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十七章 巫術(下)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九十七章 巫術(下)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這是情勢危急,唐風腳下速度自然也奇快無比,轉眼之間已經到了路中間,此時正是中午時分,下班高峰期,路上車很多,唐風急速往前也顧不上其它,直接從行駛的兩輛車上連續兩個空翻掠了過去,引得兩車的司機下車叫罵不止!

    而豐田車邊望風的瘦弱男子此時聞聽路邊的叫罵聲,扭頭一看之下,亡魂大冒,趕忙抬手敲打車窗。

    “大護法,有人來了!”

    車內的大護法閉氣凝神,聽到敲打聲,微微轉過頭,只見唐風如風一般往自己身邊而來,剎那之間就會過來。

    心頭邪火驟生,只要給她兩分鐘,他便能將高安夏徹底置于死地,但現在看來是騰不出手了。

    默念兩句拗口的咒語,他伸手在空中一把將小紙人抓住,而后放在了隨身的包里。

    此時,唐風已經到了車前,站在車頭前面往里一看,剛好看到在收小紙人的大護法。

    “果然是你們搗的鬼!”

    唐風心頭殺意頓生,這些人為了達到目的真的是可以不擇手段,現在居然想害死高安夏,還用這么陰狠的邪術,真是罪大惡極!

    大護法將雙腿分開,安靜的坐在車里,面色陰冷,帶著不屑的笑容。

    他心里早就想和這個唐風過過招了,要不是那個K哥一直阻攔自己,這件事可能已經結束了,他相信自己,有殺掉唐風的能力。

    眼見小紙人收起,唐風轉身看著遠處被抬上車的高安夏,心里稍稍的落了底,她被人打傷,現在還為了自己被人害成這樣,自己就算再怎么,也得幫她。

    手指著車里的后座上穿的大紅大綠,皮膚黝黑的那人,唐風高聲喝道。

    “出來,有什么事沖我來,拿女人做籌碼算什么!”

    大護法冷笑一聲,微轉身體就要下車,但誰知車門上了鎖,之前望風的司機此時已經坐到了駕駛座上。

    “大護法,K哥臨走之前說過,不能和人正面發生沖突,一切按計劃進行。”

    眼窩深陷的大護法臉色瞬間沉了下來,外面這人是殺死自己親弟弟的人,他怎么可能善罷甘休,要不是之前K哥一直攔著自己,他早就和唐風正面交手了。

    “把門給我打開。”

    大護法冷聲開口。

    “大護法,真的不能動手,萬一K哥知道……”

    前面的司機是K哥的人,自然一切行動都得聽自己大哥的,現在這情況,讓他陷入了兩難。

    “我最后說一遍,把門給我打開,不然的話,我殺了你!”

    前面的司機知道大護法的厲害,這時嚇的渾身都是一抖,雖然面露不甘,最后還是嘆了口氣,打開了車門鎖。

    大護法拉開車門,下了車。

    唐風看著眼前這個皮膚有些黑,眼窩深陷,雙臂雙手如同枯枝一般的高大男子,目光愈發的寒冷起來。

    “是你們陷害的我吧?”

    大護法半瞇著眼,渾濁的眸子中發出怨恨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唐風,轉而壓低了嗓音,陰笑道。

    “是又怎樣?”

    “這件事和高家人沒關系,你們有本事沖我來,不要為了這件事牽扯到其他人,如果你們還有良知,還是男人的話。”

    眼前這個人便是殺死自己弟弟的兇手,大護法心似乎都在逐漸的燃燒起來,他和弟弟從小跟隨大巫師,已經這么多年了,就想著有一天賺夠錢,過上好日子,但還沒有等到那一天,弟弟已經不在了。

    他殺死了自己這世界上唯一的親人!

    “少他媽廢話,我要你給我弟弟償命!”

    話一出口,大護法右手變掌為爪,嘴角陰笑連連,腳下如鬼魅一般往前沖了過去,直取唐風的脖頸!

    “東南邪術,下三濫的東西,也敢班門弄斧!”

    那人探爪前伸之時,唐風站立在原地不動,待快要抓住自己的時候,突然身形一轉,大護法也不是常人,改變攻勢,改前抓為橫掃,直沖唐風面門而去!

    歪頭躲過,唐風本就有火氣,靈氣催動,左臂抬起,一把自他的手腕處抓住,而后猛的往下一拽,大護法太過于急躁,此時身形一個不穩,差點被唐風拉的趴在地上。

    但好在他修為不淺,左腿前跨,堪堪穩住身形,而后甩開唐風的抓拿,往后急退兩步,拉開了和唐風的距離。

    “把紙人交出來,我會考慮留你一命。”

    那大護法慘笑一聲,瞬間盤腿而坐,雙掌合十,口中念念有詞。

    他是大巫師的弟子,最為拿手精通的自然不是腿腳功夫,此時眼見唐風并不好對付,開始使出自己的所學的“巫蠱”之術。

    眼見這人口中念念有詞,似乎在醞釀什么霸道的手段一般,唐風也沒上去打斷,心中著急高安夏的情況,轉身查看,發現那輛車已經奔著醫院的方向去了,不由得嘆了口氣。

    再度轉身準備解決掉眼前這個人時,但見不遠處地上盤坐著的大護法周身黑氣繚繞,臉色也變得青黑中帶著慘白。

    心中知道這準是什么南洋邪術,但卻沒有絲毫的懼意。

    “旁門左道,不知天高地厚!”

