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十五章 巫術(上)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九十五章 巫術(上)

    “重生之完美贅婿 (..)”!

    在高安夏進入到家里,拿到那張紙巾的時候,外面一直在遠處盯著高家別墅的人將電話打給了市區酒店內的K哥。

    而之前k哥之所以要除掉裝扮成唐風的吳楠,也是因為他發現了吳楠臉上的傷口,這在他看來,已經算是一個不可挽回的破綻,就現代的科學技術而言,只要有一滴血,便可以查出這個人的真實身份,而一旦那些人知道打傷高老和高安夏的人不是唐風,而是自己,那自己的計劃徹底的失敗不說,而且還會引起安北許多大佬的公憤,到了那個時候,自己想除掉唐風,抓到林音,那就更是難上加難的事情了。

    站在高級套房的落地窗前,k哥吸了口煙,身后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便是大巫師的弟子,大護法。

    “現在那個女的拿到了吳楠帶血的紙巾,如果讓她順利的拿到檢查結果,那么我們這次的計劃可就等于全部泡湯,且還會帶來嚴重的副作用。”

    身后的大護法哼了一聲,沉聲說道,“K哥,你說吧,現在怎么辦?當初我就說咱們直接動手,多利落的一件事,非要搞什么計劃,現在倒好,縮手縮腳怕這個怕那個,真是窩囊!”

    K哥面不改色的轉過身,彈了彈手中的煙灰,“大護法,我說過很多遍了,不要著急,唐風的修為不在你之下,我們貿然出手,沒有什么好下場,再者說,我們借刀殺人,讓他們自己打自己,我們坐收漁翁,成功的概率會大很多。”

    大護法不屑的一撇嘴,坐到了旁邊的沙發上,翹起二郎腿。“呵呵,你說的都對,那現在出現這樣的事情,你說,怎么辦?萬一讓人家發現之前打人的那個唐風是假的,他們聯手起來對付我們,恐怕我們以后在安北待都不能待了!”

    話說到這里的時候,k哥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走到了大護法身前,坐下,緩緩的為他倒了一杯紅酒。

    “所以說,現在得需要大護法出手了。”

    “什么意思?”

    “除掉高家的那個大小姐,然后毀掉檢查結果,最后把這盆臟水潑到唐風身上,我想,這次,高家估計對唐風就恨到了骨子里,這樣一來,只要他們兩家一翻臉,真正的動起手來,我們接著出手,他,必死無疑!”

    緩緩的,兩人的臉上泛起得意的笑,一處好戲已經在他們心中上演。

    ……

    軍車停在市局門口,高安夏下了車,遠遠的便看到市局門口前的臺階上,站著自己的高中同學趙嫣然。

    “安夏,你怎么穿著一身病號的衣服就來了?這是今年的新時尚嗎?”

    高安夏心中著急,上了臺階之后一把拉住了趙嫣然的手,滿臉焦急的說道。

    “嫣然,這個東西對我非常重要,你多快能給我結果?”

    趙嫣然和高安夏從高中到現在一直關系都好,而且她爸爸是軍區的司令,這就是拿到領導面前說,估計也沒什么事兒。

    “最快的話,得兩三天吧,安夏,你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要驗DNA?”

    高安夏也沒有回答,直接拉著趙嫣然進了市局大門,邊走邊說道。

    “這件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嫣然,這個檢驗結果很重要,你一定不能出錯,不然的話,就什么都完了!”

    趙嫣然一臉懵的看著自己這個好姐妹,平時多活潑可愛的小姑娘,怎么突然今天這樣了?

    “行,我知道了,你把東西拿給我吧,我這就進實驗室,我找我我師父幫忙,大概最快兩天不到就可以,你安心等等。”

    高安夏聽完,將那張裝在塑料袋里的紙巾遞給了趙嫣然。

    拿過去一看,趙嫣然秀眉一緊,“安夏,這怎么只有一張?這是一個人的血吧?只有這么一點?”

    快速點了點頭,高安夏說道,“沒錯。”

    “安夏,你是不是急傻了,DNA檢驗是用來判斷兩個人是不是有遺傳關系,或者說證明這個血跡是不是某人的,我現在沒有對比的,這個東西能用來做什么?”

    高安夏聽完一懵,恍然大悟,自己太著急了,居然把最簡單的常識都給拋在腦后了,要證明這個血跡不是唐風的,那就得讓唐風來才行。

    但是想到這里,高安夏心情一下子沉了,陷入了兩難,她自己也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

    那個男人,真的值得自己相信嗎?

