶樓。

    古樸典雅的裝修,使得來客一進門便能感受到一種恍然回到古代茶肆的感覺,清香宜人的茶香撲面而來。

    二爺一進門,前臺的值班經理瞬間清醒了不少,忙不迭迎上前。

    “二爺,您來了,二樓請!”

    高二爺左右看了看,沒說話,從木質樓梯上到了二樓,靠右邊的房間門口,已經早有人再等了。

    “二爺,楊師傅已經來了,洪師傅還沒到。”

    門口的人躬身開口,高光輝輕點下頭,旁邊的人推開門,他邁步而入。

    房間里的陳設簡單,一張做工精致的小方桌靠窗擺放,還有幾把木椅,此時桌邊坐著一位中年男子,身形魁梧,白凈的臉上沒有一根胡須,正在悠悠的飲茶,但見門口有人進來,連忙起身。

    “楊師傅,久等了,哈哈!”

    進了房間,高二爺先拱手示意,名叫楊師傅的那人躬身回禮。

    “我也剛到,來來來,二爺請坐。”

    寒暄兩句之后,兩人相對而坐,茶樓的服務員上來重新換了一套茶具,新泡了一壺茶。

    “高二爺,我們練武之人性子直,您家老爺子的事我也聽說了,不知二爺今天讓我過來,是否是為了這件事?”

    楊師傅,本名楊天偉,安北楊氏武館館主,一手楊氏拳法練得爐火純青,雖然說如今傳統的武道有些落寞。這些練武之人平時也低調行事,但他們靠著功夫傳家,其身手自然比常人不知道要厲害多少。

    據二爺的了解,這個楊天偉,差不多已經是宗師的修為了。

    高二爺聞言將手中的茶杯輕輕放下,擺手笑道,“楊師傅先別急,還有一位客人沒到,等他來了,我將事情的原委告訴你們,今天啊,可能要麻煩你們了。”

    楊天偉心中打起了鼓,這高二爺做事果然出乎意料,看來今天是不僅僅請了自己來,還有其他人。

    心中有些不滿,但他沒有說什么,也沒有從臉上表現出來,畢竟楊氏武館的經營,很大一部分靠著高二爺。

    兩人正說話間,房間門被人再次打開,之前在門口站著的那人進門。

    “二爺,洪館的洪剛洪師傅來了。”

    楊天偉的臉上閃過一絲不滿,坐在自己座位上沒有動,二爺站起身,走到了門邊,只見門口一個身形瘦俏,顴骨高凸,細看之下太陽穴鼓起,行走之時步伐極其穩健的男子直身站著。

    “高二爺,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啊!”

    洪剛看到高光輝,淡然一笑,微微抬手示意,面對這二爺的態度,相比于楊天偉,就要坦然許多了。

    “洪師傅近來可好?來,里面坐。”

    洪剛身高不高,在高光輝面前更是矮了半頭,但交談時的氣勢卻足的很,聞言也不推辭,昂首挺胸便進了房間。

    俗話說同行是冤家,楊天偉眼見洪剛進門,目光看向窗外,也不搭理,而洪剛這邊一進門,便看到了窗戶邊還坐著另外一個人,臉色突變,站住了腳步。

    “二爺,這位是?”

    “哈哈,這位洪師傅應該認識啊,楊氏武館的楊師傅,你們都是練武之人,怎么會不認識呢,來,請坐!”

    洪剛聞言目光在楊天偉的身上掃了一眼,冷笑一聲,“我以為是哪位高人呢,原來是楊氏武館那位白面館主啊,哈哈!”

    房間內氣氛驟然變冷,看著窗外的楊天偉猛然站起,直勾勾盯著對面的洪剛。

    “洪剛,你說誰是白面館主!”

    楊天偉所修習的楊氏拳法,陰柔內斂,據說吸收了太極的柔綿之氣,因此自小時候開始,臉上便不長胡須,行為舉止也十分的接近女人,背地里被人叫做白面館主。

    當然,這個外號一般人是不敢叫的,雖然舉止有點像女人,但功夫可不弱,一般五大三粗的漢子,連他一拳兩分力道都接不住,這幾年修為猛進,據說已經突破了宗師境,在安北武道之中,還是很有名望的,只不過這些人平時深入檢出,一般人不認識也根本接觸不到罷了。

    洪剛既然敢說這話,自然心中有底,往前跨了一步。

    “我洪剛說的,那又怎滴?難不成白面館主還想跟我洪剛練兩手不成?”

    眼見洪剛有恃無恐,楊天偉臉憋得通紅,手指著洪剛,“姓洪的,別以為你洪拳剛猛異常,你就可以在安北武道橫著走,我告訴你,若是再敢口出狂言,別怪我辣手!”

