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十四章 線索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九十四章 線索

    “重生之完美贅婿 (..)”!

    看到女兒一時間跟魔怔了一樣,穿著病號服站在地上情緒激動,把高光世的心都給揪了起來。

    “安夏,你這是做什么?趕緊躺著去,你還需要休息呢!”

    高光輝也驚訝的不行,心里知道自己這個侄女心性乖張,但沒想到受了傷還這么不聽話。

    但此時高安夏頭發都散亂著,腳上連鞋都沒穿,情急之連連下喘著氣。

    “爸,我真的知道這么證明那個人不是唐風,我要回家一趟,家里有證據!”

    說著,閃身光著腳就要往外面走,高光世一見自己這寶貝女兒這樣就要出去,著急之下往前迎了上去,一把抓住了高安夏的胳膊。

    “安夏,你現在身上還有傷,醫生說休息不好會有腦震蕩的后遺癥!”

    高光輝這下也急了,這侄女從小討自己喜歡,眼下看到她這樣,趕緊也堵了上去。

    “安夏,你別著急,這件事有我和你爸爸,你就不要再管了好嗎?把身體養好,不然留下病根子那可是一輩子的事!”

    但高安夏充耳不聞,掙脫開自己爸爸的胳膊,“爸,你們不相信我,我要自己回去!唐風他是無辜的!”

    高光世心簡直都要碎了,這寶貝兒打不得罵不得的,真要要急死他。

    “你不許出去,好好給我養身體!”

    他也急了,大聲對高安夏說道。

    但看到兩人堅決的態度,高安夏清楚自己可能根本說服不了兩人,索性嘴巴一撅,下了決定,往身邊的床上一跳,接著一滾,直接越過了攔著自己的兩人,大跨步就往門外沖去!

    “安夏!”

    高光世簡直頭都要大了,這女兒從小跟著老爺子學武藝,身手一直很好,這下倒好,自己和他二叔根本攔都攔不住。

    緊跟著女兒出了病房門,但見女兒已經跑出三五米遠,高光世高聲喝道。

    “警衛,給我攔住她!”

    醫院走廊之中到處都是軍方的人,司令一發話,周圍瞬間涌來數十個便衣警衛,剎那之間,高安夏身前閃出兩個高大的男子。

    兩個男子一時也沒明白怎么回事,攔主任的瞬間掏槍便對準了被擋住的高安夏。

    “瞎了你的狗眼,那是大小姐,走火了我扒了你的皮!”

    眼看自己警衛掏槍對準自己女兒,高光世氣的一拍大腿,爆喝一聲罵道。

    那兩個警衛一聽司令發話,也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趕緊收槍,萬一真要走了火,那自己罪過可真就大了。

    但高安夏就在這兩個警衛收槍的瞬間,抬腳便踹向其中一人,從小練武的她力量可不是一般女孩子那么弱,這一腳用盡了力氣,直接將那收槍,猝不及防的警衛踹的瞬間往后倒去。

    但這警衛都不是一般軍人,眼看自己同伴被踹倒,另一人下意識的抬腳便踢向高安夏的脖子,這下可把高光世驚出了一聲冷汗!

    還未來得及開口,那一腳便到了高安夏身側,好在她反應極快,往后退了兩步,躲過了這一腳。

    “別傷了她。誰讓你真打了!”

    高光世心中著急萬分,一拍大腿再次叮囑到警衛。

    那警衛心里也是苦,不讓用槍,也不讓動手,一瞬間不知道該怎么辦了,直愣愣的站在原地,不敢再動,這可是司令的千金,真要是打傷了,那自己也完了。

    高安夏倒不客氣,眼看對面不敢動自己,往前急沖兩步,而后騰空而起,一腳踹在那人肩頭,接著往前就是跑!

    兩個警衛狼狽不堪的站起身,高司令也到了身旁,轉眼一看,高安夏已經到了樓道口。

    “司令,怎么辦?”

    兩個警衛慌張問道,高光世心急如焚,一揮手,“追,給我追回來!”

    此時其他地方的警衛也趕了過來,十幾個高大威猛的軍人追在高安夏的身后就下了樓。

    一心要回去的她一下到一樓,頓時四面又圍上來好幾個便衣警衛,這些人一看就和普通人不一樣,清一色的寸頭,高安夏心中知道這些人不敢傷自己,也不猶豫,快跑著往前,直接用身體往攔在自己面前的兩個警衛身上撞去,快到跟前之時左右拳齊出,高氏功法此時派上了用處,那兩個警衛不敢真的動手,直接被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女孩子撞的往兩邊倒去!

    “把門堵上!”

    高司令氣喘吁吁的跟著警衛下到了一樓,眼見安夏已經到了醫院大門口,也顧不上其它,直接讓警衛堵住了門口。

    一瞬間,十余個精壯漢子直挺挺站在醫院入口,將高安夏出去的路堵死。

    輸了一晚上液的高安夏此時身體有點使不上力氣,看到這一幕,抬手指著對面的一眾警衛。

    “你們給我閃開!”

    警衛們心里也苦,這到底聽誰的?

    “不準讓她出去,攔住!”

    看到這里高安夏也急了,急轉身子,抬手指著高光世,“爸,我一定要回去,你要再攔著,我就硬闖!我要再受了傷,看你和爺爺怎么交代!”

    這話一出口,高光世也楞了,自己這軍區司令,在自己女兒面前卻根本硬氣不起來,誰讓自己就這么一個寶貝女兒呢?

    扭頭重重的嘆了口氣,高光世心疼的往前挪了兩步,“小祖宗哎,咱別鬧了行不行?回去安靜躺著好不好?你要做什么爸爸派人去做就是了。”

    “不行,我今天必須自己回去,爸,你讓不讓你的人閃開!”

    說著,高安夏做出一副要硬闖的樣子,這下可把高光世給嚇住了。

    “別動手,別傷著她!”

    門口的警衛一看司令家的大小姐真沖過來動手了,得到司令不準動手的命令,一個個像電線桿一樣站著,也不敢動。

    高安夏上去也不客氣,心中急切的她抓住一個警衛的脖子,往下一用力,直接將膝蓋頂在額頭上,那警衛至此也不敢動手,悶哼一聲捂著額頭倒在了地上。

    其他人見此趕緊往中間一靠,堵住了缺口。

    眼見自己手下被頂的倒在了地上,高光世手心手背都是肉,趕緊上前查看此人傷勢,好在高安夏身子也虛,力氣不大,受傷的警衛搖搖頭示意沒事。

    到這時候高司令也是看明白了,再這樣下去,兩敗俱傷就不好了,站起身讓人將受傷的警衛扶下去,重重的嘆了口氣。

    “散開,讓她出去!”

    門口的警衛得到命令,瞬間散開,高安夏扭頭看了一眼有些無奈的父親高光世,轉身往醫院門外跑去。

    “哎!你別急把鞋穿上……”

    高安夏沒有理會,也顧不上自己是光著腳,出了門左右環顧一圈,看到停車場附近有好幾輛軍車,抬腳便跑了過去。

    軍車之上沒人,她打開車門坐了上去,發現沒鑰匙,而此時醫院里的眾人也追了出來,高光世專門讓人上樓拿來了高安夏的鞋,拿在自己手里,急匆匆的跟了過來。

    “爸,讓你的人把鑰匙給我。”

    女兒是他的心頭肉,受了這么重的傷已經夠讓高光世心里疼了,這下又來這么一出,簡直是心疼壞了。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你把鞋穿上啊倒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