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十三章 懷疑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九十三章 懷疑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著唐風離開醫院,高光輝臉上的殺意也愈發的濃重,多少年來了,他在安北的地位無人能夠撼動,哪怕在江南省,又有幾人敢和自己這么說話,沒有想到,今天在安北這塊土地上,居然有人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這不得不讓他心中憤怒。

    “大哥,你之前查過這個人的資料嗎?按理來說,軍方想要查到這些,是很容易的。”

    一邊將自己的大哥拉到沒人的窗戶邊,高光輝一邊沉沉說道。

    讓周圍的警衛散了,高光世站立在醫院一樓的陽臺邊上,看著外面唐風的白色寶馬徐徐離開,臉色也不好看。

    “前幾天雇傭兵那件事發生之后,老爺子牽線,我和這個唐風見過,之前也讓情報處的查過,單親家庭,他的父親曾經在江南軍區的特種旅服役過,他十九歲進入部隊,算起來也是我的兵,服役四年,一直在普通的連隊,沒有什么值得人注意的地方,連個班長都不是,退伍后資料顯示,前段時間結的婚,而且是入贅當上門女婿,按理來說,這樣的人,沒什么本事才對。”

    高光輝聽完,心中也是疑云密布,此人經歷平平,為何會有今天的底氣?著實讓人不解。

    但這樣一來其實是件好事,證明這個人背后沒有什么讓人忌憚的大靠山,除掉他也不會得罪其他人。

    “你早上出去找的人,現在怎么樣了?”

    心中正在思考,身邊的大哥高光世開口問道。

    嘆了口氣,“早上我找了安北洪拳的傳人洪剛,據說這人已經進入宗師境,沒有想到,不堪一擊,被唐風兩分鐘打的進了醫院,人現在還在第一人民醫院。”

    高光世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弟弟。

    “宗師武者,在他面前毫無還手之力?”

    “是啊,我也沒有想到,這個洪剛在安北武道也算有些威望,其家傳的洪拳更是赫赫有名,他的修為不在你們軍方那個戰神霍剛之下,但沒想到,幾招之下,就被打成那般模樣,真是讓人不解……”

    轉念一想,高光世臉色沉了下來,淡淡開口道,“想來也應該是這樣,霍剛被傳的那么厲害,可還不是被一掌打的到現在都沒好徹底?這個人,不簡單,要不然老爺子也不可能對他那么尊敬,一直叫他唐先生。”

    中午的陽光有些刺眼,窗戶邊的高光輝半瞇著眼,沉默了一會兒,扭頭問道。

    “大哥,聽說霍副司令一直和你不合,這件事是真是假?”

    高光世有些意外,神色滯了滯,但眼前這個是自己親弟弟,苦笑一聲。

    “是啊,我和霍剛不合多年,你也知道,我們兩兄弟,都是靠著老爺子起來的,我呢也就是所謂的根正苗紅,因此仕途一帆風順,沒有經歷過什么真正的大風大浪,霍剛比我年長幾歲,要知道,他可是經歷過真正的戰爭,所以自從我調任到江南軍區做司令,他心里對我一直都不服,直到今天也是如此,我之所以到今天還只是個少將,大半都是他的功勞啊!”

    他心中對霍剛的不滿此時也表現的異常明顯,一山難容二虎,他和霍剛就是這樣。

    高光輝重重的點了點頭,他從小就比自己大哥鬼點子多,心性靈動,從剛才大哥的話中,他似乎聽出來了什么。

    “那上次霍剛被唐風打傷的事情,你知道原委嗎?”

    “當然,當時那五個雇傭兵入境,抓了唐風的老婆,就是剛才跟著唐風一起來的那個女人,唐風一人誅殺了那五人,自己受了傷,最后霍剛得知此事,不由分說直接插手干預,派人擅自保護林音,但沒想到被人在他手里把人搶走,唐風知道之后直接跑到軍營問霍剛要人,兩人談不到一起,直接動了手,沒想到的是,傳說中霸道無比的戰神,被一掌打的吐血不止,而后還是唐風主動收手,這才沒有把事情鬧大。”

    緩緩的,高光輝的臉上生出了一絲笑容,“大哥,這次,真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光輝,你這話什么意思?”

    扭頭看了一眼自己大哥,高光輝笑了笑,“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個道理,大哥你應該是明白的。”

    沉默了幾秒,高光世大夢初醒般的點了點頭,“你是說,我們和霍剛聯手?”

    “沒錯!”

