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十章 離婚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九十章 離婚

    “重生之完美贅婿 (..)”!

    五個人坐在客廳,面對面相對無言幾分鐘之后,林木石深吸了口氣,先行開口。

    “素琴,這是我讓律師擬的合同,你看看吧,家里的房子給你,我再從公司拿出一個億,算是給你們母女兩個的補償。”

    說著,從身邊的年輕律師手中接過一紙合約,轉手遞給了沙發上靠坐著,面色有些發青的夏素琴。

    岳母端端正正的坐著,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林音拉著她的胳膊,滿是怨恨的眼神看著對面的林木石。

    “爸,你給媽媽認個錯,回來吧,這么多年都過來了,在我的心里,你一直都是好丈夫好父親,我相信你只是一時糊涂……”

    林音還沒有說完,林木石便抬手打斷了,此時的他,在唐風看來,似乎已經變了一個人,和以前那個印象中的林木石,完全不像是同一個人。

    看了一眼女兒,“音兒,大人間的事兒,你就不要再管了,我和你媽媽,過不下去了。”

    話剛說完,夏素琴干咳了一聲,林音急忙轉頭,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媽媽。

    “林木石,當年我爸爸活著的時候說的對,他告訴我,你這個人啊,有志氣,可就是不能過一輩子,如今我人老珠黃,你人到中年卻家財萬貫,我夏素琴不是蠻不講理的女人,你別忘了,我們夏家也是名門望族,當年要不是死心塌地的跟了你這個窮小子,何至于今天連家都回不去?”

    夏素琴的臉上帶著一絲苦笑,仿佛一夜之間蒼老了十歲一樣,像是精氣神兒都被抽走了。

    林木石板著臉,沉默了幾秒,“素琴,這些過去的事兒,就別提了,大半輩子了,我一直都活在這種陰影之中,你總覺得,我林木石之所以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們夏家給我的,快三十年了,我受夠了,小嫣跟你不一樣,他懂得疼人,我跟她在一起,很輕松,跟她在一起,我才覺得我是個完整的人,才能感受到快樂……”

    林木石話說到一半,林音“蹭”的一聲站了起來,氣呼呼的指著自己的爸爸。

    “爸,你夠了!”

    “媽媽從你一無所有的時候一直陪你到今天,她埋怨過一句嗎?我小的時候,家里欠別人的錢,媽媽一個人帶著我,讓你躲出去,怕你被人砍死。今天你事業有成了,公司也做大了,反過來說媽媽給你的壓力大,你有想過她的感受嗎!”

    “坐下!這里輪不到你講話!”

    “爸!”

    都說女兒是爸爸的貼心小棉襖,但此時的林音和林木石,如同有了深仇大恨一般,眼看著兩人就要吵起來,唐風趕緊起身,將站著的林音硬生生拉著坐下。

    夏素琴冷冷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待女兒坐下之后,輕輕的拍了拍女兒的手背。

    重重的嘆了口氣,夏素琴低頭笑了笑,但這笑中卻帶著無限的悲涼和落寞。

    “林木石,我說了,要離婚我同意,但是你記住,我夏素琴平時不管你公司的事情,不代表我不知道,我傻,這房子是在市區,能值幾千萬,你再給我一個億?你以為用著這一億幾千萬就想糊弄我跟我的女兒?你未免太過分了點吧!”

    剎那之間,夏素琴冷聲開口,直勾勾的盯著對面的林木石,眼神冷冰冰的,絲毫沒有一丁點退讓的意思。

    “素琴,你這話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你明白,你手底下的林氏安保集團,承擔了安北乃至周邊市區的大部分安保市場,這些你以為我不知道?一個億?呵呵,林木石,我老了,要那么多錢沒用,但是我得為我的女兒多爭取一些,你這個財產的分割方法,我不會簽字的。”

    夏素琴的話說完,林木石的臉驟然黑了下來,大概也是沒有想到,這個平時根本不過問公司事務的女人,心里居然這么精明。

    干笑一聲,他摸了一把臉,“素琴,沒想到,你是這么精明的女人,看來我這婚離的真沒有錯。”

    “林木石!你的良心呢?你在外面找了別的女人懷了孩子,你現在要回家拋棄原配和女兒,我精明?都到這一步了,半輩子稀里糊涂的,半瞇著眼過來了,臨到現在了,也是該精明一回了吧?”

    “我告訴你,林氏安保現在的市值最起碼有十個億了吧?這么多年,陪你受的苦我也不再提,四個億和這座房子,你要同意,今天咱們就把這離婚協議簽了,少一毛錢,你都休想利落的過你的小日子!”

    “夏素琴!你心也太黑了吧!”