    一句話剛說完,只見那人頭頂之處緩緩的出現一個人形黑影,這道黑影就像是在他的身體之中一般,隨著咒語的念動,直接從他的腦袋上鉆了出來!

    那人形黑影不斷扭動著自己的身軀,就像是被禁錮了好長時間,今天終于得到了解脫一般。

    幾秒鐘的時間,那黑影已經完全從大護法的體內脫離,飄在空中伸展著自己的四肢,眼睛的部位泛著一絲血紅的亮光,看起來詭異恐怖至極。

    但唐風發現,這黑影似乎周圍的行人都看不到,路過的人也只是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地上坐著的大護法,并沒有注意到他頭上空中飄著的黑影。

    “哈哈,鬼母一出,你今天必死無疑!哈哈哈!”

    那大護法盤腿而坐,臉上此時陰笑連連,弟弟的仇今日似乎就能得報一般。

    說話間,那人形黑影似乎仰著脖子大笑了幾聲,隨即俯下身子,沖地上的大護法耳語了幾句,接著轉頭看向唐風!

    那泛著紅色兩個的兩個眼珠子,似乎有實物一般,換做是平常人見了,自然是得嚇個好歹。

    沒有等唐風先動手,那黑影驟然發難,一瞬間便飄向了唐風,張牙舞爪,恐怖至極!

    唐風心念一動,眼神死死的盯著這不知是何物的黑影,電光石火之間,那黑影已然到了身前不足兩尺,他調御氣海之中靈氣,大小周天瞬時運轉,爆喝一聲,雙臂齊出,靈氣瞬時間如水柱一般往前噴去!

    人形黑影還未到跟前,便遇上了霸道無比的靈氣柱,這些邪物平生的克星便是至純至陽之物,靈氣又是天地間最為剛純的氣息,邪物一遇靈氣,瞬間嘶吼一聲,化為為數的黑色煙氣,頓為無形……

    地上盤坐的大護法登時一愣,還沒反應過來,唐風便已經閃身到了自己身側。

    “臭狗屎一般的東西,也敢到華夏的地界上興風作浪!”

    說完,唐風一腳踹在了大護法的胸口,直接將其踹的人仰馬翻,連躲的時間都沒有。

    心中驚駭萬分,大護法心中這才知道了唐風果然不是自己心中想的那么簡單,今天是太過于輕敵了!

    在地上翻滾之時他一把掏出包中放著的那個小紙人,甩手往空中一拋,爬起來就往豐田的車子里鉆。唐風要的自然是那個小紙人,眼見此物被拋向空中,也不再追擊那人,往前急沖后騰空而起,自空中一把抓住了小紙人,待的落地之時,豐田霸道已經啟動,司機沒命似的踩油門,車子吼叫著往路上沖去!

    唐風今天也沒有除掉這些人的打算,并沒有再追,拿到紙人之后,打量之下,只見紙人脖子中間勒著一根黑色的頭發。

    心中明白過來,他也沒有多想,將頭發取下,把紙人撕碎扔掉,趕緊往路的對面去。

    林音此時站在市局門口,急的都快哭了,眼見唐風回來,這才算是放下了心。

    “走,我們去醫院,不管怎么樣,高安夏都是為了證明我的清白才被人害的,我不能坐視不管。”

    林音看著眼前的丈夫重情重義,心中也是暖暖的,點了點頭,和唐風下了臺階,開車直奔醫院!

    而此時的高安夏感覺稍稍的好了一些,脖子里那種束縛感消失了,但詭異至極的事情是,明明沒有什么東西勒著,脖子上此時卻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這時的她感覺很不好,在鬼門關走了一趟,幾分鐘的呼吸困難。讓她大腦有些缺氧,躺在車上,還在半昏迷的狀態。

    高光世的心都在滴血,也不知道女兒也是中了什么邪,非要給那個唐風證明清白,這下倒好,自己小命差點都沒了。

    而心中對唐風的恨,如今也是到達了頂峰,只要有唐風在,自己一家人就好不了,哪怕這事兒不是他做的,但他脫離不了關系!

    “嫣然,安夏找你做什么?”

    高光世看著女兒呼吸似乎平穩下來了,心算是放下了一點,抬頭嚴肅的看著女兒的同學趙嫣然,低聲問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