    “大哥你想想,霍剛是什么人?他在江南軍區的威望恐怕比你都高吧?被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年輕人一掌打的吐血,這事情攤在誰的身上恐怕都是一個奇恥大辱了,更何況他是一個軍人,這件事,我想他不會善罷甘休,只不過沒有想到一個好辦法,現在,我們聯手,我想他不會拒絕這個難得的好機會的。”

    高光世不是一般人,聽到這里,自然明白了弟弟口中的意思,但他有他的顧慮。

    “可是,這件事,得派一個人中間人和他說,我高光世好歹是他上級,主動跑去給他說這個,也不大合適。”

    高光輝一笑,“放心吧大哥,這件事自然有我去說。”

    兩人相視一笑,兄弟間似乎又回到了當年小的時候玩游戲時的默契。

    “好,你心思縝密,做事有分寸,你去的話最好不過,但是他要是沒好臉色,也不用搭理他,我們高家好歹是大家族,沒了他,一樣辦事!”

    “你就放心吧大哥,這些事,我自然是懂得。”

    兩人站在窗戶邊上,無言良久,街道上人來車往,好一片繁華的景象……

    “這個游戲,是越來越精彩了。”

    ……

    不知何時,高光世身邊過來一個警衛,“司令,大小姐醒了,叫您過去。”

    擺手表示知道,兩兄弟一前一后,上了二樓。

    高安夏住的自然也不是普通的病房,而是醫院中檔次最高的特護,此時房中只有一個醫生,在對剛剛醒來的高安夏做基本的檢查。

    眼見高司令進來,周圍的警衛閃身出去,靜靜的等醫生做完檢查,高光世聽聞女兒的情況基本穩定,心中這才安穩不少。

    高安夏臉色好了很多,臉上有了些紅潤的顏色,等醫生檢查完后,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爸,二叔。”

    答應了一聲,高光世和藹的笑了笑,坐到了床邊,心疼的看著自己這個寶貝女兒。

    “安夏,你感覺怎么樣?頭還疼不疼了?”

    高安夏輕輕的笑了笑,搖搖頭,“我沒事了爸,你別那么擔心我了,你昨晚肯定沒睡,眼睛都腫了。”

    一股心酸之感頓上心頭,高光世心中五味陳雜,女兒長大了,知道疼人了。

    “爸爸沒事,安夏啊,你別想太多,只要爸爸在,以后絕對不會再讓你受半點委屈。”

    高安夏聽完沒有說話,看了看門口,低聲說了一句。

    “爸,你把門關上,讓你的警衛離遠點,我想跟你和二叔說兩句話。”

    兩兄弟都是一愣,但是也沒反駁,高光世起身到門外,讓兩個站崗的警衛先下去,然后關上了門,重新坐到了床邊。

    分別看了看眼前的爸爸和二叔,高安夏仰頭看著天花板,許久之后,悠悠的說了句。

    “爸,二叔,我覺得,昨天晚上打傷我和爺爺的,不是唐風……”

    高光世和高光輝都是一愣,面面相覷良久,女兒這個狀態,似乎也不像是在說胡話,這怎么突然這樣說?

    “安夏,不要胡思亂想了,家里的監控已經調取了,那人百分百就是唐風,你放心,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就是塊鋼板,爸爸也得讓他碎了!”

    誰知高光世信誓旦旦的剛剛說完,女兒安夏瞬間轉過頭,眼眶中似乎有淚水涌出。

    “爸,二叔,我想了好久好久,那個人從進門開始,我就覺得哪里不對,他把我扔到床。上臉貼上我的時候,我看到他的脖子里有一條紅色的印記,還有一顆痣,淡淡的黑痣,可是我清楚的記得,唐風的脖子里根本沒有痣!”

    “我知道你們一定不會放過他,所以我想了很久,我確定不是他,爸爸,你不要難為他好嗎?他真的是無辜的。”

    看著女兒淚汪汪的這樣說,高光世心中如同刀割,低聲嘆了口氣,撫了撫女兒的額頭。

    “安夏,我之前聽你爺爺說過,你一直和這個唐先生合不來,但是爸爸真的不理解,你為什么要替他開脫?”

    話雖然這樣說,但是高光世怎么會不懂女兒的心思,這個小公主從小性格乖張,和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樣,她之所以和唐風過不去,那是因為喜歡……

    “是啊安夏,現在證據確鑿,你爺爺都還在重癥監護室,你現在就好好休息,這件事怎么處理,你就不要想了,好好讓大腦休息,聽二叔的話。”

    看著面前的兩個大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話,高安夏愣了,一把擦干眼淚,瞬間就從床上跳到了地上。

    這個舉動可把高光世嚇得不輕,一下站了起來。

    “安夏,你這是做什么?”

    “爸,我要回家一趟,我知道怎么可以證明那個人不是唐風!”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