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十六章 巫術(中)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九十六章 巫術(中)

    “重生之完美贅婿 (..)”!

    林音帶著唐風走了幾步,發現這里是警局的技偵科,其中一間有專門的醫務室,便敲門走了進去,跟警察要了點醫用紗布棉簽和消毒藥水,讓唐風坐在外面走廊的長椅上,很是心疼的一點一點給他手上的傷口消了毒,然后用紗布一圈一圈的包好。

    “等下去仁德,我再幫你徹底的消毒包扎,這個姑娘,看著挺善良的,沒想到下手這么狠。”

    一邊忙著,林音嘴里還埋怨著,那手術刀可不是一般的小刀,鋒利的很,這一刀直接將唐風手掌上的肉都割的翻了起來,著實讓她心疼的不行。

    “沒事,就一點小傷而已,不用那么擔心。”

    林音眉頭一擰,不滿的瞪了一眼唐風。

    “胡說,這點小傷不算什么?要是感染了,麻煩大著呢,我是醫生,外傷我比你專業!”

    唐風哈哈一笑,轉而賤賤的往她身邊湊了湊,“怎么?你心疼了?”

    “誰心疼了,我……我就是怕你……算了算了,我不管了!”

    說著扔開了唐風的手。

    “哎呦!”

    玩心大起的唐風一瞬間裝出一副極度疼痛的模樣,剛剛還裝作不理唐風的林音一下子嚇住了,緊張的張大了嘴巴,趕緊將唐風的手抓過來。

    “你沒事吧?對不起對不起,我就是跟你開玩笑的……”

    這點小傷唐風自然不會真有什么事,看著她一臉擔心的模樣,哈哈大笑。

    “你騙我!”

    “我沒有!”

    “你就是騙我,逗我玩!”

    唐風歪著頭解釋,林音一邊打著,一邊用埋怨的小眼神瞪著唐風。

    ……

    這時的高安夏,站在實驗室的門口,看著門外不遠處親熱無比的兩人,她的胸口感覺隱隱作痛,她恨不得那手術刀割的是自己而不是他,但是她也是真的心疼,這一切都是為了還給他一個清白。

    “安夏,你看什么呢?”

    忽然身后傳來趙嫣然的聲音,高安夏聞言急忙仰著頭,擺手道,“沒事沒事,我透透風。”

    趙嫣然手里拿著一份報告,有些疑惑的喃喃道。

    “安夏,這兩份血樣完全沒什么聯系啊,我師父剛剛看過,兩個血樣兒的血型都不一樣,絕不不可能是一個人的啊!”

    高安夏猛地轉過頭,直愣愣的看著趙嫣然,眼神死死的盯著。

    “安夏,你……你哭了?”

    她也顧不上其他,一把將文件拿了過來,上面是簡單的幾行字,分別寫著兩個人的血型。

    唐風是O型。

    紙巾上的血型是A型。

    這血型不一樣,根本不存在是一個人的可能!

    高安夏的手在抖,看著報告上的字,激動的似乎身體都在發顫。

    “安夏,你沒事吧?”

    看著眼前有些異樣的高安夏,趙嫣然疑惑的不行。

    “沒事沒事,我沒事。”

    連連擺手,高安夏感覺自己臉上涼颼颼的,伸手摸了一把,發現是淚水,忙不迭的用袖子擦了擦,轉而又笑了起來。

    但就在她感到開心到不行的時候,猛地一瞬間,她感覺到脖子上劇烈的疼痛起來,就像是有一根細細的繩子勒住了一般,生生的喘不上來氣!

    ……

    此時,警局對面的路邊,一輛豐田霸道上,大護法盤腿坐在后座之上,面前一個巴掌大小的小紙人懸浮在空中,而那小紙人的脖子上,纏著一根黑色的頭發!

    大護法盤腿而坐,口中念念有詞,周身一股股淡黑色的氣息散出,全部涌向那空中飄著的小紙人,而隨著他口中咒語的念動,紙人脖子中間的頭發詭異的越勒越緊……

    實驗室內,高安夏已經痛苦的癱坐在了地上,雙手緊緊的抓住自己脖子,拼命的想把那根不存在的小繩子拉開,強烈的窒息感讓她極度難受。

    而身邊的趙嫣然,直接就給嚇懵了,過了幾秒鐘才撕心裂肺的喊了出來,這雖然在警察局工作,但什么時候見過這么詭異的事情?

    這一聲將實驗室中其它的人給引了過來,這些平時見慣了生死的警官,一下子也被面前的一幕給嚇住了!

    只見地上的高安夏面色通紅,大口大口的想要呼吸,但脖子中間似乎有什么東西勒著一般,可一眼看過去,根本就沒有什么東西。

    “安夏!安夏你怎么了!”

    趙嫣然急忙蹲下身,抓著高安夏,急的眼淚花都快出來了。

    唐風坐在不遠處的走廊過道里,聽到實驗室那邊傳來的聲音,心想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讓林音先坐在原地等他,然后起身走了過去。

    還沒走到實驗室,門被人一下子拉開,幾個身穿白大褂的警察抬著面色通紅,不斷掙扎著的高安夏跑了出來!

