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十八章 徹底決裂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九十八章 徹底決裂

    “重生之完美贅婿 (..)”!

    趙嫣然一直到這會兒其實心里都是亂的,遇到這種事情,她也是頭一次,看到高光世那緊鎖的眉頭,嚴肅的表情,她心里都有些害怕。

    “高叔叔,安夏找我來讓我檢驗兩份血樣兒的DNA,沒想到中途出了這么件事兒……”

    趙嫣然低著頭,回答道。

    高光世低下頭思索了片刻,用略帶厚重的聲音再度問道。

    “結果出來了嗎?”

    “沒有,DNA檢驗是需要時間的,不過安夏給我的那份樣本和剛才攔路的,您叫他唐風的那個人的血樣兒血型都不一樣,完全沒有核對的意義。”

    心頭一震,高光世有點驚了,兩個人的血型都不一樣,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完全不可能是一個人的,難道真的說,女兒是對的?

    昨晚那個人真不是唐風?

    這件事變得越發的復雜,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的心里也是一團漿糊。

    看著此時躺著的,半昏迷的女兒,高光世重重的嘆了口氣,無論如何,這件事情都和自己女兒沒什么關系,他不管別人怎么樣,自己女兒不能成為整個事件的犧牲者。

    而實現這個的唯一方法,就是讓唐風消失!

    高光世的心中,也已經生出了一絲殺機,人都是自私的,唐風即便不是兇手,他現在也已經不想讓他活著,至少不想讓他在安北再待下去。

    要不然的話,天知道自己家人會被連累成什么模樣!

    車子很快到了第二人民醫院,門口等著的醫生護士們趕緊將高安夏推進了急救室,高光世重新坐在急救室走廊的座椅上,愁容滿面。

    不多時之后,唐風和林音也到了。

    醫院門口有警衛,但是唐風絲毫不在意,拉著林音便進了醫院,遠遠的看到,高光世坐在急救室門外。

    警衛的吵鬧聲將發呆中的高光世目光吸引了過去,他眼睛泛紅,怒不可遏的看著門口的唐風。

    “高司令,安夏是被南洋邪術所傷,別人救不了她的,還是讓我來,把握更大一些。”

    堂堂的大軍區司令,過硬的心理素質在這會兒有些決堤了,他猛地站起身,大跨步走到了唐風面前,掃視了一圈,讓警衛把周邊的人全都疏散。

    他通紅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唐風看了許久,狠狠的笑了一聲。

    “唐風,只要你在的地方,安夏就免不了受傷,你說,我該怎么辦呢?”

    此時唐風的心中也是有些沉重,看了一眼高光世。

    “高司令,這兩天發生的事太多了,也太復雜了,我知道老爺子和安夏接連出事,你心里難受,但是這事情我想你心中有數,不是我做的,我唐風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你懂我的意思。”

    沉默了兩秒,高光世眼神瞥著唐風,眼中的恨意如看一個大仇人一般。

    “到了現在,到了這會兒,你還在我面前擺譜兒?你真的以為,我這個司令沒有辦法治的了你?”

    唐風淡然一笑,林音聽著高光世的話,不樂意了。

    “高司令,你這話聽著有點道理嗎?人又不是我們傷的,事也不是我們做的,您把黑鍋讓我們背上,遷怒于我們,是什么道理?”

    唐風抬手打斷了林音的話。

    “唐風,我只跟你說一次,如果你現在帶著你的家人離開安北,我保證不會再跟你計較什么,但如果不的話,從今天開始,我們高家和你,便是血海深仇!”

    憤怒能讓人喪失理智,這時的高光世,除了自己女兒,其它的什么都可以不顧及。

    “高司令,真的要這樣嗎?”

    “你大概知道,如果我們之間打起來,境外的販毒集團,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就算是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唐風依舊是面不改色,神色如常。

    “那又如何?”

    點了點頭,“好,既然高司令執意要和我過不去,我也沒有辦法,不過安夏的傷,多費點心吧……”

    說完,唐風拉著林音,轉身出了醫院。

    ……

    有些狼狽的上了車,司機將車開的飛快,二十分鐘之后,大護法有些萎靡不振的進了酒店,回到了K哥的房間,在安北,畢竟他是老板指定的負責人。

    K哥有些安逸的坐在沙發上,看著大護法進來,別的什么也沒說,直接問道。

    “誰讓你和唐風正面交手的?”

    房間內的氣氛瞬間冷了下來,幾個小弟看到老大似乎發火了,悄悄的趕緊出去了。

    大護法臉驟然變了色,本來今天輕敵被唐風打了個措手不及,最后還是慌里慌張的跑出來的,心情已經是很不好了,沒想到剛進門,K哥便這樣質問。

    “K哥,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可是按照你的計劃去做的吧?那人家執意要跟我動手,我能怎么辦!”