    眼看兩人都要打起來了,高二爺卻并不著急,安靜的坐在窗邊,悠悠的品著茶,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似乎隨時就要打起來的兩個人。

    “呵!你以為我洪剛怕你不成!”

    洪剛一語言罷,楊天偉怒不可遏,爆喝一聲,一把拍在自己所在的椅子靠背上,木質的椅子瞬間碎了一地。

    他目光如寒霜一般,盯了洪剛一眼,右手變掌為拳,腳下連續蹬踏兩次,一擊便出,直取洪剛命門!

    那洪剛下盤穩如磐石,但見楊天偉主動出手,絲毫沒有慌張,反而仰天大笑一聲,笑聲之中滿是不屑,眼看那一擊就要到命門之時,身形微微一轉,提掌前推,迎面而上!

    拳掌接觸的剎那,封閉的房間內,桌上的小物件一瞬間被震的搖晃起來,電光石火之間,楊天偉身子似乎被一股強大的神秘力量向后猛然推去,隨后身體離地,砸在了窗邊的木椅上!

    噼里啪啦傳來椅子破碎的響聲,高二爺再度抬眼的時候,但見楊師傅已然捂著胸口,嘴角有淡淡的血跡滲出,面色蒼白,恨恨的看著面前的洪剛。

    “呵呵,楊天偉,你以為你入了宗師境就沒人治的了你?真是井底之蛙,鼠目寸光!”

    捂著胸口連連干咳的楊天偉艱難站起,“洪剛,你別得意的太早!”

    洪剛冷笑一聲正欲講話,高二爺緩緩站起身,拍起了手,“哈哈,二位師傅還真是讓高某刮目相看吶,練武之人果然真性情,好了,這是修身養性之地,就不要再動手了,免得傷了兩家和氣,來人吶,送楊師傅回去養傷。”

    高二爺一發話,門瞬間打開,兩個貼身保鏢進來,攙扶著受傷的楊天偉扭頭便往外走。

    “二爺,您這是什么意思?我不懼他洪剛,我楊氏拳館……”

    高二爺的地位在安北那自然是神一樣的,不知多少人想要攀附,楊天偉自然不愿意錯過這個給他效力的機會,但沒想到前后不過十幾分鐘的時間,高二爺似乎已經不信任他了,這簡直讓他難以接受。

    但此時的高二爺連看都不看他一眼,擺手讓手下攙扶走,隨后走到了洪剛身前。

    “洪師傅果然修為精深,來,請坐!”

    洪剛抬眼打量了一眼笑呵呵的二爺,心中暗道這二爺簡直是人精,同時找兩個人,讓他們決出高低,傷了他們之間和氣不說,自己置身事外,挑得心應手的人用,這一手可真是不一般。

    微笑回應,身后有人趕忙進來打掃了屋子,兩人換了位子落坐。

    “這小半年沒見,聽說洪師傅拳法再度進階,修為突飛猛進,今天這一手,果然不是虛名啊。”

    說完,親手倒了杯茶,推到了洪剛面前。

    洪剛靠在椅背上,淡淡一擺手,不以為然的道,“二爺您過獎了,練武之人,整天也就是修煉,還是二爺您日子過得瀟灑啊!”

    “哈哈,洪師傅謙遜啊,我高某人也不賣關子,今天請你過來,是有一件事想請洪師傅出手幫忙解決。”

    洪剛自然知道今天來肯定是有事的,“哦?二爺您有事需要洪某人出力的盡管說。”

    滿意的一笑,點了點頭,高二爺這邊詳細的將昨晚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

    “豈有此理,在這安北地界上,居然有人敢對高老爺子下這狠手,真是吃了豹子膽,老將軍那邊,高司令那邊我就不說了,二爺您這邊他是真的不放在眼里?”

    高光輝的眼里閃過一絲冷厲,但轉瞬即逝,抬手示意激動站起的洪剛坐下,轉而正聲說道。

    “洪師傅啊,想我們這些年交情也不淺,這次的事,我大哥那邊不好先出手,那個唐風,就交給你了,我也不要你留活口,能除掉最好,你放心,警方那邊,我會打點的。”

    洪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二爺,即便今天你沒安排,這種人在安北待著,我們遲早也要斗上一斗,不為別的,也是讓他知道,在安北,這黑白兩條道上,是誰說了算!”

    “好!洪師傅,有你這句話我高某人就放心了。”

    ……

    林家別墅內,雖然是早晨,但氣氛已經冷到了極點,唐風坐在沙發上,身邊是自己老婆林音和岳母夏素琴,對面則是剛剛來不久的岳父林木石和一個年輕律師……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