    沉默著,冷靜了好幾秒之后,她拿過趙嫣然的手機,給唐風打了過去。

    手中拿著電話的她,戰戰兢兢,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噩夢,永遠都揮之不去,她都在想,如果那個男人真的是唐風,他只要開口,他只要多給自己笑笑,那自己都會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身子給她,因為她高安夏喜歡,這就夠了。

    剛回到家坐下,唐風的手機響了,拿出來一看,是個陌生的號碼。

    “喂,哪位?”

    聽著聽筒之中傳來熟悉的聲音,高安夏的心都在跳,劇烈的跳,也就是他一開口,她的心中已經百分百的確定,昨晚的那個人不是他!

    “你在哪?”

    唐風聽著手機里傳出的聲音有點熟悉,仔細一分辨,怎么有點像是高安夏的?

    “高安夏?是你?”

    唐風疑惑開口,林音剛剛放下包,也被他的這話給吸引了過來。

    “是我,你現在在哪?”

    “我在家,你這是?”

    高安夏也沒有多說話,“我現在在市局,唐風,我相信你不會做那樣的事,我有辦法證明你不是兇手,你過來吧,我在這兒等你。”

    話剛說完,電話便掛掉了。

    高安夏的心里七上八下,都說女人是感性的,她也是,雖然沒有十分的把握證明自己的判斷是對的,但是她還是愿意去冒險,也不為別的,只為自己相信他!

    唐風收起手機,看著眼前一臉疑惑的林音,柔聲說道,“是高安夏,她說她有證據證明那個人不是我,讓我去市局。”

    林音的眼中閃過一絲驚喜的光芒,抓住唐風的手就往外拉。

    “我開車帶你去,這個黑鍋我們不背!”

    說話間兩人上了車,林音開車,唐風坐在副駕駛上,清河嘉園本來就是在市區,因此距離市局并不遠。

    而K哥這邊,同樣也已經開始行動,大護法在手下的車里,懶洋洋的坐著,他胸有成竹,只等到了地方,開始行動。

    而高安夏自然不知道這些,將手機還給趙嫣然,順手要了一根針管和一把小的手術刀。

    趙嫣然將紙巾拿回了實驗室之后,交代給了自己的師父,然后出來站在市局門口,陪著高安夏等人。

    不是周末,來市局辦事的人很多,大門就一個,因此進進出出的人很多,中間的時候一個男子慌慌張張的跑上了臺階,經過高安夏身邊的時候,腳下被一個東西滑了一下,而后整個人不小心撞在了她的肩膀上。

    一件小事,高安夏自然沒有放在心上,撞人的是個小年輕,滿臉的焦急,她也就沒有說什么,那人道了幾句歉,高安夏便讓他走了。

    但是她怎么也想不到,這個人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而是大護法的手下,那看似意外的一撞,那人眼疾手快,拔了她的一根頭發!

    ……

    十幾分鐘之后,林音將車直接開進了市局大院,唐風下了車,遠遠便看到門口站著一身病號服的高安夏。

    快走幾步上了臺階,唐風不免有些內疚,她看起來確實有些憔悴了。

    “安夏,你怎么樣?”

    眼看著唐風身側的林音,高安夏心都在顫抖,這個女人,太美了,甚至自己站在她面前,都有些自卑。

    她艱難的笑了笑,帶著唐風進了實驗室門外的走廊,這里沒有辦事的人,很安靜。

    四人面對面站著,林音是女人,她隱約看到,對面這個身穿病號服的女孩子,眼神似乎有些不對。

    “唐風,你把手伸出來。”

    唐風有些不明白,林音也一樣,兩人互相看了看,不明所以。

    “我相信你,所以,你把手伸出來!”

    高安夏面色有些陰沉,繼續說道。

    沒有再猶豫,唐風伸出左手,誰知伸出手的瞬間,高安夏瞬間從身后拿出了一把手術刀,直接劃向了唐風的手掌。

    高安夏的速度在唐風的眼中并不算快,但唐風沒有躲,在林音的輕聲尖叫下,殷紅的鮮血滲了出來。

    “你是不是瘋了!你有病是不是!”

    林音瞬間就不干了,指著對面的高安夏質問到,但唐風伸手攔住了她,讓她不要說話。

    看著雙手都在發抖的高安夏拿出了針管,抽了一點血液,然后遞給了身邊的,已經看傻了的趙嫣然。

    唐風清楚的看到,她的眼角似乎在流淚,看著自己手掌上的傷口,嘴唇在發抖。

    抽完血,林音也明白了,一把將唐風的手抓過去,從包里拿出紙巾擦了擦流出的血,滿臉心疼的說道。

    “走,咱們去外面,我買點藥給你抹上,真是瘋了……”

    高安夏怔怔的看著對面,眼淚似乎在眼眶中打轉,猛的轉過頭,跟著趙嫣然進了實驗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