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十九章 密謀_第一虎婿唐風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九十九章 密謀

    “重生之完美贅婿 (..)”!

    高光輝神色一滯,之前他就聽說過江南軍區的這個“第二文工團”,乍一聽沒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但實際上這個文工團并不是真正的文工團,只不過是對外的番號是“第二文工團”,實際上是一支精英組成的隊伍。

    但具體里面都是些什么人,外面的人誰都不知道,連他安北有名的二爺,親哥是軍區司令,也都無從知曉。

    “大哥,那你這次,真的打算要動用這些人嗎?”

    空氣似乎凝固了一般,他這個二爺,在認真起來的軍區司令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軍方的力量,是極其恐怖的。

    “唐風不是一般人,那些毒販也不是,我也是迫不得已,那些人都江南軍區最后的王牌……”

    “不會有什么后患吧?”

    “出了事,我這個一軍司令擔著,安夏被連番傷害,我這個做父親的,怎么忍得了?光輝啊,你我其實心里都知道,這件事不是唐風做的,但是,這個人留在安北,你我都控制不住,像是一顆定時炸彈一樣,危險的緊,這個禍患,不能留著,不然安北可就亂了套了。”

    眉頭瞬間皺在了一起,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大哥,高光輝低了低頭。

    “大哥,看來我在你面前,還是什么都藏不住啊。”

    “好了,霍副司令在軍區辦公室,你現在過去吧,至于你那邊找的人,你回來之后我陪你一起過去。”

    深吸了口氣,高光輝點點頭,“好,我現在就過去,爭取早點談好。”

    ……

    唐風開著車,緩緩的行駛在安北市區的街道上,一路往家的方向開去。

    到家之后,兩人到了客廳,岳母夏素琴坐在沙發上,眼前的桌子上放著一摞文件。

    林音看到這一幕,心里一驚,趕忙撲到了自己媽媽身邊,看著桌子上一摞的文件,一眼便看到了旁邊的一張銀行卡。

    “媽,我爸回來過?”

    夏素琴神情有點頹唐,木然的點了點頭,擠出一絲笑容看著女兒。

    “他沒有,是律師來的,提的要求他都同意了。”

    林音一把抓起桌上的文件,快速看了一遍,然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爸真是絕情!”

    夏素琴俯下身,將地上的財產分割文件一張一張撿起,在桌上碼好,嘴角帶著憂傷的笑。

    “別說他了,媽不是還有你嗎?這些錢你們拿著吧,我老了,要那么多錢也沒地方花。”

    林音呆呆的看著自己媽媽,眼淚瞬間涌了出來,但卻沒有哭出來,反而是笑著的。

    “媽,你能這樣想真好……”

    夏素琴憐愛的摸了摸女兒的臉,“好了,媽沒事的,你們倆回房間吧,我也回房間休息一會兒。”

    林音心里想陪著,但看到夏素琴想一個人安靜,也沒再反駁,將她送回了房間,出來和唐風一起上了樓,回了房間。

    ……

    高光輝坐上車,給司機說了目的地之后,靠在后座上閉上了眼睛,不多時之后,車子進入了軍營,他的身份自然在這里不會有人攔他。

    車子停在一座精致的小樓前,高光輝下了車,讓司機在車里等自己,整了整衣服,在門口哨兵的指引下,上了樓,到了軍區副司令的辦公室。

    哨兵警衛上前敲了敲門,不多時里面的人將門打開。

    “高先生,副司令在里面等著呢,您請進。”

    高光輝的名號自然也不弱,貼身警衛不敢怠慢。

    點了點頭,高光輝進了副司令室,此時霍剛已經站了起來,在沙發前微笑著看著進來的高光輝。

    “來來來,光輝啊,快請坐!”

    “你是光世的弟弟,那在這兒也就是我霍剛的兄弟,軍營之中條件一般,你可不要見外啊,哈哈。”

    人情世故他自然是懂得,雖然霍剛和自己大哥一直不合,但表面上的客氣還是有的,因此也沒有感覺異樣。

    “霍副司令好久不見啊,上次見你,還是五年前了吧?您可是一點都沒老啊,哈哈!”

    兩人客氣一番,落了座,霍剛知道這會兒他來是說事的,因此招手讓身邊房間內的警衛和參謀都出去。

    看著只剩下自己個霍剛兩人,客氣幾句之后,高光輝低聲開口道。

    “霍副司令,這幾天,身體怎么樣了?”

    霍剛笑著的臉頓時沉了下來,進而輕嘆了口氣,靠在沙發上,“真是奇恥大辱啊,想我霍剛年輕時也是血戰沙場眉頭都不帶皺一下的軍人,沒想到被這樣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上門女婿一掌打成內傷,唉,簡直是恥辱啊!”

    高光輝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霍剛果然是軍人出身,血性男兒,城府不深,被他一句話就給激將了起來。

    “霍副司令別這樣說,您好歹是經歷過戰爭,為國征戰過的老軍人,是那唐風恃才傲物,目中無人,有點本事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唉,不瞞您說,這人不僅打傷過您,昨天晚上,還把家里的老爺子和我大哥的女兒安夏給打傷了,兩人到現在都在醫院里呢……”

    “什么!”

    霍剛“呼”的站了起來,有點不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

    “高老爺子被唐風打傷了?”

    這個消息聽起來簡直有些天方夜譚一般,高老的資歷,霍剛平時見了都得恭恭敬敬的站直敬禮問好,這人到底是有多大的膽子,老爺子都敢打?