    “嫣然,她是誰啊,是不是有什么病?可別掛在這兒了啊!”

    趙嫣然急的都哭了,一擦眼淚。

    “她是高光世司令的女兒,我同學,怎么可能有什么病!”

    幾個抬著人的警察一聽這話都嚇傻了,“啊?司令的女兒?”

    這簡直是要了親命了,軍區司令家的女兒在這兒出了事,這不是給自己找事呢嗎?

    “你就別問了,趕緊送醫院吧,我給高叔叔打電話!”

    唐風站在不遠處看著極度難受的高安夏,眉頭大皺。

    她拼命的抓著自己脖子,像是要把什么東西抓下來一般,但是仔細的看了看,她的脖子上根本什么東西都沒有!

    詭異至極!

    也就是在這時,警局門口,高光世在警衛的跟隨下,進了安北市局的門,剛剛跟在高安夏身后的警衛告訴他安夏進了市局,他這才馬不蹄停的趕了過來。

    唐風看了幾眼之后,急忙上前,攔住了幾個警察。

    “放下她,我看看!”

    幾個警察并不認識唐風,心中正著急呢,這可是大人物家的千金,不能出事,眼見有人擋住了去路,幾人一下子就急了。

    “你誰啊!”

    “沒看她都快不行了!”

    “趕緊閃開,這可是軍區高司令家的千金,耽誤時間命沒了,咱們誰都擔不了這個責任!”

    而這話,剛好被進門的高光世聽到,他感覺到有點不對勁,趕緊往這邊走來,剛進走廊,遠遠的便看到,唐風背對著自己站著,前面幾個警察抬著一個女孩,身穿病號服。

    一眼便認出來那個女孩不是別人,正是自己女兒高安夏!

    高光世腦袋“嗡”的一聲差點沒暈倒,女兒被人抬著,不斷的掙扎著,似乎十分的難受,這讓他的心瞬間就提到了嗓子眼兒。

    “安夏!”

    “怎么回事!”

    說著,高光世小跑往前,到了幾人身邊,也顧不上唐風,蹲下身看著不斷掙扎著的女兒安夏,一下子慌了。

    “這……這是怎么回事?”

    “安夏,安夏!你怎么了?”

    身邊的趙嫣然愣神了片刻,哆哆嗦嗦的說道。

    “高叔叔,安夏……安夏她剛才還好好的,突然就這樣了,我們也不知道。”

    看著女兒詭異的抓著自己脖子,好像馬上就要窒息一般,高光世心中如同刀砍斧鑿,急的百爪撓心。

    看了幾眼,余光看到了一邊站著的唐風,心中瞬間明白了什么,“呼”的站起身,手指著唐風。

    “你!你究竟對我女兒做了什么!”

    “你們幾個,給我制住他!”

    遠處的林音看到事態好像不對,趕緊跟了過來,看著幾個穿軍裝的高大男子瞬間掏槍指著唐風,倒吸一口涼氣,這情形常人見過幾次,看著這些人拿真槍對著唐風,她心里慌的不行。

    “高司令,安夏現在生命垂危,我不想多解釋什么,但這里只有我能救她,哪怕去醫院也沒有用!”

    唐風心里也著急,現在高安夏平白無故的這樣,顯然被人下了某種厲害的巫術,按照高安夏這種狀態,很像是歷史書上記載的,漢朝時“巫蠱之禍”所盛行一時的“扎小人”。

    但此時的高光世哪里聽得進去唐風的話,一邊焦急的看著女兒,一邊指著唐風。

    “少在這兒裝,安夏今天若是有個三長兩短,我高光世舉一軍之力,也得除掉你!”

    “快,給我往醫院送!”

    抬著高安夏的幾個警察哪里敢不聽話,抬著人就準備往外走,而此時唐風眼看高安夏情況越來越糟糕,心中知道,若是再耽擱幾分鐘,她一定會被那股無形的力量給勒的窒息而死!

    因此,他伸展雙臂,攔住了眾人的去路。

    “她不能走,出去就是死路一條!”

    一軍之司令的高光世此時是真的急了,閃身奪過一警衛手中的槍,直接按在了唐風的額頭上。

    “給我閃開!”

    說完,槍口朝下,一槍打在了唐風的腳下,狹小的空間內,震耳欲聾的槍聲震的林音直接一個沒站穩,差點倒在地上。

    這下唐風是看出來了,這高光世現在根本不相信自己,嘆了口氣,讓開了路,看著那幾人抬著高安夏往市局外跑去。

    心中知道一般的醫生根本沒有辦法救高安夏,唐風想了想,隨意跨步往外跑去,這種南洋邪術,作法之時不能距離太遠,而且高安夏是到了這里之后才這樣的,顯然是有人在跟著她,那很有可能施法的人現在就在外面,因此想到這里的他,飛快往外跑去,只要找到施法的人,打斷他,高安夏便能撿回一條命!

    幾步出了市局,唐風左右環顧,遠遠的看到,對面路邊停著一輛白色豐田霸道,車子邊上似乎有人在望風。

    看到這里,他也顧不上許多,使出身法,如風一般往前掠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