    K哥抬眼看了看發火的大護法,頓了兩秒,笑著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了他身前,拍了拍慪氣的大護法。

    “好了大護法,別氣了,醫院那邊的人剛剛傳回來消息,高家人已經徹底的和唐風翻臉了,我估計,大戲馬上就要上演了……”

    心中憋著氣的大護法冷聲一哼,撇開K哥坐到了沙發上。

    “媽得,那小子還真不簡單,今天我輕視他了,要不然誰贏誰輸,還真不一定呢!”

    司機是K哥的手下,剛才發生的事情,他已經全部知道了。

    “聽說你召喚出的'鬼母',被唐風一招就給破掉了?”

    大護法瞬間扭頭看向K哥,嘴唇抖了抖。

    “沒錯,我沒想到,那個唐風這么厲害,鬼母是我煉制了七七四十九個人的魂魄才成的,沒想到只是第二次用,就被他一下破掉了……”

    他心中十分的憋悶,'鬼母'是南洋巫術之中較為霸道的一種,他萬萬沒想到,會輸的這么輕易。

    “是你太輕敵了,不過也沒關系,大巫師這兩天馬上就到,到時候你們師徒二人加上我,我們三人一起出手,另一邊高家人也不會善罷甘休,那時候唐風的對手就多了,雙拳難敵四手,那個時候局勢就不一樣了……”

    “呵,他殺了我弟弟,我這次一定讓他拿命還!”

    “嗯,只要唐風一死,那個女人就沒有了靠山,到時候我們拿到研究報告,有她的幫助,以后別說整個東南亞,華夏地區,就連歐洲美洲的市場,我們也能順利的拿到手,那個時候,大護法,你我都可以安安穩穩的拿著錢,去過我們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習慣了打打殺殺的K哥,也有些厭煩了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只要這次成功抓到林音,她將研究報告中的難題解決,那么整個毒品的加工工藝便能徹底的革新,成本降低一半以上,產量也能大幅度的增加,這行業本來就是暴利,這樣一來,賺的錢便能更多。

    “好,那我就再等幾天,據說師父的修為近日又突破了,過兩天他過來,我們三人聯手,唐風?呵呵。”

    ……

    唐風和林音出了醫院,他自己的心里倒沒感覺有什么,但是一旁的林音已經意識到了這件事對唐風的影響有多大,現在是所有的人都和他作對!

    “唐風,這件事本來就跟你沒有關系,他們憑什么這樣對你?”

    “還軍區司令呢……是非都不分!”

    站在車前,林音拉開車門卻沒上車,一臉不滿,悶悶不樂的開口說道。

    “別擔心了,他們被無辜的卷入這件事,心態炸裂也是正常的,安夏和高老都和這件事沒有關系,但是現在都受了傷,我說實話也有責任。”

    林音不滿的瞪了一眼唐風,“都現在了,你還在替別人想……”

    “不過也都怪我,所有的事情都賴我的那份研究報告,要是沒有它,也不至于有今天的這些事。”

    “好了,你又沒有做什么壞事,怎么能怪你呢?別有什么心理壓力,天塌下來有我呢。”

    走到林音身邊,輕輕的抱了抱,唐風將鑰匙接過去,打開了后門,讓林音坐著,自己開車。

    兩人的車剛剛駛出醫院大門,一輛黑色奧迪進了醫院,里面不是別人,正是高二爺高光輝。

    他中午出去了一趟,已經給安北武道宗師級別的大佬打過了招呼,那是他最后的殺手锏,現如今,不拿出最厲害的手段,他也知道不行了。

    進了醫院大門,高光輝看到滿臉愁容的大哥,連忙上前詢問。

    知道自己侄女為了唐風又受了重傷,這下做二叔的他,心態也差點炸了。

    “哼,現在不除掉他,我們一天安穩日子都沒有!”

    高光輝拳頭捏的“吱吱”作響,恨恨說道。

    此時的高司令倒異常的平靜,拍了拍兄弟的肩膀,“我也已經派人給霍副司令打招呼了,等會你替我去找他談談,他在江南軍區多年,手底下的不少能打的兵,加上他自己,是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好,我等會就去,通過這件事能化解掉兩家的矛盾,對大哥你也有好處。”

    高光世聞言微微點了點頭,“如今我也豁出去了,第二文工團那邊,我也已經傳了命令,隨時讓他們待命,這一次,我先除掉唐風,然后將盤踞在這里的販毒集團人員全部收拾掉,安北,也是該安靜幾天了……”

    聽到“第二文工團”幾個字眼,高光輝瞬時睜大了眼睛看著自己大哥。

    “大哥,我之前一直只是聽說,難道?第二文工團,真的是軍方的神秘力量?”

    高光世通紅的眼睛直直的看著窗外,過了許久,“這里面的事,你知道的越少,對你越安全,弟弟,不是大哥不告訴你實情,這些事情,是絕密,就是你大哥我,也不能隨便給人說。”

    “那股力量,不僅受我的指揮,更直接接受最高首長的命令,他們都有特赦權,奪走誰的命,都是免于擔責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