    高光輝重重的嘆了口氣,抬頭紋擠在一起,滿面的愁容,“唉,家門不幸啊,此人太過于張狂了,不僅僅老爺子,我大哥的女兒也被打傷,你說說,在這人心中,還有誰是他害怕的?這安北,還有人能制得住他嗎?我看再不給他點顏色瞧瞧,恐怕以后你我這些平時還有點面子的人,都得被他踩在腳下了……”

    霍剛沉默了,心中的怒火一直都在壓著,但今天聽到唐風如此囂張跋扈,那股子軍人的血性似乎又被點燃了。

    “哼!真是放肆至極,我就不信,安北沒人治的了他!”

    “光輝,你今天來的意思我明白,我霍剛什么陣仗沒見過,怎會怕了他這樣一個小嘍啰!”

    高光輝聞言也站了起身,嚴肅的臉上平靜如初,“好,霍副司令果然是爽快人,那我也就不瞞著了,我大哥的意思是,我們兩家聯合起來,一起對付這個唐風,雙拳難敵四手,我還不信,除不掉他!”

    兩人眼神一對,已然明白了對方的意圖。

    “好,那一掌之仇,讓我霍剛顏面盡失,他一個毛頭小子,真是不懂得天高地厚!”

    “高司令的意思是?”

    “除掉他。”

    雖然霍剛還只是副司令,但也算是身居高位了,這個地位的人,對于一條人命,看的已經不是那么重要了,畢竟這社會現實就是這樣,弱肉強食,你自己沒有能力,就活該被人除掉。

    “除掉也好,以絕后患,不然,誰知道以后又會發生什么呢?”

    高光輝心中十分的滿意,頓了頓之后壓低了聲音。

    “那霍副司令的意思是,同意了?”

    霍剛不置可否的一笑,背著手站起身在房間中踱步。

    “你我兩家不合多年,但如今遇上這件事,我想也是上天的安排,我們合作一場,鏟除共同的敵人,又何嘗不好呢?”

    所謂的各懷鬼胎,便是此時兩人內心最為真實的寫照。

    “好!霍副司令豪爽,這次不瞞你說,我等下馬上就要去請安北武道的掌門常先生,他和我是至交,這次為了除掉這個唐風,我也不得不把他搬出來了……”

    霍剛一楞,常先生,安北武道最為霸道的一人,也是整個武道中掌門人似的人物,今年據說已經是五十多歲了,但修為到了宗師后境界,差一步便可進入神境,真正的超脫凡人,但可惜每次只差一步。

    但即便不是神境武者,他的修為也遠在自己之上。

    “早就聽說高家二爺生意做得風生水起,人脈也是廣的嚇人,果然真是名不虛傳啊,連常先生這樣的人物,您也認識,真是佩服。”

    高光輝擺擺手,“霍副司令言重了,我平生最喜歡和有真本事的人交往,常先生也是偶然認識,聊得投機,一來二去的便成了至交,我想有常先生坐鎮,加上霍副司令您,這次肯定沒一點問題!”

    聽到這里霍剛不由得在心中將這個高光輝罵了個狗血淋頭,這人不愧是混江湖的,說的話到處是坑,說真話什么意思,不就是告訴自己,他們那邊已經找了很多厲害的人物,你這邊準備怎么辦?

    背著手在房間里走了幾圈,霍剛而后笑道,“我和唐風不共戴天,到時候我將手下最精銳的小隊調過去,他們都是經歷過實戰的軍人,戰斗力在華夏都是排的上名號的,加上我自己,足夠他吃一壺的了!”

    “好!”

    “有霍副司令這句話,我想都不用想,唐風那囂張跋扈不知高低的,哪里還能有命在?”

    “既然霍副司令答應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家里兩個人出了事在醫院,我也得回去幫忙看看,大哥一個人在哪我也不放心。”

    霍剛聞言趕忙客氣說了幾句客套話,送高光輝出了門。

    看著高光輝的車子出了軍營,霍剛回到了自己辦公室,讓自己的參謀直接接通了內部電話。

    “367后勤倉庫嗎?下午五點在訓練場集合。”

    ……

    醫院內,高安夏經過醫生的治療,剛剛清醒了過來。

    高光世一臉焦急的進了病房,看到病床上插著氧氣面罩的女兒,心疼的難受,幾步到了病床前,拉住了女兒的手。

    “安夏,你沒事了吧?感覺怎么樣?”

    感覺到身邊來了人,高安夏睜開眼,扭頭一看是自己爸爸,瞬間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力氣,直接坐了起來,雙手抓住了他的手。

    “爸,昨天晚上那個人不是唐風,嫣然說兩個人的血型都不一樣,絕對不可能是一個人!”

    高光世心里一陣絞痛,女兒魔怔了一般,沒命了的替唐風開脫,這讓他對唐風的狠,無疑就加重了幾分。

    “安夏,不要管這事了好嗎?你需要休息。”

    說著就想讓坐起來的女兒躺下,但高安夏執拗的不行,一把將罩在口鼻上的氧氣面罩扔掉。

    “爸,那個人真不是唐風,你和二叔不要傷害他,你答應我好不好!”

    高光世心如刀割,自己的女兒他怎么可能不懂呢?這樣的表現,很明顯是對唐風有了感情,但高家是什么家族?那唐風已經結婚了,而且還是上門女婿,現在又發生了這么多事情,他怎么可能從心里接受這樣一個人呢?

    “安夏!你聽爸爸的話好不好?安心養身體!”

    但高安夏充耳不聞,直接站了起來,發狂了一般的喊道。

    “爸!唐風是無辜的,你們不能傷害他!”

    眼看自己沒辦法說服,高光世心一狠,起身走了出去,將貼身警衛叫了過來。

    “你們幾個,把大小姐帶到軍區,關到我的辦公室,沒有我的命令,不許放她出來。”

    警衛接到命令,進了病房扛起高安夏就走,根本不給她反應的時間和機會,任她怎么反抗也無濟于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