    “爸!怎么說媽媽都陪你大半輩子了,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咱們說話的時候替對方想想可以?即便是按照法律層面來說,公司也不是你一個人的吧?我媽要一半,不算過分吧!”

    眼看著和一家三口吵了起來,唐風如坐針氈,但也不好說什么,趕緊站起身拉住了已經情緒激動的林音。

    “音兒,爸爸從小給你最好的教育環境,你現在博士了,翅膀硬了,學的全拿回來對付爸爸了是嗎?”

    林木石的眼睛有些紅,直愣愣的看著自己女兒。

    林音一時語塞,唐風趕緊將其拉著坐下,這一幕讓唐風也是感觸極深,想不到之前和和美美的一家人,會到今天這個地步。

    將林音緊緊的摟在懷里,唐風看到她的眼眶濕潤了。

    房間內安靜了幾秒,林木石身邊的年輕律師干咳了兩聲,從包里拿出了幾份文件,放在了桌上。

    “夏女士,我是林木石先生的律師,您剛才的要求我聽到了,四個億加房產,這個財產的分割是有問題的,林氏安保集團雖然林先生是獨立法人,但具體的離婚財產分割不是簡單五五分,您剛才的要求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這個年輕的律師義正辭嚴的說完,林音又一次“蹭”站了起來,情緒激動的手指著正對面坐著的那個年輕律師。

    “你少在這兒給我說這些,你們做律師的自然會向著委托人,我告訴你,我們家的事情我們自己處理,你要是還敢在這里給我講這些,我立馬找我在英國皇家律師協會的朋友回來!”

    平時溫柔如水的林音,今天一如反常,眼睛都紅了,指著那年輕律師就是一頓懟,把那律師都驚了。

    “你!你這是……”

    林木石聽到女兒的這一番話,沉默了會兒,抬手將準備說話的律師按住,擺擺手示意讓他先出去。

    “林先生,國內的民法我很在行,您不用怕她們……”

    年輕律師還想替林木石爭取,但這時候唐風站起來了。

    “出去!”

    戴著眼鏡的律師沉著臉,扶了扶眼鏡,“我是林先生的委托律師,請你好好說話。”

    臉色一變,唐風往前邁了一步,“我讓你出去,要不然,我就把你扔出去,你信不信?”

    那律師估計也沒有遇到這種事情,一下子被唬住了,扭頭緊張的看了看林木石,不知道怎么辦。

    “你先出去,在車上等我。”

    轉頭恨恨的盯了一眼唐風,年輕律師還是出去了。

    屋里剩下四個人,氣氛似乎又冷了下來,良久沒有人說話。

    林木石連續抽了好幾根煙后,抬頭悶聲說道。

    “素琴,四個億,你知道公司市值雖然值這么多,但是一下子讓我拿出來這么多錢,根本不可能,除非我把公司賣掉,我先給你和音兒兩個億,剩下的,我寫個條,公司資金鏈回轉過來之后,分期還你們,你看這樣怎么樣?”

    夏素琴冷聲一笑,連看都沒看一眼,“拿不出來錢,那就把公司的股份讓出來一半給音兒,都是你親生的,你休想把這些全部留給你那小三而肚子的種。”

    林木石的臉上明顯的抽動了幾下。

    林音看著自己的媽媽,眼淚流了出來,看著這一家三口弄成今天這個樣子,唐風心里也很難受,但他畢竟是個外人,插不上什么話,也不好發表意見,只能是坐在一邊靜靜的,時不時安慰幾句。

    但內心之中,對岳父林木石也是越發的不滿。

    “好!我給你四個億!”

    林木石抓起桌上的文件,起身便走,邁步到了客廳房門口,扭身說道。

    “明天我會讓律師拿文件過來,錢也會給你!”

    說完,轉身離去,沒有絲毫的留戀。

    房門“砰”的一聲關上之時,夏素琴身子一歪癱在了沙發上,眼中淚水涌出,悲痛欲絕……

    林音一看這樣,撲過去在媽媽懷里也哭了起來,似乎在林木石轉身決絕離去的那一刻,這個家已經不存在了。

    母女倆相擁而泣,過了好一會兒,夏素琴緩了過來,拍了拍林音,讓她坐好。

    “小風,你往這邊坐坐,媽有幾句話想給你們兩個說。”

    答應了一聲,往林音身邊挪了挪,唐風安靜的坐著,看著淚痕都還沒干的岳母。

    “音兒,小風,其實吧,媽媽早就看淡了,剛才之所以態度那么堅決的要那么多錢,不為別的,媽老了,能花什么錢?我就是想給你們兩個多爭取一點是一點,只要你們以后過得好,媽也就放心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